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 资料中心 >> 历次党代会 >> 第六次(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 苏联 莫斯科)
返回首页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政治决议案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1 中国与世界革命

  一 世界革命发展的阶段

  最近十年之间,世界革命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阶段。欧战--帝国主义大战之结果,发生了十月革命,俄国无产阶级专政的胜利,世界革命之第一阶段,就从此开始。那时西欧各国也有激烈的革命危机(德国、意大利、奥国、匈牙利等)。

  因为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先锋队当时还很幼稚薄弱,还没有团结巩固的共产党,因为社会民主党是资产阶级的奸细,工人阶级的极大部分,仍旧在他们这种改良主义的政党的领导之下,--所以群众直接的革命行动,受着创巨痛深的失败。只有苏联的革命是胜利了。欧美各国资产阶级,因为工人阶级的失败,却仍然能够压迫工人阶级,坚固自己的政权,而得着暂时的局部的资本主义的经济稳定。

  世界革命形势的第二阶段之中,便是资本主义局部的暂时的稳定:世界金融贸易、生产额已经恢复或超过了战前的水平线,资产阶级广大地进攻无产阶级,资产阶级的生产机关急剧地实行生产合理化,根本上是更使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恶化,取消劳动者在前一时期所争得的权利(八小时工作制、工资的增加、政治的自由等等)。

  虽然如此,一方面固然世界资本主义有稳定的过程,使生产力恢复而增高,甚至超过欧战以前的程度,然而别方面,国际帝国主义整个系统之中巨大的主要的矛盾也日益剧烈起来。资本主义的世界和建设社会主义的苏联之间,关系日益险恶;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日益增长起来;帝国主义列强与殖民地半殖民地劳动群众之间的矛盾,也在日益深入,以至于引起许多直接的武装斗争及武装起义(中国、爪哇、印度、摩洛哥、叙利亚等)。再则,因为资本主义发展是不平衡的,所以帝国主义列强自己之间的矛盾,也是日益剧烈,以至于有第二次世界帝国主义大战的危险。

  所有这些矛盾的剧烈,便使世界革命的第三阶段开始。世界革命第三期的特点是:工人阶级的向左化和革命化,东方殖民地几千百万的群众起来参加进攻帝国主义的斗争,苏联更加成为摇动资本主义稳定的强大的动力,更加成为各国工人运动及世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中心。

  世界革命的第三期,重新要有工人阶级公开的决定胜负的发动,要有殖民地的武装起义,同时,反对苏联的武装战争会有实现的危险,而且在帝国主义国家相互之间,也有发生许多巨大冲突之可能。

  二 中国革命的国际意义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大会,估量现时的国际形势,认为必不可免的:是要有极巨大的、具有世界的历史意义的事变到来,它的性质将要是极剧烈的阶级冲突。因此,中国革命的国际意义更加增高起来。它本来是总的世界革命过程中主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中国劳动群众之斗争,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它的政治上经济上的统治,削弱它的力量,要求解放几万万的中国民众,要求脱离异乎寻常的压迫和剥削;同时也就减少帝国主义压迫苏联及各国工人阶级的暴力,这就是帮助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前进。

  中国革命的第一阶段--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对于世界社会主义革命是一个助力,亦是主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将来的第二阶段--中国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更要成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直接的组成部分。同时,中国革命波及邻近各国--巨大的殖民地,如印度、印度支那、爪哇、高丽等,唤起被压迫民族广大的群众,起来实行政治斗争,根本上要动摇日本、英国帝国主义的基础,而且给美国资本主义以巨大的打击。因此,中国革命的胜利完成便使世界无产阶级专政胜利的日期更加接近。

  2 中国革命的性质与动力

  三 中国革命的性质和任务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大会完全同意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七、第八、第九次全体会议对于中国革命性质之估量。

