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邓小平与中国特色精兵之路

2018年08月01日08:11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个判断:

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两大主题

是邓小平一个富有远见的判断,把人民军队导向了和平时期的建设航程。

当冷战的阴霾还笼罩在人们头上,邓小平就敏锐地洞察到:世界大战一时打不起来。

“我们总的判断是:战争的危险还是存在的。但是和平力量的发展超过了战争力量,争取一个较长时期的和平是可能的。”他告诫全党全军,“这个判断,对我们非常重要”,“没有这个判断,一天诚惶诚恐的,怎么能够安心地搞建设?不可能安心地搞建设,更不可能搞全面改革,也不可能确定我们建军的正确原则和方向”。

1985年3月4日,在会见日本商工会议所访华团时,邓小平鲜明地提出了他的著名论断:和平和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问题。

3个月后的同一天,人民大会堂东大厅。邓小平伸出的一个指头,再次惊动世界:中国军队减少员额100万。

以百万大裁军为标志,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从此结束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临战状态,转到了和平时期建设的轨道。

整个国际社会都仿佛感受到了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立足和平与发展,开拓精兵之路的理论勇气和政治气魄。它表明,继全党工作中心实行转移之后,这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军队开始了面向现代化建设的战略性转变。

也是从那一时期开始,三军统帅发出的号令久久响彻三军军营:在大局下行动!

“现在需要的是全国党政军民一心一意地服从国家建设这个大局,照顾这个大局。这个问题,我们军队有自己的责任,不能妨碍这个大局,要紧密地配合这个大局,而且要在这个大局下面行动。”

开放军事设施、国防工业军转民、支援国家重点建设……仅1985年,就有100多个军用机场、码头开始军民合用,上万项军工技术进入了寻常百姓家……

这位为民族独立征战了数十年的革命家深知,和平与发展上升为时代主题,并不意味着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谈到经济建设成为一切工作的中心,国家安全应置于什么样的位置时,邓小平一语破的:“国家的主权、国家的安全要始终放在第一位。”

他反复强调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的辩证关系:在我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中,国防现代化离不开工业、农业和科学技术现代化,离开这三化,就谈不上国防现代化;同样,这三化也离不开国防现代化,如果不搞国防现代化,那岂不是三个现代化了?

和平与发展——透过纷繁复杂的世界风云,邓小平深刻洞悉的这一时代主题,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事实上,进入新的历史时期,邓小平关于军队建设的一系列思想,正是建立在对时代主题正确判断基础上的。

也正是顺应了和平与发展的大趋势,人民军队的各项建设和改革由此进入新的天地。

一个目标:

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

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建设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和怎样建设军队,一直是邓小平思考的一个重大问题。

1981年3月,邓小平毅然决定,举行一场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听取总参谋部负责同志汇报时,邓小平叮嘱:我们好久没有打仗了,要搞合成军,天上、地上都要有,通过训练提高部队的实战水平。

当年秋,一场气吞山河的大演习拉开了帷幕。这是人民解放军按现代战争要求组织的一次诸军兵种合成军事演习,也是对邓小平1977年提出“把教育训练提高到战略地位”之后军队训练成果的一次综合性检验。

演习结束,在当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登上敞篷汽车检阅三军参演部队。就在那次讲话中,他对新时期军队建设的总目标作出高度概括: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

从百色起义开始,经历了人民军队成长壮大漫长历程的邓小平,对军队的革命化建设、尤其是对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有着非同寻常的感受。

1975年,重新回到领导岗位的邓小平第一次对军队讲话开篇就说:“我们这个军队有好传统。从井冈山起,毛泽东同志就为我军建立了非常好的制度,树立了非常好的作风。我们这个军队是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1989年11月邓小平离开军委主席岗位之际,向全军指战员提出的殷切期望,依然是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他说:“我确信,我们的军队能够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的性质。这个性质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

把枪杆子牢牢掌握在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人手里,是确保人民军队性质的关键。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方针和德才兼备的标准,1985年,由邓小平亲自主持的调整,使全军各大单位领导班子平均年龄由64.9岁下降到56.7岁。翌年12月25日,在会见参加军委扩大会议的军以上干部时,望着精简整编后进入领导层的一批年轻将领,邓小平由衷高兴:“看来,我们部队领导干部真是年轻了。”

作为一位放眼世界的战略家,邓小平始终把现代化建设放在我军全部工作的中心位置。他多次强调,谋划军队建设全局,“指导思想要明确,就是要解决现代化问题”。

邓小平深知,未来战场上的较量,最根本的是人的素质的较量。在他的关心下,100多所军队院校得以恢复,我军高素质人才队伍建设步入了从未有过的快车道。

与革命化和现代化一样,正规化同样被邓小平置于军队建设的重要位置。他强调,军队的现代化水平越高,越需要加强正规化建设;军队建设的所有领域、所有方面,都要建立制度,制定法规,纳入法制轨道。1981年9月,邓小平在审定检阅华北演习部队的讲话稿时,专门在原稿的“现代化”后面,加上了“正规化”三个字……

一条道路:

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精兵之路

1978年5月13日,邓小平同总参谋部领导谈话时,针对“文化大革命”对军队建设的破坏,曾形象地指出:“我们军队的状况,还是1975年讲的,就是三种状况:软、懒、散;五个字:肿、散、骄、奢、惰。”他语重心长地说:“这么庞大的指挥机构,指挥战争是要打败仗的。”

以“消肿”为突破口,邓小平大刀阔斧地裁减军队员额,由此推进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1980年至1981年,裁并了各级机关重叠机构,撤消了省军区独立师,部分野战军步兵师改为简编师。

1982年至1983年,将军委炮兵、装甲兵、工程兵机关改为总参下辖的炮兵部、装甲兵部、工程兵部;军区直属的炮兵、坦克和野战工兵部队,大部划归陆军军建制;将铁道兵并入铁道部;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到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所驻省、自治区、直辖市。

1985年,中央军委所属总部机关人员精简近一半;11个大军区精简合并成7个;全军减少军级以上单位30多个。

三次精简整编,人民解放军兵员总额从1975年前高峰时的611万,减到1985年的300万。

如此大规模的裁军,会不会削弱军队的战斗力?邓小平慨然作答:“即使战争要爆发,我们也要消肿。肿,就是表现我们指导战争的能力不高。”他反问道:“虚胖子能打仗?”

魄力,来自对战争与和平的清醒认识,来自对军队现代化建设趋势的准确把握。

邓小平指出,我军过去“只讲数量,不讲质量。现在改变了,讲质量,讲真正的战斗力。搞少而精的、真正顶用的”。

人们注意到,在中国大裁军的舞台上,上演的并非简单的大裁员,而是战略性结构大调整。与几次裁军相同步,陆军航空兵部队、海军舰载机部队、电子对抗部队等新兵种,以及预备役部队相继成立;随着集团军的组建,陆军中特种兵比例超过了步兵。

1987年,中央军委明确提出,部队训练要以合同战役战术训练为中心。1988年,邓小平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强调,必须把提高战斗力作为军队改革和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作为检验各项工作的根本标准。

从人员素质的历史性飞跃,到编制构成的精干高效;从常规武器的长足发展,到国防尖端技术的重大突破,在邓小平主持军委工作的日子里,与共和国同步发展的人民军队,朝着精兵、合成、高效的方向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邓小平说过:“改革是发展生产力的必由之路。”他领导人民军队推行的一系列重大改革,无一不是为了这样一个目标——提高战斗力。

改革,改变了国家的命运。改革,振兴了人民军队。 (黄国柱 贾永 曹智)

(据新华社)

(责编:赵亮、李璐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