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專題報道>>人民戰“疫”黨旗飄揚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3月15日給北京大學援鄂醫療隊全體“90后”黨員回信,向他們和奮斗在疫情防控各條戰線上的廣大青年致以誠摯的問候。日前,本報採訪了北京大學援鄂醫療隊的部分“90后”年輕人,聽他們講述在武漢參與抗疫的難忘經歷——

讓青春更有意義

本報記者  葉曉楠

2020年04月02日09:4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陳逸凡(左)在查房交班。
  受訪者供圖

王周圳正在隔離病區工作。
  受訪者供圖

這個3月,在王周圳原來的計劃裡,是要和朋友一起去日本看櫻花的。

“3月嘛,看櫻花的最好時間。”機票訂了,酒店也訂了,不過,王周圳去不了了。這個27歲的姑娘,作為北大一院的一名護士,1月26日正月初二那天就隨隊抵達武漢參加抗疫,“武漢的櫻花也很美啊!”

這個樂觀善良的姑娘,是北京大學援鄂醫療隊的一員,像她這樣的年輕人,在這個醫療隊裡還有很多,他們中有剛博士畢業卻有6年黨齡的臨時黨支部書記,有揮手與同為醫務人員的家人告別的護士……曾經被守護的“90后”,成為抗擊疫情前線的骨干力量,以“愛心澆灌生命之花”,用最美的青春書寫了壯麗的人生答卷。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

3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專門赴湖北武漢考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看到新聞后,來自北醫三院的王奔和吳超深受鼓舞。來武漢1個多月了,他們心中積蓄的澎湃激情,匯成了一個強烈的願望:“我們要給總書記寫封信,代表我們北京大學援鄂醫療隊的全體‘90后’黨員寫,表達我們的心聲。”

在武漢的北京大學援鄂醫療隊共有406人,由來自北大一院、北醫三院、北大人民醫院三家醫院的醫護人員組成,其中有黨員171人,他們在武漢成立了11個臨時黨支部,王奔和吳超是其中的兩位“90后”臨時黨支部書記。

在這場疫情阻擊戰中,無數年輕人奮戰在一線。

1993年出生的王奔去年從北大博士畢業,留在北醫三院骨科工作。王奔年輕力壯,但穿著防護服很消耗體力,他每查5個病人就得休息10分鐘。有一位患者看到了,對他豎起大拇指說:“小伙子,有擔當!”

“最重要的不是‘幾零后’,而是‘努力后’、‘奮斗后’,能夠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能夠為國家做貢獻、為人民服務,才是實現人生價值最好的途徑。”有著6年黨齡的王奔這樣說。

“在武漢的每一天,我們都在被身邊人感動著。”自2月7日馳援武漢以來,吳超親眼見証了身邊的“90后”黨員舍生忘死,踐行入黨的初心與誓言。

最讓吳超難忘的是2月8日元宵節那天,北醫三院醫療隊獨立接管危重病房,他作為第一批人員進入病房收治危重患者,“我們院的老黨員沖在前頭,率領年輕人進入隔離區,那一刻,我感到了精神的傳承。”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歷史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當代的‘90后’黨員以實際行動証明,我們同樣有強烈的家國情懷。”吳超說。

“老人家的話語與淚水,傳遞發自內心的感激”

權怡個子不高,卻有大能量。這個來自北大人民醫院泌尿與碎石中心的護士,和她的同事在武漢的病房裡護理起病人來一絲不苟。

病房有個89歲的老爺爺,有一次需要換床去拍片。值班的正是權怡,她的膝蓋不好,半年前剛做過膝關節鏡手術,正趕上那天跟她搭班的男護士患有腰椎間盤突出。

怎麼辦?權怡單膝跪地,搖平了病床,同事則背著老爺爺往前挪,還得小心翼翼地不能弄疼老爺爺。過床不過近在咫尺,權怡和她的同事卻出了一身大汗,過完床,兩人累得癱坐在地上,這不過是他們在武漢日常工作中的再常見不過的一幕。

“段老出院了,群裡紛紛祝福老人家。”3月8日,權怡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

段老先生是首批入住權怡所在的隔離病房的病人,在這裡治療觀察了近30天。段老出院這天趕巧是權怡的班次,坐在出口的等待椅上,老人家哭了,一遍遍地說著感謝的話,直到電梯關門。

“我相信,老人家的話語與淚水傳遞的不僅是一種治愈后的喜悅,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激,更是一份信任!相信黨,相信醫護人員,相信科學防治。”權怡在朋友圈裡這樣感慨地說。