  中国革命现在阶段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如认为中国革命目前阶段已转变到社会主义性质的革命,这是错误的,同样,认为中国现时革命为“不断革命”也是不对的。因为,(一)国家真正的统一并未完成,中国并没有从帝国主义铁蹄之下解放出来;(二)地主阶级私有土地制度并没有推翻,一切半封建余孽并没有肃清;(三)现在的政权,是地主、军阀、买办、民族资产阶级的国家政权,这一反动联盟依靠着国际帝国主义之政治的经济的威力;--所以革命当前的目标,是要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中国革命现时的骨干,它的基础及中心任务是:

  一、驱逐帝国主义者,达到中国的真正统一。

  二、彻的的平民式的推翻地主阶级私有土地制度,实行土地革命;中国的农民(小私有者)要将土地制度之中的一切半封建束缚完全摧毁。

  这两个任务,还并没有走出资本主义生产方法的范围之外,--可是必须用武装起义的革命方法,推翻帝国主义的统治和地主军阀及资产阶级国民党的政权,建立在工人阶级领导之下的苏维埃的工农民主专政,然后才能解决这两个任务。

  三、因此中国革命现在资产阶级性民主阶段上的第三个任务,已经就是力争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的政权,这是引进广大的劳动群众参加管理国事的最好的方式,也就是实行工农民主专政的最好的方式。

  中国民族资产阶级背叛革命,走到帝国主义地主豪绅的反革命营垒,他以前是能削弱帝国主义并动摇军阀制度的一种动力(一九二七年春天以前),现在却变成巩固并团结帝国主义与军阀制度的一种动力,因此,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之中的动力,现在只是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农民。

  中国之反对帝国主义的、彻的变更土地制度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只有反对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方才能够进行到的,因为民族资产阶级是阻碍革命胜利的最危险的敌人之一。

  四 中国革命现在阶段的口号

  中国革命的现在阶段之中,它的主要口号是:

  (一)推翻帝国主义的统治;(二)没收外国资本的企业和银行;(三)统一中国,承认民族自决权;(四)推翻军阀国民党的政府;(五)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政府;(六)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增加工资,失业救济与社会保险等;(七)没收地主阶级的一切土地,耕地归农;(八)改善兵士生活,发给兵士土地和工作;(九)取消一切政府军阀地方的税捐,实行统一的累进税;(十)联合世界无产阶级和苏联。

  这十大要求,就是中国共产党现在争取群众,准备武装起义,以推翻地主豪绅资产阶级政权的主要口号。

  五 中国革命的动力及其转变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前途

  中国革命的动力,已经只有无产阶级和农民,而且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又能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之中就建立起来(无产阶级能够帮助并指导农民实行土地革命,领导反帝国主义的斗争),所以,这就可以开辟中国革命将来发展的道路,使它有非资本主义的前途,亦就是社会主义的前途。

  世界资本主义现在正在恐慌时代,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已经有了十年,它的政治上经济上的威力是在增长,这就足以帮助中国无产阶级去力争革命的社会主义的前途,并保证胜利的可能。

  同时,以苏维埃为国家政权形式的工农民主专政,就可以成为转变到无产阶级专政的出发点。只有斗争,只有力量,只有无产阶级贫农的团结力与组织力,只有阶级力量的对比能够决定: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阶段要到甚么时候完成,它将要怎样快地经过那转变到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过程。

  3 过去斗争的经验

  六 中国革命失败的客观原因

  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大会到第六次大会之间,中国革命之中,经过极重大的许多事变:北伐的胜利,帝国主义势力的削弱,极广大的劳动群众迅速地革命化,工运农运在半公开的条件之下广大的发展和勃兴,土地革命的开始深入……后来中国革命便遭受几次严重的失败,丧失革命所得的胜利,共产党受着摧残,群众运动受着压迫。

