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综合报道

世界眼中的中国共产党——专访多国政党负责人和专家学者

2016年10月18日07:2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10月中旬的重庆,每天都是秋雨连绵。山城迎来一个舒适的季节,也迎来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一场特殊的对话会。

“2016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于10月14日在重庆开幕,对话会以“全球经济治理创新:政党的主张和作为”为主题,来自50多个国家72个政党和政治组织领导人等300余名中外嘉宾与会。会议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主办,中共重庆市委承办。

这个开始自2014年的对话会,是首个以中国共产党名义与世界公开对话的权威平台。世界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又如何看待中共在全球治理中的主张和扮演的角色?一次对话会,可以解决什么问题?

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多位前来参会的各国执政党负责人、议会议长以及顶尖专家学者等。

中国的角色

与会的各国政党负责人与专家,大都不是第一次来中国。对于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评价,他们长期打交道中,形成了较为成熟的印象。

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行政书记伊格纳修斯·乔姆波对此感受颇深。他向本报记者回忆起非洲一百年前接受发达国家殖民时的日子,感慨说,习近平主席提出来的全球治理主张,与殖民主义时期的理念有着天壤之别。

而中国,则一直扮演着朋友的角色。“我们国家有过100多年的被殖民的历史,而在我们为民族独立进行的15年的斗争中,中国朋友始终为我们提供物资等多种帮助,我们对此心知肚明。”

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柏思德与中国结缘多年,早在改革开放之前他就来到中国留学,过去许多年间中国始终是他重要的研究对象,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他已连续参加三次。也因此,他有着很多发言权。

“中国发展变化太大了,我很久之前来中国的时候,重庆还是四川的一个市。我觉得这次会议选在重庆举办能让我们看到,中国不只有首都北京,还有像重庆这样的大城市,这让我们看到中国发展的多样变化。”他告诉记者。

“我对中国真是百来不厌。”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总书记格维德·曼塔谢表示。

谈到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美国布鲁金斯全球经济与发展高级研究员阿马尔巴塔查里亚用了“非常重要”这个词。他直言,在G20杭州峰会中,中国提出了很多理念。“在重新审视全球治理时你会发现,中国的领导作用非常重要。”

蒙古人民党主席、国家大呼拉尔主席米·恩赫包勒德则告诉记者,作为中国的邻国,他们十分关注中方提出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等。

“习近平主席就任后不久,就提出要跟周边国家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我们也有着强烈的意愿。”米·恩赫包勒德说,这次来开会,他还专门会见了俄罗斯的代表,希望能将今年6月中蒙俄三方会谈中提出的共建经济走廊的倡议尽快落到实处。

俄罗斯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副书记、俄罗斯联邦国家杜马前副主席谢尔盖·热列兹尼亚克表示,过去数十年间,中国社会的巨大发展成就反映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的高效率。全世界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成就对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格外关注,希望能够从中共的执政经验中获取有益的经验来实现各自国家的稳定和发展繁荣。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中国研究教授费立民说一口相对流利的中文,他直言,上世纪70年代开始学中文时,“身边很多人认为我疯了”。但如今,30多年过去,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我在德国买的很多东西,也是‘中国制造’。”

“现在的世界事务不再是由几个大国承担,我们看到了中国在基础建设、经济发展、解决全球问题上承担的更多、更大的责任,也很高兴看到G20杭州峰会为将来更多的经济发展问题做出的重大决策。”费立民表示。

政党的力量

在对话会最后发布的《重庆倡议》中,这样定义政党角色——“政党作为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基本组织和重要力量,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完全可以发挥方向引领者、力量培育者和进程推动者的作用”。

在南戈洛·姆奔巴眼中,无论在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一个政党要做的是动员公民,尤其是年轻人全面参与到国家的发展进程中。他直言,在很多国家,年轻人要么对政治不感兴趣,要么认为政治活动门槛太高,所以作为执政党,必须要鼓励人们参与到政策落实中去,并积极满足人民需求。

“不管是在思想上还是行动上,政党都必须发挥好引领作用。”南戈洛·姆奔巴告诉记者。“作为执政党的一员,无论党的领导干部还是政府领导干部,都必须是德才兼备的,所以我们必须培育有组织有纪律的政党,成为全民的榜样。”

米·恩赫包勒德直言,从世界各国的情况来看,政党对政治生活的参与都是非常积极的。“哪个国家的政党治理得好、人才多,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就会更幸福,经济增长更快。”

柏思德对比了中国与丹麦的不同。他说,丹麦有11个政党,每当做出决定都要经过大部分政党的同意;中国的政党制度很适合中国的国情,非常有利于决策的执行。

“今天的中共党员更为年轻化,受教育程度更高,知识和能力更强,这是非常重要的。”柏思德告诉记者。“在改革方面,中国的效率也在不断提高,这既包括经济效率,也包括执政能力方面的效率。”

