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史頻道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

凡人鄧小平

2018年07月19日08:18    來源:廣安日報    手機看新聞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愛情與親情

如同政治生涯一樣,鄧小平在愛情婚姻的問題上也歷經了一段曲折坎坷的道路。1928年初,在上海中共中央機關,鄧小平與自己在莫斯科中山大學的同學張錫瑗結為夫妻,兩人志同道合,情趣相投,互敬互愛。當時住在他們樓上的周恩來、鄧穎超夫婦曾這樣說:他們常常聽見鄧小平和張錫瑗在樓下又說又笑的。沒想到,張錫瑗卻在生小孩時難產,不幸染上產褥熱而去世。

張錫瑗的不幸去世,使鄧小平失去了一位好妻子、好同志。多年來,鄧小平一直將張錫瑗深深地埋在心底。新中國成立后,鄧小平同卓琳一起去上海找尋張錫瑗的墳墓,並取出被水淹的遺骨,安葬在上海龍華革命公墓。

1931年7月,鄧小平經中央批准從上海乘船經廣西赴江西中央蘇區工作。和他同行的,有一位叫金維映的女同志,不久兩人結為夫妻。后來,當鄧小平被“左”傾領導者關進“審訊室”的時候,金維映被迫把離婚書送到鄧小平面前。鄧小平為了不使妻子受株連,拿起筆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1939年9月,鄧小平在延安與陝北公學畢業的年輕女生卓琳舉行了婚禮。卓琳性格開朗,喜歡社交,但當時對鄧小平並不熟悉,隻知道他是一位老紅軍戰士、一位在前線的領導干部,到底是干什麼工作的,她卻一點兒不清楚。然而,共同的革命理想、共同的生活追求,把兩位共產黨人聯系到了一塊。這年9月初的一個傍晚,在楊家嶺毛澤東居住的窯洞前的山坡上擺了一些桌子,他們與另一對新婚夫婦一起舉行了簡單的儀式。婚禮上,大家開懷暢飲,鄧小平來者不拒,有敬有飲,一杯接一杯,竟然未醉。熟悉鄧小平的劉英對他如此“豪飲”而不醉不解。納悶中,丈夫張聞天悄悄告訴她,“裡面有假。”原來,鄧小平喝的是白開水。幾天后,新婚的卓琳和鄧小平一道啟程,奔赴前方。

1952年,卓琳帶著全家從重慶隨鄧小平來到北京。當時,擔任黨和國家重要領導職務的鄧小平對自己的妻子提出了這樣的要求:不要到外面去工作,言行要謹慎。這一要求也非常符合卓琳的性格,她本來就是一個不愛出風頭的人。到北京后,卓琳多次謝絕了一些單位、團體請她參與工作的邀請,專心致志地為鄧小平當秘書、整理日常文件、照顧鄧小平的生活。鄧小平第三次復出后,又有一些組織請卓琳出面工作,她還是謝絕了,她曾對自己的好朋友、著名外交家黃鎮的夫人朱霖說:我的任務就是把家管好,把孩子管好,不讓小平操心,讓他專心致志地干好工作。

多年的共同生活,使卓琳十分了解鄧小平爽直、真誠的內心世界。因而,無論政治風雲怎樣變幻,始終擋不住她對鄧小平的一片深情,絲毫動搖不了他們夫妻間多年建立起來的信任。特別是在“文化大革命”時期,鄧小平遭到誣陷、迫害的時候,她始終以善良、賢惠的心去撫平丈夫那顆深受傷害的心。

卓琳關心鄧小平,鄧小平也十分愛護卓琳。有一次,卓琳患了重感冒,她擔心傳染給鄧小平,就囑咐警衛人員:不要讓老爺子到我的房間,免得傳染給他。鄧小平那天要參加一個重要會議,出門前他特意囑咐工作人員:給卓琳找個醫生看看。會議結束,鄧小平一進門就問:卓琳怎麼樣了?他不顧警衛人員的勸阻,徑直來到卓琳的房間,仔細詢問病情,囑咐卓琳一定要多喝水,按時吃藥。

關愛兒女,乃人之常情。鄧小平十分疼愛幾個子女,而且從來都是一視同仁,平等相待,不厚此薄彼。當然,對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殘的長子鄧朴方,鄧小平給予了更多的關愛。當時被下放到江西的鄧小平和卓琳面對現實,用慈祥的父愛和溫暖的母愛去撫平兒子心靈和肉體上的創傷。

鄧榕在《我的父親鄧小平》中記錄了鄧朴方出事后,有關鄧小平的一些情況,使我們感受出一個慈父的人格力量:“父母得知哥哥出事后,媽媽一連哭了三天,爸爸卻沒有流淚,只是默默地一支接一支地吸煙。他內心的痛苦,一點也不比媽媽差,由於自己的所謂‘問題’,使親生兒子受到了如此殘酷的迫害,他因內疚而陷入極度的痛苦之中。當父母把哥哥接到江西后,又見當年歡蹦亂跳的兒子,如今成了這個樣子,他沒有從語言上安慰兒子,而是把深深的父愛化作了照顧兒子的平凡小事。在江西的那段日子裡,父親已是60多歲的老人,可他是家裡唯一的壯勞力呀!每天給兒子翻身,每晚給兒子擦澡,他那細致入微的動作裡,充滿了人間平平常常的父子親情。”

