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邓小平与重庆的不解之缘

2018年03月30日10:51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作为邓小平曾经学习、工作、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重庆与其有着不解之缘:1919年,少年邓小平初到重庆参加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的学习,并于次年跨出国门,开始了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革命征程;1949年,二野政治委员邓小平率部进军西南,继而以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身份坐镇重庆、主政西南,建立了不朽功绩。两年零八个月后,邓小平奉调进京,从此走上中央领导岗位;在此后的几十年里,邓小平虽然日理万机,但始终关心重庆的建设,并先后多次来渝视察,对重庆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怀抱理想赴渝州

20世纪初,随着“五四”爱国运动在中华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众多有志的知识青年聚集在民主和科学的旗帜之下,迫切希望找到改变国家落后面貌的“药方”。在此背景下,赴法勤工俭学运动逐渐兴起,邓小平也在此时来到重庆。

1919年6月,重庆总商会会长汪云松目睹了成都留法学生途经重庆赴法的盛况后,深受启发和鼓舞。他与当时的巴县教育局局长温少鹤等人,召集各界社会名流,于8月28日正式成立留法勤工俭学会重庆分会。此后,经过周密策划,在重庆商会、重庆教育会等单位和团体的全力支持下,由工商界人士和社会名流捐款两万多元,又开办了重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汪云松任董事长兼校长。

该校招收中学毕业生和具有同等学历的青年,学制一年。校址设在重庆市中心的夫子祠内,即今天渝中区第二十九中学及周边那段热闹繁华、商城林立的街区。尽管当时学校的教室简陋,设备很差,校内既无宿舍,也无体育活动场地,食宿均由学生自行解决,但仍吸引了大批青年前去报考,竞争相当激烈。当时邓小平(时名邓希贤)的父亲邓绍昌正好在重庆,他得知这件事情后,便托人带话到四川广安,让儿子到重庆报考预备学校,进而到法国留学。

9月,邓小平与几个同乡一道从广安县东门口码头乘货船顺渠江而下前往重庆。在重庆近一年的学习生活中,邓小平除了刻苦学习规定课程外,还积极投身爱国运动。11月,邓小平参加了重庆学生抵制日货的反帝斗争。他与同学们到警察厅示威、游行和请愿,要求重庆警察厅长郑贤书交出用公款廉价购买的80多箱日货。在坚持了两天一夜之后,学生们最终取得了胜利。

1920年7月,重庆留法预备学校的学生结束了近一年的紧张学习生活,在重庆总商会举行了毕业典礼。经过毕业考试和体检,邓小平与80多名同学获准赴法。8月27日下午3时,邓小平和赴法的同学们登上法商聚福洋行的“吉庆”号客轮,宿船一夜,准备东下。28日清晨,吉庆轮拔锚起航,告别山城,扬帆东去,邓小平一行经上海再转乘邮轮“鸯特莱蓬”号前往法国。

胸怀鲲鹏之志的邓小平开始了万里远航,也由此开启了他壮丽辉煌的人生。可以说,重庆是邓小平伟大革命生涯的起点。

坐镇重庆铸丰碑

1949年,在决定中国前途命运的战略决策中,中共中央把解放西南、稳定西南和建设西南的重任交给了邓小平。他与刘伯承、贺龙一起,采取“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方针,率部挺进大西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盘踞在云、贵、川、康的约90万国民党武装。11月30日,重庆解放。12月8日,被任命为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南军区政委的邓小平率部进驻阔别29年的重庆。

在坐镇重庆主政西南的两年零八个月里,邓小平与刘伯承、贺龙等人一道,坚决贯彻执行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同时坚持从西南地区实际出发创造性地开展工作,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思想、观点和主张,成功地领导西南人民进行了政权建设、社会改造、经济恢复、民族团结、党的建设等方面的伟大实践,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西南是国民党政权的最后巢穴,面对十分复杂的政治、社会环境,邓小平运筹帷幄,为建立和巩固人民政权呕心沥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百废待举、百业待兴的形势下,邓小平把经济恢复作为党和政府的头等大事来抓。他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强调,“要巩固政权,首先要从发展经济着手”,要求把一切工作“引导到发展生产力”。

