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生活軼事

青年鄧小平在法國

2019年08月15日11:02    來源:廣安在線    手機看新聞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1920年9月11日清晨,16歲的鄧小平和同學們從上海黃浦碼頭出發,乘坐郵船“盎特萊蓬”號奔向法國。“盎特萊蓬”號是法國往來於歐洲、亞洲和美洲的一艘萬噸級巨型郵船。赴法勤工儉學學生乘坐的四等艙,實際上是半明半暗的最底層的貨艙,裡面還堆放著各種貨物。近百號人擠在如此狹小的空間裡,呼吸著污濁的空氣,忍受著蚊虫的叮咬,日子並不好過。

9月14日,郵船經香港停留一日。鄧小平雖然看到香港“樹木陰翳,商旅雲集,街市寬闊,房屋整齊”,但一想到香港處在英國殖民統治下,仍不免生出屈辱感。9月18日,郵船經越南西貢(今胡志明市),停留三日。鄧小平等上岸參觀。當局規定,中國人上岸必須經過道道關口的檢查,還要到警署注冊登記。9月24日,郵船到達新加坡,停留一日。鄧小平上岸參觀。他目睹了貧富差距,加深了對社會的認識。

9月底,郵船經過印度洋時,經歷了三天的風暴。當時風暴裹挾著海水,掀起山峰般的巨浪。四萬噸的郵船在這樣的風暴中猶如一葉扁舟,被反復掀上浪尖,又打下谷底。鄧小平和同學們“不但一點東西也吃不進,就連膽汁都要吐出來了”。10月初,郵船行經阿拉伯海。由於此海域有許多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留下的危險物,為防不測,鄧小平和同學們一起在船上進行救生練習。

10月19日,郵船抵達法國馬賽港。這時,鄧小平歷經39天的海上航行,行程達1.5萬多公裡。這段日子雖然艱苦,但也讓鄧小平眼界大開。次日,《小馬賽人報》報道:“一百名中國青年到達馬賽的安德列勒蓬橋上。他們的年齡在15歲到25歲之間,穿著西式和美式服裝,戴著寬邊帽,穿著尖皮鞋,顯得彬彬有禮、溫文爾雅。”

就在到達法國馬賽港的第三天,根據巴黎華法教育會的安排,鄧小平與20多名中國學生一起來到距巴黎200多公裡的小城巴耶,開始了在巴耶中學的寄宿制學習生活。

巴耶中學主要的課程是法語,並要求學生初步領略法國的文化風情。學校作息管理嚴格,早6時起床,6時半自習,上午8時至11時、下午2時至4時為上課時間,晚8時就寢,9時熄燈。鄧小平后來回憶說,學校待他們像小孩子一樣,每天很早就要上床睡覺。才上了幾個月,沒學什麼東西,吃得卻很壞。

此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結束兩年,法國對於勞動力的需求,已經不像“一戰”期間那樣緊迫,這樣的局面直接影響到了勤工儉學學生們的境遇。到1920年底,在法國的一千多名中國勤工儉學學生中,能夠找到工作的不到總數的四分之一。

盡管省吃儉用,但鄧小平隨身所帶的費用仍舊很快用盡了。1921年3月13日,鄧小平與其他18位同學一起告別學校,前往法國中部城市克魯梭,加入了打工族的行列。據學校的中國留學生開支細目賬記載,鄧小平當月應付學校費用244法郎65生丁,其中生活費200法郎,漿洗縫補費7法郎,臥具租金7法郎,校方收費12法郎,雜支費18法郎65生丁。從那之后,鄧小平不得不開始四處尋找工作,希望能夠通過勞動掙錢,繼續讀書。鄧小平在法國唯一的一次正規的學校教育至此畫上了句號。

1921年3月,經過不斷努力,鄧小平終於獲得了在法國的第一份工作。法國最大的軍工廠——施耐德鋼鐵廠錄用了他。施耐德工廠的檔案中,現在還存有當年工廠人事部雇用登記處留下的鄧小平的登記卡。上面這樣記載:“工卡號:○七三九六。姓名:鄧希賢。年齡:十六歲。出生年月:一九○四年七月十二日(農歷)。婚姻狀況:單身。出生地:四川省重慶市。職業:學生。過去工作及其他有關情況:系鄧文明及淡氏之子,受哥倫布市(巴黎西郊小城市)法中救濟委員會派遣在巴耶中學求學。身體狀況:一九二一年四月二日體檢。服務部門:軋鋼車間。工種:雜工。工作能力:很好。工作表現:好。日薪金:六法郎六十生丁。評語:志願來工廠工作。”

