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韩正一一点名 “五违四必”整治,还得持续使劲用力

2016年04月02日13:16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许浦现场会上,书记一一点名,要求市领导牵头推进郊区硬骨头地块 “五违四必”整治,还得持续使劲用力

■韩正在现场一一点名:自己联系浦东,这里违建的块头最大;杨雄联系奉贤;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姜平联系闵行;副市长周波联系嘉定、宝山;副市长时光辉联系崇明;副市长蒋卓庆联系金山——中心城区如有困难需要协调,也可以找他;副市长白少康联系青浦、松江

3月31日下午,市委书记韩正,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等市领导,带着上海16个区县和多个部门的领导,开了一场特别的现场会。

现场会的地点,选在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的“村民之家”。上海或许还找不出第二个像许浦这样的村——从去年7月到今年3月,短短8个月时间里,韩正先后造访许浦3次,每次都是直插“腹地”。这个位于上海西郊的村子,为何如此吸引市委书记的脚步?又是什么驱使他带着“大部队”,到这里开一场特殊的现场会?

答案正是“五违四必”综合整治。

三次走上许金桥

前天下午,韩正又一次走上了横跨许浦港的许金桥,这是他8个月来第三次走上这座桥。去年7月下旬,韩正在第一次走访中目睹了河道两侧密密麻麻的违建群租房。

炎炎夏日里的许浦港,河里漂满垃圾,河水散发着阵阵异味。全村3万多人的生活用水和工业用水,都直接排入许浦港,导致河道常年黑臭。村民告诉韩书记,群租户随手把垃圾扔进河里,到了夏天臭气熏天。这里的消防安全也是个大问题。

群众的呼声、环境的恶劣,令韩正心情沉重。在不打招呼系列调研之后,以合庆镇环境综合整治现场会为“号令枪”,同时拉开了许浦村这个全市最大“城中村”的补短板大幕。在2016年首个工作日的下午,韩正再次不打招呼前往许浦村,二度登上许金桥,许浦港两边密密麻麻的违法无证建筑基本拆清,原本成片的乱搭乱建已经变成了废砖瓦砾,但河道清理工作尚未全面展开。

这一次踏上许金桥,雨污水纳管工程还在进行之中,河道黑臭还有待进一步消除。许金桥周边的整治依然任重道远,但又比之前多了不少新的改观:河道两侧已装上整齐划一的木栅栏,沿河廊道也已铺就,一旁的空地上,3.4万平方米违法无证建筑拆除后,建起全新的村民休闲绿地。

村民们看到韩书记前来察看,热情地围了上去——

“环境好交关了吧?”韩正问村民。

“好多了!好多了!”村民们笑着说。

“韩书记几次来,我们都碰到了,算老朋友了!”一位前次遇到过韩书记的老伯,特地等在村民之家的门口,想要见见口中“老朋友”,握一下手表示感谢,“原本想也不敢想的事,真的做成了!现在环境真的好太多了!”

“黑村庄”与硬骨头

位于闵行区华漕镇东部的许浦村,半年前村里有525户人家,违法无证建筑60万平方米。 下转◆4版 (上接第1版)全村每年违法无证建筑民房收益约6600万元,户均10万多元;而村集体违建出租给企业的年收益也有5000多万元。

“五违”重灾区、人口高度集聚、利益盘根错节、环境乱象频出。这个村落一度是远近闻名的“黑村庄”。许浦村的整治之路,也正是整个上海环境综合整治的一块样板。自去年10月全面启动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以来,许浦村已基本拆除57万平方米违法无证建筑,关闭非法生产经营企业256家,其中危化品企业3家,清退非法居住来沪人员1.3万人。这个“臭”名远扬的“城中村”,用了短短50天左右时间,拆违57.7万平方米。如今,这里的安全隐患和污染企业少了,环境脏乱差得到有效控制,再发展的空间也慢慢腾出来了。

3月31日,走上许金桥前,韩正先去了许浦村吴淞江水源涵养林。这里东邻长宁区,北依吴淞江,是闵行1号绿道北端终点,同时也是上海市级绿道苏州河(吴淞江)绿道的组成部分。

几个月前,这里还是23家企业“扎根落户”的地方。由于厂房过于密集,企业中仓储厂房物品乱摆乱放现象严重,厂房安全通道被各类杂物侵占,各类垃圾、易燃物品无序堆放,安全隐患十分突出。经过前一轮的拆违和环境综合整治,全部23家企业已经搬离,共计拆除违法无证建筑近5.8万平方米。而这些拆违用地,将被建设为占地约38.4亩的吴淞江水源涵养林。

由此,一条可供涵养水源、改善水文状况、调节区域水分循环,以及保护可饮水源为主要目的的森林、林木和灌木林,将以全新的姿态展现在许浦人面前。

违建为何越拆越多

现场会上,闵行区委书记赵奇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五违”整治了半年,“违建”越拆越多了。

