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刘邓大军挥师鄂东纪略

2018年02月28日14:01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70年过去了,回望那一段极不平凡的岁月,追寻先辈横扫鄂东的足迹,其顾全大局、开拓创新、英勇奉献的革命精神,仍然是当下大别山振兴发展的不竭动力。

1947年8月7日,奉中共中央军委命令,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挥师东进,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伟大壮举。

一路上,刘邓大军,头顶国民党飞机轰炸,脚踏淤泥崎岖之路,尾有敌军30个旅的追击,先后越过陇海路,强渡黄河,穿过黄泛区,渡过涡河、沙河、颍河、汝河和淮河,从数十万国民党军的包围之中杀开一条血路,于8月27日直插大别山区,拉开了全国战略反攻的序幕。

刘邓首长在黄冈的重要活动

从目前我们掌握的一些史料看,刘邓首长在湖北黄冈亲自召开一些重要会议和亲自指挥了一些重要的战役。从这些重要活动中,可以窥见刘邓治军理政的战略智慧和心系黄冈的为民情怀。

在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黄冈这片土地历经战争磨难。当时,国民党叫嚷“人要灭种,石头要过刀”,制造了许多无人区,致使刘邓大军初到大别山时,老百姓一见当兵的就躲、就逃跑。刘邓首长见此后,把严肃军纪、保护群众利益放在首位,立即作出了“枪打老百姓者枪毙,抢掠民财者枪毙,强奸妇女者枪毙”和“不准强迫老百姓当向导,不准向老百姓要东西,不准打骂群众”的决定。严令全军指战员无条件执行。一次,野战军总部检查组在黄冈县(团风)总路咀樊家榨检查部队执行纪律时,发现警卫团二连副连长赵桂良拿了群众的一匹花布和一捆粉条。总部检查组报告刘邓首长后,邓小平亲自主持开会研究如何处理赵桂良的问题。在会上,有人认为,赵桂良是战斗英雄,犯了这点小事,给个处分就可以。邓小平听后便严肃地说:“不要认为这是件小事,关心群众,这是关系到我们能否在大别山立足生根的大事。破坏纪律,脱离群众,是自掘坟墓。今后不管是谁,只要他违反纪律,破坏军民关系,就一定要严肃处理。”当天下午,部队召开公判大会,枪毙了赵桂良,在当地军民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947年10月21日,刘邓首长召开团以上(有的说是旅以上)干部会议。邓政委主持,刘司令员讲话,主要是布置战略反攻和“高山铺战役”战前动员会。l0月26日,刘伯承、邓小平率领野战军司令部移驻高山铺东北40里的胡凉亭云林宫,就近指挥战斗。

1947年11月17日,刘邓首长在罗田县石桥铺叶氏祠主持召开六纵队团以上干部会议,决定派一部分部队配合地方武装清剿土匪,保卫各级地方政权。

这次会议以后,六纵十六旅奉命部署对逃往大别山主峰天堂寨的土匪进行清剿,活捉了匪首温妙文。截至l948年1月中旬,部队在大别山共剿灭土匪1万余人。

1947年12月6日,为应对蒋介石调集33个旅围剿大别山,刘邓首长在黄安县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宣布中原独立旅与十二纵队合并组成江汉军区。要求组建的军区要将大别山、桐柏山、大洪山三块根据地形成犄角,互为依托,形成威慑武汉和南京之势。

1947年底,邓小平在两路口庙岭(光山与麻城交界处)召开会议,传达中央关于着重纠正“左倾”错误,取消原定的“急性土改”的计划,要求以各县县长名义发出公开信,争取逃亡的地主回家立功赎罪,争取同开明绅士恢复统战关系。由于传达中央指示及时,果断纠正“左倾”错误,在群众中反复做工作,宣传和贯彻执行党的新区政策,无论在政治上、经济上都收到了显著效果。那些担心参加土改会遭到地富报复而逃避的群众纷纷返乡,开明绅士表示愿为共产党服务,各地国民党乡保人员也主动回来自首。

刘邓大军与蕲春高山铺大捷

1947年9月底,刘邓大军乘国民党军队调集主力于大别山北麓,而大别山南线的黄冈兵力薄弱之机,以主力由山北分兵山南,连克广济、望江数座县城,直逼长江。

蒋介石恐慌我野战军渡江南进,紧急调动其嫡系部队整编第四十师,此师全美式装备,尤其以“擅长攻击”著称,师长李振清因此获得一个“李铁头”绰号;另调整编第五十二师八十旅一起经团风、浠水向广济疾进,企图歼野战军于江边。刘邓首长抓住敌军孤军冒进的有利机遇,以第一纵队(杨勇、苏振华部)并指挥中原独立旅,利用蕲春漕河东南高山铺公路两侧山地,布成“口袋阵”;以第六纵队(杜义德部)尾随而进,待其进入伏击圈后,占领张家湾、独山有利地形,截断其退路,协同第一纵队围歼。

