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期刊选粹>>《中华儿女》

我们骄傲,我们是强磁场人

记者 梁伟

2017年09月11日15:32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一切还都刚起步,在归国的青年科学家中,我们还不是做得最好的,但在这个独特的平台上,我们愿意付出百分百的努力,推动中国强磁场科学快速发展”

从哈佛大学到合肥科学岛有11000多公里。

科学岛位于风景秀丽的蜀山湖畔,三面环水,绿树成荫,是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所在地。短短数年,这里已经人才济济、群英荟萃。岛上的10多个研究所拥有上千名国内顶尖科技人才,其中不乏全球知名专家。

他们,哈佛大学医学院药物学专业博士后、生物医学专业博士后、医学院高级科学家……王俊峰、刘青松、刘静、王文超、任涛、张纳、林文楚、张欣,就是其中的一群。之前,他们有着相同的称呼——哈佛博士后;现在,他们又拥有了相同的身份——中国科学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

为了祖国,为了事业,他们跨越万里之遥。8个都不是安徽人,却都在合肥安了家,因为这里就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

“终于回家了”

王俊峰是第一个来到科学岛的人。

从1988年考入北大化学系,这个山西男人就一直漂泊在外,从山西到北京,又从北京到了美国。有幸福,也有艰辛。

2004后的几年,是王俊峰最困难的阶段。他在哈佛医学院里一直从事B型流感病毒的氢离子通道蛋白的研究,经费颇为紧张。最惨的时候,整个实验室只有1500美元,当时他的两个孩子年纪又很小,父母也不能在美国照顾小孩,只有他和妻子苦苦支撑。功夫不负有心人,2009年,王俊峰成功解析B型流感病毒的氢离子通道蛋白,实验室的困境迎刃而解,越来越多的机会找上了他。

但王俊峰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意外的决定,他要回国。“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在科技方面投入非常多,迅猛的科技发展速度,让我身边很多朋友都会考虑回国。”王俊峰回忆说,“但是如果从科研条件来说,美国条件还是会相对好一些,因此不少人会感到纠结。”

2009年,一个国内朋友告诉王俊峰,中国要建自己的强磁场实验室,王俊峰听了很是兴奋。当即决定回国看看,北京、上海的几个科研机构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王俊峰到达国内的第一站便是合肥科学岛。彼时,科学岛上有个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是“十一五”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项目,于2008年5月开工建设。强磁场实验装置上搭配有输运、磁性、磁光、极低温、高压和组合显微实验测试系统,为开展凝聚态物理、化学、材料科学、地学、生物学、生命科学和微重力等学科的前沿研究提供了平台。

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美国国家强磁场实验室拿到博士学位的王俊峰,主要研究领域就是生物核磁共振,包括核磁共振原位检测新技术新方法、膜蛋白结构与功能研究、蛋白质设计与生物制药,这个研究方向与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简称“合肥院”)正在建设的强磁场大科学装置不谋而合。

“6月17日面试,当天晚上就说希望我来。我也非常兴奋,立即给妻子打了越洋电话。”王俊峰说。

那时候的波士顿还是午夜,很少冲动的王俊峰言辞非常激动,他告诉妻子自己想把爱人、孩子都带到岛上,他要把家安在这里。

“我们的工作很好、绿卡也有了,生活非常稳定,两个孩子都出生在美国,而且我们要去的不是北京,不是上海,而是我们完全不了解的合肥,真的有必要吗?”妻子心里极其忐忑。

一个多月后,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王俊峰和妻子带着12个行李箱,从美国飞到上海。当合肥院的车将他们送到住所,进门的那一刻,王俊峰如释重负:“我,终于回家了!”

