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史頻道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

性情小平

——女兒眼中的鄧小平

鄧林

2019年10月22日11:06    來源:廣安在線    手機看新聞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務實的理想主義”,是老人的風格,也是老人的快樂之源。因為信仰堅定,所以一生革命百折不回,揮兵渡過長江時,高興得渾身打顫﹔因為實事求是,所以解放思想改革開放,親眼見到畢生奮斗的事業顯出成績,笑慰平生。

夫妻恩愛,子孫繞膝,是最坦蕩的君子,所以最平和地直面磨難,最快樂地品味生活。

一棵“雙龍樹”

每當我走進我們家的院子,不禁思緒萬千。算起來,爸爸在這裡生活了整整二十年。他每天都要在院子裡散步。這裡的每一棵花、草、樹木,跟隨著他的腳步,一天天長大,一年年成熟。那兩棵油鬆,長得拙朴、蒼健,一棵高,另一棵稍矮,枝葉互相擁抱著,並肩站立,好像是我們的爸爸和媽媽相依相伴。我們就給它們起了個名字叫“雙龍樹”,因為我們的爸爸、媽媽都屬大龍。到了隆冬時節,萬木已經凋零,我家院子裡卻還是綠色常新,鬆青依舊。

不喜多穿衣

我的爸爸不是神,他也是人。和普通人一樣,他也有他的喜怒哀樂,有他的倔強個性,有他的自然表情。

爸爸在家裡說話不多,說出來就切中要害,而且幽默、風趣。他不愛串門,不拉關系﹔除了幾個極個別的老戰友、老鄰居,他誰家都不去。他不愛管閑事,小事不關心,不在乎,不發牢騷。孩子們吵架,他說:“到外邊吵去。”他不當裁判,不斷是非。他認為,“早晚都會過去。”

他對病痛有極大的承受力。身體不舒服,自己從來不說,不愛看醫生,不願意麻煩別人。他的病變常常都是醫生、護士們細心觀察才發現的。他抽了一輩子的煙,1989年,醫生建議他戒煙,他立刻戒掉了。

他愛整齊,愛干淨,穿衣簡單、朴素、老一套。除了早年在法國、蘇聯等地他穿過西裝,以后,他從不穿西裝。冬天出門散步,不愛戴帽子,不愛圍圍巾,下身隻穿兩條單褲:一條布襯褲、一條滌卡褲﹔上身一件襯衣、一件毛衣、一件中山裝,有時候再套件大衣,大雪天也是一樣。誰要勸他多穿件衣服,他會說:“沒那個福氣。”或者反問:“你冷不冷?你不冷干嘛讓我多穿?”

熱愛大自然

他不喜歡毛手毛腳,丟三落四。他辦事果斷,當天的文件當天處理完畢,從不拖泥帶水。他守時刻,守信用,約定了時間,從來不遲到,也從來不等人。他宴請外賓,宴會一個鐘頭准時結束。他嚴於律己,待人寬厚,審時度勢,舉重若輕。

他是一位生活在我們中間、有血有肉、感情深摯、充滿旺盛生命活力的人。他是一位好爸爸,好爺爺,好丈夫,好兒子。在家裡,我們大家都親昵地稱呼他“老爺子”。

爸爸熱愛生活,熱愛大自然。冬天過去,每次都是他第一個感受到春天,第一個發現院子裡的小草又綠了﹔他知道哪幾株牡丹、芍藥、月季都結了多少花苞。

每年四月,萬物復蘇,我們全家都要陪伴爸爸去游春。爸爸說過,退休以后,他願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到各處去看一看,走一走。可是,爸爸走到哪裡都會被愛戴他的群眾團團圍住。這個願望始終沒能實現。所以到了春天,我們和爸爸不是去中南海,就是去釣魚台或者玉泉山,年年如此。

每年去植樹

爸爸也愛白雪。一看見大雪紛飛,他就會高興地說:“今年的庄稼又該有個好收成了!”有一年大雪之后,我帶著萌萌、羊羊等幾個孩子,在院子裡堆了一個大雪人。拿兩個煤球當眼睛,插上一根胡蘿卜作鼻子,再把一隻水桶扣在雪人頭上當帽子,萌萌還在雪人的左右一邊插上一把木劍,威風凜凜,特別可愛。爸爸在院裡散步,饒有興味地看著我們。我趕忙拿出我的照相機,給爸爸、雪人和孩子們一起拍了個合影。

我的照片裡有一張爸爸帶著羊羊參加植樹節的合影。祖孫兩個拿著鏟子,正在給剛剛栽下的小樹苗培土。

每年的植樹節他都要去植樹,而且帶著萌萌、羊羊、小弟兒這些孫輩們一起去。植樹育人,意味深長。他希望每一個中國人都能夠認識到,植樹造林對於我們國家長遠的發展有多麼重要的意義,他希望子孫后代都能把全民義務植樹的活動堅持下去。

喜歡看地圖

退休是爸爸向往已久的生活。

他早就交代秘書,退休以后不看文件了。

爸爸特別愛看書。他什麼書都看,特別愛看史書。出差時有時候也帶一兩本《聊齋》、詩詞一類的書,抽空就翻翻。他特別喜歡看字典和地圖。他的辦公室的書櫃裡擺著各種字典、辭典。遇到問題,爸爸喜歡翻開字典,查個究竟。不論走到哪裡,他經常要看看地圖,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這也許是他打仗時候留下的習慣吧。到了晚年,爸爸愛看武俠小說。他說看武俠小說不用動腦子,輕鬆,消遣,得到休息。辦公室為他訂了十幾種報紙、雜志,他每一份都讀得非常仔細、認真。報紙成為爸爸退休以后了解社會、與世界溝通的渠道。

舍不得離開大海

爸爸最喜歡的運動是在大海裡游泳。

爸爸不喜歡在游泳池裡游。游泳池太小,水是死的。

大海不同。天高海闊,無邊無垠。爸爸頂著風,迎著浪,鑽進水裡﹔勇往直前,游向大海的深處。爸爸非常珍惜每一次下海的機會。每年去北戴河,到達的當天,他就要下海﹔離去的那天,他還要下海。天再冷,浪再大,他都舍不得放棄。爸爸說:“你們不懂,雨天游泳才舒服,水裡是暖和的。”

孩子們在水中嬉水歡笑,爸爸卻像是完成一項既定的任務,一進大海,就徑直朝著遠處的護網游去。爸爸游泳和散步一樣,從不偷工減料,總是沿著泳區的最大周邊環游。游泳區裡海的深處有個平台,是供大家中間休息的地方。爸爸從來不去。爸爸每次游到預定的時間,要到孩子們迎著他,陪他一起往回游,他才心滿意足地和大家一起走上沙灘。有一次,游到半截下起大雨,岸上的人搖起了小紅旗,招呼大家上岸。爸爸卻說:“他們搖早了,還不到時候。”

爸爸舍不得離開大海。1992年爸爸已經八十八歲了。根據他的身體狀況,醫療小組決定不讓他下海了。

爸爸坐在岸邊看著我們游泳,心裡可痒痒了。身旁的人知道他的心思,看他怪可憐的,就去請示北京醫院吳蔚然院長。經過研究,終於同意爸爸下海了。爸爸很高興。護士婉轉地對他說:“今天下海咱們表現好一點,少游一會兒,明天就還能批准咱們再游。好嗎?”“好不容易下去一趟,我才不呢!”這時候的爸爸真像個任性的孩子。

那一年爸爸一共下海八次,每次大約四十五分鐘。這是他一生最后在大海中游泳。

(據2004年《四川日報》)

來源:廣安日報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