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史頻道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

我給小平當攝影師

2018年10月09日08:38    來源:廣安日報    手機看新聞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1965年11月17日,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在重慶與國務院副總理李富春等會合。當日下午,在楊家坪招待所召開了會議,出席會議的有李富春、余秋裡、程子華、朱光等,會議由中共西南局第一書記李井泉主持,重慶市委負責同志匯報了交通、能源、農業、冶金、化工的情況。西南三線建設委員會第一副主任程子華講:“1964年12月,國家計委召開有關部委會議,主要研究常規武器配套生產和基地建設的問題,會議確定以重慶市和五機部為主組建軍工現場指揮部。”鄧小平聽后果斷決定,讓時任北京市委第一書記的段君毅速飛重慶,共同研究落實、充實軍工廠力量和兵器工業的發展問題。

11月20日,鄧小平在李井泉等陪同下來到四川瀘州,先后視察了化工廠合成氨壓縮車間及模型室,觀看了設備及生產情況。作為程子華的秘書,我一路隨行。

11月22日,鄧小平在中共貴州省委第一書記賈啟允等陪同下到貴陽視察。上午12時許到達貴陽花溪招待所。在吃午飯的時候,程子華告訴我:“小平同志下午休息,明天上午9點,省裡負責同志向小平、富春同志匯報情況。你提前去安排會場,做好攝影的准備。”

第二天上午,我按照程子華的指示提前30分鐘來到會議室,我在門外聽到會議室有人在說話,我看了一下手表,沒有到開會的時間,難道會議提前了?我心裡不由得一陣緊張,立即回房間背上充電箱,脖子上挎上兩部相機,手提三腳架,急忙走進會議室。進去之后發現,原來是賈啟允書記和省裡幾位領導同志在商量向鄧小平匯報的話題。這時,中共貴州省委書記處書記陳璞如很客氣地說:“今天,全看單秘書的拍照了,我們沒有帶攝影記者來,你千萬別忘記給我們與小平同志照張合影。”我說:“我是逼上梁山,獨人出征,擔任特殊的政治任務,我攝影技術不如攝影記者,拍不好請原諒。”

9點整,鄧小平在李富春、李井泉、呂正操、程子華等的陪同下步入會議室,大家自動起立鼓掌歡迎,我在瞬間抓拍了鄧小平和賈啟允等同志握手時的照片。李井泉宣布開會,陳璞如在匯報中說:“攀鋼和水鋼建成后,能為大西南建設提供雄厚的工業用材。成昆、貴昆、川黔、湖黔鐵路建成后,不僅解決西南鐵路運輸,而且與全國鐵路溝通聯網。”鄧小平聽后作了重要指示。李富春也提出:貴州山區人口多,要注重發展農業產品,把交通運輸業搞上去,中央各部委在貴州的企業都有修公路的任務。

會后,程子華建議鄧小平和與會同志合影留念,大家高高興興地簇擁著鄧小平站成兩排,等我去拍照。

11月24日,鄧小平在賈啟允的陪同下來到重點工程貴陽火車站視察。呂正操仔細向鄧小平匯報了火車站擴建的工程情況。鄧小平聽后指出:“很好!決定了就干,要抓緊建設,不要打打停停,浪費人力及物資。”

在六盤水煤礦基地現場,煤炭部副部長鐘子雲向鄧小平匯報了基地規劃設計和1966年開採方案。鄧小平指出:“不僅要解決南糧北調,北煤南運的問題,而且可以與攀枝花鋼鐵廠搞聯合企業嘛!”李富春說:“要安排好六盤水基地的投資問題,年度計劃定了就干。煤礦也有不少佔糧田的問題,你鐘子雲同志也應當學習攀鋼不佔糧田的規劃。”

在安順視察時,聽取了鐵道兵副司令郭維城匯報后,鄧小平詢問了鐵道兵和基建工程兵編制和施工情況。郭維城和基建工程兵同志一一作了匯報,並陪鄧小平接見了鐵道兵和基建工程兵女通訊戰士。回到貴陽,鄧小平、李富春親切地接見了省廳、局和駐軍師以上干部,並與他們合影。

11月24日晚飯后,我請肖裡大姐觀賞鄧小平和李井泉在重慶實彈射擊的照片,她看后十分高興地說:“單秘書拍的照片真神氣,咱們給總書記和卓琳同志送去看看好嗎?”我說:“給總書記拍照是我的職責。還是大姐送去好了。”實際上,我內心裡是想去的,可又想這不是“王婆賣瓜自賣自夸”嗎?但肖裡大姐再三將我的軍,我隻好陪同她去給鄧小平和卓琳送審照片。

我倆來到鄧小平的住處,肖裡大姐輕輕推開客廳的門,我看到鄧小平上身穿著絲綿襖,伏在寫字台上聚精會神地看文件。卓琳坐在長沙發上看《貴州日報》,她看見我們進去,很高興地站起來和我們握手。鄧小平也放下手頭的文件轉過身來,從座位上站起來和我們握手。我立即向鄧小平敬了個軍禮。肖裡大姐雙手將鄧小平實彈射擊的照片遞給他,卓琳和肖裡圍在鄧小平身邊一邊看照片,一邊笑著說:“小單拍照技術不錯,照得很好。”看完照片,鄧小平開玩笑地對我說:“不給子華當秘書好不好?我介紹你到解放軍報當攝影記者好嗎?”

