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期刊选粹>>重庆当代党员

创新之光照亮林海雪原

——“民工教授”蒋兴良的冰原拓荒路

唐余方

2017年11月08日16:51    来源:当代党员

在湖南省雪峰山顶,耸立着数座大小不一的电力设备。

40米高的风力发电机顶部,印着四个大字——“重庆大学”。

这是世界上首个野外自然覆冰试验基地。它的建设者和使用者,是来自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的蒋兴良教授及其团队。

2008年7月,蒋兴良带领团队来到雪峰山的茫茫林海中。他们坚信,这里“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恶劣天气,却是进行输变电设备自然覆冰试验的最佳环境。

在一穷二白的艰难境遇下,这群学者硬是让基地拔地而起、成功耸立在了雪峰山顶。

一晃近十年过去了,当初的“小作坊”如今已变身为全球“独具特色、不可替代”的自然覆冰试验基地。

作为基地和科研团队的带头人,蒋兴良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泡在了雪峰山上,也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茫茫冰原。前后历经30余年,在高电压与外绝缘领域不断“拓荒”的他,终于在冰天雪地里缔造出一系列创新成就。

“狭小领域”的广阔梦想

2017年10月16日下午,重庆大学,蒋兴良风尘仆仆地钻进高电压试验厅办公室。

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旧夹克,背着双肩包,头发胡乱地搭在头顶。

常年的野外试验,在蒋兴良脸上留下了沧桑印记。

正如蒋兴良的同事和学生所说:“蒋老师是一个极其朴实、只专注科研的人。”

1985年,蒋兴良考上了重庆大学研究生,从电力系统分析专业被调配到高电压工程技术专业。就是这一年,他开始从事与电网覆冰绝缘相关的研究,就此与冰雪结缘。

彼时,重庆大学在高电压与外绝缘领域的研究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并极具前瞻性地建设了国内第一个模拟电网自然覆冰的人工气候室。

在不少人眼里,电网覆冰始终是小概率的偶然事件,是一个极其狭小、没什么发展前景的研究领域。在2008年以前,几乎没有哪个电力公司意识到冰灾的严重性。

而蒋兴良一直在做的,就是将这一狭小领域的研究不断扩大。

2008年那场罕见的雨雪冰冻灾害,终于让人们意识到了电网覆冰研究的重要性。

2008年1月,我国南方地区遭遇罕见的雨雪冰冻灾害,连我国最新最先进的输电线路的线塔都被冰雪压垮了,多地电网全面崩溃。

那年正月初三,蒋兴良拖着正在生病的身体,奔赴湖南、贵州等9个受灾最严重的地区进行调研。

让蒋兴良感到意外的是,贵州省六盘水市历年来都是覆冰最严重的区域,在这次冰灾中却没倒过杆;而同属贵州省的都匀市却受灾严重,导致了全市停电。

原来,因为电网年年覆冰,六盘水一直在进行电网覆冰的研究与防护;而都匀市从未发生过冰灾,因而没有留意过这个问题。

两市的鲜明对比,进一步说明了覆冰防冰研究对于电网安全运行的影响。

“电网的覆冰防冰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世界难题,对国家电网的发展和经济建设有着重要作用,需要一代又一代科研工作者坚持不懈地创新和传承。”蒋兴良说。

“战冰斗雪”的拓荒之旅

2004年,还是重庆大学研究生的胡琴得到了一个特殊的野外试验机会:他将跟随导师蒋兴良,到青藏高原开展科学试验。

彼时,青藏铁路正在建设。高海拔地区因空气密度低、紫外线强、风速大等特点,外绝缘放电特性和平原地区大不相同,铁路供电工程外绝缘和隧道电气间隙的设计因此遇到了“瓶颈”。

放眼全国,有这方面研究基础和成果的,只有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

为解决青藏铁路建设过程中的难题,2003年,蒋兴良率队踏上了青藏高原。

“高原的生存环境极其恶劣,进行试验的地方也鲜有人烟,尽是绵绵不断的雪山和草地。”胡琴说。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蒋兴良带领团队一直坚守在试验第一线。

2004年12月,团队在海拔4475米的望昆车站设立试验站点。

可刚试验没几天,一台几吨重的变压器就出现了故障。

“所有试验设备都是从学校试验室拉到青藏高原的,根本没时间拉回去修理。”胡琴说。

正当大家感到束手无策时,蒋兴良站了出来:“我们自己修!”

