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听邓政委作报告

2019年07月24日11:20    来源:广安在线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曾经在二野工作的甘惜分,常常回忆起新中国成立初期,在重庆新华社西南总分社工作的非常岁月。

  在甘惜分的回忆里,邓小平是一名伟大的演说家——

  我第一次听小平同志作报告,是在重庆市人民政府的大礼堂。那天,小平同志站在台上,从下午一点到六点多钟,一直讲了五个多小时。手上不拿讲话稿,发言提纲也不带,很少喝水,邓小平讲话条理分明,逻辑性很强,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这真使我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从未见过作如此长的报告而不停顿的人,他不仅是杰出的政治家,也是一个伟大的演说家。散场出来,大家纷纷议论:“我们的邓政委好厉害!”那时,小平同志兼西南军区政治委员,大家都称他邓政委,而不叫什么书记,“书记”当时不作为称呼。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抗日战争初期在延安,就曾听过小平同志的报告。他从抗日前线回延安开会,穿一身同我们一样的灰色粗布军服,很不合身,那时没有麦克风,他的话听得不十分真切,印象不深。

  大约是1950年下半年或年底,《新华日报》和新华社西南总分社各派一名负责同志列席财委会,以便了解西南的全局,组织宣传报道,新华社西南总分社决定由我每周前去参加。

  财委的主任是邓小平兼任,我有幸每星期领略一次小平同志的领导作风和领导方法。

  会议地点开始是在曾家岩西南局对面的财委会办事处,后来移到西南局内小平同志家中开会,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长方形桌子周围摆了十几张椅子,靠四周墙边有些沙发,小平同志的座位在一长方形办公桌一侧中间的椅子上,他的左右侧和对面坐着财经各部委负责人。

  小平同志似乎从不做笔记(有专人记录)。会议开始,他总是不经意地指一位同志:“你开始吧!”汇报开始了。他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活像一尊塑像,有时还闭上眼睛。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面听一面在思索,思索着解决问题的方案。他的座位前置有白纸和铅笔,我很少见过他动这些文具。

  当时大西南在全国最晚解放,经济穷困,土匪猖獗。我军刚刚立脚,喘息未定,紧急任务是清剿反霸,减租退押,整顿社会秩序,开始经济改造,稳定人心。这一团团乱麻,在每次财委会上都是议论中心。新中国成立前,我党从来没有管理过整个国家,那时我们只有军队和农村。现在呢?城市、农村、工业、商业、金融、铁路、公路、轮船……千百种问题一齐找上门来。

  邓小平同志一动不动坐在那里,耳边响着各式各样的困难、不安、困惑、烦恼,他背靠在椅背上,有时忽然查问一两句,又陷入深深的沉思。

  会开了一半多,他宣布休息。走进隔壁的台球房打起台球来。他年轻时去过法国,见过大世面,打台球大概是那时学会的。邓小平住地是蒋介石原先的官邸,在一片山岩之间,那时觉得很不错,现在看来,也颇为平常。

  片刻休息活动之后,小平同志精神焕发,重新入座,向大家一一询问讲完没有,大家的话都说完了,邓小平的压轴戏这才开始登场。

  只见他不慌不忙,对刚才每一个同志提出的问题都作了回答,而且提出了一系列的解决办法,斩钉截铁,快刀斩乱麻,不拖泥带水,不优柔寡断,真令人惊讶不已。如果会议前一段,他主要用耳朵,那么会议后一段,他主要是用嘴进行一场说服人的战斗。他头脑中那些不做笔记的“笔记”,都被整理得有条不紊。他在闭眼似睡非睡之间苦苦思索,最后才把成熟了的思想泉水般喷放出来。这是人间少见的领导艺术,这是他在长期战争中养成的迅速果决、多谋善断的领导才能。

  每每邓小平讲完话,再问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没有了,散会。

  (据2004年《四川日报》)

  来源:广安日报

(责编:袁菡苓、高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