  中国革命的发展,便发生阶级力量的分化,这就将中国资产阶级吓退,使它投降到反革命的帝国主义营垒里去。中国革命的第一时期,是总的民族联合战线时期。在这个时候,便转变到第二时期,--左派国民党的时期了(所谓武汉时代),资产阶级脱离革命的营垒,变成反革命的力量之后,蒋介石叛变之后,左派国民党的武汉中央,便一天天动摇起来,一天天地反动起来。武汉中央的动摇,日益暴露,尤其到长沙许克祥反动(马夜事变)的时候,更加明显。武汉中央的反对土地革命,到马夜事变就已经公开地与工农民众宣战,开始成为反革命的中心。同时,革命又在帝国主义、军阀、地主、资产阶级的压迫之下,于是整个国民党公开的反革命事业便完成了。

  共产党指导之下的南昌武装起义--这是以武装力量保持革命胜利的尝试,其结果是失败了,南昌武装起义失败的原因,是因为敌人的力量太大,同时也因指导机关的策略错误。南昌武装起义的失败,结束了中国革命第二时期--左派国民党的时期。于是广州武装起义便开始了中国革命的第三时期,--苏维埃时期。

  中国革命虽然最初有很大的发展,始终受了失败。革命在这一历史阶段里,没有充分的力量战胜当前的许多困难。这些客观的困难和原因之中,应当说到:

  (一)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帝国主义的力量强大。帝国主义是一切反动力量的组织者和支配者。帝国主义利用自己的经济上政治上的威力,对于民族资产阶级做些小小的让步,威逼利诱地分裂民族联合的战线,用贿赂收买军阀的旧方法,用武力的炮舰政策压迫革命,实行经济封锁,利用自己的强大威力(银行、公司、军舰、军队等等)--造成阻碍中国革命发展和胜利的最严重的困难之一。

  (二)民族资产阶级背叛革命的联合战线。资产阶级在革命的初期,是参加革命的,这一事实早已伏下它必然要退出革命战线的叛变。民族资产阶级的叛变,暂时削弱了革命势力,而加强了反革命的联盟。

  (三)中国军队是雇佣军队,这是中国军阀的特点,因此,反动派有着数量上占很优势的武力。许多地方这种武力是足以决定胜负的。革命曾经利用这种军队。可是这些军队的军官都是地主豪绅的代表,他们的兵士群众大都是久已脱离了生产的群众,和工农的联系比较很薄弱。当时军队还是封建地主豪绅及资产阶级的驯服工具。

  (四)革命运动发展的不平衡。中国无产阶级实行严重的斗争的时候,农民运动才开始发展(例如“五卅”或上海三次武装起义时)。中国工人阶级组织得太薄弱,又是很分散的,它的力量并不充分,可是很早就加入政治斗争的舞台,首先受着反动的历次打击,没有得着农民方面及时的赞助。中国工人阶级,没有能等到农民运动发展到群众的广大的规模,就受着打击而失败。再则,地域上革命的发展也不平衡。南方的广东、湖南、湖北农民已开始推翻地主资产阶级的政权,没收地主的土地,有些地方已开始分配土地,可是在北方那时农民刚刚才开始斗争,还只在开始解放运动的尝试。这种情形,当然使资产阶级、封建地主的反动势力,更加容易实行自己的任务。

  (五)城市的上层小资产阶级,极大部分是和封建的土地关系有密切的联系,并且和外国资本相关联。这种小资产阶级分子动摇而背叛革命。当反帝国主义运动及土地革命急剧进展之中,这些小资产阶级日益动摇,而终至于投降到地主资产阶级的反动营垒里去。

  七 机会主义的错误

  然而客观上的困难,并没有完全决定中国革命必然要失败的力量。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大会认为:革命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当时无产阶级的先锋--共产党指导机关的机会主义政策。当革命危急存亡的关头,离开布尔塞维克路线的机会主义政策,客观上简直是背叛正在斗争的劳动群众的利益。这种机会主义的政策,最先便是由于中央委员会对于中国革命性质及联合战线的任务,有不正确的观念。不能保持共产党的独立性,不能对于革命同盟者实行阶级的批评,不去动员革命力量,准备群众力量,以求战胜自己暂时的同盟者之反动的企图,有时候,反而去阻止群众运动的发展,以迁就自己对于联合战线的不正确的观点,这样,中国共产党当时的指导机关,就使中国革命受着不可免的失败。

