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期刊选粹>>黑龙江《党的生活》

基层党代表风采

道班上有位“老黄牛”

张明 邹吉房 记者 王宇萌

2017年05月17日16:08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物档案:

金宝林,尚志市公路管理站铁通工区道班长,曾获“全国劳动模范”“黑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

49岁的金宝林岁数并不算大,但大伙儿好多年前就叫他“老金”。老金很受同事们的尊重,并非因为他是从事了34年养路工作的“老资格”,而是因为他更像一头默默耕耘的老黄牛。

1998年春天,因为老金在南平道班吃苦肯干、表现突出,上级决定调他到大泥河道班任道班长。

大泥河道班所辖的路段属尚志市海拔最低的区域,道路水毁严重,翻浆坑比比皆是,翻车陷车事故经常发生。过路司机成天骂,上级领导总批评,养路工更是怨气大、人心散——这是一个没人愿意沾边儿的“老大难”道班。

媳妇蒋淑焕听说丈夫换岗到大泥河,哭了。

那时,他们租住在县城的一间小平房里,孩子正上小学,老人需要照顾,丈夫要是去了大泥河,她一个人既照顾老、又照顾小,日子可咋过?

老金知道媳妇的为难之处,只好安慰她:“干这一行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图安稳,也有责任在身,养路这活儿关系到用路人的身家性命。更何况,我连党员都不是,人家领导还这么信任我,我哪能不识抬举?”

媳妇想了想,觉得丈夫的话有道理,也就含泪理解了。

老金来到大泥河道班,第一个攻坚战就是整治翻浆坑。

翻浆坑多是由坚硬垫层下的泥浆经过车轮反复碾压上涌而形成的,想要根治,就必须先刨开坚硬的垫层,挖净下面的泥浆,再回填干爽的砂砾。原理很浅显,可干起来绝非易事。

当时缺乏大型机械,老金就带领员工用最原始的法子——镐刨、锹挖、车推、人挑。一个壮劳力,一天也处理不了一个翻浆坑;体力弱一点儿的,一天半处理一个就算超常发挥了。而老金却创下两天处理三个翻浆坑的纪录,一年多的时间里,仅他一个人就治理了400多个翻浆坑。

虽然老金小学还没念完就辍了学,但干活很善于动脑子。处理翻浆坑的难点是刨垫层。垫层“杠杠硬”,一镐下去震得人手臂发麻,却往往只落个白点儿。他就反复琢磨,如果打炮眼儿、装炸药,炸开垫层行不行呢?

因为雷管、炸药是管制物品,他就通过公路管理站向公安局申请。获得批准后,他买回炸药和员工们一起反复做试验,测算炸点间距,计算导火索长度,设计安全措施。试验成功后,他们就在几百米长的翻浆路段上挖了一个又一个平均深度1.5米的炸点……这个方法极大地加快了翻浆坑处理速度。也就在那一年,大泥河路段上的1000多个翻浆坑彻底销声匿迹。

工区主任、党总支书记张庆江看到老金的进步与成长喜在心里,引导他说:“工作干好了,仅仅是人生的一个方面,还要争取加入党组织啊。”

张庆江的话,让老金的心中顿起涟漪:老早以前,他写过入党申请书,可走到党支部书记的办公室门口,他又犹豫了。他觉得,党员应该是工作上的先锋模范、业务上的拔尖人物,可自己文化水平低,虽说干工作兢兢业业,但对比党员标准,差距还很大……于是,他把已经写好的入党申请书锁进了抽屉。

可在很多员工眼中,老金早就“够”党员了:“自己给自己加码,工作标准高。只要是帮人,老金那才热情呢。有的过往汽车水箱没水了,他给人家免费加水;有的司机大半夜上道班房求助,他立马爬起来给人家烧水、热馒头,甚至炝汤下面条。1999年夏天,一辆轿车在五常和尚志交界处爆胎,司机费了半天劲儿也没卸下轮胎,急得满头大汗。司机无望之际,老金恰好路过,三下五除二卸下了轮胎。司机给老金400块钱表达谢意,老金说啥也没要。别人问他,既然付出了劳动,为啥给钱不要?老金说:“能帮别人干点儿啥心里得劲儿,这就是得到回报了!”

然而,热心肠的老金也常遇到“不得儿劲”的时候:有时,撒防滑料一不小心甩到过往车辆上,会招来司机的一顿臭骂;有时,养路作业期间躲车慢了一点儿,会引来司机劈头盖脸的恶言……有空时,他常把入党申请书拿出来看看,提醒自己,勉励自己。这一看就是十几年,连入党申请书的纸都发黄了。

2011年,在建党90周年前夕,老金郑重地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申请。

迈出政治进步的第一步后,老金的工作更加努力了。2012年春天,老金被破格任命为铁通工区道班长。他深知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以前是管理几个人,一段路;现在是管理几十人,一条路,养护长度近60公里。他认真学习,虚心求教,带领全道班员工从基础做起,修整边坡边沟,栽种花草树木,完善各种标志设施,使路容、路貌焕然一新。为了抢工期,他每天早出晚归奋战在公路上,遇到养护难题时,更是昼夜连轴干。

长年累月的艰苦劳作,让老金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和胃病。每当发作时,都疼得他浑身直冒虚汗。同事们劝他回家歇几天,他却摆摆手说:“没事儿,我吃几片‘战斗片’(镇痛片),一会儿就好了,干活儿要紧。”

下班回到家,即便胃疼得他直哼哼,可一接到工作电话,他立马就会往现场赶。

有好几次,岳母拽住他说:“宝林啊,咱家老小全都得靠你,你可不能这样糟践自己的身体呀!”

据统计,自当养路工始,老金用坏了120多把铁锹、800多把扫帚,骑坏了8辆自行车,几乎没休过一个完整的节假日。他所管养的铁通公路尚志段,病害处置及时,路面平整安全,路肩边坡面平线直,路边花草树木郁郁葱葱,连续多年被上级主管部门评为“文明样板路”。

2013年夏天,老金光荣入党。

在全国劳动模范、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面前,老金的头脑很清醒:“就算得了天大的荣誉,咱也是个养路工,得摆正自己的位置。”

平时只要一得空,他就扛把锹上路。有熟悉他的附近村民问他:“老金,你都是全国劳模了,还干这活儿啊?”

老金笑着回答道:“干啊,必须干,这我还觉得没干好呢!”

(黑龙江《党的生活》杂志授权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发布,请勿转载)  

>>>点击进入“全国党建期刊博览”
 

 

(责编:沈王一、王金雪)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