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邓小平的北京足迹(一)

曹晶瑞 吴婷婷 崔红 张璐

2017年11月02日09:01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小平足迹:视察北京地铁讲述人:冯双盛

“坐中国车好,先坐中国车”

如今每天上千万客流的北京地铁,跟邓小平的渊源太深了。1965年,地铁一期开工典礼,就是邓小平为奠基最先培土。那个时代,地铁是半军事工程,所有人反复讲的都是交通服从战备,邓小平则总嘱咐车站要“朴素大方、坚固耐用”。

邓小平曾两次视察地铁建设,一次是1号线,一次是2号线。两次都是地铁公司原总经理冯双盛接待的。

1974年,冯双盛还是北京地铁运营管理处副处长。6月,冯双盛突然接到上级的通知,说小平同志要来北京地铁视察。地铁当时已试运行3年,依旧各种毛病不断,但负面情况当时是严禁向小平同志汇报的。

为了找机会“诉苦”,在小平同志乘车参观的时候,冯双盛把他和卓琳同志单独请到驾驶室参观,乘机把北京地铁遇到的问题都讲了出来。听他说完,邓小平当即指示:“要进行技术改造,可以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冯双盛回忆说,这句话今天听起来不算什么,但在“文革”期间,根本没人敢说,甚至没人敢想。

冯双盛第二次见邓小平,已是10年以后了。1984年10月5日,国庆大阅兵刚结束4天,邓小平参观了西直门、雍和宫等车站,还欣赏了西直门车站的壁画。

冯双盛记得,那天在复兴门车站站台两侧,分别停放了国产列车和新购的日本地铁列车,当别人问邓小平先乘哪一列时,他连声说“坐中国车好,先坐中国车”。到了雍和宫站时,又换乘日本制造“东急”地铁列车。邓小平问在场的人员:“日本车有什么优点?”回答:“日本车质量好、故障少。”邓小平又问:“中国车呢?”回答:“中国车质量还不稳定,但坏了有配件。”邓小平当时只是微微点头,没说什么。

2014年,北京各条地铁线都实现了高国产化率,当年底开通的地铁7号线,更首次实现车辆设备与信号系统全部国产化,而且全部是“京产”。这个成绩,可以告慰小平同志对北京地铁的关心吧。

小平足迹:为修长城题词讲述人:苏文洋

“修我长城”全民响应

1984年9月,邓小平题词“爱我中华修我长城”,不仅让古老的长城恢复了生机,也唤醒了整个中国的文物保护意识。

说起邓小平同志的题词“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时任《北京晚报》记者的苏文洋记忆犹新。1984年,作为跑文物口的记者,苏文洋目睹了八达岭部分长城的颓败,残垣断壁、一片荒凉,“那时人们文物保护的意识还不强,我又是个年轻记者,总想着能够做出点儿什么事来。”当年,《北京晚报》联合八达岭特区举办了“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社会赞助活动。20来岁的苏文洋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他和同事们想,如果能请邓小平同志为活动题词,这活动会产生最大的号召力。一产生这个念头,他们就立即着手找有关部门联系,但这一大胆的想法能否得到邓小平的回应,大家心里没有把握。

没想到,不久从中南海传来佳音,小平同志的题词已经写好了,让马上去取。听到这个消息,大家欣喜若狂。放下电话,苏文洋立刻骑上自行车,向着中南海飞奔。

1984年9月1日,邓小平“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题词在《北京晚报》头版头条对外正式发布。

“这个题词,不仅推动了八达岭长城以及慕田峪、金山岭、张掖汉长城等各地长城的修复进程,而且提升了公众的文物保护意识。”苏文洋说,从1984年开始,修复长城的活动在全国各地展开,“以前八达岭丢了很多长城砖,都被周围的村民拿去围猪圈了,这个活动之后,老百姓自发地把这些长城砖送了回来用于修复。”

