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邓小平出席联合国特别会议的台前幕后

2018年06月06日08:27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1974年,联合国总部决定于4月9日召开联合国第六届特别会议,研究原料和发展问题。这次会议是联合国成立以来首次专门讨论国际经济关系问题的大会,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百多个国家的赞同和支持。由于这是中国恢复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后首次派遣高级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对谁来担任代表团团长的问题中共中央高度重视。当时,中央政治局在讨论代表团团长人选上还进行过一番激烈争论,最终中央决定让复出不久、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率团参加会议。

一波三折的人选之争

1974年初,周恩来总理身患重病,不宜远行。3月中旬,外交部领导开始酝酿出席这次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人选。其初步设想是在对外经济联络部部长方毅、对外贸易部部长李强、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三个人中选出一人率团出席。周恩来总理让王海容在方便的时候先听听毛泽东的意见。3月19日,王海容向毛泽东汇报出席联合国特别会议代表团团长的人选时,毛泽东稍作深思后说,由邓小平同志担任团长好,但暂不要讲是我的意见,先由外交部写请示报告。

3月22日,外交部向周恩来报呈了《关于参加特别联大的请示报告》,建议由邓小平副总理任团长,乔冠华、黄华同志为副团长出席大会。随后,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就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的人选进行讨论。会议根据外交部的建议,提出由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大特别会议,并代表中国政府作大会发言。在会上,江青公开表示反对,她认为刚刚恢复工作的邓小平虽然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但并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不能代表中国政府作大会发言。因为江青的阻挠,中央政治局第一次讨论没有结果。第二天,周恩来总理不顾江青的反对,提笔在外交部报告上批示,同意外交部所提方案,并将批示文件送毛泽东及各政治局成员传阅。3月24日,毛泽东圈阅,同意外交部所提方案后,外交部又将此报告送其他中央领导审阅。就在毛泽东圈阅同意的当天夜里,江青把王海容、唐闻生叫到她住的钓鱼台十号楼,对外交部的请示报告进行了无理指责,并强令外交部收回请示报告,改由一位部级领导担任团长,企图阻挠邓小平率团参加联大特别会议。王海容对江青说,第三世界国家十分重视这次联大特别会议,已经有许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表示要出席大会,何况外交部的请示报告已经周总理批准和毛主席圈阅同意,外交部无权收回此报告。江青不死心,3月25日夜,她又连续四次给王海容打电话,继续威逼要外交部马上撤回请示报告。3月26日上午,王海容向毛泽东报告了江青要外交部撤回请示报告的情况。毛泽东说:“邓小平出席联大,是我的意见,如果政治局的同志都不同意,那就算了。”王海容随即将毛泽东的话报告给了周总理。周恩来当即表示:“完全同意毛主席的意见。”并迅速将毛泽东的这个意思转告给了政治局的其他成员,还特别要在场的王洪文向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转达毛泽东的意见。同时,周恩来决定再次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出席联大特别会议的人选。

3月26日晚,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举行。会议一开始,周恩来就阐述了由邓小平出席联合国第六届特别会议的理由:第一,支持第三世界国家的正义事业;第二,提高中国的国际威望;第三,开创外交工作的新局面。周恩来还说:“这次联大特别会议要开三周,小平同志可只出席头一周,除讲话外,与各方重要人物进行接触,创造局面后便回。”会议正在进行过程中,周恩来又叫王海容、唐闻生前来列席。她们刚刚进入东大厅,江青就质问王海容:邓小平去联大参会,是毛主席的意见,还是外交部的意见?王海容回答:请示报告是外交部写的,已经周总理批呈毛主席圈阅同意。主席今天上午还说,小平同志出国是他的意见。休息时,江青又把王海容、唐闻生叫到东大厅的小房间,再次施加压力,要外交部撤回请示报告。在周恩来总理的努力下,参加会议的政治局成员中除江青外均一致同意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大特别会议。即便这样,江青仍不甘休,叫嚷着“要重新考虑,我要保留意见,主席是允许保留意见的”。

3月27日,毛泽东给江青写了一封信。毛泽东在信中写到:“江青:小平同志出国是我的意见,你不要反对为好。”江青收到此信后,目瞪口呆,不敢再纠缠此事。

“语出惊人”的发言稿

人选一事敲定后,周恩来致信毛泽东,汇报说:“大家一致拥护主席关于小平同志出国参加特别联大的决定。小平同志已于27日减少国内工作,开始准备出国工作。”并说:“小平同志出国安全,已从各方面加强布置。4月6日代表团离京时,准备举行盛大欢送,以壮行色。”由于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高层领导人首次登上联合国的讲台,如何漂亮地亮相关系到新中国的外交形象。因此邓小平在接到中央的任命后,立即全力以赴投入出席联大特别会议的准备工作之中。

