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综合报道

浙江省党代会代表热议建设“富强浙江”

2017年06月13日09:38    来源:浙江日报

原标题:走向富强的铿锵脚步

省第十四次党代会于6月12日开幕。党代会报告提出,今后五年要建设“六个浙江”,“富强浙江”位列“六个浙江”之首。浙江2016年GDP总量已经突破4.6万亿元,人均GDP达到12577美元,已进入高收入经济体之列。如此背景下,“富强浙江”的提出,更显意味深长。

报告指出,要在提升综合实力和质量效益上更进一步、更快一步,努力建设富强浙江。那么,省党代会代表们心目中的“富强浙江”是什么样的?如何才能达成“富强浙江”的目标?省党代会开幕首日,许多代表聊起这个话题,闪烁着大家思想和智慧的火花。

富强浙江

富民安民是根基

党代会报告在“今后五年的奋斗目标”中提出,一以贯之坚持富民强省,突出高质量高效益,确保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全省生产总值超过7万亿元,人均生产总值达到12万元。居民、企业、财政三大收入持续较快增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7万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3.5万元。

富强需要有较大规模的GDP和较高水平的人均GDP,并保持其持续增长。然而,富强有着远比GDP更为丰富的内涵。见到省党代会代表、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宗庆后时,他依旧那副标志性的行头——布鞋夹克。“我奋斗一辈子,当然不是为我一个人富,也是让大家富裕起来。”这位几十年奋战在实体经济前线的企业家,对于报告中提到的“富强浙江”非常有共鸣。

在宗庆后看来,建设“富强浙江”,企业家能够做的,除了依法纳税外,更应该履行社会责任,想方设法提高员工收入,“富强浙江”的前提在于老百姓安居乐业。“中低收入者收入水平的提升更能真正拉升内需。”宗庆后认为,要为社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提高工资水平,让更多低收入家庭成为中等收入家庭,“12亿人每个人增加5000元收入,转化成消费的话,就是6万多亿元了,得拉动多少经济增长!”

“下行压力越大的时候,要搞好企业就越要靠全体员工的努力。员工收入增加了,内需拉起来,经济就活起来了,企业日子也好过了,这是个良性循环。”宗庆后说,作为企业家,建设“富强浙江”最好的途径就是坚守实体经济不动摇。

“我是农民出身,我觉得只有广大农民的腰包鼓起来,富民强省才有根基。”当了20多年种粮大户的金华市婺城区蒋堂镇黄碧垄村党支部书记陈建军,对于“富强浙江”的理解颇接地气。

去年下半年,陈建军联合镇里的5个专业合作社,成立了金华市嘉穗富硒粮食生产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种植总面积达到5000多亩。再过一个月早稻丰收,他们主打的“稼穗”富硒稻米品牌就要首次上市,整个联合社的稻米收益将比去年涨不少。

规模化种植、品牌化经营,这是研究了几十年种粮技术的陈建军确定的合作社发展战略。“村民们每个月除了在企业上班领一份工资以外,还能领到一份土地流转的租金”。陈建军正盘算着,让村民们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分享合作社的收益。

富强浙江

创新驱动是动力

科技创新能力、产业国际竞争力、民营经济发展水平,党代会报告里的这三个关键词,标注着“富强浙江”关于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三个维度。

省党代会代表、超威集团研发中心首席专家刘孝伟认为,浙江的经济发展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体量已经很大了。“下一步怎么走?我想在这个时候提出建设富强浙江正是最合适的时候,浙江要率先在质的提升上打开新局面,这也是浙江‘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新体现。”

“富强浙江”,既包含着对经济发展速度、规模的要求,也包含着对经济效益、整体素质、产业结构、综合竞争力等质的要求。在刘孝伟看来,走向“富强浙江”,只有靠创新才能取得更高的附加值、更高的收益,在山青水绿的环境中迈向“富强浙江”。

“超威”的发展,就是一个创新驱动的样本。今天的“超威”年营收已突破700亿元,而在2000年之前,“超威”还只是一家年产值徘徊在数百万元的小企业,但那时的“超威”已经锁定电动自行车使用的铅酸蓄电池研发,超前的技术研发为几年后电动自行车市场爆发式增长储备了能量,“超威”也迎来大发展。