  当时中国共产党指导机关,不去发展土地革命和群众的阶级斗争,却只做上层勾结功夫,蒙蔽阶级的矛盾,不去夺取军队,不去武装工农,不能利用参加政权机关的机会,去为群众谋利,所以在紧急关头不去打破敌人的包围,而被敌人包围--实际上是断送了无产阶级的领导权,这都是机会主义的最高表现。尤其是马夜事变时的政策是最可耻的机会主义的表现。最后中国共产党指导机关不执行共产国际的指示,--这样,它便使英勇斗争的工农,竟致于失败。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大会承认:当时共产国际超过中央委员会,直接号召中国的党员群众,要求彻的变更党的路线,改变党的领导机关--的确是对的。

  八 八七会议与十一月扩大会议

  八七紧急会议是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从根本上改正旧时机会主义的错误,因此它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转变关键,它在使党布尔塞维克化的事业上,有极重大的意义。八七会议用布尔塞维克的公开的精神,指斥机会主义的错误,提出土地革命的中心口号,指出无产阶级与农民要推翻反动的国民党中央政权的目标,定出武装起义的总方针;党员群众起来,开始肃清指导机关中的机会主义成份,改变旧的指导机关,--这样,将党从机会主义的泥坑之中救出来,重新走上革命的大道。

  固然,八七会议对于左派国民党问题,还保存了些幻想,对于土地问题,还不大彻的,可是这种缺点绝不减少八七会议在历史上的极重大的意义。--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大会对于八七会议的主要决议完全赞同。

  中央十一月扩大会议,继续布尔塞维克化的事业,要更加详细深切地确定土地问题的策略,提出苏维埃的工农民主专政的口号,坚决地决定改造党的组织及引进工人同志来担负指导工作的责任。同时,第六次大会认为:十一月会议指出准备好的联络好的武装起义之必要,是非常对的。但是十一月扩大会议在决议案上,对于中国革命的估量,不正确地采用了“不断革命”的名词,于是就解释革命是不断高涨着,由此就得到不正确的策略。同时对于布尔塞维克的武装起义策略的观念很久是模糊的。于是有不正确的估量和策略,以及过于忽视敌人力量的观念,--这些都可成为盲动倾向的根据。因此没有严厉地防止当时党内已经发现的盲动主义的倾向(这种极左派的倾向正是很有害的)。

  九 南昌秋收及广州武装起义的意义

  同时,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大会,认为南昌武装起义,秋收武装起义,--尤其是广州武装起义,在政策上决非盲动主义的政策。

  南昌武装起义是反对国民党中央的军事行动,这一行动是对的。南昌武装起义失败的原因,客观上是敌人的力量过于强大。至于当时指导机关策略上的错误,乃是:(一)没有明显的政纲;(二)对于土地革命的不坚决;(三)没有与农民运动联络起来,没有武装农民;(四)没有摧毁旧的政权机关,而代以劳动者的政权;(五)其他军事上的错误等。这些错误亦就是南昌武装起义失败的主观上的原因。

  秋收武装起义在许多地方扩大了党在农民群众之中的影响,将土地革命的口号渗入了广泛的农民群众的意识之中;后来继续发展的农民斗争,以至于许多苏维埃区域之创立,大致亦由于秋收武装起义的影响。但是,秋收武装起义的政策之机械地应用,亦就发生有些地方的玩弄武装起义和军事冒险的行动。

