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专题报道>>人民战“疫”党旗飘扬

社区里人说人夸的片儿警

追记武汉汉正街利济派出所民警吴涌

刘志月 杨槐柳 冯威

2020年03月26日08:46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社区里人说人夸的片儿警

早餐,一碗白面条。

还没端起碗,刘小琳的眼泪又下来了。

8时30分,汉正街利济派出所晨会。

所长祝志超点名:“吴涌!”

“到!”39位民警齐声答。

看到这一幕,受邀参加这次特别晨会的刘小琳泪水模糊了双眼。

3月24日,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汉正街利济派出所民警吴涌遗体火化。疫情防控关键期,战友和家人用这种形式缅怀他。

3月22日15时许,吴涌因突发疾病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年仅51岁。1989年警校毕业的他,从警31年。

吴涌牺牲后,湖北省公安厅慰问组和武汉市公安局慰问组均专程前往利济派出所,向他的妻子刘小琳和儿子转达公安部、湖北省委省政府和武汉市委市政府的慰问和关怀。

一个无疫情社区

3月23日,武汉公布最新全市无疫情社区名单,硚口区汉正街共和社区位列其中。

共和社区无疫情,与吴涌和社区工作者们的努力分不开。作为片儿警,吴涌兼任共和社区党委副书记。

社区防控中,“四类人员”全部排查隔离是必须完成的硬任务。

共和社区居民明婆婆出现了轻微发热症状,按要求必须送到隔离点观察。

共和社区党委书记熊恒超他们劝了多次,明婆婆仍认为自己不需要治疗也不需要隔离,拒不开门还将熊恒超的电话拉进黑名单。

“居民哪怕拉黑我的电话,也绝对不会拉黑老吴的电话。”熊恒超说,“他比我更耐心、更有方法。”

2月18日,吴涌站在明婆婆家门外,从政策谈到治疗、从治疗谈到康复。明婆婆情绪激动,始终不开门,她的儿子甚至说“要去投诉”。

碰了钉子的老吴没撒手不管。他通过公安人口系统,找到了明婆婆户籍所在地蔡甸区,把情况向村支书一吐露,深明大义的村支书立即通过电话慰问、劝导明婆婆。乡情感化,明婆婆终于打开家门,主动配合去隔离点观察。

康复出院回家后,明婆婆专门向社区表达歉意,还连声说吴警官就是好。

共和社区共有69名“四类人员”,他们全部通过感化、劝导的方式收治隔离到位。

武汉封城后,转移社区新冠肺炎病人是最危险的事。每当此时,吴涌总说:“我是党员民警,有危险,我先上!”

共和社区军威大厦6楼住着一对郑姓老夫妻,患病多日,需要进一步隔离治疗和观察。2月9日晚,吴涌和社区干部穿着防护服来到老人家,准备将他们送走,但两人身体虚弱,只能勉强下床挪步。

吴涌上前将老人的手搭在自己肩上,微微屈着腿、弯着腰,把自己当“人力拐杖”。60多级台阶,他们头挨着头,彼此的呼吸声一清二楚。

扶到平台,吴涌和熊恒超一起,用轮椅将老人抬到楼下路边的车上。

“老吴是社区工作的好搭档。”共事11年,80后熊恒超这样评价60后吴涌。

社区党委原定3月22日下午挨家挨户送爱心物资。

14时30分,见吴涌没来,熊恒超给他打了个电话,但老吴没接。

直到物资送完,熊恒超才得知,“老搭档”走了。

一摞奖章和证书

拉开吴涌办公桌的抽屉,刘小琳惊呆了——荣誉证书、嘉奖证书、立功奖章、优秀共产党员……

“交给他的任务,从来不讲条件,以最快速度完成。所里少了一个这样的实干家,是个大损失。”易永刚是利济派出所分管户政工作的副所长,吴涌的顶头上司。

掌握人员基本情况是片儿警的基本功。2019年武汉市全面展开“一标三实”(标准地址、实有房屋、实有人口、实有单位)工作。

汉正街地区人员聚集复杂,不下一番真功夫,这里房屋、人员根本查不清。

吴涌迎难而上,白天晚上泡在社区,尤其是抓住晚上6点至9点黄金时间,上门登记核查房屋和人口信息。所里集中验收,吴涌没有悬念地成为工作样板:门牌号码安装率、正确率最好,各类需要关注的人员信息,他入脑入心。

在军威大厦市场商户管理员伍伟眼里,吴涌是个能解决问题的行家。

汉正街里,商埠店挨店,居民房挨房,防火就成为最大课题。市场管理有规定,不允许吸烟、不允许在店内给电动车充电。

汉正街电动车多,大量商户依靠电动车送货。以前,市场曾发生电动车被盗案件,也发生过电动车充电起火险情。

为解决电动车的重大安全隐患,吴涌在辖区寻了一块空地,与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反复向街道申请,终于做起了一个有200个车位的便民停车棚。

“停车棚一举两得,电动车集中停放和看守,防止了被盗;引进公司为停车棚安装安全可靠的充电设备,集中充电方便又能防止过电起火。”伍伟说。

一袋青菜和香蕉

“真是坏,剥夺我洗碗的权利!”

“你累坏了,我心疼撒!”

疫情防控期间,吴涌回家,刘小琳抢着洗碗,夫妻二人的“土味情话”一句接一句。

就像喜欢警察工作一样,吴涌深爱着家人。只要在家,吴涌每天早上煮白面条,把筷子摆上桌,才叫刘小琳和儿子起床。

“他走了,一看到面,我眼泪就忍不住。”刘小琳说。

对吴涌,刘小琳更多是自豪。

作为警嫂,刘小琳也会替丈夫担心:有时半夜三更,接到电话就走了;有时与犯罪分子搏斗,对方持有凶器,事后总嘱咐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吴涌很孝顺。

年过七旬的母亲,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并确诊为重症,住进武汉市四医院。坚守在抗疫一线岗位上的吴涌,心急如焚,没有时间专门照顾母亲,便嘱咐在该医院当医生的弟弟多用心。母亲出院后,他每天打两个电话报平安,关心母亲。

吴涌很爱儿子。儿子发一张工作之类的照片给他,都会让吴涌高兴半天;儿子有进步,他比谁都高兴。

至今,刘小琳还不太相信热爱工作、热爱生活的丈夫已经离开了。

3月22日中午,刘小琳给吴涌发微信,要他记得买青菜、萝卜、牛肉等,晚上回家煲汤。

吴涌挨个回复了4个“好”。

吴涌办公室桌上放着一把香蕉,地上一个大袋子里是一把芹菜、一把菠菜和一小袋毛豆。

他答应妻子的事做到了,只是没能送回家!

当天18时许,刘小琳正在做饭,接到了祝志超电话。

“嫂子,吴涌走了……”

“祝所长,你又要派他去哪出差?”刘小琳还有点纳闷。

“嫂子,他去世了……”

“啊!这可开不得玩笑,中午要他晚上买菜回来,他还说好呢?!……”

刘小琳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她不相信吴涌就这么走了,但是吴涌真的走了,离开了他深爱的家人,深爱的警营。

本报武汉3月25日电

(责编:王珂园、闫妍)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

微信“扫一扫”添加“人民党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