为了顺利实现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邓小平积极稳妥地领导开展了一系列社会改造工作。在厂矿企业,通过改革臃肿腐朽的旧机构,废除封建把头制度,铲除一贯压在工人头上的作恶分子,使工人真正成为当家作主的主人;通过进行以管理民主化、企业经营化为主的民主改革,健全了企业生产制度。

西南地区的一个重要区情是少数民族众多,且经济文化落后。由于历史上统治阶级实行大汉族主义政策,加之帝国主义的蓄意挑拨,造成少数民族与汉族间的隔阂状态。邓小平认为,“只有在消除民族隔阂的基础上,经过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才能真正形成中华民族美好的大家庭。”他主张在政治上,通过“坚决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和民族民主联合政府”使各民族真正平等;在经济上,“要在少数民族地区研究出另外一套政策,诚心诚意地为少数民族服务”,通过组织贸易活动“使各兄弟民族人民的经济生活一天天的好起来”;在文化上,要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通过举办一些教育事业,尽快提高少数民族的文化水平。

邓小平主政西南期间,十分重视加强党的建设,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共创伟业。他主张从严治党,提出“严比宽好,精比量好”。邓小平从严治党的主张对于西南地区推动党的团结、增强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使西南党组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异常复杂的局势下,经受住了执政的严峻考验。

与此同时,邓小平还特别关心重庆城市建设和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在重庆工作期间,他倡导主持修建了重庆市劳动人民文化宫、重庆市少年宫、枇杷山公园、大田湾体育场等群众休闲娱乐场所,让人民群众不仅打上了“肉牙祭”,还打上了“文化牙祭”。1952年7月,邓小平奉调进京,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总理,兼任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从此走上了党和国家领导岗位。

巴渝大地留深情

邓小平调中央工作后,仍时刻关心重庆的发展与建设,并于1957年、1958年、1965年、1980年和1986年多次到重庆视察和指导工作。他十分关注三线建设、三峡工程和重庆的行政区划调整以及发挥重庆中心城市的带动作用等问题,对重庆直辖也起到了一定的指导作用。

1958年11月,邓小平视察綦江县,认真听取了将綦江、巴县和长寿划归重庆的意见。他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从重庆城市人口比重大、副食品供应紧张、劳动力尤其不足的实际困难出发,作出了将四川江津地区管辖的巴县、綦江和涪陵地区管辖的长寿3县划归重庆,以扩大重庆后勤供应基地的决定。此举,对重庆及这3个县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1965年11月中旬,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与李富春等一道,在西南局书记李井泉等陪同下,到重庆视察军工企业。这是邓小平视察重庆停留时间最长的一次,他先后考察了重钢、第三钢铁厂、建设机床厂、空压厂和长安机器厂。在8天时间里,邓小平在住所召集了5次会议,主要听取有关三线工作的汇报,就重庆南线(长江以南)的高炮生产基地、北线(长江以北)的光学仪器和核工业基地、长江沿线的造船基地及配套的研究所等重大问题进行了论证,为重庆兵器工业基地和机械制造工业基地的形成打下了基础。

据了解,邓小平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一直非常关注人口大省四川能否尽快奔小康的问题。他曾多次提出,要研究一下四川太大、人口太多,不便发展、不便管理的问题,要研究发挥重庆中心城市带动作用的问题。邓小平的这些思想,为之后设立重庆直辖市起到了积极重要的指导作用。甚至有学者认为:“设立重庆直辖市是邓小平关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思想的具体体现,是邓小平的一个遗愿,是邓小平对重庆人民的嘱托。”

邓小平对重庆的关怀,不仅体现在重大方针政策上,也体现在一些小事上。改革开放后,他还多次为重庆题词,如“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刘伯承同志纪念馆”“杨闇公烈士陵园”“杨闇公烈士永垂不朽”碑铭、《漆南薰遗著选编》书名、《走向大西南》书名、“重庆机场”等。

邓小平的一生与重庆有着不解之缘。几十年来,他为重庆经济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可谓呕心沥血。他不仅把自己的闪光足迹留在了巴渝大地,也留下了对重庆的一片深情……(田姝)

(摘自《红岩春秋》)

(责编:秦晶、吴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