苏文洋回忆说,题词取回后,《北京晚报》翻拍见报,真迹至今仍珍藏在京报集团资料室内。

在今天的八达岭景区,长城两大极具历史价值的题词纪念碑——毛泽东的“不到长城非好汉”和邓小平的“爱我中华修我长城”,已成为著名的拍照景点。

小平足迹:视察“前三门”住宅建设讲述人:崔之芳

“小平设计”让每户住宅面积增加

2014年8月,88岁的崔之芳已经记不清哪一年搬进4号楼,“搬进来就不想走了。”“前三门”上的住宅楼是新中国成立后北京最大的单项工程。很少有市民知道,小平同志曾视察过“前三门”大街上的住宅楼,而且到过崔之芳居住的4号楼。

那是1978年10月20日上午的事,崔之芳当时在新华社机要室工作。“起初只听说他在对面的住宅楼工地视察,过一会儿有人喊‘小平同志来了’,大伙赶紧往外冲。我的办公室刚好在一楼,我几大步就冲到门口,站在高台上,伸着脖子看小平同志:他满脸都是亲和的笑容,在院子里被大家围着。”崔之芳回忆,“事后我听同事们议论,说小平同志觉得住宅楼的房间有点高,跟工程人员商量‘层高能不能降低一些,把面积搞得大一些?’没想到几个月后,我就搬进了4号楼。”

小平同志视察的4号楼全称“宣武门西大街4号楼”,是“前三门”中的一栋——从崇文门西南角,经和平门、宣武门,一直到西便门大街南侧,全长10华里,沿街坐落37栋住宅楼,统称“前三门大街住宅楼”——该工程是唐山大地震后北京大规模兴建的第一个、也是当时最大的住宅群,可抗8级强震。

十年动乱,住宅欠账太多,1949年北京人均住宅面积为4.9平方米,而1976年不足4平方米。彼时地铁2号线刚完工,在前三门大街留下大片空地。1976年2月,“前三门大街住宅楼”工程动工,1978年12月底建成。

据当时的建设者回忆,视察时,小平同志建议适当降低房间层高,增加使用面积——这可不是随口说的,他是在调研了京、津、唐的住宅楼后经过深思熟虑才提出的。他在上海考察时还提出,住宅的卫生间不能太小,最起码要配一个洗手池。

按照邓小平的建议,建筑师设计了一套新的住宅标准图,与传统的标准住宅设计相比,室内高度为2.53米,每户的面积则增加了1.5平方米,预算成本反而下降了77元。

小平足迹:亚运村植树讲述人:邓谨辉

居民爱在小平同志栽植的树前留影

天坛公园、亚运村、十三陵……北京不少地方都留下了邓小平植树的足迹。作为全民义务植树的倡导者,邓小平身体力行,推动了这场绿色革命的开展。

2014年8月,北辰东路8号院中心花园里,几个孩子在一棵白皮松前玩耍,欢乐的童声萦绕在繁茂的针叶间,树下的石碑刻着金色大字“邓小平手植”。孩子们不知道的是,这里是邓小平最后一次参加植树的地方,那一年,邓小平已年近九旬。

1989年4月2日,邓小平来到亚运村建设工地。在这里,邓小平植下了一棵白皮松。当年的小树苗如今正值“壮年”,树姿挺拔优美,油亮粗短的针叶间,缀着几颗松塔。亚运村物业项目经理邓谨辉告诉记者,他是1991年来亚运村工作的。得知管辖的绿化树木中有一棵邓小平手植的白皮松后,他格外留意这棵树。“现在树木越长越大,根系扎得深。今年我们准备把白皮松周边白色的瓷砖拆掉,改成草坪,让其透气性更好。”“居民看到白皮松是小平同志亲手栽植的,都特喜欢在树前留影。”

“美丽的北京需要这些绿油油的树木来点缀。”邓谨辉说,他主管的物业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绿化,“我深感小平同志对植树绿化的支持。1987年,小平同志带领家人到天坛公园植树,他说,植树绿化要世世代代传下去。”

邓谨辉说,如今每年植树节,很多小朋友在父母的带领下植树,这与小平同志的倡导息息相关。“我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树木养护好,为打造绿色北京出一份力。”

(摘自《北京晨报》)

(责编:秦晶、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