3月31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主持修订了“关于出席联大特别会议的方针和对外政策的请示”及讲话。他对参加准备工作的同志说:“重要的是要有一篇好的发言稿。”随后,他亲自指导代表团成员准备这篇发言稿。代表团在讨论发言稿时,觉得这篇发言除了明确表示支持第三世界关于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各项主张外,还应当向国际社会传达我们党对国际形势的新看法,即毛泽东关于划分三个世界的新提法。代表团把这个想法向邓小平汇报后,邓小平立即表示赞同。发言稿的初稿写成后,邓小平和代表团成员一起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人民大会堂一段一段地讨论,并认真听取每个同志的发言。他还不时地表示:你们提的这个意见很好。会议讨论到最后一段结束语时,邓小平说,应该讲这样几句话,就是:中国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做超级大国。如果中国有朝一日变了颜色,变成一个超级大国,也在世界上称霸,到处欺负人家,侵略人家,剥削人家,那么,世界人民就应当给中国戴上一顶社会帝国主义的帽子,就应当揭露它,反对它,并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当时,参加起草工作的凌青记下这几句话后,邓小平说:“你就这样写,不必改。”特别是最后一句“全世界人民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这句话是在其他场合没有提到过的。这也充分表达了中国永不称霸的决心和中国人民同世界人民利益的一致性。

4月2日,周恩来总理主持政治局会议,讨论邓小平预定在联合国第六届特别会议上的发言。当时,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都没有出席,王洪文虽出席但显得无可奈何,也没有提出异议。经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后,周恩来和邓小平联名写信向毛泽东汇报情况,并附上“中国代表团团长邓小平同志在联大特别会议上的发言稿”。毛泽东阅后批示:“好,赞同。”

漂亮亮相

4月6日清晨,邓小平率领中国代表团赴纽约出席第六届联合国特别会议。周恩来总理破例率领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在京的党、政、军各部门负责人以及各界群众四千多人到机场送行。与此同时,世界各国也都在关注着中国代表团的到来。

4月10日下午,在一片关注的气氛中,邓小平健步走上联合国大会讲台。面对一百多个国家的代表团和众多记者,邓小平从容不迫地开始全面、系统地阐述毛泽东提出的划分三个世界的理论,并论述了中国的对外政策。他说:“从国际关系的变化看,现在的世界实际上存在互相联系又互相矛盾着的三个方面、三个世界。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是第三世界。处于这两者之间的发达国家是第二世界。”邓小平郑重宣布: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属于第三世界。中国同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具有相似的苦难经历,面临共同的问题和任务。中国把坚决同第三世界国家一起为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殖民主义而斗争,看作是自己神圣的国际义务。中国坚决站在第三世界国家一边,而且永远不称霸。

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向国际社会提出了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基本主张。他说,国家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关系,都应该建立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国际经济事务应该由世界各国共同来管,而不应该由少数国家来垄断。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应该参与决定国际贸易、货币、航运等方面的大事;发展中国家对自己的自然资源应该享有和行使永久主权;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援助应该严格尊重受援国家的主权,不附带任何条件,不要求任何特权;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援助应该实用、有效、廉价、方便。邓小平还强调:各国的事务应当由各国人民自己来管,发展中国家人民有权自行选择和决定他们自己的社会、经济制度。

邓小平的讲话,博得了与会各国代表团特别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代表团和世界舆论的赞扬与好评。发言结束后,许多国家的代表纷纷与邓小平握手致意,世界各大报刊和电台也报道了邓小平的发言。一些媒体评论道:这个站在联合国讲台上的小个子中国人,不仅代表着新中国的形象,还是周恩来总理的一个“最好代理人”。

4月19日,邓小平率参加联合国特别会议代表团回国。当日上午,周恩来致函毛泽东:“小平同志率代表团今日下午五时半到京,欢迎场面同欢送时一样。”下午,周恩来不顾病痛,再次前往机场,以隆重的仪式迎接邓小平一行回国。邓小平这次率团参加联合国特别会议,不仅增进了各国对中国的了解,而且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威望。同时,也奠定了邓小平作为一名国际政治活动家的重要地位。“邓小平”这个名字从此被国际社会广为关注。(吴光祥)

(摘自《党史纵横》)

(责编:吴昊、高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