  第六次大会赞成共产国际执委第九次全体会议所指出的广州武装起义之世界的历史的意义。广州武装起义是必要的英勇的尝试,是为保持革命胜利的斗争,是使革命深入,直接创造苏维埃政权的斗争。不过在客观上,广州武装起义是革命退却时的“退兵战”。

  第六次大会认为共产国际执委第九次会议很正确地指出武装起义时的错误:工农之中的工作,尚未充分;反动军队之中的工作,也是如此;对黄色工会群众的态度不对;党部与青年团自己的准备武装起义工作不充分;政治上调动群众还太薄弱(没有广大的政治罢工等)。第六次大会认为这些错误,也是武装起义不能胜利的原因之一。但是,广州武装起义的意义是非常伟大的。大会特别号召各级党部,要详细研究广州无产阶级英勇斗争的丰富的经验。

  广州武装起义,客观上是革命失败过程中的“退兵战”,但是这一点我们党的指导机关却没有估计到。因为革命受了这严重失败的关系,工作的方向必须坚决地从广大范围内直接的武装发动,转变到加紧组织和动员群众的日常工作的方向来。必须集中注意于战胜盲动主义的倾向,更加加紧党在反帝国主义运动中的领导作用,更加要消灭对于工人阶级及一般群众的命令式的强迫方法。当时指导机关没有充分看清这一点,它按照这一方向进行的办法,显然是不很够的;轻视了帝国主义及反动派的势力,夸大了农民运动的胜利,对于革命失败程度的估量也是不够,因此,例如没有估量环境的两湖武装起义计划,就是错误的。

  4 革命运动的现时形势与中国共产党的总路线

  十 革命高潮过去后之形势

  工农运动的第一浪潮,大都是中国共产党所指导的。这个浪潮已经完结,因为工农受着极严重的失败,他们的革命组织受着极大的摧残(工会、农民协会、共产党党部),最好的干部遭受屠杀,工农的先锋遭受很大的损伤。

  现时的形势,一般说来是没有广泛的群众的革命高潮,中国革命运动发展的速度是不平衡的,亦就是现时形势的特征。农民的游击战争此起彼落地向前发展,并且还只在散漫不集中的状态中;军阀军队崩溃的形势已经开始显露;同时,城市的工人运动却有受着重大挫折的现象,工人阶级的战斗力削弱--因为他比其他革命势力,所受着的地主豪绅资产阶级的打击最重。

  因为中国革命失败,因为工农武装起义被镇压下去,因为民族资产阶级背叛民族解放的革命,所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比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年,巩固了些,加强了些。日本对于中国北方的侵略,济南的出兵,实际上是瓜分中国的开始。

  瓜分政策的目的:一是要用非经济的强暴力量实行殖民地的经济剥削,而完全消灭中国的革命;二是加紧争夺市场的斗争。同时,列强既在加紧争夺中国市场,因此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矛盾就要剧烈起来。

  因此,就发生太平洋上帝国主义大战的危险,中国沿海各省,将要成为战场。战争的主要原因,便是争夺中国的市场,要求重新瓜分,以求适合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新的关系。同时,虽然帝国主义营垒之中有极巨大的矛盾(日美冲突等等),然而帝国主义现在的力量仍旧比中国革命强大得多。他们重新联合起来反对中国革命的统一战线;只要对于他们政治上经济上的统治稍有危险,他们就要联合一致地反对中国革命的。

  资产阶级转到反动营垒,使反革命的力量大加团结,加强帝国主义的势力,以及军阀地主等的势力,因此也就对于工人阶级能够加以严重的打击。

  虽然反动营垒之中,有很多很多的矛盾(资产阶级与地主之间、资产阶级与帝国主义之间、地主阶级的各派各系之间等等),这种矛盾往往弄到武装冲突和军阀的混战,然而帝国主义、豪绅地主、资产阶级以及民族资产阶级,遇到中国劳动群众革命斗争的爆发,便结合联合战线来压迫。

【1】 【2】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