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綜合報道

決勝2020:水磨古鎮的故事

黃  選

2020年10月27日13:5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雨后的四姑娘山下,盤山公路有些濕滑。恰逢雨季,因川西特殊的地質原因,不時有翻滾而下的山石擋在路中,不過馬上就有清障車與公路維護人員來清理干淨,不多時就恢復了通暢。車輪滾滾,奔馳著的大小車輛載著形形色色的旅客、各式各樣的貨物駛向川西大地的深處。

公路邊是川流不息的岷江,承載著川西的悠久歷史,浩浩湯湯奔騰而過。兩側的山嶺壁立千仞,如劈如削,山上奇峰突起,危岩聳立。嶺間很是疏寬,四圍合壁,托舉起一個平原——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

平原上又揚起一個個山、水、村、田、路的單元組合。眼前是散落在川西高原阿壩州上多如繁星的古老村寨之一,一個曾經交通閉塞、貧窮落后的高原小鎮——水磨鎮。12年前那場大地震之后,一地有難,八方支援,再建重生的水磨古鎮,不僅保留和恢復了她獨特的民族文化和民俗風情,更被賦予了全新的風姿雅韻。

而今,在國家精准扶貧政策的推動下,水磨古鎮更成為川西高原雪山腳下一隻重生的金色鳳凰。

一棟棟新建的四層樓房從車窗外快速閃過。浮光掠影間,不時可以看到建筑風格獨特的羌家山寨依水而居。那一座座純泥夯筑的房子,裸露著高原的純色,展現著凝重而悠遠的風景,訴說著水磨鎮動人的故事……

2020年初夏,壽溪河畔的野花盛開,姹紫嫣紅。阿壩州水磨鎮郭家壩紅姐羌繡坊門外的兩棵三角梅,也開得格外艷麗。

“你這針拉得有點凶了,你看布都有點皺了……”繡坊裡,林福美正手把手地給羌繡培訓班的學員們傳授羌繡針法。

這樣的培訓班,林福美已經舉辦了20多期。除了集中培訓,林福美還利用空余時間到農戶家中授課,有時也會受邀到外地授課。她親自帶出來的繡娘少說也有1000多名。

“把村裡閑余的婦女們組織起來,學習羌繡技藝,這樣她們就能夠在家邊帶孩子,邊做家務,還能做一些羌繡,貼補家用。”林福美的合作社將羌繡作品回收銷售,讓繡娘們在家裡就可以有一定的收入。

今年40歲的林福美,圓圓的臉上一雙月牙似的眉眼,對人總是笑瞇瞇的。她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羌繡娘,卻有著州級非遺傳承人、汶川紅姐羌繡專業合作社創始人、汶川東西部扶貧協作來料加工扶貧車間主任等頭銜。

林福美的羌繡之路,得從12年前說起。

2008年5月12日,以映秀為震中的特大地震突然發生。水磨古鎮亦被摧毀。

當時28歲的林福美,還只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靠種地種菜為生。災難之下,她的房屋與田地頃刻間化為烏有,她流離失所,原本就貧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一時之間,林福美與家人欲哭無淚。

所幸,林福美跟其他受災群眾馬上就被政府安排住進了安置點。社工們來了,全國的志願者們、援建團隊也都從祖國各地奔赴而來了。他們的到來,如同一股股寒夜中涌動的暖流,溫暖著、撫慰著受災群眾的心。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好好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希望!”林福美永遠不會忘記一位來自高校的教授志願者對她說的這句話。

為了讓災民重拾生活的信心與希望,志願者們除了為他們進行心理建設疏導,還請來了技術精湛的繡娘們教林福美等婦女們羌繡技藝,讓她們在重建家園后能多一項謀生的技能。

羌族婦女愛穿自織的麻布長衫,形似旗袍,長及腳背,袍外多套上一件羊皮背心,領口、袖口、腰帶上都繡有各種幾何花紋圖案。羌族男女都喜歡包青色和白色頭帕,青年婦女的頭帕上也繡有各色圖案,有的把青布疊成瓦狀頂在頭上,羌繡的美妙工藝與華彩在羌族服飾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現。林福美被繡娘們展示的美麗羌繡所吸引,下了一番苦功后,心靈手巧的她掌握了羌繡技術,從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成長為一名有著精湛技藝的繡娘。

“生活還要繼續。我們要更加努力,好好生活。”林福美從此下定了決心。這些剛剛成為繡娘的女人們臉上又有了笑容。

2010年,林福美通過在村裡傳授羌繡技藝,拉起了她自己的繡娘隊伍。汶川紅姐羌繡專業合作社開張了。合作社按照繡品的質量、針法的難易付給繡娘們報酬,十幾元、幾十元,有的繡品甚至可以付到上百元。