闵行区去年11月11日召开区、镇、村居三级干部“千人大会”,正式启动全区范围的“五违”整治。到去年底的1个半月内,全区拆除存量违法建筑225.9万平方米,整治违法经营5370户;今年前三个月,闵行又拆除存量违法建筑578万平方米,完成了全年任务的56%。

今年年初设定的这个“全年任务”,是要在2016年全年拆除1000万平方米以上违法无证建筑。但赵奇说,这个数字已经需要重设了:根据最近的排摸,今年闵行计划拆掉的违建,至少在1200万平米以上。

为什么越拆越多?不是因为过去常见的“你管你拆,我管我造”——去年起的这一轮整治,对违法无证建筑采取最严执法,并明确点位、实施销项管理,为的就是严控“增量”。越拆越多,恰恰是因为群众被发动起来了。

“拆违拆到后来,把群众发动起来,他们对违法无证建筑的容忍度就低了:你这里拆了,为什么我这里不拆?”赵奇告诉市领导,因为群众对违法建筑的“零容忍”,新上报的违建也就越来越多。结果是,拆违越拆越多,同时越拆越顺。说到这里,韩正忍不住插话:“拆了以后,群众拥护,干部有成就感,就比较顺了。”

特别表扬基层干部

但老实说,当地干部对于拆违这件事,曾经是很忐忑的。赵奇坦言,7月22日韩正对许浦村“暗访”之后,闵行区四套班子领导一度压力很大:“一怕利益调整难,二怕百姓不支持,三怕基层干部不卖力”。华漕镇党委书记琚汉铮也有过很大压力。能否端掉这个城市中的“黑村庄”,能否割断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能否彻底改变许浦的现状,他曾经并不确定。几个月后,他们发现当初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们低估了群众的热情,低估了干部的能力和决心”。

闵行区的“班长工程”,为拆违奠定了干部队伍基础。琚汉铮一直对村里的“班长”们提三个问题:第一,“五违”能否整掉,体现出你是否对党忠诚、敢于碰硬;第二,“五违”能否拆掉,体现出你是否为人干净、直面矛盾;第三,“五违”能否清掉,体现出你是否勇于担当、解决问题。

在全区“三级干部千人大会”的倡议下,华漕镇的党员干部带头拆除自家违建。琚汉铮告诉韩正,通过“党员干部先拆、集体先拆、老板先拆”,“改变了群众历来认为干部和违法建筑利益主体之间有利益纠葛的看法,重新树立了政府公信力”。

而基层干部结合当地实际,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想办法、出实招,也让全市的“五违”整治得以推进。这项工作,是对各级干部担当与智慧的双重考验。这一点,也得到了韩正的肯定。他说,从这项工作的推进中,充分反映了各级领导干部敢于担当、勇于负责,不回避问题,能够主动解决长期累积的矛盾,善于调动各方面的创造性积极性,注意层层传导压力、层层压实责任。

“这件事情,社会认同、群众叫好,基层干部工作出色。”韩正说,“特别要表扬基层干部”。

下一步要怎么干

今年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人大上海代表团审议时,特别提到了上海的“五违四必”综合整治。他说,上海一年来着力补短板、守底线、防风险,全市拆除违法无证建筑1300多万平方米,这是敢担当、敢负责、敢啃硬骨头的体现。这句话是鼓励,更是鞭策。如今取得阶段性成果之后,“五违四必”综合整治,还得持续使劲用力。今年市委、市政府集中精力“补短板”,重点聚焦“五违四必”环境综合整治和交通综合整治。下一步要怎么干?须知,比之去年,任务只有更艰巨。

现场会上,韩正、杨雄反复提到今年要完成的违建拆除任务,强调必须咬住目标不放松。面对下一阶段的补短板,韩正提出四条要求——

紧盯目标、强化管理,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扎扎实实走好每一步,不断积小胜为大胜;

注意研究补短板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在解决问题中始终坚持一条原则:没有例外、一视同仁,没有死角、统一标准;

进一步强化市区协同,增强工作合力;

新闻媒体要继续营造良好氛围,更大激发全社会的正能量。

韩正特别提到,郊区“五违”量相对较大,市领导要牵头推进难度最大的郊区硬骨头地块。

根据普查数据,好几个郊区的违法无证建筑存量很大。韩正在现场一一点名:自己联系浦东,这里违建的块头最大;杨雄联系奉贤;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姜平联系闵行;副市长周波联系嘉定、宝山;副市长时光辉联系崇明;副市长蒋卓庆联系金山——中心城区如有困难需要协调,也可以找他;副市长白少康联系青浦、松江。

他也要求,市里相关部门要主动牵头梳理、整合各类法律资源,为区县一线工作提供法律支撑。千方百计让群众有更多实际感受,有更多获得感。韩正再三强调,加强区域环境整治,要把群众满意作为衡量工作成效的标尺。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学习微平台”
(责编:杨翼、谢磊)
相关专题
· 韩正活动报道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