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高層動態

習近平講述的世界故事

2019年08月07日08:2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上圖:2019年2月5日,實驗京劇《圖蘭朵》在意大利羅馬上演。
  龔 晴攝(新華社發)
  中圖:塔吉克斯坦留學生安晨(左)在青島西海岸新區中醫醫院醫師的指導下體驗針灸技法。
  新華社記者 郭緒雷攝
  下圖:俄羅斯姑娘斯韋特蘭娜·弗謝米爾諾娃在河南登封少林寺塔林內練功。
  新華社記者 李嘉南攝

2019年上半年,習近平主席的外交日程繁忙,出訪5次,到訪8個國家。從地中海海岸到西歐平原,從莫斯科河畔到中亞谷地,從大同江江邊到大阪灣畔,習近平主席的足跡橫跨歐亞,致力於中國與世界的友好往來。

每次出訪,習近平主席都會在自己的講話中或是在外國媒體上發表的署名文章中,引用外國的名人名言或是經典故事,拉近兩國人民之間距離,實現中外民心相通。本文梳理了習近平主席在今年上半年出訪中提到的一些外國名言和典故,與讀者共同回顧習近平主席上半年多彩的外交之旅。

馬可·波羅成為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先行者

中國和意大利兩個偉大文明的友好交往源遠流長。早在兩千多年前,古老的絲綢之路就讓遠隔萬裡的中國和古羅馬聯系在一起。漢朝曾派使者甘英尋找“大秦”。古羅馬詩人維吉爾和地理學家龐波尼烏斯多次提到“絲綢之國”。一部《馬可·波羅游記》在西方掀起了歷史上第一次“中國熱”。馬可·波羅成為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先行者,為一代代友好使者所追隨。

——2019年3月20日,在意大利《晚郵報》發表的署名文章《東西交往傳佳話 中意友誼續新篇》

這一段講述中國和意大利的友好交往有著悠久歷史。其中提到的甘英,東漢時期人,他曾受西域都護班超的委派,出使大秦(即古羅馬帝國),到達了波斯灣一帶。

古羅馬詩人維吉爾生活在公元前70年至公元前19年,代表作有《牧歌》《農事詩》《埃涅阿斯紀》等,他的詩中曾提到中國人善做絲綢。龐波尼烏斯·梅拉被認為是羅馬首位地理學家,他在著作中稱中國為“絲綢之國”。

馬可·波羅是意大利旅行家、商人,著有《馬可·波羅游記》。書中記述了他在中國的見聞,激起了歐洲人對東方的熱烈向往,對新航路的開辟產生了巨大影響。

中國一位教授在古稀之年開始翻譯但丁的《神曲》

中意兩國人民對研習對方文化抱有濃厚興趣。中國一位教授在古稀之年開始翻譯但丁的《神曲》,幾易其稿,歷時18載,在臨終病榻上最終完成。意大利漢學家層出不窮,為中歐交往架起橋梁。從編寫西方第一部中文語法書的衛匡國,到撰寫《意大利與中國》的白佐良和馬西尼,助力亞平寧半島上的“漢學熱”長盛不衰。

——2019年3月20日,在意大利《晚郵報》發表的署名文章《東西交往傳佳話 中意友誼續新篇》

翻譯《神曲》的古稀教授指的是中國著名翻譯家田德望。田德望曾在意大利留學,1937年在佛羅倫薩大學獲得文學博士學位。田德望畢生研究但丁,是國內最著名的但丁研究專家。退休后,他集中精力翻譯但丁的《神曲》。2000年,田德望在臨終前幾個星期完成了《神曲》的最后一部《天國篇》的定稿。為表彰他在但丁研究中的杰出成就,意大利總統於1999年授予他意大利“一級騎士勛章”。

衛匡國本名馬爾蒂諾·馬爾蒂尼(1614—1661),意大利傳教士,也是漢學家,於1643年來到中國。他撰寫了多部向歐洲介紹中國的著作,包括系統介紹漢語語法的《中國文法》。

