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邓小平风趣幽默的语言

2016年09月07日08:49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邓小平讲话,从不呆板,而是善于使用生动形象的词汇。这些词汇,既形象化又富有幽默感。例如,他把精简机构比喻为“消肿”“拆庙搬菩萨”。再如,严厉打击犯罪时,邓小平表达敢于碰硬的决心时说:“就是老虎里头最大的东北虎也要管。”这些生动而又幽默的话,既十分准确地表达了邓小平的主张,又让人难以忘怀。他的风趣幽默,展现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胸怀和风度。邓小平风趣幽默的语言,除了表达观点、一语双关之外,还有如下功用。

活跃气氛

邓小平的风趣和幽默,往往在最紧张时刻,在应对重大问题时,活跃气氛,松弛同志们的神经,以便从容应对艰难的问题。

1960年,邓小平率团参加莫斯科26国党的起草委员会会议。那时,由于中苏两党在许多重大问题上争论激烈,情绪紧张。代表团的同志们回到住处时,也高兴不起来。但邓小平却与众不同,他在会上与苏方针锋相对,激烈争论,气氛相当紧张。但他只要一走出会议室,自己便不把刚才的事情当一回事,立即松弛下来,和中国代表团的同志们谈笑风生。邓小平见大家心情沉重,很不开心,理解大家的心情,经常讲些玩笑话,松弛大家的神经。当年和邓小平一起参加这次会议的翻译李越然回忆:邓小平知道他善于摹仿别人讲话,就特意让他在同志们吃饭时,摹仿伊拉克共产党的代表巴格达什的讲话。这个巴格达什跟着苏共,在会上谴责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指责中国共产党。他俄语讲得不怎么样,为了讨好苏共,却专门操俄语在会上发言,当他学着苏联的腔调指责中国共产党时,常常洋相百出,人们听他的发言时总是忍俊不禁。邓小平对李越然说:“小李,你给大家出个洋相,学学巴格达什讲话。”于是,李越然便模仿起巴格达什的腔调和表情即席表演,他惟妙惟肖的样子引得一阵哄堂大笑。在笑声中,大家的神经也松弛下来,代表团的气氛由此活跃起来。

1972年底,即将复出的邓小平到井冈山参观。因为邓小平当时的特殊身份,加上还是在“文革”期间,陪同的人都谨言慎行,显得很拘谨。邓小平却自然、轻松、随和。虽然话不多,却常有幽默之语。晚上吃饭,上来一道清炖鸡,但炖得很硬,用筷子夹不动,大家便都不去吃这只鸡了。邓小平却不管这些,他伸出双手掰下鸡腿来吃,边吃边风趣地说:“过去国际上有个规矩,吃鸡不能用手抓着吃。后来英国有个首相不知不觉用手拿着吃,也就打破了这个规矩。今天,我也就用手拿着吃了!”邓小平的话把陪同的同志都逗乐,大家不再拘谨了,开始有说有笑,也都伸手掰下鸡肉来吃。陪同邓小平参观的同志们气氛开始活跃,感到和邓小平在一起,非常轻松愉快。

1987年,邓小平与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成员座谈。邓小平见大家坐定,便拿自己的烟让大家抽,其中有平时爱抽烟的,见邓小平年纪大了,关心他的身体,又是在这样的场合,便客气地说不吸烟。邓小平看透了大家的心情,笑着说:“你们都是好人,我有三个坏习惯:一个是抽烟,一个是喝酒,还有一个最不符合西方生活方式的,就是要有一个痰盂。”说着,他发现脚下的痰盂不见了,于是笑着说:“准是服务员为我守秘密,放到背后了。”大家哈哈大笑,服务员拿过痰盂放回前边。邓小平一番幽默的话,使气氛活跃起来,大家都不再拘谨,有什么就说什么,会议在轻松的氛围下开得很成功。

1988年,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来访的挪威首相格罗·哈莱姆·布伦特兰夫人,外交部副部长周南陪同会见。担任翻译的是后来曾任外交部副部长的傅莹,当时她还很年轻,是第一次担任高级领导人会谈翻译工作,不免有些紧张。在会谈前的轻松交谈中,挪威首相介绍自己年纪是48岁,邓小平向挪威首相说,他今年已经84岁了。但是傅莹一不留神,将84岁译成了48岁。在场的副外长周南听出了这一错误,当即告诉了邓小平。邓小平听后,不但没有批评傅莹,反而开怀大笑,他幽默地说道:“好呀,我有返老还童术,竟然一下子与布伦特兰夫人一样年轻喽。”邓小平的幽默,立刻消除了尴尬局面,会谈的气氛也十分活跃轻松和谐友好。邓小平的宽容和包容,也使傅莹在此后的路上走得越来越好。

1992年1月,邓小平视察南方时乘坐电瓶车参观集中国名胜古迹于一体的世界最大微缩景区“锦绣中华”。邓小平走到中国民俗文化村新疆维吾尔族民居微缩景区参观时,见到华侨城负责人、香港中旅集团分公司总经理马志民,幽默地对他说:“我来了会不会影响你们今天的收入?”马志民没有听出邓小平话里的幽默,认真地回答:今天是照常对外开放,不会受影响。邓小平听后立刻笑了起来。陪同邓小平参观的人都会心地笑了起来。因为大家知道,邓小平来参观,只会吸引更多的人前来参观,只能增加收入,邓小平特意说这种反话,带有风趣幽默的意思。邓小平的幽默,给大家带来了欢乐,中国民俗文化村的气氛立刻活跃起来。