在繡坊裡,每天都有不少繡娘在辛勤地刺繡做工。這其中,一個高大的身影特別引人注目,那是今年45歲的秦術君。他是合作社裡眾多學員中為數不多的男學員。他家中原有4口人,愛人在地震中遇難,他成了村裡的貧困戶,為了維持生計開了一間小賣部。閑暇時間為了增加收入,他也和其他婦女一起參加了培訓,成了一名繡工。刺繡帶給秦術君不少的收入,他感覺生活又充滿了奔頭。

林福美和她的繡工們靠著勤勞的雙手,再次品嘗到了生活的甜美和幸福。

羌繡合作社開得紅紅火火,改善了村裡空閑勞動力以及一些無法出去打工的貧困人口的經濟狀況。可羌繡藝術品畢竟還沒有形成成熟的產業。來買繡品的人,要麼是親友推薦,要麼是游客參觀后買回家做裝飾,或者是一些藝術院校買去做學習樣本,銷量並不穩定,有時也會碰到淡季。在接不到刺繡活計的時候,繡娘們很長一段時間都隻能閑著,沒有工作也沒有收入。林福美看在眼裡,急在心頭。

一個契機,讓林福美看到新的希望。

隨著東西部扶貧協作政策的穩步實施,一個遠在數千裡之外的東部城市——我國著名的“小商品之都”義烏,與汶川縣結成了扶貧對子。一東一西、相距甚遠的兩座城,卻因為國家產業幫扶政策的紐帶緊緊地聯系在了一起。

2018年7月,林福美受義烏市福田街道的邀請,與汶川縣的東西部協作扶貧考察小組奔赴義烏尋求幫扶項目。第一次接觸到義烏市的來料加工業,她萌生了一個想法。

“家鄉的繡娘們心靈手巧,那麼復雜的刺繡都游刃有余,做批量的服裝來料加工生產應該不難。”林福美當時就暗下決心,一定要把來料加工引進汶川。

林福美的想法,與義烏市幫扶汶川的扶貧干部的想法不謀而合。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單純“輸血”隻能解決一時的燃眉之急,增強當地自身的“造血”功能才是重中之重。

於是,林福美成為汶川縣35名來料加工經紀人之一,赴義烏市進行學習。之后通過接洽,林福美與義烏一家服裝廠達成了來料加工協議,林福美派出12個繡娘到服裝廠跟崗學習。廠方每年提供訂單,來料加工產業在水磨鎮實現落地發展。

2018年8月,第一批加工費50萬元的來料加工原材料發往汶川。

“噠噠噠……”在扶貧車間,幾十位縫紉工正腳踩縫紉機,麻利地轉動著襯衣布料,不一會兒,一件成品就完工了。在這個義烏援建的近2000平方米的來料加工基地裡,有20來歲的姑娘,也有70多歲的阿婆。

“現在這兒有固定技術工30多人,流動工80多人,建檔立卡貧困戶有36人,殘疾人15人,收入每月高的3000元左右,平均也有1800多元。”林福美驕傲地介紹起來。

“我家裡有90多歲的老奶奶,還有60多歲的公婆,另外有3個娃娃,最大的11歲,最小的1歲半。幸虧有這個扶貧車間,在家門口上班,不耽誤照顧一家老小,聽著縫紉機響,我的心裡都是踏實的感覺。”建檔立卡貧困戶蘭曉燕說。

在汶川,像林福美這樣的來料加工車間還有整整31個。扶貧車間內不斷回響起“噠噠噠”的縫紉機協奏曲。這些心靈手巧的繡娘們,除了用自己靈巧的指尖刺繡出巧奪天工的羌繡藝術品,更用自己勤勞的雙手縫紉出了自己美滿富足的生活。

漫步壽溪河邊,這條源自於岷江的河水潺潺地流淌著。水磨古鎮路旁的竹子筆挺地站立,似乎在迎接各方游人,綠草野花,掩映生輝。如今東西部扶貧協作的春風,陣陣吹進了這座羌寨古城。這片土地曾賜予了生長在其上的人們歡騰馳騁的豪情,也賜予了他們抵御災難的力量。而今天這拂面的春風,則給他們帶來了精神與物質上的富足,也帶來了充滿希望的好日子。

《 人民日報 》( 2020年10月24日 08 版)

(責編:王靜、呂騰龍)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