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综合报道

求证·探寻喧哗背后的真相:“三公开支9000亿”系捕风捉影

记者  吕毅品  郝迎灿   叶  琦   付  文  朱  虹  江  南

2013年04月19日07:5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每年公车消费数千亿元?

  从1000亿到4000亿都不是官方来源

  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认为,“司机补贴、私车公用或发放车补等,只要国家财政掏钱买单都应该算作公车消费。”

  “当前我国每年用在公车方面的费用约为4000亿元左右。”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官方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250万辆公车,但我认为还要多一点,在350万辆左右。”叶青说。根据自身经历,叶青认为一辆公车每年的花费在10万元左右比较正常。“350万辆公车乘以10万,再加上公车私用方面的成本,我觉得公车经费在4000亿元左右。”

  当记者进一步询问250万辆公车这一“官方数据”从何而来时,他表示无法解释清楚。

  另一种说法是每年公车消费为3000亿元。

  2006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时任安徽省政协副主席、民盟安徽省委主委刘光复提交提案《培养公务员节约意识 建设节约型的公务机关》。其中谈及“有人测算,公车只有1/3为公务所用,1/3为领导私事,1/3为司机所用,这样算下来,每年公车私用达2000多亿。”也就是说,每年公车消费3000多亿元。

  针对提案中的数据,记者采访了刘光复。据介绍,提案中涉及数字并非取自官方机构或是内部资料,而是通过整理研究各种报纸期刊以及网络信息资源所得出的数据,依据的材料包括:2003年3月8日新华网刊发的《公车改革势在必行》,2005年9月26日《中国产经新闻》刊发的《公务车改革只打雷不下雨 到底触动了谁的利益》,2005年9月29日《经济参考报》刊发的《将公务车标准降到10万 能治理车轮的腐败?》,2005年12月19日《第一财经日报》刊发的《处长车补凭什么是农村教师工资的六倍》,2006年1月5日《新京报》刊发的《公车也应逐步“小排量化”》。

  上述报道均表示,公车消费每年在3000亿元以上。2003年的《公车改革势在必行》一文提到,“【第0225号提案】……到了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国约有350万辆公车,包括司勤人员在内耗用约3000亿元人民币。”而其他报道都未指出统计数据的确切年份,模糊地称“目前”。

  第225号提案是当年的全国政协提案,提交者是南京师范大学原副校长陈凌孚,“这是当时民进江苏省委参政议政处提供的初稿。”陈凌孚说。记者随后联系参政议政处,工作人员称,“初稿是一位姓谢的会员写的”,而材料来源是“在网上搜集的”,具体情况因时间太久记不清楚了。

  这份提案与颜玉华引用的政协提案内容完全一致,初步判断,颜玉华当年所引用的正是这一份提案。

  还有一种说法是,我国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超过1000亿元。刊登于2012年5月28日《新华每日电讯》的《公车改革路在何方?》,文中提到:“据财政部2011年初公布的数据,目前我国每年公务用车购置费支出增长率在20%以上,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超过1000亿元。”但该文作者告诉记者,文中数据不是本人采访得来,而是引用同事数据。也记不清楚引用哪位同事的报道,现在也找不到来源了。

  关于公车消费众说纷纭,而公款接待的数据同样扑朔迷离。2006年10月30日《瞭望》杂志一篇文章称,2006年8月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政策动向课题组提供了一个数据:“2004年全国公款吃喝3700亿元。”

  记者致电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该部发展战略处处长高辉清查询后表示,相关课题成果确曾使用过“2004年全国公款吃喝3700亿元”这一表述,同时表示这一数字并非独立调查得来,而是“引用自《中国改革》2006年第一期”。

  记者查询了当期的《中国改革》杂志,在“读者来信”栏目一篇署名“马千里”的文章《构建和谐社会:务必着力降低执政成本》中,提到“以2004年的数据估计,全国公款吃喝3700亿元。”记者随后联系安徽省政协得知,该文作者是安徽省政协委员、省国税局原局长。但经多次努力,记者无法联系上马千里本人。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程宏毅、常雪梅)
相关专题
· 热点·视点·观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