我不知如何回答,隻好說:“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鄧小平慈祥地微笑著說:“請你們坐下嘛!”兩位大姐仍坐在長沙發上,鄧小平坐在單人沙發上,他拉著我的手坐在他身邊椅子上,從茶幾上煙盒裡取出兩支雪茄煙並遞給我一支,我立即站起來用雙手接過這支特別有紀念意義的煙。鄧小平親切地問我:“照相多少年了?哪個地方的人?哪年參軍?從哪個部隊調來給子華同志當秘書的?”當他得知我從中央警衛師調來時,說:“警衛師是一支好部隊,保衛黨中央、保衛毛主席有功。行唐縣是太行山老區,我熟悉。”當時,我的心情十分激動,心裡像揣著一隻小兔子怦怦直跳,連向鄧小平問好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們告別時,我向鄧小平敬了個軍禮。鄧小平和卓琳再次與我們親切握手。

11月26日,鄧小平率隊離開貴陽,到達“春城”昆明。

11月27日,鄧小平在閻紅彥、李井泉、程子華等同志的陪同下來到昆明軍工光學儀器廠視察工作。當鄧小平、李富春來到生產車間時,受到工人們熱烈的歡迎。鄧小平在兩個小時的視察中,專注地觀察炮鏡等儀器。在樣品綜合展室,鄧小平看到齊全的儀器特別高興地說:你們的生產搞得不錯。搞科研生產,閉關自守不行,不僅要學習國外的先進生產技術,同時要走軍民結合的生產路子。李富春說:“軍工生產重在配套,軍民結合的生產產品才能擴大用戶。”

11月28日,鄧小平在閻紅彥等陪同下,驅車來到旅游勝地——昆明溫泉視察工作。鄧小平對現場的綠化很重視,所到之處首先檢查環境及各種樹的種植情況。到溫泉大院裡檢查環境及綠化情況時,我聽見鄧小平對李富春說:“這裡有‘天下第一溫泉水’,環境很好,是職工休養、接待國內外賓客旅游的地方。雲南應利用地理優勢多搞些休養旅游點。”李富春說:“溫泉水可以治療皮膚病,搞休養旅游點要很好地規劃建設。”在場的閻紅彥立即表示:“我們一定按小平和富春同志的指示辦,抓緊時間規劃建設溫泉和其他休養旅游點。歡迎小平、富春同志抽時間來檢查。”

現在回想起來,在20世紀60年代的人們還在考慮如何發展第一、二產業的時候,鄧小平的視野已經超越了時代,高瞻遠矚地提出了發展旅游業等第三產業,這是何等的遠見卓識!改革開放以后,全國旅游業尤其是雲南省的旅游業在改革開放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好形勢下,獲得了飛速發展,不僅形成了規模,而且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作出了巨大貢獻。

12月2日、4日,鄧小平、李富春在閻紅彥、李井泉、呂正操、程子華等陪同下先后到卷煙廠、鋼鐵廠、水泥廠等地視察。李富春對發展建材工業很重視,認為:為加快鐵路、公路、工廠及城市建設,必須優先發展水泥廠,靠外地往雲南運輸大量水泥是不現實的,隻有依靠自力更生,就地取材才是解決建設用水泥的唯一辦法。鐵道部部長呂正操向鄧小平、李富春匯報了成昆線南段碧雞關隧道施工艱險的情況后,鄧小平贊揚鐵道兵部隊是能夠打硬仗的隊伍。

12月4日晚9時,閻紅彥向我提出,《雲南日報》要求發表鄧小平在雲南視察的新聞照片。我說:“對不起,紅彥書記,我隻管拍照任務,無權提供照片給報刊公開發表。”當時四川和貴州都要求在各自的省報上發表鄧小平在視察中的新聞照片,李井泉和程子華也沒有同意。

12月5日上午,李井泉在昆明震庄主持召開向鄧小平、李富春匯報三線綜合調查和選擇廠礦的工作會議。出席會議的有中共中央各部委、西南局、三線建委、四川、雲南、貴州、鐵道兵和基建工程兵及各大設計院負責同志、專家、學者等200余人。程子華匯報了三線建設調查研究和選擇廠礦的綜合情況。呂正操匯報了成昆、川黔鐵路規劃設計和施工情況。川、雲、貴三省匯報了各自三線建設項目及投資的情況。在專家、學者、工程技術人員論証了鋼鐵廠廠址、礦山、煤礦、軍工及鐵路建設的有關情況后,鄧小平肯定了三線建設的成績,並作了重要指示。李富春指出,要加強規劃設計,繼續發揚延安精神,堅決貫徹執行黨中央、毛主席和鄧小平對三線建設的指示和建設三線的方向。當李井泉宣布會議結束的時候,與會的全體同志再次熱烈鼓掌。

12月6日下午,鄧小平、李富春和與會領導同志合影留念。合影后,鄧小平親切地握住我的手說:“謝謝你!攝影家小單,你辛苦了。我下次來西南,還要請你給我拍照。”(單蘭山)

(摘自《百年潮》)

(責編:趙亮、李璐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