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運營商設攔截防線,多部門從源頭打壓

治騷擾電話,就得動真格!

本報記者  韓維正

2019年05月13日09: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曹 一作(新華社發)

徐 駿作(新華社發)

徐 駿作(新華社發)

王 鵬作(新華社發)

“您的房子要賣嗎?”“年利率4.5%的貸款考慮一下嗎?”“20天英語培訓您了解一下?”“健身游泳館新開業,現在辦卡可打八折”“我公司現推出全新保險產品,健康、人壽、意外、大病能保盡保”“辦理我行信用卡,第一年免年費”……相信很多人都接到過這樣的推銷電話,甚至有時一天能接十幾個,令人不勝其煩。

而在4月中旬,許多手機用戶同時收到了三大運營商發來的短信,稱“根據國家有關規定,未經用戶同意,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擅自向用戶撥打商業營銷電話。為維護用戶的合法權益,我們將對涉嫌營銷擾民的電話號碼進行依法處置”。

一時間,騷擾電話這個屢禁不止的陳年痼疾,再次成為輿論熱點。人們紛紛晒出短信截圖問:“運營商這次是要動真格了嗎?”“騷擾電話這次終於能被徹底根治了嗎?”

治理騷擾電話,好比是一場戰役。各行業主管部門、立法部門、運營商、呼叫中心企業、互聯網企業等多“兵種”各司其職、協同作戰,既有防御戰,也有反擊戰,在適當時候還會有大決戰。那麼,這場在無線電波間的戰役打得怎麼樣了?本報記者專門就此問題進行了採訪。

防御戰:標記+攔截

治理騷擾電話的“作戰計劃”,是2018年7月30日工信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等13個部門印發的《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方案》(下稱《方案》)。《方案》決定自2018年7月起至2019年12月底,在全國開展為期一年半的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

這份“作戰計劃”不僅明確了各“兵種”的責任分工,而且還制定了詳細的行動時間表。比如《方案》要求在2019年3月底前,各大運營商要具備通過短信、閃信等業務為國內手機用戶提供涉嫌騷擾電話來電號碼標注提醒和風險防控警示能力。因此,此次三大運營商同一時間的表態並非心血來潮,而是這場戰役的一部分。

針對騷擾電話的“侵襲”,首先要打好防御戰。運營商和互聯網企業給用戶設置的第一道防線是“號碼標記”業務。

與過去用戶完全暴露在騷擾電話的“火力”下不同,如今絕大部分騷擾電話打入時,旁邊往往會有一行小字,顯示“該號碼被多少人標記為詐騙電話/廣告推銷/快遞外賣……”用戶看到這些標記,可以直接挂斷拒接,大大減少了上當受騙和受騷擾的可能性。

但有人會說,即便沒有形成通話,但手機頻繁響鈴、震動,也很煩人。能不能干脆就不要讓它們接入?可以。這就是第二道防線:“來電攔截”業務。

比如,中國移動就推出了“高頻騷擾電話防護”業務,用戶發送“KTFSR”到10086即可完成免費開通。用戶可以在公眾號內設置個性化的攔截規則,針對騷擾電話重災區的“400”“950”“951”“952”號段,用戶也可以選擇一鍵攔截。據悉,中國聯通、中國電信的相關業務也已建設完成,正在內部調試。

雖然第二道防線還未完全筑成,但依托“號碼標記”的第一道防線,用戶仍然可以下載專業防騷擾電話APP,通過設置“攔截閾值”(該號碼被標記次數超過某一數量時自動拒接)來實現騷擾電話的攔截。

用戶按照流程完成上述設置后,被電話騷擾的頻次將大幅下降。但即便如此,仍難免有漏網之魚。因為騷擾電話也在不斷“進化”,攔截技術智能化的同時,騷擾技術也在“智能化”。比如今年“3·15”晚會曝光的騷擾電話機器人,一天能打5000個電話,是傳統人工效率的10倍以上。

這就提醒我們,治理騷擾電話,僅僅止於被動防御是不行的,必須還要有反擊的手段。

反擊戰:“斷糧”+舉報

兵法雲:欲破軍取勝,必先斷其糧草。要破解騷擾電話“武器升級”的問題,必須先斷掉它們“軍火商”的供給,要從源頭上切斷騷擾電話相關軟件、設備的信息來源。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告訴記者,他們日前集中約談了百度、奇虎360、搜狗等搜索服務提供商。針對網絡上依然存在的“喵池”“改號APP”等騷擾電話軟件、設備的變體詞、關聯詞組等問題,要求3家搜索企業進行全面清理排查,建立動態監測和屏蔽機制,對騷擾電話軟件和設備信息要發現一起屏蔽一起。3家搜索服務提供商表示,將嚴格貫徹落實工信部及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的要求,全面排查存在的問題,立即進行整改。