北大一院感染疾病科的醫生錢建丹,大年三十晚上還在跟家人討論疫情的新聞,大年初一,她就向所在科室報名去武漢,並在2月7日隨隊到達武漢。

“接到通知時,我還在發熱門診上班。我是感染科大夫,到武漢之后,我利用專業知識積極參與多學科診療。”錢建丹說。

剛開始,錢建丹每班要工作8個小時,再加上路上時間,每天在外時長超過10個小時。最令她難忘的是病房裡一位80多歲的老人。老人的家人也患病了,但沒在同一家醫院治療,老人每天憂心忡忡,無心配合治療。看到老人愁苦的樣子,錢建丹她們多方聯系,找到了他的家人,讓他們通過微信視頻互相鼓勵,“老人現在已經出院了,這是最令我們欣慰的事。”

王周圳護理的一位病人,有一次可能是想喝水,希望護士去幫他,但是由於戴著面罩說不清楚,整個過程中,病人很著急。“我們就去一點點領會他的意思,又怕燙著他,用兩個杯子來回倒著把水晾涼,病人看到這個場景,逐漸平靜下來,跟我說了一聲‘謝謝’。這聲‘謝謝’,代表著醫患雙方的互相理解,當時我覺得再辛苦也值得了。”

在王周圳的記憶裡,還有病人要喝水時,因為擔心自己咳嗽會帶出飛沫影響醫護人員,特意做出相應的防護舉動,這讓她覺得非常溫暖。

1997年出生的劉金鵬,是北醫三院心臟外科監護室的一名男護士,“當時我啥也沒多想,聽說抗疫需要,我是黨員嘛,就報名了。我姐在北京一家社區醫院上班,我爸在社區工作,經常得上外面值守去,抗疫在我家是個全家行動。”

“在武漢的病房裡,大家都一樣,有活一起上。不過我是男生嘛,插管、吸痰這些又苦又累又有風險的活兒,我會更主動地去干。”

“‘90后’可以擔起更多責任,為國家分憂解難”

3月30日,劉金鵬最新的一條朋友圈留言,記錄著他在武漢的第65天。

自從到武漢以來,他經常發朋友圈,一是為了記住這段在武漢的日子,二來也是讓遠在北京的家人安心。

放在從前,劉金鵬可能沒那麼細膩,不過這次,他給家裡建了個微信群,“每天不管多晚,我都往群裡留言,有時也發點我的照片,我的家人也會分別留一些信息在群裡,這樣雖然我不在家裡,家人也比較放心。”

北京姑娘王周圳看上去嬌弱,實則很堅強,在朋友間總是自號“圳哥”,“從來不會慫”。然而,在父母眼中她仍是個孩子。

“這次來武漢,我真的覺得自己長大了,學會了擔當。”王周圳說,“我是獨生子女,平常在家什麼事情都不用操心。剛來的時候,爸媽既擔心我的安全,也擔心我能不能照顧好自己。第一天跟家裡視頻時,我媽在那頭直哭。”王周圳說,現在,我不僅能很好地完成在病房的工作,獨立生活能力也提高了,家裡人也放心了很多。

3月10日這天,王周圳吃到了鐘愛的麻辣小龍蝦,“在前方確實能體會到很多感人的事情。后勤人員特別用心,想盡方法為我們改善伙食。”

“身為‘90后’,當時義無反顧地報了名,我父母雖然嘴上支持但卻在背后偷偷抹淚,女友笑著與我告別相擁但卻不忍鬆手。但‘健康所系,性命相托’,這是醫生的誓言。”北大人民醫院的陳逸凡醫生說。

陳逸凡他們所接管的大多為重症和危重症病人,雖然承受著治療方面的壓力,以及長期佩戴口罩的潮濕悶熱甚至眩暈,但他們都努力克服困難,積極救治了許多病人。“口罩的勒痕就是我的勛章。”陳逸凡說。

陳逸凡也經常感受到溫暖。“我覺得抗疫不僅要靠科技,也要靠人文關懷。我有時聽不懂武漢人的方言,但當他們雙手合攏對我投來感謝的目光時,我很感動。身上的防護服雖然能隔離病毒,但卻隔離不了愛。”

3月12日,錢建丹在前線光榮地成為一名預備黨員,內心無比激動,“我將繼續奮戰在疫情防控最前沿,堅持到底!”

2003年非典來襲時,王奔還只是在陝西西安讀小學四年級的小學生,看到過醫生叔叔阿姨們為救治患者而忙碌﹔17年后,在武漢抗疫一線,王奔用精湛的醫術和無畏的勇氣從病魔手中搶救生命。

從一名小學生到青年學子,再到武漢一線參與搶救的戰士。這就是一名“90后”的成長歷程。“年輕人在疫情防控中得到了很好的歷練和成長。”王奔這樣說。

吳超認為,通過這次抗擊疫情,“90后”証明了他們不是“嬌滴滴”的一代,可以擔起更多責任,為國家分憂解難。

“總書記在回信中說,‘讓青春在黨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綻放絢麗之花’,這句話激勵著我。”劉金鵬說,“武漢的經歷讓我的青春更有意義!”

(責編:王珂園、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