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期刊选粹>>《刊授党校》

古田会议与党内教育

洪武子

2018年07月26日10:29    来源:刊授党校

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要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利用好古田会议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开展好党性教育、理论教育、思想教育,用先进的理论和思想武装全党,常抓不懈。


1929年召开的古田会议,开创了中国共产党自我纠正错误、自我完善、自我提升的理论先河,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系统阐述了党内教育的目的、意义、内容和方法等,形成了党内教育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这次会议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初步回答了如何从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着手、保持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和建设党绝对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等一系列带根本性的问题。毛泽东指出,党内最迫切的问题是教育的问题。古田会议阐述的党内教育思想,不仅对早期党的思想政治教育产生了重大影响,也为今后党的自身建设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产生了党内教育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

根据《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在古田会议之前明确提到“党内教育”问题的,只有1924年5月中国共产党第三届第一次扩大执行委员会通过的《党内组织及宣传教育问题议决案》。这一文献指出,“党内教育的问题非常重要,而且要急于设立党校养成指导人才。”之后,直到1929年的古田会议决议才再次提及“党内教育”。

大革命失败后,特别是在根据地和人民军队创建过程中,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十分突出,加强党内教育的任务迫在眉睫。但是在古田会议之前党的历次决议案中,由于对党内存在的各种错误思想认识不足,导致对党内教育工作的规定不全面、不深入,缺乏有针对性、全面性的党内教育工作的根本指导思想,也未能对这些问题提出明确的解决办法。

1929年9月28日《中共中央给红四军前委的指示信》(即“九月来信”)肯定了毛泽东等人的正确主张,指出了当时红军中存在的右倾思想和党的教育缺乏问题。毛泽东据此进一步提出和系统阐述了“党内教育”问题,这在党的历史上是第一次。党内教育的对象很明确,只要是“党内”的人,不论是谁,不分职务高低,不论是普通党员还是党员干部,都概莫能外,都应该接受“教育”。

古田会议通过了“党内教育”问题的第一个决议案,比较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党内教育工作的意义、内容和方式方法,对干部、一般党员等的教育内容进行了分层次、有针对性的规定,形成了一套适应不同文化水平、不同职务的党员和各级党组织的教育方法,开创了党内教育的先河。

规定了党内教育的具体内容和方法

古田会议之前,我们党已经有过一些实际意义的党内教育方式,但是这些主要的党内教育工作的方式方法在当时复杂的革命形势下并没有完全得到落实。古田会议在以往确立下来的主要的党内教育载体上,对党内教育作了更加详细的规定,指出要“有计划地进行党内教育,纠正过去之无计划的听其自然的状态”,提出思想建党的根本途径是加强党内教育。

毛泽东根据当时党内教育存在的问题提出了10种教育材料,对广大党员进行全面的思想政治教育。而当时所说的教育材料,实际上就是教育内容。同时,对党内教育的对象、组织实施等作了详细的说明和划分,如指出社会经济科学的研究,适用在“干部分子”外,其余都适用于一般党员。

古田会议进一步重申了部分党内教育的形式,在此基础上又提出了主要以“党报,政治简报,编辑各种教育同志的小册子,训练班,有组织地分配看书,对不认字党员读书报,个别谈话,批评,小组会,支部大会,支部委、组联席会议,纵队为单位组长以上活动分子会议,全军支书以上活动分子大会,纵队为单位党员大会,纵队为单位各级书、宣、组联席会议,全军支队以上书、宣、组联席会议,政治讨论会,适当地分配党员参加实际工作”等18种教育方式作为红四军党内的重要教育方法。决议规定的这些党内教育材料和教育方法,根据个人的自身特点和学习需求,从普及一般政治常识到提高干部的政治水平,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培训,使党内教育更加有的放矢、易于操作,避免泛泛而谈。决议比较完整地构成了党内教育工作的实施办法,成为一部党内教育的实用手册。

促进党内教育走向制度化、规范化

建党初期由于宣传教育的组织领导体制处于相对混乱或是缺乏状态,导致了在工农革命过程中党员思想较为混乱。由于没有坚强的党内干部和强有力的组织领导,党的宣传教育常常流于形式甚至没有。党内教育得不到有效开展,错误思想的指导使革命力量遭受巨大损失。

决议中提到,“各级党部的工作做到了解决问题,但完全忘却了教育同志的一个任务。关于训练性质的会议,如活动分子大会,书、宣、组联席会议,委、组联席会议,支部大会,纵队或支队党员大会等,非常开得少”,“支部大会及小组会,有许多没有按时开”,甚至不少党员对党内召开支部会议等的意义认识不明,即使有开会也鲜少有积极发表意见者,“封建式的会场秩序,死板无活气,到会如坐狱”。支部大会、党员大会没能发挥其解决问题的作用,以至于红军内部的思想纷杂,出现各种错误倾向,危及革命事业的发展。

古田会议批评了单纯军事观点,明确规定了政治机关与军事机关应在前委指导下平行地执行工作。这样就明确了军事工作系统和政治工作系统的关系,确立了政治机关和党内教育工作在红军中的地位和重要作用,为切实有效地开展党内教育提供了组织保障。在此基础上,古田会议还指出“各级党部不单是解决问题和指导实际工作的,它还有教育同志的重大任务。各种训练同志的会议,及其他训练办法如训练班、讨论会等,都要有计划地举行起来”;“支委会及支委以上各级党部,应该有计划地每月规定支部大会及小组会讨论的材料,并规定会期,严密地督促开会”。这就明确了各级党支部的职责和负责的具体工作问题,比较清楚地把党内教育培训工作进行了划分,有利于党内教育培训工作的落实和有效开展。

这些开展党内教育的方法,真正做到了有的放矢、言之有物,使党员真正认识到问题所在,明确了纠正的方法和途径,能够自觉参与教育过程。古田会议所蕴含的教育思想,坚持问题导向,符合现实需求,直指灵魂深处,促进了党内教育逐渐走向制度化、规范化,并最终被推广到全党、全军。

引领党内教育不断开创新境界

在决议中,毛泽东用大量篇幅列举了红军中种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变形,剖析其产生的原因,并针对每一种错误思想都提出了相应的具体的解决办法。在这些办法中,首要的一条几乎都是“教育”,即要求从党内教育入手,提高党员的政治理论素养,从思想上牢固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价值观。这些方法和经验,改变了以往对党员教育无计划的状态,建立了一系列加强党员教育的规范化制度(如党小组会、支部大会、支委联席会议等),确立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基本原则,运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正确开展党内的思想斗争等,使党内教育的制度最终确定了下来,并逐渐成为全党遵循的一个基本制度。

古田会议后,毛泽东在决议中关于“党内教育”的相关表述很快在中共中央的文件中得到反映。各地红军纷纷学习红四军经验,开展结合本地区实际的党内教育。湘鄂西、鄂豫皖、赣东北、左右江等革命根据地都以红四军为榜样,加强党内教育的宣传和学习,肃清错误思想倾向的影响,促进了新型人民军队的建立,确保了党和军队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经过漫长的历史过程,我们党自我教育、自我完善的方式方法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古田会议所确立的基本原则和教育精神,一直是党内教育理论和制度化发展的源头活水。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仍要深入挖掘古田会议精神,利用好古田会议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开展好党性教育、理论教育、思想教育,用先进的理论和思想武装全党,常抓不懈,使中国共产党始终成为革命的、前进的政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单位:古田会议纪念馆)

      (《刊授党校》杂志授权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发布,请勿转载)    

>>>点击进入“全国党建期刊博览”

 

(责编:谢倩、闫妍)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