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综合报道
分享

此间曾著星星火(峥嵘岁月)

——记中共一大嘉兴南湖会议

本报记者  费伟伟  方  敏  戴林峰

2021年01月20日07:4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南湖革命纪念馆外景。
  盛建生摄

  南湖革命纪念馆序厅。
  王小峥摄

  南湖上的中共一大纪念船内景。
  王小峥摄

  南湖上的中共一大纪念船外景。
  嘉兴市委宣传部供图

  这一天,似乎十分寻常。

  距浙江嘉兴火车站不到两里地的狮子汇渡口,上海到杭州的早班火车路过不久,停靠在码头上的一条画舫,登上了一拨客人,穿桥过河,便到了嘉兴南湖。

  船在湖里悠游了一圈,摇到离湖心岛烟雨楼东南约200米的僻静湖面上,便停橹住棹,停在湖面。

  这是1921年8月初的一天,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最后一次会议,就在这艘游船里悄然开始了。

  会议首先通过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党纲开宗明义第一条即是“本党定名为中国共产党”,提出“党的根本政治目的是实行社会革命”“把工人、农民和士兵组织起来”。纲领是:“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资本家私有制”“联合第三国际”。

  党纲只有15条,不足1000字。中共一大在上海召开时,最后一天原法租界的巡捕闯入会场,初拟党纲的一张纸险些暴露。而在南湖会议上,代表们正是依据这页纸,字斟句酌,拟定党的纲领。中国共产党的制度建设,正源于这份起初仅15条的党纲。

  这份党纲每一条字数都不长,但力透纸背,特别是在组织章程中明确提出了入党须由党员介绍、候补党员经过一定考察期限才能被接收等规范,时至今日仍然为我们党所沿用,是9100多万中共党员人人都履行过的入党程序。

  党纲每通过一条,船舱里便会响起一阵掌声。

  会议接下来通过的是《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规定“党在当前的中心任务,是组织工人阶级,加强对工人的领导,注意在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中发展党员,在反对军阀官僚的斗争中,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

  “革命声传画舫中,诞生共党庆工农。”一大代表董必武1964年重访嘉兴时,曾为南湖革命纪念馆题诗纪此盛事。

  一大后,毛泽东回到湖南后就和中共湘区委员会发动了长沙泥木工人、水口山铅锌矿、安源路矿等大罢工,并取得胜利。一大以后仅半年时间,全国就发生大大小小罢工90余次,在此基础上,很快形成了以京汉铁路大罢工为标志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

  会议约11时开始。上午的议程结束后,一只竹编大笼屉被递上画舫。船舱中,摆下一桌颇具地方特色的南湖船菜。

  离船不远,就是烟雨楼。但代表们匆匆用餐后,很快又投入热烈的讨论中。

  当会议讨论到《中国共产党宣言》时,围绕着党员能不能做官、当议员的问题,如何看待南北政府特别是如何看待广州军政府时,代表们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在狮子汇渡口把代表们接上游船后,一大代表李达的夫人王会悟就一直坐在船头望风放哨。在上海原法租界举行的一大会议被迫中断,让每个人都绷紧了安全这根弦。这一天从上海坐早班火车来嘉兴时,代表们分别乘车,在不同车厢落座,即便迎面相遇、擦肩而过,也装作素不相识。车票上的目的地是杭州,经停嘉兴时,他们佯作下车散步,然后快速混入月台上嘈杂的人群。

  王会悟一直紧张地观察着湖面的动静,每每有别的游船靠近,她就会视湖面情况敲打舱门提醒。

  下午5时左右,湖面上突然出现一艘汽艇,似乎正朝画舫而来,越驶越近!王会悟立刻敲打船舱通知休会。她之前就准备了一副麻将牌,代表们立刻收好文件,将麻将摆上方桌。汽艇越来越近,却并不减速,又飞快驶过。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显然,这只是一条普通游艇。

  由于分歧比较大,大家争论了很久,也不能统一意见。但来自游艇的虚惊也提醒代表们时间紧迫。最后,大家决定,将宣言交由陈独秀决定是否发表。

  会议最后一项议程,是用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产生中国共产党第一个领导机构——中央局,陈独秀任书记。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正式完成组织立党。没有组织立党,就不可能形成强有力的革命力量,不可能在短期内迅速掀起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的高潮,不可能最终发动和组织起“风展红旗如画”的革命武装。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闭幕!最后,全体代表在船舱中,紧握右拳,庄严而轻声地喊出时代的最强音:“共产党万岁!第三国际万岁!共产主义——人类的解放者万岁!”

  正值盛夏,南湖荷花盛开,翠柳拂堤,见证了这次重要会议的烟雨楼在绿树掩映下倍显庄严。

  “烟雨楼台革命萌生,此间曾著星星火;风云世界逢春蛰起,到处皆闻殷殷雷。”1963年,董必武曾为南湖会址题写这样一副对联,如今就挂在烟雨楼上。

  大约下午6时,代表们悄然离船。此时,湖风乍起,减去些许盛暑的闷热,代表们大多没来过嘉兴,但大家都步履匆匆,或当晚,或翌日,就离开了嘉兴。从此,把革命的火种带向全国各地。

  一艘小船,一天短会。然而,这一天,极不平常。历史已永远铭记这一天!

  烟雨楼前的那条普通游船,从此也不再普通,它由此驶进永恒的时间里,见证了“开天辟地的大事变”!


  《 人民日报 》( 2021年01月20日 05 版)
(责编:宋子节、任一林)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