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时代先锋

追记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民警肖俊京:燃烧生命铸就时代警魂

2018年11月26日09:19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燃烧生命铸就时代警魂

老肖走了。

这个案件“狂人”,带着对未竟事业的牵挂、对家人未完成的承诺、对公安战友的依依不舍,走得太突然,走得静悄悄。

老肖牺牲在千里之外的哈尔滨。10月31日,已在云南连续出差15天的老肖刚回队里,就和战友马不停蹄赶往哈尔滨执行抓捕任务。11月1日上午,老肖被发现倒在旅馆的洗手池旁,没有了呼吸。“你不知道他头一天晚上吃的什么,”一同出差的民警边子琦只要想到这个场景就止不住眼泪,“他就吃了半块面包,一直在说案子,案子没破,他牵肠挂肚。”

天生就是搞案子的人

老肖名叫肖俊京,生前系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民警。

肖俊京与刑事侦查工作有缘。1996年,32岁的肖俊京从派出所调入刑警,进入经济犯罪侦查队工作。

认识老肖的人都知道这是个案件“狂人”,三句话准提案子。“老肖说案子时眼中有光,单刀直入,都是干货,他天生就是搞案子的人,”丰台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中队长马德鹏回忆与老肖共事的时光,着实佩服。

冬夜,丰台南苑发生命案,一家三口被害。老肖带领侦查员赶去现场的路上,就得知“嫌疑人”被抓了:这家的大女儿虽受重伤但意识清醒,她和凶手搏斗过,指认家里的一个工人就是嫌疑人。就在大家都以为案子即将告破的时候,老肖提出异议:“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嫌疑人’口供不对,作案时间也有矛盾点,不能轻信证人证言。”在现场,老肖继续带领侦查员在现场提取足迹,分析步态特征,得出和被指认的工人不吻合的结论。

刑侦总队技术专家的到来印证了老肖的推断,专家对足迹和身体特征进行分析,得出凶手有点跛的结论,而被指认的工人身体情况正常。最终,侦查员调转方向,锁定并最终抓获真正的嫌疑人。

经侦大队大队长康志刚在遇到破案难题时常常给老肖打电话,“聊案子不分时间段,每次都能说半个小时,跟老肖聊完之后,我就有了思路了,有好几起案子都是这样破的。”

凭借丰富的侦查经验和扎实的基本功,肖俊京带领侦查员先后破获命案和大要案,立下赫赫战功。他先后历任丰台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探长、副队长、队长,亲自参与破获“新宫村杀人案”“冰柜藏尸案”等上百起大要案。每次面对穷凶极恶的嫌疑人,肖俊京都毫无犹豫,冲锋在前,从警29年,先后荣立3次个人三等功,6次个人嘉奖。

不要官儿也不追官儿

马德鹏第一次见到老肖是12年前,那年老肖42岁,而马德鹏刚参加工作。他对老肖的第一印象是人很精神,“就是有些驼背,穿着一件快掉色的警用背心。”

马德鹏说的驼背,其实是老肖很多年来一直在忍受的病痛。因长年在基层一线摸爬滚打,肖俊京积劳成疾,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被鉴定为四级残疾。这种病无法根治,无法久坐久立,要常年饱受折磨。老肖常常夜里疼得睡不着觉,在屋里踱来踱去。

2011年,肖俊京因病退出领导岗位,进入档案管理室。来交卷的民警经常能看到肖俊京躬着背穿梭于林立的档案柜间,戴着老花镜认真核对卷宗。在互联网普及的当下,一本本由他铅笔备注的卷宗成为经侦大队独特的风景线。自档案室组建以来,老肖共经手案卷3600余本,批注、退回重组300余本。

而在档案室,老肖一刻也没有放弃搞案子的心。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总是积极请战,几乎每个专案组都有他的身影。他平时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这项任务交给我吧”“我身体扛得住,还能干得动”。

