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历史选择了邓小平(81)

2018年08月17日08:54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切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2)

第二个阶段始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提出,我们国家人口多,底子薄,生产力发展水平还很低,现在搞建设,要适合中国情况,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1980年4月,他在谈到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时指出:“不要离开现实和超越阶段采取一些‘左’的办法,这样是搞不成社会主义的。”1981年,在邓小平主持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第一次明确提出:“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处于初级阶段。”以后,在党的十二大报告和十二届六中全会决议中,都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问题作过一定的阐述。党的十三大前夕,党中央决定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作为立论的基础,并将此事先报告了邓小平。邓小平批示道:“这个设计好。”随之,他在一次会见外宾时指出:社会主义本身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我们中国又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这是不发达的阶段。一切要从这个实际出发,根据这个实际来制订规划。党的十三大系统地论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并以此为根据明确概括和全面阐述了党的基本路线,提出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任务和目标。党的十四大报告在概括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主要内容时指出:这一理论在社会主义的发展阶段上,作出了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科学论断,强调这是一个至少上百年的很长的历史阶段,制定一切方针政策都必须以这个基本国情为依据,不能脱离实际,超越阶段。党的十五大报告进一步全面、深刻地阐述了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纲领,指出我们讲一切从实际出发,最大的实际就是中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强调全党都要对这一基本国情有统一认识和准确把握。

要认识我们所处社会发展阶段的特征,要把握社会矛盾的全局,首先必须抓住这一时期社会的主要矛盾。在这方面,我们有深刻的经验教训。1956年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之后,党的八大曾指出:“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后来发生的“左”的错误,从根本上说,是背离了八大关于主要矛盾的正确判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和党中央坚决抛弃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的错误理论,纠正了过去长期实行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做法,并从我国的社会主义还处在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的实际出发,提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是经济建设。这是我们党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经验教训和社会主要矛盾进行科学分析得出的最重要的结论,是解决当代中国一切问题的关键。所以,解决主要矛盾的根本途径和根本任务,就是排除各种干扰,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实践证明,邓小平和党中央对社会主要矛盾和对社会主义根本任务的论断是正确的。同时我们不能不注意到,由于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错综复杂的情况,我们有的同志虽然也承认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但在实际观察和处理问题的时候,往往只着眼于某个方面的社会矛盾,忽视了主要矛盾,甚至把某个方面的矛盾置于社会主要矛盾之上,不善于通过抓主要社会矛盾来带动和促进其他各种社会矛盾的解决。正因为如此,十五大报告重申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问题。只有抓住这个主要矛盾,才能清醒地观察和把握社会矛盾的全局,有效地促进各种社会矛盾的解决。社会生活的全面进步,归根到底取决于主要矛盾的解决,取决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中国现在处于并将长时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我国最大的实际和最基本的国情。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论断告诉我们:我国社会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我们必须坚持社会主义的正确方向,沿着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前进;同时,我国的社会主义还处于不发达阶段,在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均呈现不发达、不成熟、不完善状态,因而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还具有长期性、紧迫性、复杂性和艰巨性。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阶段。

正是因为邓小平准确地把握了我国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最基本的国情,他为中国制定的现代化发展战略才有了现实、科学的基础。

邓小平参观了日产公司后感慨地说:我懂得什么是现代化了

1978年10月,邓小平应邀对日本进行了为期8天的访问。人们发现,他以极大的兴趣参观工厂企业,考察日本经济。

日本经济发展成功的经验会给中国什么启示呢?这是邓小平访日的一个重要目的。

日本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竹内实说:邓副总理的访问“宛如台风经过一样,日程安排显示了他的精力十分充沛”。竹内实还说:“访日期间邓小平反复讲四个现代化,从这种不同寻常的热心来看,他在深入思考。”

要在中国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东方大国建设现代化,邓小平清醒地认识到了我们与世界现代化进程的差距,反复强调,要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和先进科学技术,以世界先进的科学技术成果作为我们发展的起点。1978年3月,他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的讲话中说:“科学技术是人类共同创造的财富。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需要学习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长处,学习人家的先进科学技术。”

“认识落后,才能去改变落后。学习先进,才有可能赶超先进。”

1978年10月24日上午,访日第三天,邓小平前往日本国会议长接待室,对众议院议长保利茂和参议院议长安井谦进行礼节性拜访。在这里,邓小平在日本参众两院议长举行的欢迎宴会前,还同日本六个在野党领导人进行了约十五分钟的恳谈。

恳谈中,邓小平借用历史上徐福奉秦始皇之命东渡日本寻求长生不老药的故事,轻松地道出了主题。他说,日本早有蓬莱国之称,听说有长生不老药。这次访问的目的是:第一交换批准书;第二对日本的老朋友表示感谢;第三寻找长生不老药。

邓小平的话音一落,议长室里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笑声。

接着,邓小平又补充说,或许没有长生不老药。但是我想把日本发展科学技术的先进经验作为礼物带回去。

邓小平的话诱发了日本朋友的幽默感。一时间,议长室里谈的尽是“关于药的话题”。

公明党的竹入委员长说:“(长生不老的)最好的药不就是日中条约吗?”

民社党的佐佐木秘书长接过话来:“日本正处在药物公害中,最近对中国的中草药评价很好。”

对此,邓小平又说:“由于山区都进行开发,草药也不大容易弄到了。所以,最近在进行人工栽培。”

邓小平的睿智和幽默给在场的日本朋友留下了深刻印象。

为了帮助邓小平寻找“长生不老药”,日本方面特意安排他参观了一些现代化的工厂企业。(高屹)

(未完待续)

(责编:赵亮、李璐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