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期刊选粹>>辽宁共产党员

“旦儿”书记安香淑

——记党的十九大代表,新宾满族自治县旺清门镇旺鲜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安香淑

刘学文 记者 刘向宇

2017年10月18日09:02    来源:共产党员

安香淑,女,朝鲜族,1961年2月出生,199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3月参加工作,现任新宾满族自治县旺清门镇旺鲜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先后获得“辽宁省优秀共产党员”“辽宁省三八红旗手”“辽宁好人”等荣誉称号。

春天观田地、夏天看纳凉、秋天望炊烟、冬天察门雪,冬去春来14个轮回。14年了,新宾满族自治县旺清门镇旺鲜村党支部书记安香淑把无私的爱,倾情献给了这个村的几十位空巢老人,从嘘寒问暖到上门服务,从求医问药到卧榻伺候,从临终关怀再到操办后事,安香淑都做到了极致,被空巢老人们亲切地称为“旦儿”(朝鲜语,意思是闺女)书记。

对于这个称谓,安香淑对记者只说了三句话:

“我既是党员又是村支书,有责任照顾好他们!”

14年前,安香淑当选为新宾满族自治县旺清门镇旺鲜村党支部书记。当时全村1400多人有85%的青壮年到韩国打工,留在村子里的,除了咿呀学语的孩子,就是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

孩子尚有老人照顾,老人一旦生病谁来照顾?安香淑说:“我是党员,是这个村的书记,从工作的角度讲,照顾好他们就是我的责任!”

1999年,朴顺芬老人的丈夫去世,留下病重的儿子和患有精神病的孙女。2008年,朴顺芬的儿子突发脑溢血去世,她悲痛欲绝,没有能力给儿子送葬。安香淑自掏腰包,为朴顺芬家张罗丧事,一连几天都没有合眼。从此之后,安香淑像老人的亲生女儿一样,十多年如一日,为老人洗衣做饭,帮老人劈柴拾垛。2010年洪灾期间,安香淑不放心老人独自在家,将老人和其患有精神病的孙女接到自己家看护。同年冬天,86岁的朴顺芬老人在安香淑的守护下,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这些年,没有极特殊情况我出门很少超过两天,时间长了总是心里发慌,感到没底儿。”面对记者,安香淑陷入回忆:“10年前,空巢老人崔石根患脑血栓不能自理,我每天都去看他,给他做饭洗衣、煎药烧炕。有一天我去抚顺市内办事,被大雪阻隔,两天后回来,发现崔石根已经去世。我到现在还后悔这事,要是我不去市内,老人说不准现在还在人世呢!”说着说着,安香淑眼泪便流出来了。

从那时起,春、夏、秋、冬,安香淑就像一个侦察兵一样每天都要搜集全村空巢老人的健康情报,经常绕着村里“巡逻”。开春了,谁家里一天没个动静,她就上人家里看看是不是生病了;夏天纳凉,谁没到大树下拉家常,她就问人家是不是身体有恙了;秋天,她会站在村子里的最高处,环视全村的烟囱,哪家烟囱不冒烟,她会急三火四地过去瞅个究竟;冬天雪后,她开始注意空巢老人屋前有没有脚印,如果有,就说明能下地;没有脚印,那可能就是有情况了……

“他们把我当‘旦儿’,我有义务给他们养老送终!”

旺鲜村的空巢老人称安香淑“‘旦儿’书记”,里面既有温馨又有艰辛。

24岁时,安香淑就在村里当妇女主任,大家选她就是因为她孝顺老人。早年,安香淑从老家吉林白山嫁到旺鲜村时,她就接过照顾卧床不起的公婆和丈夫兄弟留下的3个孩子的重担,一直把老人送走,又把孩子们相继拉扯大。眼看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安香淑的丈夫却患了肝病,村里年长的人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安香淑,他们号召村民们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全村上下张罗筹借了21万元的医疗费,帮助她渡过了难关。

为了还债,安香淑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到韩国打工。她当时一门心思想快挣钱、多挣钱、早还钱,对得起借钱给她的乡亲们的那份信任。别人一个月只挣两三千元,她一个月能挣上万元,有时一天只睡一个小时,端托盘走路时都能睡着,平时吃很少的饭,喝很少的水,就怕上厕所时睡着了。两年后,安香淑回到家乡还清了乡亲们的钱,却又赶上了饥荒。“那个时候,又是乡亲们帮助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他们把我当‘旦儿’,我有义务给他们养老送终。”为了兑现心中的承诺,安香淑已经坚持了14年。

曾德洙和朴正玉两位老人快90岁了,儿女在国外十多年没有联系,要是看到老人家烟囱没冒烟,安香淑会第一时间跑到两位老人家里帮忙点火烧炕、洗衣做饭,喂老人吃完药,把家里家外收拾干净再走。她不仅是曾德洙和朴正玉两位老人的“旦儿”,更是旺鲜村所有空巢老人的女儿,老人们谁家里有事,安香淑都会在他们需要的时候予以帮助和照顾。

老人郑日海说:“有安书记在,我们这些空巢老人才能安心地享受晚年生活,因为她不仅给了我们生活上的帮助,更给了我们精神上的慰藉,她就像我们的女儿一样,总是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

老人王世杰说:“‘旦儿’是我们看着成长起来的,对她知根知底,有她在,我们心里就有底。”

“再苦再难再委屈,我也要坚持坚持再坚持!”

照顾空巢老人,付出的不仅仅是物质和体力,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支撑。

旺鲜村有位郑姓的老人,儿女不在身边,安香淑发现老人脑出血送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老人去世后,安香淑又张罗村里人帮忙办理了后事。别看老人的子女平时不管不问,等到老人已入土为安了,就开始打电话到处埋怨安香淑,说安香淑没有让医生进行开颅手术挽救老人生命、没等到老人儿女回来再办理后事,等等,字字埋怨像刀子一下下地剜着安香淑的心。好在村里人都知道老人实际情况,纷纷数落老人子女不孝。

“只要村民们拥护、空巢老人们开心,即便再苦再难再委屈,我也要坚持坚持再坚持!”

安香淑担任旺鲜村党支部书记的14年里,她亲自送走了38位空巢老人。从老人生病开始,安香淑就联系老人的亲人朋友回家照看。联系不到的,她就守在老人身边端药递水,代替儿女床前尽孝,替他们处理老人的后事。很多人不理解她的做法,安香淑说:“从工作的角度讲,我是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照顾好他们是我的责任;从私人角度上说,我是这个村的村民,村里老人看着我成长,就和我的父母一样,我们相处了几十年,我对他们每个人都有感情,看到他们儿女不在身边,晚年得不到照应,我能不上前伸一把手吗?”

有些老人临终时儿女不在身边,后事全靠安香淑张罗。有一次,村里一位孤寡老人夜里去世,安香淑守夜,守到半夜,外面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一道闪电照在老人的遗体上,吓得安香淑半年都没睡好觉,合上眼满脑子都是那天夜里的恐怖场景。常有人问她,“那些老人的儿女都不回来管,你图什么?”安香淑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是党员,我是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

安香淑今年56岁了。记者问她:“作为村支书,您不仅要忙活村里的事务,还要照顾这么多的老人,累不累?”她平静地说:“累点不怕,就是忙不过来,如果离开村子去北京开会,让我最牵挂的还是村里需要照顾的那9位空巢老人。”

辽宁《共产党员》杂志授权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发布,请勿转载

>>>点击进入“全国党建期刊博览”
 

 

(责编:闫妍、王金雪)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