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黨史頻道
中國共產黨新聞>>領袖人物紀念館

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

第49章 “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

鄧榕

2016年08月17日08:41    來源:廣安日報    手機看新聞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第49章 “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

1976年1月15日鄧小平在周恩來追悼會上致悼詞,是他被再次打倒前在電視屏幕上的最后一次露面。此后,一場更大規模的“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開始了。

在鄧小平於12月20日和1月3日兩次“檢討”后,毛澤東指示政治局對鄧小平的“檢討”進行“討論”。因為周恩來的去世和喪事活動,推遲了“討論”會的召開。周恩來喪事活動剛剛完畢,“批鄧”戰火立即重燃。中央政治局於1月20日召開會議,由鄧小平再次作“檢討發言”,並在會上進行“討論”。

鄧小平自從恢復工作以來,就已經下定了不怕再次被打倒的決心。他知道,毛澤東讓繼續“討論”,就表示這場批判還要繼續下去,而且一定會越來越嚴厲。對於這次“批判”,鄧小平做了充分的精神准備。當初,毛澤東讓毛遠新勸說他,他沒有妥協﹔今天,面對被打倒的危險,他仍然沒有妥協。

正如鄧小平預料到的,政治局會議上,“四人幫”向他發起了猛烈攻擊。因為他在前兩次致毛澤東的信中提出要求向毛澤東當面作出陳述,“四人幫”便追問,為什麼提出要見主席。針對“四人幫”的刁難和責問,鄧小平從容地講,他要向主席當面陳述自己對於錯誤的認識,同時提出自己的工作問題。他說:“我覺得這樣的要求是正常的,現在仍有這樣的希望。”他心懷坦蕩地說,不講階級斗爭是他的“舊毛病”(換句話說,就是他的一貫思想)。他更直率地說,要說他“犯錯誤”,他是“根本立場錯了,具體工作就會錯”。難怪“四人幫”不滿意,鄧小平根本就不是在作“檢討”,他是在利用這個機會,直言自己的立場。針對“四人幫”說他曾在他自己的《自述》中作過檢討,是否認賬的問題,他說:“我重新看了《我的自述》,仍然認定我檢討的全部內容。”他隨即向政治局表示:“我是一個不適應於擔任主要負責工作的人。”這實際上是正式向政治局提出了請求解除職務的要求。鄧小平明白,“檢討”,他已經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作過了,再作也不會有什麼“新”認識。對於他的“檢討”,毛澤東不會滿意,“四人幫”更不會善罷甘休,再次打倒他,只是時間的問題。既然已經無法繼續工作下去,他便坦然地自動提出解除工作。

鄧小平講完后,“四人幫”看到鄧小平的態度仍強硬如此,便輪番開始了對鄧小平的指責和批判。鄧小平是有名的耳朵聾,對那些刺耳的噪音,他聽不見,也不想聽。他不再說話,只是不時地拿起杯子喝茶水。水喝多了,就走出那烏煙瘴氣的會場去上廁所。“四人幫”也是太霸道了,竟然指責鄧小平借口上廁所不聽批判。

會議結束后的當天晚上,不顧夜已深沉,鄧小平拿起筆來,給毛澤東寫信。他在信中寫道:“主席:我12月20日和1月3日兩次檢討,主席批示政治局討論。在上次會上同志們要求我在討論之先要我講講要面見主席說些什麼。所以,我在今(20)晚的會議上做了一個簡短的發言。現送上請審閱。”鄧小平隨信附上他在此次會上的發言記錄。他在信中繼續寫道:“我兩次要求面見主席,除了講自己的錯誤和主席的教導外,實在想說說我的工作問題。批判時提我的工作問題是否妥當我自己十分猶豫。提,怕覺得我受不得批評。不提,也有什麼戀權之嫌。再三考慮,還是想當面談這個問題好些。再不提出會影響中央的工作,增加自己過失。因此,我首先向主席提出解除我擔負的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責任。請予以批准。我是一個不適應於擔負重要工作的人。自己再不提出,實在是於心有愧。至於我自己,一切聽從主席和中央的決定。”信的結尾,鄧小平鄭重地簽上自己的名字,日期是“1月20日夜”。

次日,也就是1月21日,毛澤東聽取毛遠新向他匯報20日政治局會議的情況。毛澤東說:“(鄧小平)還是人民內部問題,引導得好,可以不走到對抗方面去,如劉少奇、林彪那樣。”毛澤東說:“鄧與劉(少奇)、林(彪)還是有一些區別,鄧願意作自我批評,而劉、林則根本不願。”毛遠新匯報說,鄧小平要求向主席當面陳述自己的錯誤,聽取教誨外,還想講他自己的工作問題。毛澤東說:“小平工作問題以后再議。我意可以減少工作,但不脫離工作,即不應一棍子打死。”毛遠新試探性地問毛澤東:“還是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毛澤東肯定地說:“對。”事情發展到這個程度,顯而易見,鄧小平是不能夠再繼續主持中央工作了。那麼,由誰來代替鄧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呢?毛遠新請示毛澤東說,華國鋒、紀登奎、陳錫聯三位副總理提出請主席確定一個主要負責同志牽頭處理國務院的工作,他們三個人做具體工作。毛澤東指示:“就請華國鋒帶個頭,他自認為是政治水平不高的人,小平專管外事。”