在现场,蒋兴良组织大家拆卸变压器,检查事故原因,在冰天雪地里修了整整三天,终于将变压器成功修复,让试验得以继续进行。

从2003年到2006年,蒋兴良带领团队在青藏高原分阶段进行了9个月野外试验,获得了许多创新成果,不仅完成了青藏铁路的研究项目,还积累了宝贵数据,让重庆大学在高海拔外绝缘方向的研究跻身世界领先水平。

“在海拔5000米以上进行大型电力科学试验,只有我们一个团队做到了。”蒋兴良说。

创新没有捷径。多年来,蒋兴良的足迹遍布六盘水、三峡库区、青藏高原、雪峰山等地的冰天雪地里,工程经验足,点子很多:看到短路融冰技术造成的停电和成本高等问题,他开发了分裂导线电流转移融冰技术;因为覆冰参数密度的监测极为困难,他又发明了多导体积冰器……

“科学技术研究需要耐心、认真和扎实,只有耐得住寂寞,忍得了枯燥,才能逐渐认识自然规律;只有通过扎扎实实的数据积累,长期的大量求证,才能取得创新成果。”蒋兴良说。

“变革传承”的执着守望

“如果你再晚来一个月,我就又要上雪峰山了。”办公室里,蒋兴良对记者笑着说道。

从2008年至今,蒋兴良到雪峰山的次数比团队其他任何成员都多——他有7个春节都是在山上度过的。

在业界,雪峰山自然覆冰试验基地的建成,被认为是我国在高电压与外绝缘领域研究上的重大突破。

这一重大突破,还“得益”于2008年的冰雪灾害。

2008年春天,天气刚回暖,蒋兴良就又踏上了调研之路。

彼时,刚刚过去的那场灾害,暴露出不少问题:人工气候室的研究并不全面,防冰除冰方法针对性不够,一些机器设备在恶劣天气下根本无法工作……

蒋兴良敏锐地意识到,要想持续推进覆冰研究,必须得建立一个野外自然覆冰试验基地。

“人工气候室只能模拟自然环境,模拟出来的数据和现实情况是有差距的。”蒋兴良说。

为此,蒋兴良辗转云南、贵州、湖南等20多个省市,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湖南省雪峰山。

海拔1500米的雪峰山顶,具有小地形、微气候的特点,它的极端天气,连天气预报也无法预测。

“天气越是极端、恶劣,越是有利于我们开展试验。”蒋兴良说。

2008年7月,在雪峰山顶,试验基地动工建设;10月,基地架构基本完成。

起初,蒋兴良打算仅仅将这里作为一个观测点来完成试验项目。但在后来的试验过程中,大家发现,在这个基地能做的研究远不止于此。

“这里的覆冰周期长,量大,很适合做科学研究。”蒋兴良说。

随着基地设施设备不断完善,科研人员的思维也越发开阔,能做的试验也越来越多了。

截至目前,雪峰山自然覆冰试验基地的研究领域已扩展到电气外绝缘覆冰、输电线路防冰除冰技术、风力发电机的防冰除冰技术等,完成了多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

由于长期在野外进行试验,蒋兴良总是灰头土脸。有人送他“民工教授”的外号,他丝毫不介意,调侃自己常是“民工、设计、试验和总监一肩挑”。

作为团队负责人,蒋兴良的一言一行也影响着身边人。

这些年来,胡琴养成了不少习惯:比如教学期间,他是最早来到办公室的人之一,寒暑假他也会待在雪峰山……

2017年5月,56岁的蒋兴良成为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的获得者。

“相较于大自然,人类的力量何其渺小,但只要研究有所突破,一切坚持和努力都是值得的。”蒋兴良说。

【学习感悟】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我个人认为,创新不是口号,首先要有敬业精神,在长期的工作研究中了解国内外现状和发展动态,有认真扎实、坚持不懈、吃苦耐劳的态度,以及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在实实在在的研究、真真切切的数据基础上突破某一领域和方向的科学技术瓶颈。创新是积累知识和经验,以及实践基础上的科学、技术、工艺、方法、理论和材料等的突破。

——重庆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授 蒋兴良

一年多来,我们团队攻坚克难,研发出了全球首款极速曲面显示器等多款新产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这给了我们继续前行的力量和信心。作为创新型企业的研发人员,我们将继续立足本职岗位,努力让更多新产品投放市场。

——重庆京东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青年研发人员 王武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这些年,重庆轨道交通发展得特别快,从依赖国外技术到实现完全的重庆设计、重庆制造,正是创新引领发展的体现。未来,在十九大精神引领下,我们将在产品设计创新、制造方法创新、管理思维创新等多方面继续探索和实践,让创新驱动融入到工作的方方面面。

——重庆中车长客轨道车辆有限公司技术部副部长 姚鸿洲

重庆《当代党员》杂志授权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发布,请勿转载) 

>>>点击进入“全国党建期刊博览”

 

(责编:沈王一、王金雪)

推荐阅读

独家视频:新时代来啦!   新时代来啦!十九大报告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你我身处其中的新时代是个什么样的时代?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推出《新时代来啦!》动画视频,带领网友们一起领略新时代。【详细】

学习路上|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数据库|学习词典|党课随身听|中国政要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