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怀念小平

生活中的邓小平

2019年09月20日09:54    来源:广安在线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知过能改,善莫大焉”

1984年5月28日,邓小平在北京接见香港“船王”包玉刚先生。两个人很自然地谈起了香港的问题。当谈到驻军问题时,邓小平突然满怀内疚地说:“黄华同志没有说过驻军问题,我不该错怪他。”他这是对3天前当着记者的面公开批评黄华一事道歉。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5日上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接见正在北京出席六届二次政协和人大会议的港澳代表,并与他们合影留念。记者们被允许进去拍照。当时中英双方正就香港问题进行谈判,香港到处传播着有关谈判情况的传闻。什么中方提出成立联络小组要干预港府事务、什么英方出现了“福克兰情绪”而立场转趋强硬、什么中英谈判陷入僵局甚至面临破裂……这些无不冲击着香港人脆弱的神经,加上香港的金融、股票市场又起波澜,有人还等待着又一个“黑色星期五”的出现。记者们,特别是首次被邀请赴京采访“两会”的香港记者得知他们可以参加邓小平与港澳代表的会见,一个个都十分兴奋,盘算着就大家关心的有关香港问题向邓小平提问。邓小平的讲话将是最权威的。但是大会方面通知,记者们只能在邓小平与代表们合影时拍照,不得提问,也不得闯入邓小平接见代表的大厅内。记者们好生失望,合完影后,只能眼巴巴地望着邓小平与代表们鱼贯进入东大厅。但不一会,大会方面又临时通知记者们可以入东大厅内拍照5分钟,但仍不得提问。记者们闻言,蜂拥而入,争先恐后地抢拍镜头。

正当拍得差不多时,一直坐着沉默不语、神色凝重的邓小平忽然开口说:“有这机会,我和记者讲几句话。”

邓小平清了清嗓子说,中央对香港问题的发言,除了他本人和负责具体问题的姬鹏飞等人之外,所有其他的发言人都无效,都不算正式的。

在场人士对邓小平这一番话无不感到突然。坐在邓小平旁边的中国记协副主席、香港《大公报》社长费彝民急忙插话说:“5分钟了,够啦,够啦!”意在请记者离场,制止邓小平再往下说。但邓小平此时显得很激动,似乎不吐不快的样子。因此他继续说道:

“第二,我要辟个谣,黄华、耿飚讲的香港驻军问题不是中央的意见。你们去登一条消息,没有那回事,香港要驻军的,既然是中国的领土,为什么不能驻军呢,这个英国外相和我会谈时,他也承认,他也说:当然希望中国不驻军,用另外一种形式,但是他承认中国政府既然收回香港主权,有权在香港驻军。这个明确得很,难道连这一点权利都没有吗?那还叫中国领土?”

邓小平28日的道歉就是针对上述这番话说的。

引致邓小平批评黄华、耿飚的导火线是一份香港以知识分子为主要读者对象的报纸刊登的一条消息。邓小平接见出席“两会”港澳代表之前,刚好看了22日出版的这份报纸。报上刊载前国防部长耿飚5月21日出席湖南省人大代表小组会议时就香港问题发表的一席谈话。耿飚在谈话中说:“中国军队将来不会驻在香港,而香港人也无须负担军费!”同时,邓小平还听说,黄华也曾接受过香港记者的采访,并在采访中谈到了香港问题。

黄华在此之前确实接受过香港亚洲电视台的采访,谈论香港问题,但是他并没有就驻军的问题发言。邓小平批评黄华时,采访过黄华的亚洲电视台的一位女记者就在场。她说,她听了邓小平的那段话,害怕得连麦克风都举不起来,以为邓小平四川口音很浓的那番话是指他们播发的新闻“胡说八道”。

邓小平当时并不知道黄华在接受香港记者采访时谈话的具体内容,在盛怒之下,以为黄华也像耿飚一样,谈的是驻军问题,因此,把他们两人一起批评了。

香港问题当时原本就是一个敏感问题,驻军问题又是这一敏感问题中最敏感的问题。本来,一个主权国家对其领土内的一切人、物和所发生的事件享有排他性的管辖权。主权的具体表现是治权,主要包括官员设置、军事部署与指挥、财政支配等。中国政府在收回香港主权后,在香港驻军是理所当然、无可非议的,不应成为问题。但是,当时英方通过某些舆论媒介传出不希望、甚至反对中国政府在香港驻军的意向。国外舆论我们管不着,也无关大局,但作为政府官员,发表在香港不驻军的谈话,性质就不一样了,这就可使普通民众误以为他的谈话就是中国政府的意见。在邓小平看来,这种谈话是一种轻率、不负责的、有违根本原则的谈话。因此,当他看到报纸上耿飚的谈话,听到旁人关于黄华的谈话后,情绪非常激动,以致当着记者的面,公开批评耿、黄二人。

事后,邓小平得知,黄华并没有讲驻军问题,是他错怪了黄华,因此他借会见包玉刚先生之机,公开向黄华道歉、作自我批评。

孔老夫子早就说过:“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知过能改,善莫大焉。”邓小平的公开道歉与自我批评,正表现了中国共产党人高风亮节的品质和知错能改、善于认错的政治家风度,令人肃然起敬。

自行车和助听器

1986年3月25日,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邓小平会见了丹麦首相施吕特一行。

上午10时,当丹麦贵宾来到福建厅时,年逾80的邓小平身着灰色中山装,健步走到大厅门口,和他们紧紧握手,表示欢迎。这时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中外记者围上前去,他们紧张工作的状态和邓小平轻松自如的神态形成鲜明的对比。

施吕特说:“我一直盼望能见到你,现在见到你我很高兴。”

接着,邓小平把客人迎进福建厅。大厅里两盆桃花散发着芳香,花架上的君子兰郁郁葱葱,整个大厅充满着春天的气息。在亲切愉快的气氛中,在45分钟时间里,两位领导人纵论天下大事,畅谈中丹友谊,把施吕特首相的这次访问引向了高潮。

会见刚开始,邓小平就对施吕特说:“你是我今年会见的第一个外国朋友。不久前,香港传说我病了,而且股票也因此而下跌。现在可以辟谣了。”

施吕特风趣地接着说:“你的会见对我是一种荣誉,我相信明天哥本哈根的股票市场将非常活跃。”

谈到两国关系时,邓小平说,中丹关系一直很好。丹麦是最早同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之一。近年来,我们两国政治和经济关系又有了不小的发展,两国领导人的互访也有所增加。丹麦为帮助中国的建设尽了自己的力量,我们对此表示感谢。 (于俊道)(未完待续)

 

来源:广安日报

(责编:罗昱、章华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