毛澤東批評鄧小平,“四人幫”當然是歡欣鼓舞。但是,聽了毛澤東的談話,他們卻感到大惑不解。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毛澤東還說鄧小平是人民內部矛盾,還說不應一棍子打死,還讓鄧小平“專管外事”?毛澤東對鄧小平這樣“手下留情”,究竟是為了什麼?按照“文革”慣例,像鄧小平這樣明顯地要翻“文革”案的人,早就會被打倒了。可是,看樣子,毛澤東還是沒有要把鄧小平就此打倒的樣子。毛澤東的態度,實在讓人琢磨不透啊!還有一件事讓“四人幫”也不滿意,他們的本意,是打倒鄧小平以后,讓王洪文重新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張春橋主持國務院的工作,沒想到,毛澤東竟指定由華國鋒“帶個頭”。這實在太出乎他們的預料了。像江青這樣“目空一切”的人,從來沒有把華國鋒看在眼睛裡過。“四人幫”認為,他們苦心經營得來的“勝利果實”,就這樣讓華國鋒輕而易舉地摘走了。毛澤東的決定,實在讓“四人幫”太失望了。“四人幫”的目的還遠遠沒有達到,他們決不會就此罷休。他們認定,毛澤東之后,這個江山,這個天下,應該是他們的。

為了實現徹底打倒鄧小平的目的,1月24日,王洪文給毛澤東寫信揭發鄧小平。王洪文給毛澤東送上一份其上海走卒馬天水的揭發材料。材料中說鄧小平於1975年6月12日與馬談話,告誡馬不要與“四人幫”為伍,還點了張春橋的名字。王洪文陰險地揭發道:“我覺得小平同志這次談話,從政治上、組織上都是錯誤的,不是光明正大,是一次挑撥策反。”

1月31日,中央決定召開“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的打招呼會議。王洪文還私自起草了一個以中央工作主持人的身份在打招呼會議上的長篇講話。

2月1日,江青、張春橋親自布置“四人幫”在文化部的親信於會泳,要寫“與走資派作斗爭”的作品,要理解這個任務的重要性,目的是要借文藝作品攻擊和誣陷鄧小平以及全國各地各部門大大小小的“走資派”。

2月2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也就是1976年中共中央“一號文件”。通知說:“經偉大領袖毛主席提議,中央政治局一致通過,由華國鋒同志任國務院代總理。經偉大領袖毛主席提議,中央政治局一致通過,在葉劍英同志生病期間,由陳錫聯同志負責主持中央軍委的工作。”

一年以前,1975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任命鄧小平為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僅僅一年之隔,又是一個“一號文件”,卻是翻天覆地的變化。根據這個“一號文件”,不僅鄧小平不再主持中央和國務院的工作,連葉劍英也被冠以“生病”,不再主持中央軍委的工作。這個人事變化,實在不小。這次人事變動所涉及的,不只是鄧小平一個人,而是將有可能翻“文革”案的重要人物——葉劍英,一起撤換了下來。明顯地,這次的人事變動,是毛澤東下決心保衛“文革”成果的一個重大舉動。不過,在這個非常時刻,毛澤東尚保留了極為重要的清醒。他沒有把黨、政府和軍隊的大權交給“四人幫”。

對於毛澤東的決定,“四人幫”十分不滿。本來,張春橋對此次人事變動寄予很高的期望,但這個“一號文件”,讓他太失望了。他忍耐不住心頭的氣惱,情不自禁地寫下了一個發泄不滿的東西:“又是一個一號文件。去年發了一個一號文件。真是得志更猖狂。來得快,來得凶,垮得也快。”張春橋是在說,鄧小平“來得快,垮得也快”﹔同時,他也是在詛咒,華國鋒等人“來得快,垮得也快”。張春橋一伙人心裡恨的,不再單單是鄧小平和葉劍英等人,從現在開始,華國鋒也包括在內了。在“四人幫”的內心深處,最不可告人的,是他們還在恨著毛澤東。

從2月2日“一號文件”下發后,鄧小平不再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專管外事”也是形同虛設。他在黨內、政府內和軍內的職務還沒有免除,但實際上已不能工作。政治局會議,叫,就去參加,不叫,則不去。每日在家,與子孫們相聚,比去看“四人幫”猖狂的嘴臉要舒服多了。

到了1976年的2月,毛澤東的健康狀況已經大大惡化。2月底來中國進行訪問的美國總統尼克鬆,在會見毛澤東后,是這樣描述的:“毛的情況嚴重惡化了,他講話的聲音就像一連串單音節,含混不清。不過他思想仍是敏捷和清晰的。他明白我所說的一切,不過在他要回答時,卻說不出字來。如果他認為翻譯聽不懂他的意思,他就會不耐煩地抓過一張便條,把他的話寫出來。他處於這種情形是痛苦的。”在政治形勢處於極端危急的時刻,中國的前途和命運,卻仍要由毛澤東,這樣一個身體極度衰弱,並隨時可能發生意外的垂暮之人來掌握和決定。這種狀況,對於中國來說,對於中國共產黨來說,甚至對於毛澤東本人來說,都是一種不幸。

(未完待續)

(責編:秦晶、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