事实上,政党如何保持自身活力,始终具有领导国家和人民前进的能力,也是与会嘉宾们关心的话题。而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将研究全面从严治党重大问题,这得到了各国政党领袖的高度评价。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吉尔吉斯斯坦社会民主党主要领导人、议长图尔松别科夫直言,政党是代表社会各阶层利益的主体,所以政党的整体发展水平,对于内政外交来说都很有影响。

“在这方面,中国共产党为我们提供了典范,那就是要加强组织和纪律。像这样一个有着8000多万党员的大党,没有从严治党的机制是不可能管理好的。”图尔松别科夫说,他们曾多次来华访问,对中共各基层党组织都有考察,还参观了中共的党校。“作为一个成立只有23年的党,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向中共借鉴的东西。”

南戈洛·姆奔巴也认为,行为不当的官员,会对党和政府甚至国家的形象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而中国之所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广受尊重,正是因为在中共领导下,不断树立良好形象。

“通过对话会我对中国共产党的了解更深了,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愿意以开放的姿态面对世界。”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的话,代表着许多与会者的共识。

对话的意义

世界这么大,政党之间的对话有何意义?

“像这样的对话会太重要了!”伊格纳修斯·乔姆波对记者分析说。“中国提供了平台,让各国政党汇聚一堂,既可以共享观点,也可以讨论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通过互相分享经验,不用任何冲突,在和谐的氛围中解决问题。”

伊格纳修斯·乔姆波直言,过去关于全球治理问题,发达国家不爱听穷国、小国的声音,但中国共产党一视同仁的邀请了各国政党前来讨论。“我们喜欢中国这样的解决方式,领导人们在一起达成一致之后,我们各自回去执行,这样全球治理的成本会低很多。”

经济全球化、气候变化、税率问题……在英国工党前领袖埃德·米利班德看来,对话会提供了很重要的机会,一起面对这些共同的问题。“大家可以交流思想,考虑问题,我认为这是一次很重要的机会。”

纳米比亚人组党总书记南戈洛·姆奔巴表示,“我们期待通过这样一个活动,学习中国共产党的经验,了解中国共产党如何在短时间内引导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们很尊重中国共产党,邀请我们与中共一起探讨当下世界的重要议题。尊重我们这样的小国家,给予一起参与的机会。”南戈洛·姆奔巴告诉记者。

在柏思德看来,这次对话会的时间节点非常重要。恰逢英国脱欧之后,欧洲处于不稳定的阶段,这样的会议提供了一个平台,延续着习近平主席在G20杭州峰会上提到的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

米·恩赫包勒德不久前刚去过G20杭州峰会,他对记者直言,在他看来,像这样的对话会,是G20期间所进行的一些讨论的延续,G20上的一系列重要问题,在这里再次被谈到。

“当今世界面临的问题,可以说主要是经济方面,所以这次对话会,中方提出的不只是发达国家面临的问题,而是世界各国需要共同讨论的问题。”米·恩赫包勒德表示。“对话会上,来自70多个国家的执政党代表就如何妥善解决世界经济方面的问题和困难,进行了讨论。我觉得像这样的国际会议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米·恩赫包勒德所代表的蒙古人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一样成立于1921年,同样具有非常丰富的治理国家的经验。在他看来,这意味着两个党都有很多可以互相学习之处。

“这次对话会吸引的政党虽然意识形态各异,国家的社会制度也都不同,但是大家能够在全球经济治理创新这一主题下找到共识。” 谢尔盖·热列兹尼亚克认为,在全球化时代,任何共同面临的问题都不可能靠一己之力来解决,因此确实有必要坐下来共同讨论在全球经济、全球安全等方面面临的问题,寻求解决之道。

“这次讨论的,是与各国和全世界人民息息相关的话题。”泰国民主党主席、前总理阿披实认为,对话会给各国政党搭建了讨论全球经济治理的舞台,希望在这次对话会上,各政党能进行充分讨论,并把好点子运用于实际工作中。中国拥有成功的经济治理经验,最适合回答这一问题。

费利民则直言,这次对话会很丰富,因为有很多背景不同的人参与讨论。在他看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利益,代表不同国家的不同想法,所以有着一种多元化的、新鲜的气氛。(记者 刘少华)

(责编:杨丽娜、常雪梅)

推荐阅读

图解:两万五千里长征走过哪些省份 1934年至1936年间,中国工农红军自长江南北各革命根据地向陕西、甘肃一带进行战略转移,开创了此前人类史上从未有过的战略远征,使中国革命大本营奠基大西北,为开展抗日战争和发展中国革命事业创造了条件。【详细】

党史频道|重温长征故事——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