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指挥狮子山战斗

2016年12月22日16:47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奉议县(今田阳县)田州城东有座狮子山。1930年春末,邓斌(邓小平)政委在这里指挥打了个漂亮仗,狮子山从此出了名。

田州周围大山环抱,小小的狮子山成了山河四塞的田州城的出路。它占据百色至南宁的水陆交通要冲,又是河池下田州必经之处,可以说,过不了狮子山就进不了田州城,所以狮子山历来是兵家必争或必守之地。

1929年百色起义的红色风暴过后,反革命势力卷土重来,红军已解放的右江河谷五县在沿江的大小城镇又得而复失,右江河谷的革命军民只好退守农村。

1930年春天,邓斌去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刚回来,尚未休息,就急忙找到蒸洞街上右江赤卫军总部与农军总指挥黄治峰研究军情。黄治峰介绍敌我势态:右江河谷五县,桂系军阀已进驻重兵,与各地的匪伪民团连成一线长蛇阵,在田州西北面的百色城有敌人一个正规旅,东面的平马城有敌一个正规团。田州居两地之中,虽无正规军,但民团众多,装备充足。而我军兵力只有五个连,加上邓斌带的一个连才六个连,与敌相比是1∶10。邓斌问:“军心如何?”“可战!”“民心怎样?”“可战!”两人一问一答后,邓斌当机立断,操起一支铅笔在作战地图上的狮子山绕了一圈,在圈内打了个大“叉”字。

1930年农历三月十八日傍晚,邓斌做作战动员,讲解“快打、快胜、快撤”的作战方案。话音甫落,黄治峰就率领赤卫军向百里外的奉议县田州城进发。

奉议县伪县长曾伯龙得到赤卫军攻城报告,亲自率民团和警察大队出城,往半路上打埋伏。红军以黄治峰的赤卫军五个连为前敌,邓斌带红八军一个连作后应。两军相向,半夜在峨桥相遇,展开了一场恶战。赤卫军接连伤了三个连长,才把临时阵地固守住。那边曾伯龙以攻为守,向赤卫军阵地猛扑。这边邓斌带的后应部队赶到,看清阵地形势后,即带队伍绕到敌军北侧,居高临下,然后凶猛地往下冲。曾伯龙猝不及防,招架不住,带上亲兵落荒而去,黄治峰乘胜追击杀入田州城,邓斌则按原计划直取狮子山。

此时,风玉钟月楼的民团大队、东江地主武装集团纷纷出动,常驻平马城的白军精锐团也乘火轮逆江而上,而百育乡的农军听到枪声后也主动奔赴县城,敌我双方兵马都箭似的向狮子山飞来。邓斌赶到右江边时,狮子山头已被敌军占领,百育乡农军已陷入狮子山与东江地主武装集团的夹击中。逃跑了的曾伯龙又率一支民团增援狮子山守敌,从平马开来的两船白匪军也已到江面参战,孤立于江中沙滩上的百育农军腹背受敌,原来摆渡接应的艄公们纷纷弃船逃走,形势非常危急。

邓斌临危不惧,环顾四周弄清情况后,一面命令红军强攻狮子山,一面召集艄公进行思想教育,说明我军还有击败敌人的力量,要求大家同心同德奋战,人人听指挥。艄公们一个个又回到渡口待命。

红八军连队三声炮响,发起冲锋,曾伯龙的民团散了伙,红军夺下了狮子山头,控制了右江与百东河汇口,扼住水陆两路的咽喉。战士们发挥优势火力,进行广泛的杀射,但效果不大。邓斌上了山头后立即纠正杂乱的射击,集中火力只管打两艘敌船,打它个遍体窟窿;又命用六零炮轰,打得敌船入水欲沉,船上白军只好顺水逃跑。我方摆渡艄公飞舟横江,接应沙滩上的农军投入江北的战斗,100多名得救的农军士卒,人人呼喊着邓政委的名字,投入战斗,锐不可当。

失去统一指挥的敌人乱成一团,各自为政,东江地主团队被打回了对岸。风玉钟月楼民团大队向邓斌所在地扑来,突然遭红军交叉火力猛打,百数十副血肉之躯似割茅草般倒下,大队长钟月楼脑袋开了花,300多人的民团大队被黄治峰乘胜出城夹击和百育乡农军横冲分割,在红军三角火力下终于覆灭了。

参加攻城的各路兵马纷纷涌上狮子山头,簇拥着邓斌政委,同唱一曲胜利的凯歌。(石楠 郁林)

(摘自《文史春秋》)

(责编:秦晶、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