而今,电动自行车产业上的成果和经验,正被复制在“超威”对电动汽车和储能市场的开发上。“我们结合内部和外部创新力量进行联合创新,今年新的铅炭电池产品就会推出,并且接下来几年都会有全新的产品出来。如果完成了在储能市场的提升,那么‘超威’将会从一个电池公司变身成能源公司,我们面临的将是全球化的、万亿级的市场。”刘孝伟说。

富强是一种“场”,富强的张力,既需要大的经济规模做保障,更需要强的产品、企业、产业做支撑。省党代会代表、加西贝拉压缩机有限公司机加车间副主任钱辛慰认为,只有科技创新能力强了,产品质量才有保障,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才会强。

这些年,“加西贝拉”围绕高能效、小型化、变频化的压缩机不断加大研发投入,由外籍专家、博士组成的60多位国际化人才队伍加入“加西贝拉”,专注核心研发,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美国亚特兰大等地都有“加西贝拉”的技术营销中心。2016年,面对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加西贝拉”产销压缩机2400万台,超过一半销往国外,利润同比两位数增长。“作为一线产业工人,我喜欢用产品说话。希望我们公司的产品能畅销全球,进入高端市场,这也是我们为‘富强浙江’做的一份贡献。”钱辛慰说。

富强浙江

协调发展是内涵

省党代会代表、歌斐颂巧克力小镇集团董事长莫国平来自嘉善。作为全国县域科学发展示范点,嘉善的目标是“为全国县域统筹城乡发展提供示范”。莫国平说:“一个富强的浙江,一定是城乡统筹发展、城乡差别越来越小的浙江。”

集产业、旅游、文化于一体的歌斐颂巧克力小镇建在嘉善县大云镇,这里是莫国平的家乡。项目落地后,当地政府规划建设了巧克力甜蜜小镇,入围首批浙江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小镇的示范效应,带来了大量人流,带动了大云镇乃至嘉善的旅游,一些新的旅游项目也随之而来。

“城乡一体化不是一句空话,怎么把资源往乡村引,乡村建设的动力在哪里?建设歌斐颂巧克力小镇让我开始思考这些问题。”在莫国平看来,农业现代化、新型工业化和城镇化之间是一种互动耦合关系。在他的歌斐颂巧克力小镇里,有最先进的巧克力生产线,小镇计划流转农民土地种植特色水果,作为巧克力原料,农民变身新产业工人……

“最终会有那么一天,城乡差距会逐渐模糊,‘城里人’‘乡下人’这样的称谓也会成为历史。”莫国平说。

来自衢州的省党代会代表、衢州学院党委书记胡建新很关注区域协调发展。胡建新认为,浙江能否如期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富强浙江”能否名副其实,难点和重点在后发地区。

山海协作是浙江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法宝”之一。胡建新认为,浙江的山海协作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富帮穷”,而是融合经济断层、实现优势互补的探索创新,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新层面上展开。对于衢州这样的地区而言,更为重要的是,要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路子。

在胡建新看来,这些年,衢州的发展已经找对了路子,绿的底色越来越明显。他所在的衢州学院,为了对接当地产业转型升级,学校学科建设对接地方产业,把博士生都派到企业生产、科研一线去,在解决企业实际难题中学习成长。

同样来自衢州的省党代会代表王敏岚所在的仙鹤股份有限公司,就是衢州学院的服务对象。仙鹤股份有限公司与衢州学院联合办学,让造纸厂员工进了大学,提升了素质。

扎根衢州10余年,“仙鹤”已发展成为国内特种纸制造的龙头企业。王敏岚说,“仙鹤”制造的特种纸其实已经是新材料的范畴,木浆全部进口,工艺流程不添加污染物质,对水质要求也非常高,没有好水就造不出好纸。“我们企业扎根衢州发展,既发挥了我们的技术优势,又结合了当地的生态优势,形成了一种良性互动”。(记者 刘乐平 陈佳莹 李丹超)

(责编:程宏毅、常雪梅)

推荐阅读

习近平擘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寥寥几句诗,一片自然和谐共生的景象浮现脑海。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人们越来越清晰认识到,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决不能以环境的破坏、资源的浪费为代价。面对如何解决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兼顾的问题,早在12年前,习近平就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详细】

相关专题
· 聚焦各地党代会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