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史頻道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

閃閃的紅星

2019年10月25日09:31    來源:廣安在線    手機看新聞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在瑞金城西工業園區的東頭,有一片丘陵,蒼鬆疊翠,綠草茵茵,土屋儼然。這是一個叫烏石垅的自然村落,中革軍委、紅軍總政治部舊址坐落在這裡。在別墅群落、廠房樓廈之間,這片歷史遺址顯得肅穆而庄重。

  在一個稻子金黃的時節,我走進田野包圍的一棟民房。房子的名字非常特別,叫白屋子。大概是綠野之中顯出了令人羨慕的殷實,當年便以醒目的色彩來命名,並為人稱道。然而,至今保存完好的土屋其實是潔白其表,紅色其裡——這裡就是當年鄧小平親自主編《紅星》報的地方。在充滿古舊氣息的展陳中,我終於看到了《紅星》報的歷史風貌,特別是報頭下時時出現的一兩行鄧小平手跡:“擴大一百萬鐵的紅軍。”據悉,這是鄧小平辦報的特色之一,為了突出當時的宣傳重點,鄧小平親手書寫標語,再刻成字模,印到《紅星》報上。

  一

  最熟知《紅星》報歷史滄桑的中國人,當然是鄧小平。他曾經在《紅星》報的油墨香氣中奉獻了一年多的青春歲月,親手編排著一篇篇散發著烽煙氣息的文章,見証著革命曲折中的前進。

  1931年7月,鄧小平由上海輾轉到達中央蘇區,出任中共瑞金縣委書記,為紅色中華定都瑞金打下堅實基礎。不久因工作調動離開瑞金,直到1933年6月末,他又風塵仆仆地返回瑞金任總政治部代理秘書長。他渴望做一些實際工作,於是把自己的願望向王稼祥提了出來。王稼祥安排他到總政治部下屬的宣傳部擔任干事,負責主編《紅星》報。

  《紅星》是一張面向全軍的紅軍總政治部機關報,創刊於1931年12月11日。辦報對鄧小平來說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是駕輕就熟。鄧小平正是以辦報刊開始職業革命家生涯的。從早年旅歐時期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機關刊物《赤光》,百色起義時紅七軍創辦的《右江日報》,到任瑞金縣委書記時領導創辦的《瑞金紅旗》。如今,又到了這位“油印博士”一顯身手的時候了。

  接任主編后,鄧小平把原來32開本的油印報紙,改為與創刊初期相同的4開鉛印報紙,5天出一期,並開辟了許多新的欄目。《紅星》以嶄新的形象出現在紅軍指戰員的面前。《我的父親鄧小平》一書記載:那時編《紅星》的人手很少,很長時間隻有兩個人,所以從選稿、編輯、印刷到各種文章的撰寫,鄧小平都要親力親為。5天一期的報紙,每期近萬字,各個環節的工作幾乎都要他一個人去做,工作之繁重可想而知。看到鄧小平實在辛苦,王稼祥曾把自己身邊的同志調去幫忙。

  《紅星》編輯部在白屋子,軍委印刷廠在烏石垅,相距三四華裡。每期稿子編好后,先要送到印刷廠。工人們排好版后,再把小樣拿回來校對。校對時,鄧小平一絲不苟,極為認真,錯漏之處很少。由於印刷廠的設備陳舊簡陋,鉛字不夠用。鄧小平出了個主意,在用大號鉛字印標題時,遇到缺字就用四個小號鉛字拼在一起,使其大致相當一個大字。像“戰爭”的“戰”字,“故事”的“故”字,“烈士”的“烈”字等,很多都是這樣印上去的,從而保証了版面的統一美觀。而那些遒勁有力的手寫標題,一般讀者能很容易地辨識出來,它們開始出現在1933年8月以后的《紅星》上,到1935年1月以后便消失了。這是鄧小平留給《紅星》報的一個明顯標記。

  在鄧小平的努力下,《紅星》報獨樹一幟,僅在中央蘇區的發行量就達到1.7萬多份,“紅星社”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

