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红都瑞金的首任“京都”书记

2016年10月20日16:32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邓小平一生波澜壮阔,担任的职务各种各样。1931年8月至1932年5月,邓小平曾担任过的瑞金县委书记一职,这对二十七八岁的小平同志来说,意义非同寻常。

邓小平在主政瑞金的实践中,依靠群众,发动群众,从维护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实施了一系列顺民意得民心的举措,创造性地解决了不少艰难复杂的问题,使瑞金社会稳定、政治清明、生产发展,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气象。邓小平在瑞金的一系列举措,受到中共赣东特委的表扬,也得到党中央的赞赏。

纠正肃反扩大化

1931年8月,邓小平奉党中央之命,沿着上海至中央苏区的地下交通线,来到赣南,到了瑞金。此时的瑞金正处在一个非常时期。中央苏区从1930年上半年起,即在赣西南地区首先开始“肃反”,大规模整肃“社党”“AB团”。时任瑞金县委书记李添富等人,是这次“肃反”运动中的激进分子,大打“社党”,滥杀无辜,使瑞金全县城乡处在一片慌乱和恐惧之中。瑞金苏区干部群众的斗争情绪跌落到一个极低的“冰点”,有些区委、区苏政府,竟一度瘫痪,无人负责。

邓小平到达瑞金后,立即与刚刚进驻这个县的中共赣东特委接上头。这时,特委书记谢维俊已经知悉李添富胡作非为,感到事态非常严重。谢维俊和邓小平紧急召开会议,研究磋商,想方设法迅速遏止瑞金乱肃“社党”的错误。在谢唯俊的大力支持下,邓小平与金维映、金泽鸿等一起,冒着风险,深入瑞金城乡调查肃反扩大化的情况。为方便起见,他们起初以赣东特委派往瑞金协助工作的名义进行活动。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工作,终于查清了李添富乱肃“社党”的事实真相及其严重恶果。

9月底,他们从乡下回到县城,在中共赣东特委支持下,邓小平采取果断措施,召开全县党员活动分子会议,向大家讲解肃反的真正意义和正确的方针、政策,消除顾虑,号召党员活动分子大胆起来揭发瑞金县肃反中的错误问题。随后召开县、区、乡三级主要干部会议,“讨论过去肃反的偏差”,说明肃反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是负责肃反的领导人(肃反委员会)没有掌握政策造成的,并以大量事实揭露了李添富在肃“社党”中的严重错误和罪行,宣布撤销李添富的一切职务,予以拘捕。在接着召开的瑞金县第三次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上,公审和处决了李添富。随后,邓小平亮出自己县委书记的真实身份,代表县委在大会上宣布了三条决定:第一,立即停止杀人。第二,凡被怀疑是“社党分子”的一律不抓。第三,已被关押在狱的,如是贫农、中农的一概释放,回原地继续参加革命斗争;如是地主、富农的罚钱释放,罚不到钱的取保释放。于是,全县被关押的300多名无辜者幸免于难。瑞金全县人心大快,干部群众交口称颂邓小平是“包公再世”。

由于肃反扩大化得到及时而彻底的纠正,瑞金全县的政局得到迅速稳定,干部、群众的革命积极性也随之高涨起来。紧接着邓小平又以果断的工作作风,狠抓瑞金县的各项建设工作,瑞金呈现一片大好形势。

筹办“开国盛典”

中共中央政治局根据共产国际提议,为统一全国苏维埃运动和对红军的领导,决定召开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然而,由于反“围剿”战争的频繁,“一苏大会”几度延期。红军第三次反“围剿”全面胜利结束后,赣南闽西苏区连成一片,占领了21个县城,10月间开通了瑞金与上海党中央的无线电联系,苏区中央局最后决定于1931年11月7日在瑞金县召开“一苏大会”,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并把瑞金定为首都。

1931年9月末的瑞金,秋风送爽。邓小平得知苏区中央局和红军领导人毛泽东、朱德、任弼时、项英等前来瑞金部署“一苏大会”的筹备工作后,便与江西省苏维埃主席曾山一起前往迎接。晚上,他们召开会议研究具体安排。邓小平汇报说:“经过各方面的努力,目前瑞金的工作有了很大起色,筹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们决心尽一切力量确保这次大会在瑞金顺利召开。”毛泽东赞扬邓小平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就稳定了全县局势。

根据毛泽东“要选择一个便于隐蔽、便于疏散的会场,以防敌机空袭骚扰”的指示,邓小平带着县里几个领导人在叶坪一带转了半天,最后被西面一片茂密林地所吸引。这里中间有一块开阔地,靠南面有一座谢氏大祠堂,只要略加修整,便可用作“一苏大会”活动场所,开展阅兵典礼和军民联欢。

邓小平等人看准后,便紧锣密鼓地着手进行一系列准备工作。为了避免敌人干扰,防止敌机轰炸,邓小平找到王稼祥,请他向福建长汀县委提出要求,在那里布置一个假的“一苏大会”会场。与此同时,邓小平部署各区乡紧急行动起来,动员人民努力增加生产,保障大会供给,掀起一个向大会奉献厚礼的竞赛热潮。

