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史頻道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

1992年視察珠海

——講得最多的是“不動搖” 

2018年07月18日08:10    來源:廣安日報    手機看新聞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歷史回響

  小平結束對珠海的視察時,梁廣大表示堅決按他的指示,貫徹到底,小平笑著說——“我的用處就是不動搖!”

  “有人叫我‘梁大膽’,我認為如果我膽子真的很大,那它也是來自小平的精神鼓勵!”2004年8月,珠海市委原書記梁廣大接受記者採訪時,充滿深情地說出了小平對其心靈深處的影響。他還記得,1992年小平在珠海7天,講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不動搖”。

  船上談興正濃不覺船已到岸

  梁廣大的思緒飛回當年的那個春天。1月23日一早,梁廣大和市委副書記黃靜從珠海乘海關快船趕到深圳蛇口迎接小平。在回來的船上,省委書記謝非把梁廣大拉到一邊商量:“廣大,我們兩個分分工,我匯報廣東情況,你匯報珠海情況,扼要一點,多聽聽小平的意見。”

  於是,兩人各用15分鐘進行匯報。梁廣大還實事求是地講出了當時搞特區工作的種種思想顧慮,比如經濟特區是不是用錢堆出來的?等等。

  小平聽得非常仔細,然后作了很多重要講話。他說:“現在周邊一些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比我們快,如果我們不發展或發展得太慢,老百姓一比較就會不滿意了。人民是看實踐。人民一看,還是社會主義好,還是改革開放好,我們的事業就會萬古長青!”

  就是在這條船上,小平說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當前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發展是硬道理,你們是特區,思想應該更解放一些,膽子應該更大一些,步伐應該更快一些﹔要堅持兩手抓。在船上的重要講話,是小平南方談話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小平一路上滔滔不絕,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才講的。船到了,大家還在聆聽他的教誨,渾然不覺。過了很久,小平的女兒告訴小平,珠海的同志在岸上等候多時了,他這才停住。

  還記得8年前的白沙河橋和8年前小平第一次來珠海時相比較,1992年的珠海已經成為一座充滿現代化氣息的花園式海濱城市。珠海8年的變化,似乎出乎小平的意料。

  梁廣大說,在珠海的7天裡,小平到基層與普通勞動者交談,到處走,到處看,越看越精神,越講越興奮。他精神矍鑠,容光煥發,走路都不要人扶,一點不像88歲高齡的老人。路過吉大時,他指著景山路說:“過去這裡是一條石頭鋪的小路,還有一座小橋(白沙河橋)。”

  梁廣大說,他的心裡頓時涌上一股暖流——小平記憶力驚人,表明他心裡時時刻刻在惦念著珠海,惦念著特區。

  小平還先后三次專門考察珠海的城市建設。在這期間,他說,不搞爭論,是他的一個發明。不爭論是為了爭取時間干。一爭論就復雜了,把時間都爭掉了,什麼也干不成。不爭論,大膽地試,大膽地闖。農村改革如此,城市改革也應如此。他還說,這次十三屆八中全會開得很好,肯定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不變。城鄉改革的基礎政策一定要長期保持穩定。一變就人心不安。

  梁廣大說,小平的講話對人觸動很大,大家堅持改革開放的信心和決心更強了。

  大講科學技術寄望年輕人

  在珠海的7天裡,小平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不動搖”。梁廣大說,小平興致勃勃地和普通勞動者長時間對話、交談,觀點那麼新,精力那麼充沛,思維那麼敏捷,心裡裝的都是黨、國家和人民的事業,讓人現在回想起來都止不住熱淚盈眶。

  在珠海,小平一連看了珠海特區生化制藥廠、亞洲仿真控制系統有限公司和江海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等企業,每到一處都大講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寄望年輕人努力讓我們的高科技在國際上佔一席之地,特別是在亞仿,他無限深情地說“我要握一握年輕人的手”,讓人動容。

  他還強調,要愛我們的祖國、民族和人民。記得在亞仿,他打著手勢,聲音洪亮地說:“我們對國家要愛喲,要愛喲。中國窮了幾千年了,現在是改變這種狀況的時候了。我們現在要抓啊,要抓啊。全國各行各業要共同努力,來証明我們可以干很多事情。現在外國已經開始怕起來,撒切爾夫人有句話,她怕中國的發展,所以親自來看。我們要夾著尾巴做人。”

  回憶至此,梁廣大的眼睛濕潤了。

  1月29日下午,小平要離開珠海去順德。分手的時候,梁廣大緊握著他的手說:“小平同志,我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堅決貫徹到底。”

  小平笑著說:“我的用處就是不動搖!”