1947年10月26日凌晨,敌第四十师及第八十旅进入高山铺地区,第一纵队各部依托蚂蚁山、红武脑山、茅庵山与其展开激战,经反复争夺,于当晚将敌军压缩于清水河与高山铺谷地。27日拂晓,第六纵队先后占领高山铺西北的独山和东北的马崎山等,封住了“口袋”,随后,野战军勇猛出击,合围聚歼,打退了敌军多次夺路逃跑的反扑。国民党出动飞机近200架次进行侦察、轰炸和扫射,并空投粮食、弹药60余吨,未能挽救第四十师和第八十旅被歼的命运。直至下午2时整,共歼敌1个师部、3个旅部、5个整团,毙伤俘敌副师长以下1.26万人,缴获火炮33门、机枪375挺、子弹40万发、骡马172匹,及大批军用物资,击落击伤飞机4架。

此次战役进行两天,刘邓大军以伤亡900余人的代价获得高山铺大捷。远在陕北的毛泽东听到捷报后,高兴地对周恩来说:“高山铺大捷的意义不仅在于消灭了一万多敌人,也不仅仅因为这一仗打得漂亮,它的全部意义在于我军已经能够在大别山进行大兵团作战,刘邓在那里站住了脚。”

刘邓大军在大别山的重大影响

据刘邓首长1948年10月2日向中央军委报告的战果:8月27日至9月30日,大军收复县城22座,其中重复收复县城两次以上者4座;共毙伤敌人3000余人,俘3200余人,毙伤俘土顽700余人,还获得大量的枪炮弹药,以及电台两部、汽车3辆、电厂1家和修械所两座等,以上战果还不包括1947年10月至1948年3月29日这段时间,刘邓大军在高山铺大捷、天堂寨剿匪战役和其后多次战斗的战果,仅高山铺大捷以我军伤亡900余人代价而毙伤俘敌军1.26万人,天堂寨剿匪1万余人以及缴获大量军用物资等。

1947年5月,中共中央根据解放战争形势的重大变化,作出了外线作战、经略中原、实施战略反攻的重大战略决策,并选择地处中原的大别山区作为战略反攻的主要突击方向。随即指定刘邓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承担此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恰似一把利剑插进蒋介石反动统治的心脏”,打乱了国民党的整个战略部署。蒋介石不得不从进攻山东、延安等解放区的前线调集大量军队,围追、堵截刘邓大军,大别山牵制了国民党的33个旅,彻底粉碎了国民党进攻解放区,破坏和消耗解放区的人力物力,使解放区不能持久的战略图谋。刘邓大军却以“我们在大别山背重些”的伟大风格和敢于啃“硬骨头”的自我牺牲精神,紧紧依靠大别山人民的支持,不畏艰险,顾全大局,英勇奋斗,战胜了30多万敌军的围攻,终于在大别山“站住脚”。1947年8月27日,当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这一消息传到陕北,毛泽东主席欣喜地说:“我们总算熬出头了。20多年以来,革命战争一直处于防御地位,自刘邓南征后,我们的革命战争,才在历史上第一次转为战略进攻。”

1947年10月12日,以刘邓为首的中原局、中原军区发出《关于放手发动群众,创造大别山解放区的指示》,决定成立鄂豫、皖西两个解放区。为解决地方干部人数少的问题,中原局、中原军区共派第一、第二、第六纵队3000余名得力干部到鄂豫区工作,并成建制地将部队化为军区、军分区武装。除此而外,野战军还派千余干部奔赴指定区域工作。与此同时,随军南下到达鄂豫区的“天池干部”(不入编而随军)的1000余名地方干部,也分到各县,充任党政领导骨干。这批南下干部与当地坚持工作的同志一起发动群众,加快解放区的各项建设。到1947年11月间,鄂豫解放区的辖区达到26个县,其中鄂东14个县,750万人口,活动区域纵横300余公里,成为刘邓大军南下中原后创建的最大一块解放区。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不仅在当时留下了粉碎国民党围剿的威风,留下了南下干部的火种,留下了解放区的政权根基,而且在当今还留下了无坚不摧的革命精神和对大别山人民的无限情怀。(王楚平)

(摘自《黄冈日报》)

(责编:秦晶、吴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