在施耐德工廠,像鄧小平這樣沒有技術的工人,隻能當散工。散工,即雜工。他們沒有固定工種,視工作情況需要而流動工作。散工的地位很低,勞動強度很大,經常遭到工頭的責罵。

剛進工廠的鄧小平被分配到軋鋼車間,工作就是人工拖送熱軋的鋼材。軋鋼車間內溫度在40℃以上,可鄧小平必須身著厚厚的工作服。為了防止火星灼傷腳背,鄧小平的腳上要穿一種特制的木鞋。木鞋堅硬,不利於行走,一不小心就會摔跤。如果摔倒在鋼材上,全身就會被燙傷。更可怕的是,有時軋鋼機發生故障,被軋的鋼條向外彈射,很容易造成傷亡事故。鄧小平的夫人卓琳談到這段做工經歷時說:“老爺子在法國那時候他去留學實際上是做苦工,拉紅鐵,就是把鐵燒了,那麼粗的鐵,燒紅了,拉出來,弄得細一點,一遍一遍最后弄成鐵絲了,他就做這個工作,那時候留學是做苦工。”

工作強度如此之大,勞動環境如此危險,每天卻隻能換來6個多法郎的薪金,連飯都吃不飽,更不要說積攢上學的費用了。鄧小平肩負著家人的殷殷期望,懷著“工業救國”的美好理想千裡迢迢來到法國,然而,他在這裡體驗了勞動者被壓榨的悲慘境遇和資本主義社會的黑暗,體驗了工人受壓迫、受剝削的苦難處境。惡劣的工作環境、微薄的薪水和遠超出年齡的高強度勞動,讓鄧小平不得不作出離開的決定。4月23日,鄧小平辭去在施耐德鋼鐵廠的工作,去了巴黎。廠方在辭職原因一欄注明:“體力不支,自願離開。”這個說明非常符合實際情況。后來,鄧小平多次說,他個子小的原因就是因為年輕時干了重勞動,吃不飽飯。

鄧小平第一次失業了。

4月下旬,鄧小平回到巴黎,住進華僑協社,等待做工機會。從4月26日起至10月,鄧小平隻能靠領取中國駐法公使館發放的每天6法郎維持生活。他每天隻吃兩頓飯,主要是面包加自來水。在此期間,鄧小平曾做飯館招待、火車站碼頭搬運工、清潔工等各種雜工。他后來回憶說:“生活的痛苦,工頭的辱罵,使我直接或間接地受到很大的影響,最初兩年對資本主義社會的痛惡略有感覺。”

到了1922年,法國的經濟開始好轉,一些工廠逐漸恢復招工。1922年2月,鄧小平從巴黎乘火車到達位於巴黎以南120公裡處的蒙塔爾紀,隨后又步行數公裡,來到一個叫夏萊特的小城。夏萊特靠近農村,生活費用較低,中國留法勤工儉學學生喜歡聚集於此。鄧小平在這裡找到了一份較為穩定的工作——在哈金森橡膠制品廠做工。哈金森橡膠廠當時是歐洲唯一的橡膠廠,以生產膠鞋和自行車內外胎出名。鄧小平被分配到制鞋車間工作,工號為5370。

工作相對穩定后,鄧小平有了一點積蓄。他想繼續求學。10月17日,鄧小平辭掉哈金森橡膠廠的工作。11月3日,他帶著做工掙得的一點錢和家裡寄來的一小筆錢,離開夏萊特來到塞納,打算在夏狄戎中學學習,但因學費不足,最終沒能入學。

鄧小平的求學之夢徹底破滅了。無奈之下,1923年2月初,鄧小平再次回到夏萊特市,繼續到哈金森工廠制鞋車間做工。一個多月后,他又一次離開哈金森工廠。檔案卡上所注的離開原因是“拒絕工作”。廠方人事部對他非常不滿,在他的工卡上還寫道:“永不錄用。”

鄧小平之所以放棄這樣一份還算不錯的工作,是因為他找到了一個新的人生目標——共產主義。

曾珺 孔昕

(據《人民周刊》2017年第15期)

來源:廣安日報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