  足跡

  粵海酒店旋轉餐廳見証偉大時刻——三千群眾自發迎候

  1992年小平視察珠海時,在珠海最高建筑物之一的“芳園大廈”旋轉餐廳,看著近在咫尺的澳門,再次殷切寄望廣東,用20年趕上亞洲“四小龍”。

  翻閱當年關於小平視察珠海的報道和有關文獻資料,“芳園大廈”頻頻出現。但現在很少有人知道“芳園大廈”。原來當年的“芳園大廈”早已變成了粵海酒店。

  酒店物業部副經理張河周1990年就來到這兒工作,參與接待鄧小平。他告訴記者,所謂“芳園大廈”是當年的習慣叫法,整棟樓高29層。1987年由珠海一家公司建好,還沒有裝修就於第二年轉給了粵海酒店。所以,准確地講,小平視察珠海時,這棟樓已不叫“芳園大廈”了。

  記者找到了兩位當年參與接待小平的員工代表:張河周和簡六牙。簡六牙當時是人事部負責人,張河周是簡六牙的副手。兩人都說參與接待小平是他們一生中的幸福回憶。

  “小平來之前,我們始終不知道要接待的是誰。”簡六牙說,“頭一天下午我們開始打掃衛生。第二天,酒店部門主管以上的黨員到過道列隊等候。小平來了,滿面紅光,神採飛揚,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張河周說:“我們的旋轉餐廳一小時轉一圈,小平在這兒大概轉了半圈。他上去之后,我們就負責各個出口的安全保衛。真想也上去聽聽小平在講什麼。這時,很多群眾都知道小平來了,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來了兩三千人,緊緊圍住門口,等著見小平。大家很講秩序,但還是圍得水泄不通,酒店的採購車都開不進來。”

  半小時后,小平出來了,人群歡呼雀躍。小平面帶微笑,穩步向人群走去。頓時,掌聲雷動,“鄧伯伯好”“鄧爺爺好”“小平同志好”此起彼伏……

  兩人指著酒店留存的兩張小平視察的照片,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找到自己,指給記者看。兩人說:“我們很想要一張照片保存起來,但就是找不到。”兩人又幸福又遺憾。

  懷念

  珠海生化制藥廠原廠長遲斌元激動回憶——2歲兒子親了小平

  “小平是一位非常慈祥睿智的老人!”這是珠海生化制藥廠原廠長遲斌元接受記者採訪的開場白。談起當年那次幸福經歷,他仍然激動不已。

  那是1992年1月24日,小平來到制藥廠視察。遲斌元帶著員工列隊歡迎。他回憶說,小平慈眉善目,沒有一點架子,讓人一見就生親近感。

  這時,小平見到遲斌元2歲的兒子遲昊,就摸了一下他的小胖臉。小遲昊竟然親了小平一下。小平非常高興。旁邊的人沒有思想准備,沒來得及拍照,就說:“再親一下,再親一下。”小遲昊就又上去親了幾下。

  遲斌元說,當時誰也沒有教遲昊親,他居然不怕生人,說明小平非常和藹可親。

  視察快結束時,小平與廠裡的員工合影留念,主動去抱小遲昊。遲斌元想到小平已經80多歲,沒敢同意,婉言謝絕。

  遲斌元后來將兒子親小平的照片放大,挂在辦公室,照片下寫了題目:幸福——永恆的紀念。

  遲斌元說,他們一家都非常感激小平,他母親常常念叨小平,說他為中國百姓辦了很多好事。小平來的頭一天晚上,他給遠在山東的母親打了電話,報告小平要來的消息。他的母親高興得不得了,說:“到底是什麼讓你吉星高照,能見到小平?”

  第二天,遲斌元向小平匯報完工作,將向母親打電話報喜的事講了出來。小平問:“你母親多大了?”

  遲斌元說:“78歲。”

  小平說:“我88歲。請轉達我對你母親的問候。”

  遲斌元頓時流出了眼淚。

  在生化制藥廠,聽取遲斌元對新產品凝血酶的介紹后,小平說:“我們應該有自己的拳頭產品,創出我們國家自己的名牌,否則就會受人欺負。這就要靠我們的科技工作者出把力,擺脫受人欺負的局面。”

  多少年來,這句話一直在遲斌元耳邊回蕩。(段功偉 劉可英)

  (摘自《南方日報》)

(責編:趙亮、李璐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