沟通情感

邓小平的风趣幽默,不仅是他智慧、机变的自然流露,展现他的人格魅力,在许多情况下,也起着沟通情感的作用。

邓小平的幽默,使老战友感到了邓小平的实在,也感到和他相处,自然轻松愉快。1961年9月,中共中央在江西庐山召开会议。9月15日,会议主要议程基本完成,连日紧张工作的邓小平想轻松一下,便于晚饭后让卓琳请李富春、陶铸和罗瑞卿几个老战友加牌友到他所住的267号别墅打麻将。李富春、陶铸、罗瑞卿等晚饭后先后到来时,邓小平早已在会客室麻将桌旁等候。见来的老牌友不止三位,便幽默地说:打麻将嘛,我可不讲啥子客气,先到有奖,先上桌先打,来晚了要罚,坐在旁边看。邓小平的话使大家既感到邓小平实在,又感到了他的幽默,在欢乐气氛中感情进一步加深。

邓小平和廖承志是老战友,见面经常开玩笑,二人的感情也很深。1981年初,美国总统里根的特使陈香梅和史蒂芬议员来华访问,邓小平和他们会见时,特意请陈香梅的舅舅廖承志陪同。中午,邓小平和他们共进午餐时,就开始和廖承志开玩笑,亲切地称廖承志为“肥仔”,还当着陈香梅的面说:“我要和肥仔的亲戚谈谈。”“肥仔”的亲戚,显然是指陈香梅,也是指刚刚的会谈在午饭时仍在继续。邓小平这种幽默的话,让作为美国总统代表的陈香梅听了感到亲切,理解到,如果不是几十年患难与共的战友,如果没有深厚的友谊,邓小平是不能这样随便称呼的。席间,邓小平边和廖承志交谈,边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廖承志伸手向邓小平要烟抽。邓小平笑着对陈香梅说:你的舅舅有“气管炎”,你可晓得?陈香梅好生疑惑:我舅父不是好好的嘛,哪来的“气管炎”?正当陈香梅发愣之际,邓小平用手指着她舅母经普椿说:“妻管严”,一天只分配三根烟,不准多抽。他又来向我要烟了。你看,他的烟瘾和我差不多。不过,我没有人管,每天三包。邓小平与廖承志开玩笑时,还风趣地对陈香梅说:你来京之前,我就对你舅舅说过,他这个海外关系实在要得,怪不得有人要把他送进牛棚。哈哈……他是坐牢的专家,英国的牢,日本的牢,国民党的牢,共产党的牢,他都进去坐过了。了不起,了不起呀!邓小平风趣幽默的话,显现了他与廖承志之间深深的战友情,也由此拉近了与陈香梅的关系。

1992年邓小平到南方视察期间,在广州和杨尚昆一家相会。邓小平与杨尚昆是六十多年的老战友,两家关系也相处很好,邓小平的女儿毛毛和杨尚昆的女儿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杨尚昆的二儿子杨绍明是摄影师,曾就近给邓小平拍摄十几年照片,有时邓小平拍照全家福,也请杨绍明去拍。两家人在一起,自然多了许多欢乐。邓小平和杨尚昆叙旧时,杨尚昆的二儿子杨绍明背着照相机走过来握着邓小平的手:“邓伯伯,新年好!”邓小平女儿邓榕介绍说:“他是全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呀!”邓小平听后对杨尚昆说:“你们杨家有两个主席了!”邓小平一句幽默的话使两家人都大笑起来,在笑声中,两家人的感情更深了。

和自己家人相处,邓小平也不失幽默,幽默中,渗透着亲情,在自然、轻松的气氛中,沟通情感。1939年9月,时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政委的邓小平在延安和卓琳结婚。婚后不久,夫妻分别,卓琳问邓小平:“你回去以后可以给我写信吗?”邓小平反问:“写什么呀?”卓琳说:“就写写你每天都干了什么,还有写写……”卓琳的话还没说完,小平就痛快地答道:“要得!我让秘书写个底稿,印上十几份,每月寄给你一份。”邓小平幽默的话,把卓琳逗笑了,只好说:“那还是算了吧。”

20世纪50年代初,邓小平调北京工作。在飞机上,子女问他:在重庆大家叫你首长,到北京叫什么?邓小平用谐音回答:“在重庆叫首长(手掌),到北京叫脚掌。”在邓小平幽默风趣的话语中,子女们感到了父亲的可爱和亲近。

邓小平喜欢看《体育报》,特别是喜欢看足球方面的消息。80年代末,《体育报》托喜爱摄影的邓小平女儿邓林拍摄一张邓小平看《体育报》的照片,邓林答应了。一天,她背着照相机,进父亲房间后,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灯。邓小平感到奇怪,便问:为什么打开这么多灯?邓林说明了情况,邓小平颇为幽默地说:“我看你是拿我去赚稿费喽!”一句话把邓林也逗笑了。接着,邓小平按照邓林的意思,配合默契,邓林很顺利地拍摄完毕,父亲的幽默和可爱也永远留在了她的心中。(田雪鹰)

(摘自《邓小平研究》)

(责编:秦晶、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