白佐良和馬西尼都是當代意大利漢學家。他們撰寫的《意大利與中國》,搜羅廣博,考証精當,梳理出自古羅馬帝國與漢朝開始接觸以來,意中在貿易、外交和民間交往等諸多方面清晰可辨的歷史線索。

友誼不是偶然的選擇,而是志同道合的結果

意大利著名作家莫拉維亞寫道:“友誼不是偶然的選擇,而是志同道合的結果。”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不遇之大變局。把中意關系提高到新的更高水平,共同維護世界和平穩定和發展繁榮,是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

——2019年3月20日,在意大利《晚郵報》發表的署名文章《東西交往傳佳話 中意友誼續新篇》

阿爾貝托·莫拉維亞(1907—1990)是意大利當代著名小說家,曾任新聞記者和雜志主編。在長達60年的創作生涯中,他發表了數十部長篇小說和中短篇小說集。他以寫實的筆法,通過發生在人們身邊的平常故事,觸動人的心靈深處。他的作品在意大利文學界乃至世界文學界都產生了重大影響。

在莫斯科大劇院歡聚一堂

很高興同普京總統一道,來到歷史悠久、舉世聞名的莫斯科大劇院。70年前,毛澤東主席首次訪問蘇聯,兩國領導人正是在這裡拉開了中蘇友好的歷史序幕。今天,我們又一次在莫斯科大劇院歡聚一堂,隆重慶祝兩國建交70周年,共同迎來中俄關系又一個歷史性時刻。

——2019年6月5日,《攜手努力,並肩前行,開創新時代中俄關系的美好未來——在中俄建交70周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

1949年12月,毛澤東訪問蘇聯,這是新中國成立后的一個重大外交行動。這次訪問最重要的目的是就中蘇重大政治、經濟問題進行商談,廢除舊的中蘇條約而簽訂新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

1950年1月,中蘇雙方就簽訂新約和有關協定舉行正式談判。1950年2月14日,《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和有關協定在莫斯科正式簽訂,這是新中國外交取得的重大成果。

美能拯救世界

俄羅斯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有句名言:“美能拯救世界。”為子孫后代留下碧水藍天的美麗世界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中國的發展絕不會以犧牲環境為代價。

——2019年6月7日,《堅持可持續發展 共創繁榮美好世界——在第二十三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全會上的致辭》

俄國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1821年—1881年)在1846年發表了第一部長篇小說《窮人》,1848年發表中篇小說《白夜》,受到高度評價。1849年因參加反農奴制活動而被流放到西伯利亞,在此期間發表有長篇小說《被侮辱和被損害的》《罪與罰》《白痴》《群魔》和《卡拉馬佐夫兄弟》等作品。他的小說戲劇性強,善於描寫人物復雜激烈的心理斗爭和痛苦的精神危機。魯迅曾評價他是“人類靈魂的偉大審問者”。

碎葉古城與李白

中吉兩國人民比鄰而居,傳統友好源遠流長。2000多年前,中國漢代張騫遠行西域,古絲綢之路逶迤穿過碎葉古城。數百年后,黠戛斯人跋涉千裡遠赴唐都長安,返程不僅帶回了精美的絲綢和瓷器,也收獲了親切友愛的兄弟般情誼。中國唐代偉大詩人李白的絢麗詩篇在兩國家喻戶曉、廣為傳誦。2000多年的歷史積澱,鑄就了兩國人民牢不可破的深情厚誼。

——2019年6月11日,在吉爾吉斯斯坦《言論報》、“卡巴爾”國家通訊社發表的署名文章《願中吉友誼之樹枝繁葉茂、四季常青》

張騫是中國漢代的外交家、探險家。西漢建元二年,張騫奉漢武帝之命,率領一百多人出使西域,打通了漢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即著名的古絲綢之路,漢武帝以軍功封其為博望侯。史學家司馬遷稱贊張騫出使西域為“鑿空”,意思是“開通大道”。

