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來自一線的蹲點調研)

四川綿陽科學城——核武研發 使命傳承

本報記者 張 文

2019年05月13日08: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看見星星了!大家就位!”凌晨的城市已經沉睡,四川綿陽一處山頂,燈火通明的試驗場卻因雲開霧散而沸騰:在這裡守望星空的,並非天文學家,而是核武器科研人員。他們披星戴月地工作,為的是成功跟蹤恆星目標,為某大型試驗提供數據支撐。

1990年,國家將核武器研制工作從四川深山遷至綿陽近郊。一批批核武器科研人員來此扎根,一座座實驗室、研究所、試驗場拔地而起。從此,這片區域有了一個實至名歸的稱號——科學城。中國特色核武器科技事業的新篇,就此開啟。

家國情懷,責任擔當

不久前,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文藝晚會上,短劇《等待》還原了一段“兩彈”研制中的感人場景:1979年的一次核試驗中,為及時尋回未爆的核彈頭,“兩彈元勛”鄧稼先不顧輻射危險,進入事故現場尋找核彈頭:“你們進去了也不能解決問題,這是我設計的,責任書上的簽字人,是我!”

字字千鈞,讓無數人感慨萬千。“有崇高的家國情懷,才會有如此強烈的使命感。”到科學城工作20多年的激光技術專家胡東霞表示,“以身許國的傳統,在這裡從未丟掉。”他記得,有一次試驗取樣發生了故障,眼看貴重的樣品即將受損,在場的4位帶隊專家穿上防化服就沖進了放射性極強的試驗艙,及時取出了樣品。

核武器研制既是高度保密的事業,也是異常艱辛的工作,一些重點試驗,需要成千上萬好幾代人的努力,在荒漠和高山風吹日晒、反復摸索,才能成功。曾多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的科學城某研究所總工程師魏曉峰,把寫有“成功才是硬道理”的紙條貼在辦公室門上,“心裡必須有為國成功的信念,才能堅持下去。”

“為國鑄劍”的理想,始終支撐著科研人員的追求和擔當。“在有些人看來,核武器研制工作似乎過於單調。一支筆、一頁紙、一台計算機,日出而起,日落尚不能息。”核武器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唐立說,“為祖國貢獻微薄之力,是我們的責任和使命。”

因做事極其認真,在科學城某研究所擔任科研室主任的王軍鋒,人送外號“王瘋子”。“這裡的‘瘋子’不止一個。”他告訴記者,科室有位研究員喜得貴子沒幾天,就偷偷跑回實驗室:“在醫院也幫不上妻子的忙,不如回實驗室心裡踏實。”

團隊協作,薪火相傳

責任往自己身上攬,榮譽往別人身上推,這已成核武器科研人員的另一項“傳統”。“帶隊領導總鼓勵我們,‘工作放大膽,出了事責任歸我。’”研究員翁繼東所在的科研團隊是一個成立40多年的“老隊”,“有責任時領導總會第一個站出來承擔,團隊報成果時,卻總把我這個年輕人排在第一位。”

不計個人榮譽,團隊協作至上,“傳幫帶”的精神貫穿於核武器研發的各個環節。“前輩們的傾囊相授,才加速了后繼人才的成長。”某研究所研究室主任萬敏,第一次在外場試驗帶隊時,便遭遇激光元件大面積污染事故。那時資歷尚淺的她不知所措,所幸該所原科技委主任蘇毅研究員等幾位老專家馬上趕到現場,根據多年經驗,將可能的事故原因一條條列出,再讓萬敏逐一排查,最終解決了故障。

“95后”楊建是某車間技工,車間指定年長近10歲的陳新旭做他的師父。而在一次手工焊接比賽中,楊建卻反過來成了陳新旭的教練。“手工焊方面,楊建技高一籌,當然是誰本領大就聽誰的。”陳新旭告訴記者,在不久前的一項大型試驗裝置焊接中,兩人緊密配合,交叉採用兩種焊接模式,僅兩個月時間就完成了估算需要4個月的任務。

團隊協作精神,也為國防科研工作增添了更多溫情。“我們這個科研團隊成立20年了,為了一項技術,夜以繼日攻關。”某研究所黨支部書記廖正菊回憶,團隊的成員是從各個研究所抽調的,長期並肩作戰將大家凝聚成一家人。技術終於獲得突破那天,傳來的喜訊隻有一句話——你們的“兒子”長成了!“那一刻,所有人相擁而泣。”

進取創新,永不懈怠

我國核武器事業的起點,來自獨立攻關。進取創新,是這項事業的“天然基因”。

“不要讓人家把我們落得太遠……”鄧稼先1986年7月病逝,臨終前所關心的仍是如何發展我國的尖端武器,提出加快核試驗步伐的戰略建議。

“這相當於二次創業!”一位當年參與加快核試驗計劃的科研人員告訴記者,大家憋足一口氣,突破一項項關鍵技術,終於成功取得了預定的全部試驗成果,“預定的目標已經實現,可以告慰鄧稼先同志了。”

用比頭發絲還細的刀頭,在直徑不到2厘米的圓盤上打出36個小孔,其難度相當於“用繡花針給老鼠種睫毛”。科學城某研究所年僅29歲的高級技工陳行行迎難而上,無數次修改編程、調整刀具、訂正參數,變換走刀軌跡和裝夾方式,終於攻克難題:36個小孔精確成型,產品合格率100%。陳行行表示,作為一名“國防工匠”,要敢於創新,敢於向技藝極限發起沖擊。

“核武器研制,要解決很多以往沒有遇到過的難題,這正是這項事業的魅力所在。”科學城某研究所研究員康彬說。高性能中紅外光學晶體是提高激光性能的關鍵技術,對核武器研制具有重要意義,目前世界上隻有少數國家掌握,並嚴格限制出口。康彬和團隊成員一起,通過8年努力,不僅實現了該類晶體的全流程國產化,產品還出口國外。“我們就是要爭這口氣。”康彬說。

《 人民日報 》( 2019年05月13日 01 版)

(責編:程宏毅、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