辖区发生命案后,嫌疑人基本都会第一时间逃离北京,所以刑事民警出差特别多。老肖在重案队时,一年有四五个月都在出差,这种节奏在档案室得到延续。今年1至10月,老肖随队出差累计达60余天,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

经侦大队政委梁景成跟老肖发过一次脾气。今年7月,大队一名探长找到梁景成说,要请老肖一起出趟差,机票已经定了。梁景成一听就有些不高兴,心想老肖真是你们谁想用就用啊。

梁景成说:“肖哥身体不好,前段出差刚回来,不能再让他去。”话音未落,老肖推门而入:“政委,我身体没问题,我跟他们去!”梁景成当时就生气了,他冲着老肖和探长发火:“谁叫你你就去,你身体能行吗?你们以后再让老肖出差必须经我同意!”

这趟差一去就是46天,肖俊京带领侦查员不仅摸清了线索,找到了犯罪嫌疑人的窝点,还配合后续赶到的侦查员一举打掉了5人诈骗团伙。

“肖哥40多岁才当上队长,他在副队长岗位上代理队长四五年,期间从无任何怨言。他这个人,不要官儿不追官儿,不推活儿不躲活儿,不甩片儿汤话,三观极正,从未说出过一句负能量的话。”梁景成这样评价老肖。

他选择最繁重担子挑

同事们都说老肖是重案组的“魂”,他有着刑警的“死磕”精神,案子再难都不放弃。他办案讲究细致地讯问、灵活地运用线索,也乐于接受新鲜事物。

马德鹏回忆,十几年前,老肖就有视频侦查意识。当年,丰台方庄发生抢劫杀人案,老肖就指导侦查员开展视频追踪,通过一点点观看视频,愣是把嫌疑人从南三环的方庄追到了北五环外的天通苑。马德鹏说,时至今日,作为老肖带过的兄弟,甚至是自己又带的兄弟,在追视频时都能显出那么一股“轴劲儿”,“这都是老肖当年教给我们的。”

雷厉风行、风风火火,是他的办事风格;不寒暄、不铺垫、不拐弯,是他的说话风格;只讲别人,没有自己,是他的待人之道。从警29年,肖俊京工作岗位发生过多次变化,历任刑警探长、重案队长、派出所长,也干过片儿警、档案员、侦查员。“他干过这么多岗位,肯定知道哪个比较轻松一些,但他选择了最艰难的路去走,最繁重的担子去挑。”青塔派出所所长李会强说,重案刑警很苦,但老肖一心扑在这上面。

一边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一边面对悲痛至极的被害人家属,磕下每起案子,老肖都无愧于刑警精神:他有情怀,有智慧,有胆识。

梁景成始终不肯接受老肖走了,他甚至后悔到有些迷信,“东北老肖最熟,但也许真不该让他再去那里办案,”梁景成回忆,今年8月,老肖和自己去黑龙江出了一趟差,侦办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忙碌了一天,查账、调取证据工作都很顺利,但坐电梯的时候发生了意外。“直梯莫名从二楼掉下了一楼,我吓出一身冷汗,但老肖却说没事,他说我们是正义的化身,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梁景成到现在仍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老肖总说自己对东北人熟地熟,去过太多太多次,办了太多太多案,却最终牺牲在了那里。”

“很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过重案队,看到墙上挂着照片,他说挂上的都是牺牲的,自己能熬到退休就是胜利。快要退休了,他却把自己给挂上了,”老肖的儿子流着泪诉说对父亲的思念,语气中也带着些许责怪,“父亲总说中国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但他一次也没带我妈出去过,我妈从未离开过北京。这次去哈尔滨之前,我们三人难得在饭店吃了饭,他说回来就带母亲去苏州,在饭桌上把火车票都买好了,但却再也没有机会了。”(记者 张雪泓)

(责编:王珂园、常雪梅)
相关专题
· 时代楷模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