碎葉古城是唐代在西域所設一重鎮,位於現今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以東,楚河流域的托克馬克市附近。這裡是古代中國在西部地區設的最遠的一座邊陲城市,也是絲綢之路上一個交匯處,是東西方商人、使者的必經之路。有人認為,唐代著名詩人李白的出生地是碎葉城。所以在吉爾吉斯斯坦,李白是很受歡迎的中國詩人。在吉爾吉斯斯坦的書店中,可以看到用中、吉、俄三種語言編寫的李白詩集。

粟特人與唐三彩駱駝載樂俑

兩國先民互通有無,互學互鑒。在中亞這片廣袤土地上,大唐玄奘、明朝陳誠都留下了友好足跡,索莫尼、魯達基等塔吉克斯坦歷史文化名人的故事也在中華大地傳頌,粟特人多姿的身影成為唐三彩駱駝載樂俑的主角。歷經千百年積澱,兩國人民友誼如同巍峨屹立的帕米爾高原,不因風雲變幻而動搖,不隨時代變遷而改變。

——2019年6月12日,在塔吉克斯坦《人民報》、“霍瓦爾”國家通訊社發表的署名文章《攜手共鑄中塔友好新輝煌》

玄奘,是唐代著名高僧、佛教翻譯家。玄奘於貞觀元年開始,西行五萬裡,歷經艱辛到達印度佛教中心那爛陀寺取真經,前后十七年。《大唐西域記》中,記述了玄奘西游親身經歷的百余個國家的地理、物產、習俗等。

陳誠是明代使臣,曾多次出使西域,到過帖木兒帝國、韃靼等。

塔吉克族是一個古老的民族,9至10世紀的薩曼王朝被視為塔吉克族的第一個國家。薩曼王朝的創立者伊斯梅爾·索莫尼也被認為是塔吉克民族之父。為紀念索莫尼的功勛,1999年,塔吉克斯坦將其最高峰的名字改為“索莫尼峰”。2000年,塔吉克斯坦發行了以索莫尼命名的塔吉克貨幣,100面值的索莫尼正面印有伊斯梅爾·索莫尼的頭像及其陵墓。

魯達基(850—941),是塔吉克民族詩人。他精通阿拉伯文學,熟悉古希臘哲學,還是一位音樂奇才。作為薩曼王朝第三代國王納賽爾時期的宮廷詩人,受到極高禮遇。魯達基的詩歌題材豐富,基調開朗豪放,歌頌了大自然、青春和愛情。1958年,中國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魯達基詩選》。

粟特人是指古代生活在中亞阿姆河與錫爾河一帶的古老民族,從中國東漢時期開始就往來活躍在絲綢之路上,以長於經商而聞名於歐亞大陸。唐三彩,即唐代三彩釉陶器,是盛行於唐代的一種低溫釉陶器,釉彩有黃、綠、白、褐、藍、黑等色彩,而以黃、綠、白三色為主。從出土的唐三彩文物中,人們可以看到當時中西文化的交流。唐三彩粟特胡俑記錄了唐代粟特人的真實形象。

歷史倒影中的塔吉克民族

民心相通使中塔友好世代相傳。“漢語熱”、“塔吉克斯坦熱”已在兩國蔚然成風。中國多所大學開設了塔吉克語專業和塔吉克斯坦研究中心,兩所孔子學院和兩所孔子課堂在塔吉克斯坦開展漢語教學工作。不久前,拉赫蒙總統所著《歷史倒影中的塔吉克民族》中文版在華出版發行,為中國人民了解塔吉克斯坦提供了新視角。

——2019年6月12日,在塔吉克斯坦《人民報》、“霍瓦爾”國家通訊社發表的署名文章《攜手共鑄中塔友好新輝煌》

2019年,人民出版社翻譯出版了拉赫蒙著《歷史倒影中的塔吉克民族》一書的第一部分。該書是拉赫蒙在20世紀90年代撰寫的一部較為全面地反映塔吉克民族歷史的著作。該書第一部分比較系統地回顧了塔吉克民族從雅利安人到薩曼王朝的發展歷史。作者試圖通過回顧古代塔吉克民族源遠流長的歷史,引導塔吉克民族增強民族自尊和自信,鞏固和捍衛國家獨立。

本報記者 李 貞整理

(責編:王靜、常雪梅)
相關專題
· 學習路上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