樂山與樂水

熱愛祖國山山水水的鄧小平喜歡游覽名山大川,從自然物象中吸取智慧。早年在長征路上,他就經受過千山萬水的洗禮。新中國成立后,鄧小平游覽過井岡山、峨眉山、長白山及漓江、西湖、長江三峽等名勝山川,他被祖國大好河山的壯麗景色深深吸引。

1959年后,由於腿部曾經骨折過,傷愈后腳力很差,鄧小平便聽從醫生的建議,認真進行體育療法,開始每天散步以恢復腳力,久而久之,便逐漸養成了每天散步的習慣。不僅如此,他還時常同一些老同志或隨親眷去登景山,攀北海的瓊島,爬香山。1977年,復出后的鄧小平日理萬機,散步的習慣雖說堅持下來了,但時間相對減少了。

1979年7月,75歲的鄧小平登上了海拔1800米高的黃山。60裡山路蜿蜒曲折,75歲高齡的鄧小平卻在前面開路,一口氣登上30來個陡峭的台階,把隨行的親屬甩在了后面,還不時回過頭去一再囑咐年輕人要當心。期間,他向大家傳授了兩條登山的經驗:一是把褲腳卷到膝蓋上面,二是走起來步子不要太快。大家按照他的方法一試,果然輕快多了。

鄧小平的一生與波峰浪谷有不解之緣,他歷經坎坷,其中有三次大落大起。這位在政治風浪面前如履平地的偉人,在大海濤濤白浪中同樣能劈波斬浪,沉著穩健。鄧小平喜愛游泳,從年輕時起就養成了洗冷水浴的習慣。

“樂水派”鄧小平曾對來訪的李政道說:“我的身體還好,頭腦還清楚,記憶力還不錯。在北戴河每天游泳一個小時,我不喜歡室內游泳池,喜歡在大自然裡游泳,自由度大一些,有一股氣勢。”1983年夏,鄧小平在黃海之濱的棒槌島游泳所留下的影像記錄,使人們看到這位偉人是如何度過他的余暇時間的。隻見他舒展雙臂,從容地向海的深處游去。浪花一個接一個地扑來,他泰然自若,揮臂擊水,頑強地向前方游去。在他身旁看護的游泳好手們見到風急浪猛,便勸他上岸,但他沒順從這好意的勸告,仍然在水裡暢游不止……入海游了90多分鐘,他依然沒有絲毫倦色,人們難以置信的是,當時的鄧小平已經年近80歲了,竟然如此硬朗,實在難能可貴!

愛好與嗜好

“我能游泳,特別喜歡在大海中游泳,証明我身體還行﹔還打橋牌,証明我的腦筋還清楚。”晚年,鄧小平常常這樣對友人說。游泳和橋牌這兩大業余愛好,使他在體力和智力上得到交替鬆弛與反復磨煉,產生了積極的潛在作用。

打橋牌是鄧小平上世紀50年代在四川學會的,此后就一直成為他的一大業余愛好。晚年,打橋牌更成為他暮年寄情之所在,而他的橋牌技藝隨之日益精湛,無怪乎有外國人稱他為中國的“高級橋牌迷”。

一次,鄧小平應邀參加在文津俱樂部舉辦的“運籌與健康”老同志橋牌邀請賽。比賽中,他思路敏捷,與牌友密切配合,叫牌果斷,攻守自如,憑借幾十年打橋牌的深厚功底掌握住橋牌桌上的主動權,結果迫使對方以0比20VP敗北。

鄧小平說:“唯獨打橋牌的時候,我才什麼都不想,專注在牌上,頭腦能充分地休息。”的確,他需要思考的問題實在太多了,常常散步時也在思考各種問題。因此打橋牌,被他作為換換腦筋的有效休息手段。

鄧小平對體育的愛好可以說是全方位的,他對體育運動的廣泛愛好源於對體育運動的深刻理解,並把個人的愛好、興趣同鍛煉身體、訓練腦筋、磨煉意志、陶冶情操結合起來,始終不脫離革命工作這個中心。

鄧小平的女兒曾說,父親生平主要有3個愛好,一為足球,二為言菊朋的京劇,年輕時為此著迷,后來只是耳朵不好使喚而放棄此好,三為橋牌。不過,足球恐怕要算是他歷史最久遠的業余愛好。

風風雨雨數十載,足球一直是鄧小平難以割舍的愛好之一。上世紀50年代,他是足球場的常客﹔以后,他是足球賽電視轉播的忠實觀眾。有一次,正逢一場精彩的足球賽,不幸的是他因腿骨骨折住進醫院。可是他不願錯過這次觀看足球賽的難得機會,便躺在病床上看完了整場比賽的電視實況轉播。那場精彩紛呈的足球賽似乎使他忘記了骨折的疼痛,讓他看得津津有味。當時目睹這一情景的一位人士后來說,鄧小平熱愛體育活動的勁頭,給他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1977年,鄧小平第三次復出時首次在群眾場合露面就是看足球比賽,他剛剛出現在主席台,群眾就對他報以熱烈的掌聲,經久不息,持續了數分鐘……

中國足球運動從沒有離開過他的視野,為了振興中國足球,鄧小平盡了很大的力量,傾注了許多心血,辦到了一切可能辦到的事情。當中國足球隊接連鎩羽而歸、國人議論嘖嘖之際,鄧小平大聲疾呼足球“從娃娃抓起”,舉國上下應者如雲,少年足球事業如雨后春筍般勃然而興,千萬個小選手活躍在綠茵上。(余瑋)

(摘自《黨史縱覽》)

(責編:趙亮、李璐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