“斷糧草”之后,還要用好舉報這個手段。對於騷擾電話的漏網之魚,大多數人只是抱怨兩句,最多把號碼拉入黑名單,但並沒有進行舉報,甚至許多人都不知道該向誰舉報,或者覺得舉報沒有用。

對此,12321網絡不良和垃圾信息舉報中心主任郝智超對記者說:“請告訴大家,舉報一定是有用的。”

根據《方案》,工信部委托中國互聯網協會建立12321舉報中心,統一受理騷擾電話舉報,同時也要求各電信運營商建立騷擾電話舉報處置機制。用戶可以下載12321的APP或者撥打運營商服務熱線進行騷擾電話的舉報。

郝智超向記者介紹了12321舉報中心的運行機制:受理用戶舉報后,中心將核實舉報有效性,然后將相關問題提交至運營商和相關部門,並追蹤問題的處理情況,待處理后向用戶反饋結果。

據郝智超解釋,中心拿到的數據,將是工信部對各地運營商及呼叫中心等企業進行考核的重要指標,這也正是舉報中心的約束力所在。在考核壓力之下,運營商和呼叫中心會認真評估每條線路的質量,對於騷擾電話頻發的線路將採取停線等方式進行處理。

但郝智超表示,目前治理騷擾電話仍然存在一些難點。首先,是“用戶意願”確認難。面對舉報信息,許多企業辯稱,該用戶並未明確表示拒絕推銷電話,因此不知者不怪。再者,就是治理騷擾電話無法可循。前述治理方式對呼叫中心的約束較為有效,但對以個人號碼呼出的騷擾電話則常常顯得無可奈何。我國憲法第四十條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在沒有錄音証據的情況下,對個人號碼進行攔截不僅缺少法律支持,反而還有法律風險。

大決戰:平台+立法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發現,現存的治理手段中,絕大多數是把壓力給了電信運營商,而那些騷擾電話真正的呼出者、受益者,比如做電話營銷的房地產企業、金融機構、教育機構等,卻沒有受到多少實質性的懲罰。同時,目前的技術攔截手段,大多數只是幫用戶捂住了耳朵,卻少有辦法堵住那些利益驅動方的嘴巴。

想要真正根治騷擾電話的問題,在防御、反擊之后,必須還有大軍團協同下的決戰。就像郝智超所言,不要以為騷擾電話只是運營商和工信部的事,騷擾電話是一個社會問題,而不僅是通信行業的問題,其他各部門也要積極負起責任來。

這樣的呼吁已經得到了“兄弟部隊”的積極回應。3月29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了《關於開展“守護消費”暨打擊侵害消費者個人信息違法行為專項執法行動的通知》(下稱《通知》),聲明本次行動主要針對房產租售、小貸金融、教育培訓、電話營銷等侵害消費者個人信息違法行為多發高發的行業和領域。而行動重點之一,就是“未經消費者同意或者請求,或者消費者明確表示拒絕的,向其發送商業性信息”的違法行為。

最重要的是,《通知》還明確了此次行動的法律依據。即便對於騷擾電話這種“法律、法規未作規定的”行為,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也可以依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六條予以處罰,即:可並處警告、沒收違法所得、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的,處以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吊銷營業執照。可謂是白紙黑字,拳拳到肉。

進行“大決戰”,必須要有大威力的武器,國內正在加緊建設兩件對騷擾電話“殺傷力”極大的武器:一個是全國防騷擾信息綜合服務平台﹔一個是《個人信息保護法》。

全國防騷擾信息綜合服務平台,是對國外“謝絕來電”(DoNotCall)機制的借鑒。如在美國,用戶可免費在“謝絕來電”網站登記個人接聽意願,運營商和呼叫中心將通過用戶意願,對營銷電話進行源頭攔截。而電話營銷企業需要通過平台注冊公司信息,定期獲取並更新用戶意願列表。電話營銷者不得向明確在“謝絕來電”官方網站注冊的用戶撥打營銷電話,如若違規撥打,最高將會被處以每次1.6萬美元的罰款。這一平台將有效破解用戶意願確認難、調查取証難的難題,被公認為目前治理騷擾電話最有力的技術手段。

《方案》時間表顯示,中國將在2019年12月底前初步建成這一平台。記者就此致電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對方表示該平台正在有序建設中,並聲明目前網上存在的“防騷擾信息服務平台”系企業自行開發,二者不是一回事。

而《個人信息保護法》則將對騷擾電話、不規范營銷電話等行為作出明確的法律規定,徹底改變治理騷擾電話無法可依的局面,這將是治理騷擾電話的“核武器”。更可喜的是,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個人信息保護法》已被宣布納入本屆立法規劃。

戰役藍圖已經畫好,終極武器正在路上,人們期待騷擾電話早日從日常生活中消失。

(責編:程宏毅、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