强磁场的聚能量

来到合肥院以后,王俊峰担任了中心磁共振生命科学部主任。因为中心刚起步,很多关键的实验仪器和设备都没有,他就带着实验样品,奔波在全国各地,寻找合适的设备做实验。同时为了组建实验平台,他反复跟国内和国际供应商谈判,组建心目中理想的平台。

仅仅一年时间,强磁场中心科学大楼就拔地而起,各类实验设备相继调试成功。硬件条件正在按理想的蓝图慢慢变现,但王俊峰内心始终无法轻松——一个重要问题还没有解决,中心需要更多有生命科学背景的人才。他把目光投向了自己最熟悉的、远隔万里的哈佛大学。

王俊峰在哈佛的老友们也时刻关注着他在国内的发展,刘青松和刘静夫妻也不例外。刘青松2001年到了美国,辗转多所知名学府研究化学和药物学,2006年进入哈佛大学深造和工作。“一个人身处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制度中,无论工作学习还是生活,会有很多事情令你始终无法融入,在美国的感觉就好像永远住在旅馆,没有家的温暖。”

2010年,刘青松随哈佛归国代表团到上海考察,机缘巧合与已经在强磁场工作一年多的王俊峰取得联系,成功踏上“科学岛”这片具有“磁场”的土地。

“当时就感觉热血沸腾,这里是创业的好地方。”刘青松说。“但也有很多实际困难,我是做抗肿瘤药物研发的,科学岛上生命科学研究才刚起步,医药方面更是空白。说实话,这里对我来说,并不是最理想的地方。”

但是时任合肥院党委书记匡光力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刘青松的顾虑,“科学岛上有化学、材料、物理等很多交叉的学科,正是你药学研究需要的,这些条件哈佛医学院未必有,何况还有强磁场装置。你今年32岁,我32岁的时候从德国学成回来来到科学岛,也是抱着创业的决心,为科学岛打开了新的天地。”

一端是科学研究冉冉升起的中国,一端是经济危机后学术研究不断下挫的美国。这样的比较,让海外学子看到了中国科技发展的前景,而对科研规律的准确认识和把握,也让刘青松有信心认为,回国是正确的选择。

刘青松说,他们和钱学森、李四光等老一辈大批归国人员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先辈们是‘祖国需要’,我们是‘需要祖国’”,个人的价值实现与家国情怀没有矛盾。

刘青松和刘静回国的决定直接影响到了研究分子生物学的王文超和细胞生物学的张欣这对夫妻,刘青松在食堂就开始劝说王文超夫妇,和他们描述着直接在科学岛上的见闻和感受,但是张欣却显得比较犹豫,因为他们的两个孩子已经完全融入了周边环境,回国就意味着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对于孩子无助的生活,他们不敢想象。

而真正让他们下定决心回国的原因还是孩子。一天,张欣带着7岁的女儿参加国际学生会聚会,每个孩子都拿着自己国家的国旗,可她的女儿连五星红旗都没认出来,这深深地触动了张欣的心。“孩子已经完全西化了,我们跟她说中文,她回答的是英文,这让我没法接受。”就这样,2012年,他们结束了哈佛医学院的课题,带着两个孩子来到科学岛。

和王文超、张欣夫妇同年来到科学岛的是北京人张钠,留着小胡子的他从外形上看来颇有个性,而他在美国的生活也颇为洒脱,看橄榄球,支持自己喜欢的球队,每周有固定的时间在网球场上、游泳馆里,闲暇时再去酒吧和好事的美国人辩上几句,在周围人看来,他的生活颇为精彩。

但张钠知道,在国外呆的越久,回国的想法就越强烈。“当青松告诉我,科学岛有一流的强磁场设备时,我就心动了。”张钠说,“即使国内收入跟美国差距不小,生活在北京的母亲也反对我去合肥,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

紧接着,从事肿瘤动物模型的基因调控研究的林文楚和做着药物的高通量筛选的任涛在刘青松的“游说”下相继踏上了科学岛。“我心中有个梦想,希望有机会能建立属于自己的独立实验室,在美国是给别人打工的,基本没有可能。”林文楚坦言。2016年,任涛刚来到合肥,就办了一张公交卡,把这个城市大大小小的地方走了个遍,在他心里,自己俨然已经成了合肥人。

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就这样,8位哈佛博士后悉数回来,一条依托强磁场大科学装置与技术,开展以重大疾病为导向的多学科交叉研究网络的“学术链”完成组合——王俊峰、张钠研究结构生物学;张欣研究磁生物效应;林文楚研究动物模型;刘青松、刘静、王文超、任涛则研究肿瘤药物。

