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中秋节召开“不握手会议”

2016年09月14日09:36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邓小平治军一向以严格著称。战争年代打了胜仗,上级开会常常会以握手表示祝贺和褒奖。但1946年的中秋节,邓小平却召开了一次“不握手会议”,回顾这次会议,对于今天我们的工作仍然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打了个大胜仗,却挨了个“大批评”

1946年6月下旬,国民党对解放区发动大规模进攻时,先后以193个旅(师)、160余万人对中原解放区、华东解放区(含山东、华中两解放区)、晋冀鲁豫解放区、北满和南满、陕甘宁解放区以及广东各游击区和海南岛解放区发动进攻。其战略企图是:以主要的铁路干线为轴线,主力由南向北进攻,首先夺取和控制各解放区的城市和交通线,并歼灭解放军的主力;或将黄河以南的解放军逐步压迫至黄河以北,然后聚歼于华北地区。为实现上述企图,首先以藏汉行营主力和郑州绥署一部,共25个旅围攻中原解放区。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根据预定计划及敌之部署和行动,决定中原军区主力向豫北、陕南、鄂西、皖西等地突围,拖住敌人;华中军区主力先在苏皖解放区内线打几个胜仗,创造与暴露敌人弱点,而后以华中、山东两军区主力分由淮河南北向津浦线出击;以晋冀鲁豫军区主力自开封、徐州之间向南出击。中原解放军自6月底开始突围,到8月上旬,敌人围追堵截的兵力增加到30多个旅,并大部被我牵制到豫西、陕南地区。进攻苏皖和晋南的敌人,在遭我歼灭打击之后,国民党又继续向这两个地区增兵。这时,敌整编第68师3个旅分布于长坦、开封、杞县地区,整编第55师3个旅分布于考城、兰封至商丘之线,主力在商丘地区。虞城、刘堤圈及其以东之铁路沿线和汴徐段以南的10多个县城的守备部队都是地方团队。因此,中央军委批准晋冀鲁豫野战军发起陇海战役,要求在1个月内,歼敌2至3个旅,占领开封、徐州之间的铁路线和路南十几个县城,配合苏皖我军挫败敌人的进攻,以迫使敌人从中原方面抽调兵力向东向北增援,使中原解放军能在豫西、陕南、鄂东、鄂中、鄂西、皖西等处立足生根。

8月10日,晋冀鲁豫野战军发起陇海战役。野战军分为左右两路,左路军由七纵司令员杨勇统率;右路军由三纵司令员陈锡联指挥,六纵司令员王近山也率部参加。各路部队在陇海路开封至徐州段150公里宽的正面上,突然向陇海路兰封、黄口段沿线之敌发起攻击。战斗到11日拂晓,第6纵队攻克兰封城,第7纵队攻克砀山城和车站。接着于11、12日,各部队先后又攻克李庄集、杨集、刘堤圈、柳河集、李坝、野鸡岗、兰封、罗王诸车站,歼灭守敌5000余人,控制与破坏铁路150余公里。迫使敌人从追击中原解放军的部队中抽调整编第41、第47、第3师回援开封;抽调整编第11师及徐州的整编第88师、进攻淮南的第5军回援砀山和徐州地区。

陇海战役于8月22日结束。这一战役,我歼灭敌正规军约2个旅,连同保安团队共1.6万余人,攻克县城5座,车站10余处,破坏铁路150余公里,截断了敌人东西交通干线,给敌人以很大的震动,迫使其不得不将追堵中原解放军的3个整编师和已投入及准备投入华东战场的精锐第5军、整编第11师调到冀鲁豫战场,因而也打乱了敌人南线作战的计划,减轻了中原解放军

的负担,并配合了华东人民解放军的作战。这一战役又是晋冀鲁豫区野战军主力投入自卫反击战的第一仗。战役的胜利,大大鼓舞了军民的信心,对尔后进行内线作战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砀山城是由杨勇率部指挥攻下的,正当部队庆祝胜利之时,晋冀鲁豫野战军政委邓小平趟着泥水来到了地处前线的一处农家小院,立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邓小平在会上说,陇海战役你们打得好,4天消灭了敌人几千人,缴获了不少武器,解放了砀山。但必须指出,你们有人严重违犯了群众纪律,在战斗中损坏了不少群众的家具锅碗等。你们在作战中牺牲了那么多人,为的是什么?不是为了解放人民群众吗?为什么又要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

正当邓小平讲话之时,敌人的飞机又飞到头顶上来了,人们担心邓小平的安全,杨勇亲自去高处观察飞机的动向。邓小平看着杨勇大声说:“杨勇,怕什么。有什么关系呢,敌人的飞机不是天天来吗?”邓小平接着说:“违反了群众纪律,就得不到人民群众的支持,没有人民群众的支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你们要认真赔偿群众的损失。”杨勇等部队领导当场承认了错误,并立即进行赔偿工作。

事后,杨勇对人说:陇海战役打了个大胜仗,却挨了个“大批评”。

“这次开的是不握手会议”