1931年11月7日清晨,阳光灿烂。庆祝“一苏大会”开幕的红军阅兵典礼在万人广场隆重举行。号角声、锣鼓声、鞭炮声一齐震响。毛泽东亲自升旗,朱德在检阅中带领大家高呼口号。8时许,典礼圆满结束。邓小平按预定方案,指挥大家向四处疏散。片刻,几架国民党轰炸机朝瑞金城低空飞来,盘旋一周,未找到目标,就盲目扔下数枚炸弹,飞向长汀。

11月7日下午,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叶坪谢氏宗祠隆重开幕,610名来自各根据地、红军部队和总工会的代表出席了大会。邓小平因陋就简地安排好代表们的食宿,便一直忙于准备大会的各种文件。经过与会代表的充分讨论,在11月20日大会闭幕前,先后通过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劳动法》《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土地法》《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关于经济政策的决定》等文件,选举产生了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宣告临时中央政府成立。瑞金更名为“瑞京”,直属中央领导。从此,瑞金成为全国苏维埃运动的中心,成为党政军群的中央首脑机关所在地。瑞金成了红色中国的第一个首都,时任县委书记的邓小平也自然成为红都瑞金的首任“京都”书记。

大抓各项建设

邓小平作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都的党的书记,感到非常喜悦,也感到工作压力巨大。连日来,他起早摸黑,日夜操劳,把各方面的工作考虑得很周全,真正做到了万无一失。

邓小平到达瑞金后,正值苏区开展第二次分田运动。他便带领工作组下乡蹲点,挨家挨户走访,逐块田地察看,重新丈量土地,把没收地主的田按肥瘦和水源好坏分为甲、乙、丙三类,以原耕地为基础,按人口和劳动力标准重新划分,“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并留出部分好田作为红军公田,收益归公,用于优待红军家属及救济灾荒。通过复查分田,许多农民激动万分,纷纷说:“这回我们才算真正翻了身。”

由于肃反扩大化的影响,瑞金干部奇缺,邓小平就举办了多期干部培训班,亲自讲课,用党的政策和毛泽东的教导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很快培训出一大批优秀干部。邓小平还把他们组织起来进行各项建设:一是大力发展劳动互助队、积肥突击队、妇女耕田队,克服耕牛、农具、种子不足的困难,兴修水利、开垦荒地、栽种果树;二是恢复和发展造纸、烟叶、药材、钨矿、石灰、夏布、硝盐等生产,相继开办了纸槽社、纸烟厂、被服厂等;三是建立犁牛合作社、消费合作社、粮食合作社,供应军民油盐布匹等日常用品,利用土特产开展对外贸易,从而繁荣了苏区经济,保证了革命战争和中央机关、人民生活的需要。

与贪污腐化作斗争

邓小平身为“京都”书记,一身清廉,处处作出表率,使清正廉洁成为红都风尚。

当时,苏区经过几次反“围剿”,粮食极为紧张,邓小平一面号召全县干部节省口粮,支援前方,一面带头节衣缩食,每月至少节省8斤口粮,有时多达15斤,与群众同甘共苦。邓小平从不摆官架子,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下乡吃饭跟大家一样,一人一菜,喜欢蹲在板凳上吃。他吃红薯不剥皮,风趣地说:“红薯皮营养高,吃了不怕风吹雨打,丢了太可惜。”

邓小平对贪污盗窃、铺张浪费、违法乱纪、欺压人民的腐败行为深恶痛绝,下决心要涤荡这些污泥浊水。1932年5月,他根据群众举报,查清了瑞金县委组织部部长陈景魁结交黑势力,滥用职权压迫群众,索要财物,打牌酗酒,调戏并强奸多名妇女,还将一封装有子弹头的信塞进工农检察部的门缝里进行威胁。针对这种严重犯罪案件,邓小平立即进行了严查,并及时上报中央最高法庭批准,迅速捉拿公审,执行枪决。

又如钻进革命队伍、窃取叶坪乡苏维埃主席的谢步升,将自己的妻子卖给一个“老光棍”后,一面和地主的小老婆混在一起,一面多次诱奸一位贫农的妻子,并指使人将那位贫农秘密杀害。同时,群众检举谢步升把打土豪所得的一包金银手饰、100多斤食盐和数件衣物拿回家里,并偷窃公家3000斤大米卖给米商。邓小平得知上述情况后怒不可遏,马上召开会议,厉声说:“我们苏维埃政权才建立几个月,就有干部如此腐化堕落,贪赃枉法,叫人民怎么相信政府?共产党不清除腐败,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的天职!”他责成县苏维埃裁判部迅速报告中央。1932年5月9日,经中央最高法庭核准,将谢步升公审处决。通过处理这两个典型案例,各级组织受到极大震撼,瑞金的反腐倡廉工作出现了良好的气象。

尽管邓小平主政瑞金的时间不长,但由于他卓有成效的努力,苏维埃红色首都的面貌大为改观,成为中央苏区的一面耀眼的旗帜。(记者 赵大国 整理)

(责编:秦晶、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