“这正好是从最基础的理论研究到可以直接制药的应用研究,是完整的研究链条。”王俊峰表示,这是他们在美国“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一种团队组合。谁也不曾想到,在合肥居然实现了。

刚来岛上的时候,因为科研大楼还没完工,为了不耽误科研工作,他们的实验室被安排在了树林里的一栋“小红楼”里。房屋的外墙已经斑驳,窗户栏杆上锈迹分外显眼。

硬件条件的简陋是暂时的,哈佛博士后们的奋斗热情并没有因此衰减,他们把诺贝尔奖得主的照片贴在墙上,在实验室墙上用毛笔写下了座右铭:尊重科学,追求效率,关爱生命,敬畏制度。

在艰苦的环境下,2012年12月,王俊峰与上海生科院合作,在《自然》杂志发表了研究成果:钙离子通过改变磷脂的电荷属性调控T细胞受体活化。他们利用强磁场装置,结合纳米碟技术,建立了一种研究蛋白与膜相互作用的新方法,提出了钙离子调控蛋白与膜相互作用的新机理。

刘青松与妻子刘静、以及王文超、任涛等组建了肿瘤药物研究团队,主攻抗肿瘤药物研发和药物精准应用。对于开发新药,刘青松身边很多人好心地劝说,“开发新药周期漫长,还不一定能取得成果,不如多发几篇论文来得快。”可刘青松有自己的考虑,他希望“不改初心”,像控制慢性病一样控制肿瘤,“中国的癌症患者可以通过吃自主研发的药实现高质量的带瘤生存”。

要做药物的研究,先要构建一套精准的评判药物性质的检测体系,或者说是药物的“靶子”。刘青松的团队选取了癌症中主要发病因素之一的激酶作为主要的研究对象,通过5年的努力,在2015年建成了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基于癌症激酶靶点的高通量细胞筛选库。

为了实现“合适的病人,在合适的时间吃合适的药物”,他们自主开发了国内首个将高通量体外药敏检测技术与高通量靶向基因测序技术相结合的肿瘤精准治疗技术体系,为肿瘤患者最大限度地筛选出可用之药,为医生提供方案参考。

随着实验室搬进了新建成的实验大楼,随着500兆赫、600兆赫、850兆赫(这是当时全国最高场强的核磁设备)核磁设备陆续进场,强磁场科学中心的硬件设施迅速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

今年2月,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混合磁体工艺通过国家验收,40特斯拉稳态磁场,磁场强度世界第二。8年间,中心从“一无所有”成长为“世界第二”,实现了从“跟跑、并跑”到“并跑、领跑”的转变。“下一步,我们将向世界第一稳态磁场迈进。”匡光力表示。“短短几年,这个团队已经做出非常漂亮的工作,在国际领域初步显出影响力,很多人的科研成果比在哈佛还大。”

科研上有了成果,生活也慢慢变得色彩斑斓,科学岛环境清幽,远离喧嚣的市区,孩子还可以就近上学,刚回国的时候,孩子因为中文不好,考试的时候,老师坐在旁边给他们读题目也很难及格。“现在我女儿的语文成绩已在班级达到中上水平。”张欣一脸笑意。

张钠的业余生活还是那般丰富多彩,在泳池里畅游,在网球场上击球,只不过在美国的时候他舍不得晚上打球,因为开场灯的价格昂贵,而在国内,这些都不是问题。即使研究再忙,运动还是必不可少的。

王俊峰说:“合肥很安静,更适合做科研。一切还都刚起步,在归国的青年科学家中,我们还不是做得最好的,但在这个独特的平台上,我们愿意付出百分百的努力,推动中国强磁场科学快速发展。我们骄傲,我们是强磁场人!”

《中华儿女》杂志授权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发布,请勿转载)    

>>>点击进入“全国党建期刊博览”

 

(责编:沈王一、王金雪)

推荐阅读

“学习问答”之习近平“7·26”重要讲话(五)   2017年7月26日至27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在京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在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为方便广大网友深入全面学习“7·26”重要讲话精神,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特制作系列“学习问答”,一起来学习吧!【详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