陇海战役结束后不久,国民党军在郑州、徐州两个方向又集中了几十万人向冀鲁豫和豫北地区展开大规模进攻。9月初,晋冀鲁豫野战军决定发起定陶战役,打击敌西路援军。5天之内歼敌1万7千人,活捉敌中将师长赵锡田。蒋介石十分恼怒,撤了国民党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的职。毛泽东致电刘邓:庆祝你们歼灭第三师的大胜利,望传令全军嘉奖。

攻克定陶一仗,打得十分勇猛。但是,由于胜利,前线部队中开始滋长一些骄傲自满的情绪,有的指战员也开始不检点,个别部队的斗志有所松懈,军民和官兵的团结也出现了问题,一些部队在动用民力方面不注意维护群众利益。这些问题如不及时解决,必定会给人民解放事业造成极大的损失。邓小平感到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已有一定的普遍性,必须开一次整顿纪律、增强斗志的会议。

9月10日这天正好是中秋节,三纵司令员陈锡联、六纵司令员王近山、七纵司令员杨勇接到会议通知后,高高兴兴到司令部开会,他们满以为陇海、定陶这两仗打得不错,也打得很辛苦,战果也不小,开会又恰逢过中秋节,可以到司令部去吃月饼了。心里乐滋滋地想着,他们一路兴冲冲地来了。不料,一到开会的地方,他们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气氛非常严肃。于是心里不免疑云顿起。这次开会讲什么呢?是要部署重大行动吧?……当参加会议的纵队领导干部满面春风地向邓小平政委伸出手来的时候,邓小平摇一摇手,一脸认真地说:“这次开的是不握手会议。”邓小平这一出人意料的话,一时间让各纵队首长面面相觑、不明就里。

“教育终生难忘”

会议开始了,邓小平开宗明义地说:“今天我们把大家请来,不是欢度佳节、庆祝胜利,而

是要开一个不握手的会议。我们不要以为打了两个胜仗就沾沾自喜,握手言欢,心满意足,你好我好,什么都好,要更多地想想自己的不足。自邯郸出发以来,我们的工作做得怎样?群众纪律怎样?军民、官兵的团结搞得好不好?部队的指挥和战斗作风还存在哪些问题?希望大家就此发言吧。”为了以利再战、取得下一步更大的胜利,邓小平高瞻远瞩、作风严厉、沉着淡定,打破先表扬后批评、先讲成绩再说缺点的一般常规程式,直截了当地指出自邯郸之战胜利后部队在群众纪律、军民关系、官兵关系等方面存在的问题。

接着,刘伯承司令员、李达参谋长和张际春副政委也依次发言,指出部队中大量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办法。会场下面鸦雀无声,各纵队领导干部肃然聆听。

会议从上午开到中午,又从饭后开到下午近两点。听说敌五军和十一师逼近了,但就是不散会。趁着会议休息的空隙,陈锡联找到杨勇说:“人贵有自知之明。看来,今天咱俩不做自我批评,恐怕就散不了会!”“是啊!”杨勇也十分敏锐地察觉到这种兆头。陈锡联、杨勇都知道,六纵王近山也到会了,他在大小杨湖作战中打得挺出色,是这次会上受表扬的。杨勇自然明白陈锡联的意思,就对陈锡联说:“一会儿我先检讨。”回到会场,杨勇首先发言:“七纵军民、军政关系不好,仗也打得不好,所有这些我全都负责。我回去后,要好好进行整顿,提高斗志。”陈锡联接着杨勇的话,也在会上作了检查,并说:“三纵发生的问题,全都由我来负责。”

听到这里,邓小平觉得会议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说:“会议就开到这里,现在散会。”

几十年后,曾经参加这次“不握手”会议的杨勇这样说道:这次召开的“不握手”会议,虽然没吃着月饼,但自己所受的教育是终生难忘的。

邓小平对手下的战将是很爱护的,之所以在打胜仗之后不与他们握手,召开“不握手会议”,一方面,是因为部队虽然接连奏捷却开始滋生骄傲情绪,有些人只顾打仗而不顾群众纪律。打胜仗不能以牺牲部队作风纪律为代价,更不能以牺牲人民群众利益作为代价,如果那样我军和国民党的部队就没有了区别,人民军队也将会失去民心。在他的心里功是功,过是过,不能将功补过,不能因功盖过。而且有问题就要对其提出批评,促使其改正,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另一方面,充分表现了邓小平坚持原则,一视同仁的精神。陈锡联、杨勇等都是邓小平的爱将,但对他们的部队发生违反群众纪律的事,邓小平一样铁面无私、不留情面,让他们下不来台。再者,也说明邓小平不怕得罪人,不当“老好人”,不搞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邓小平曾指出:“我们开会,作报告,作决议,以及做任何工作,都为的是解决问题。”开会是为了了解情况、倾听意见、集思广益,发现矛盾、分析矛盾、解决矛盾,是研究问题、指导工作、促进落实的基本手段。因此,会风就是党风,就是作风。会风见证领导干部的品格,体现领导干部的作风。1946年中秋节召开的“不握手”会议,不仅体现了邓小平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的一贯品德和风范,也为当今领导干部提供了一面镜子、一把尺子。(记者 赵大国 整理)

(责编:秦晶、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