  二

  鄧小平和《紅星》報一起見証了中國革命的轉折。紅星的光芒,就是在戰勝黑暗中越發明亮的。鄧小平對毛澤東的擁護,對真理的追求,通過辦報體現了出來。

  編完改版后的《紅星》報第1期之后,鄧小平就向毛澤東約稿。鄧小平辦公的白屋子和毛澤東居住的沙洲壩隔崗相望。一天,鄧小平吃完晚飯,沿著逶迤曲折的田間小路,來到毛澤東的住處,毛澤東正坐在大樟樹下的石板凳上專心致志地看書。見到鄧小平來訪,他笑吟吟地起身讓座,關切地詢問鄧小平的近況。鄧小平一一作了回答,並告訴毛澤東,自己正在主編《紅星》,希望他為報紙寫一篇有關紅軍攻城作戰的文章。毛澤東很快把稿子寫了出來,題目是《吉安的佔領》,並署上了久已未用的筆名“子任”。在這篇長文裡,毛澤東特別提到,這次作戰之所以成功,第一條就是反對了立三路線的主張。身處逆境的毛澤東,隻能用這種方式表達對“左”傾中央極力推行進攻路線、與敵人硬拼的不滿。

  1934年9月下旬的一天,正在編輯第67期稿件的鄧小平突然接到通知:《紅星》停止出刊,准備戰略轉移。幾天后,《紅星》編輯部隨總政治部遷移到雲石山的田心村。總政治部領導告訴鄧小平,編輯部隨總政機關一起,編入中央第一野戰縱隊第二梯隊,代號為軍委“紅星縱隊”。長征之后,每天都是頻繁的行軍作戰。一到宿營地,鄧小平顧不上休息,便立刻鋪開攤子忙碌起來。10月20日,僅僅10天,開始長征后的第1期《紅星》帶著芬芳的墨香傳到了廣大紅軍指戰員的手中。

  湘江戰役后,博古等人不得不同意毛澤東的建議,改向以遵義為中心的川黔邊區前進。鄧小平敏銳地注意到黨中央在戰略方針上的變化,在《紅星》上及時地進行了宣傳。1935年1月,被任命為黨中央秘書長的鄧小平參加了遵義會議,並及時在《紅星》報傳達了遵義會議的重要精神。幾天后,鄧小平告別了他工作了一年半的《紅星》報編輯部,由陸定一接任主編。長征后,《紅星》報由鉛印改為油印,直到1935年8月初停刊,共出版120多期,其中鄧小平主編70多期。

  三

  紅星的滄桑,在20世紀不斷呈現。鄧小平與紅星的情緣,並沒有隨著離開《紅星》報而結束。1972年,第二次復出前,鄧小平專程重返贛南。重返瑞金,他特意提出要到白屋子去看看。陪同人員告訴他,那個地方很偏僻,沒有開放,所以也沒有修路,很難走。鄧小平不以為然地說:“不通汽車可以步行,這路我很熟。”說著,年近古稀的鄧小平步伐矯健地朝白屋子走去。

  鄧小平在前邊疾步走著,大家緊緊跟在后面。翻過一座小山崗,走過幾條田埂,大約走了20分鐘,就來到一座綠竹掩映的小村庄。白屋子是村庄中最大的一所房子,雖然已很破舊,但原貌還保留著,鄧小平一眼便認了出來。他對隨行人員介紹了他當年在此辦公的情況,說:“那時我們三個人辦這張報紙,我一個人既要採訪又要寫,還要編要印。現在辦個報紙呀,一大堆人。”

  隨后,鄧小平信步走到屋后的晒場上,看到群眾在晒紅薯粉。他順手拉過一張竹椅子坐下,一邊從口袋裡掏出香煙散發給幾個老表,一邊饒有興趣地問起當地群眾生產和生活的情況。老表們已經認出鄧小平,高興地圍攏過來。聽到群眾介紹當時困難情況,鄧小平神色變得凝重起來。他點著一支煙,慢慢地吸著,半晌,一字千鈞地說:“我可以再干20年!”在他的心中,《紅星》報的名稱變成了歷史,但紅星的光芒永遠在心頭閃耀。 建民(據2014年《江西日報》)

  來源:廣安日報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