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

小平同志看望出席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的四川代表时说——

“我也是代表团的成员”

2017年09月06日13:23    来源:广安日报    手机看新闻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1979年6月,北京的天空一碧如洗,阳光明媚。在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隆重召开。

6月26日上午9点50分,邓小平来到四川代表团驻地总参四所看望四川代表团的全体同志。邓小平身着白色短袖衬衫,在四川代表团负责人杜心源、杜星垣的陪同下,健步来到会议厅,看望四川代表。代表们见小平同志来了,都高兴地站了起来,热烈鼓掌。小平同志微笑着,一边频频挥手向大家致意,一边拍着手,欢迎从四川家乡来的代表。大家的掌声不断,一浪高过一浪。待小平同志入座后,杜心源示意大家坐下,然后请小平同志讲话。

小平同志说,我也是代表团的成员,一次不到也不好。小平同志这么一说,代表们都笑了,会场的气氛显得十分轻松、活跃。接着,小平同志划燃了火柴,点了支香烟,环视代表,看了看坐在他左右的杜心源和杜星垣问道:我昨天的讲话,大家知道了吗?两位杜书记都说:“我们昨晚已给各组组长传达了,请他们向代表们传达。”同时,其他的代表们也说:“知道了!”

小平同志听了大家的回答很高兴。他说,就是要把会开好,不要把会引到枝枝节节上去,就这么一句话。

小平同志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又说,真正的问题是接班人的问题。现在,要培养接班人,要在我们这些人还在的时候,就是这些受过苦难、经过革命斗争、有经验的人还在的时候,要把住关,找年轻的人,找合格的人,找党性强的人,不要找搞派性的人。重要的是培养年轻干部,早培养,让他们知道我们党的历史,知道我们有顺利的时候,也有受灾难的时候,趁我们在尽早培养。这个问题不是这次代表大会能解决的,也不是一年两年能解决的,可能要花三五年的时间。现在就要研究,要从调查研究着手,必须坚决解决,这是关系前途命运的问题。

这时,小平同志突然停下了讲话,用深沉的目光扫视了全体代表,然后充满激情地说,我要翻点老话,1975年毛主席要我主持中央工作,王洪文对浙江的人说:“十年后再看。”我听到以后引起了警惕,就想过,论年龄是比不过的。现在我们老同志要自觉,要找好接班人,找年轻一点的人,哪怕是比较年轻的也好。像王洪文那样的人,

林彪、“四人帮”帮派体系里的那些人,当然也有改变得好的,但对没有改变的,伺机而动的人,可要小心。小平同志讲到这里,提高了声调说:这是个根本问题,这是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命运的大事。代表们听着小平同志这些语重心长的话,都深深地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和解决问题的紧迫性,无不点头表示赞同。

在这次会上,代表们对党内存在的特殊化问题,提了不少意见。小平同志针对会上反映出来的意见指出:特殊化要不要反对?要反对。这个风不制止不行。我们重点要搞法制,这次会上搞了几个法,还不够,起码要搞几十个、几百个法。刑法也并不完备,以后要逐渐完备,我们没有法制不行。立法以后,党的领导要保证法律的实施,保护法律的有效性,过去叫做“执法如山”,法律规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种法本身就是最大的民主,因为它符合人民最大的愿望和要求。

小平同志还说,我们这次会议的中心,一个是搞四化,要把国家建设好,一个是民主与法制。从这次代表大会开始,要制定一系列的法,不仅国家要立法,各行政单位也要有规章制度,各单位的规章制度也是法。有了法,谁违反了就追究刑事责任,追究经济责任。我们准备成立国家技术机构,日本叫技术管理委员会,权很大。资本主义国家都可以实行,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就不可以统一吗?讲立法,这次代表大会立的少得很,只是个开端。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各部门都要制定一系列的法,或者叫章程,必须遵守。比如住房子,也得有法,将来怎么规定,既要照顾过去,又要照顾未来。过去的事没有章程,以后制定了法律,就依法办事,恐怕一直要搞到共产主义。

小平同志讲完这番话后,又点燃支香烟,接着说,我们的法,要保证实现四个现代化,保证安定团结。

他停了停,又说,这次对宪法只作部分修改,其中大的修改,就是各级行政机构的改变,把各级革委会改为人民政府。现在,我们的宪法不完备,太简略了,当然太繁琐了也不好。总之,要搞来像个宪法的样子。刑法中提的诽谤罪,任何国家都有这个。有了这个法律,诽谤就可以少一些,被诽谤的人和单位就有权起诉。

张秀熟老人接着小平同志的话说:“清朝衙门上就写有诬告罪加三等。”

小平同志对张秀熟笑了笑,问道:“你熟悉清朝?”张秀熟也笑着说:“我84岁了。”

小平同志笑了笑,继续说:总之,要立法执法,这个法是为了保证安定团结、生动活泼,民主本身就体现了生动活泼。法制是生动活泼的,不靠官大官小,而是按法律办事,保障社会主义建设的秩序,讲民主为了四个现代化,讲法律也是为了四个现代化。

小平同志接着说,这次讲了阶级斗争,把问题讲清楚了,概括起来,就是既反对阶级斗争熄灭论,又反对阶级斗争扩大化,不再搞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了,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党的领导,但党要善于领导,不要像过去那样干预一切。民主与法制是保障我们社会主义建设的,讲阶级斗争,归根到底是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在国内批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就要看你社会主义有什么优越性。在国际上也如此,“四人帮”把我们国家搞得很穷,有什么优越性。所谓“穷过渡”,“穷是社会主义,富是资本主义”,这是胡说八道。一九七五年,张春桥写了篇文章讲,只要所有制的革命完成,不要物质基础就可以进入共产主义。我说不行,共产主义是“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要物质极大丰富,一个人每天劳动四小时,满足整个社会需要而有余。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怎么比较?是比生产力的发展。不管怎么样,我们要把经济搞上去,现在所采取的方针是正确的。

小平同志讲完后,代表们自动站起来,用热烈的掌声感谢小平同志在百忙中来看望四川代表,并作了重要讲话。待掌声停下之后,杜星垣示意大家坐下。杜心源对小平同志说:“请你和代表们一起照相。”小平同志高兴地表示同意。杜心源向大家报告了这一喜讯,代表们十分高兴,又是一阵热烈鼓掌。

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代表们很快在会议厅外边的院坝里站好,小平同志坐在第三排的正中,他的左边是杜心源、杜星垣,右边是张秀熟。镜头缓缓地从队伍的一端扫向另一端,把沉浸在振奋和幸福之中的四川代表团的200多名代表和会议工作人员全部摄入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镜头。(熊清泉 陈文书)

(摘自《四川党史》)

(责编:秦晶、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