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时代先锋

为兵放歌五十载——记著名男中音歌唱家杨洪基

刘国顺 曹文勇
2012年09月14日08:12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他不做广告、不假唱,没有绯闻、不耍大牌,也不喜欢名车和别墅,他把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唱红时,已经53岁了。

但歌剧团的战友说,杨洪基老师整天都是乐呵呵的,他的音色很年轻。

这位我国著名男中音歌唱家,有些忌讳别人谈论他71岁的年龄。“我现在35岁。”他拿出自家的好茶款待同事时开玩笑说,“还要再唱10年!”

没有演出的日子,他爱习书法,但最多的还是去健身房游泳和跑步,因为唱歌需要保持肺活量。他的同事、总政歌剧团女中音歌唱家阎俊茹说,杨老师虽然年龄大了,但音色不改,他是歌坛的一棵“常青树”。

成功要靠长期积累

在《三国演义》主题曲让杨洪基“老来红”之前,他在歌剧圈内已很知名。

30多年前,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来华演出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欢乐颂》,他要求带4个歌唱家来,未获同意。合作的中央乐团在全国范围内帮小泽征尔挑选歌手,音色浑厚的杨洪基首轮被选中。演出那一天,他凭着准确无误的音准、潇洒自然的台风圆满完成任务。小泽征尔说,没想到中国还有这样高水平的“贝九”演唱者。

其实,痴迷音乐的杨洪基并没受过正规的声乐教育,他一直遗憾自己没有上过大学,因此更加发奋,自修了大学音乐专业全部课程,并拜许多声乐名家为师。

他甚至还干过一段时间拉大幕,但也做得津津有味。音乐激昂时他迅速拉开大幕,曲调舒缓了就慢慢拉开,领导于是表扬杨洪基大幕拉得好。多年后,杨洪基说,成功要靠长期积累和抓住机遇。

有一年,中国音乐家协会举办音乐会,邀请了不少著名歌手,其中有一名女歌手,没人愿意排在她后面垫场,组织者找到“老杨”,希望他发扬风格。杨洪基同意了。

那位歌手连唱7首歌后不再返场,“老杨”一上台果然碰到喝倒彩。当《我们走在大路上》的歌声响起时,台下马上安静了,全场很快响起大合唱,让杨洪基激动地眼含泪花。

那时,他已开始探索美声唱法的民族化,因为很多老百姓欣赏不了那些阳春白雪的世界经典歌剧。

1990年,总政歌剧团开始排演民族歌剧《党的女儿》,杨洪基出演二号人物七叔公。这成为他艺术生涯的又一重要里程碑。剧中,他与民族唱法的演员对唱,得以实践美声唱法民族化。杨洪基把这部歌剧演了21年,获得同行和观众的好评,还荣获了“文华表演奖”。

最终让他“大红大紫”的机遇在1993年向他靠近。当时作曲家谷建芬请他来试唱《三国演义》主题曲,杨洪基到那里一看,参加选拔的歌手有20多位,他觉得自己唱美声,肯定没戏。

杨洪基几乎都把这事忘掉了,剧组却给他打来电话,评价说他的演唱“有一种阅尽沧桑的历史老人评古论今的超脱感”,最终他被定为《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演唱者。

《三国演义》拍完播到40多集,他参加一个公益演出,主持人在台上问观众:“《三国演义》主题歌谁唱的?”观众异口同声说:“杨洪基!”杨洪基一下蒙了,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家喻户晓……

“人要是为钱唱,就不值钱了”

名气大了,商业演出的邀请也多了,但杨洪基为下部队给官兵演唱,经常推掉已经定好的商业演出。因为违约,没少赔钱。他爱人开玩笑说:“你是没挣到钱还倒贴钱。”杨洪基说:“人要是为钱唱,就不值钱了。”

他忘不了在边境前线慰问的那个突击队,演员们为即将出征的官兵送行,一个排的战士喝了壮行酒,还笑着打招呼:“回来再见”。后来他得知,那些战士只回来了一半。

“战士们太可爱了。”多年后回忆起那一幕,杨洪基仍然泣不成声。

有一次,他随团赴二炮驻西北的一支部队慰问演出,中途接到一项在京重要演出任务。他赶回北京演出完毕,又连夜返回大山深处的部队驻地。杨洪基说:“来回奔波说不累是假话,但这样我心里才坦然。”

他从来不“假唱”,有时带病演出,也不肯对口型。不管是几名战士的小哨所,还是上万人的大舞台,他都不含糊,努力唱得“让战士欢欣,让自己安心”。官兵们评价他:腕儿大,架子不大;水平高,要求不高。自1962年加入总政歌剧团,他已为官兵服务了50年。

随团下部队演出,他从来不按级别坐专车,而是喜欢和同事们一起坐面包车,一路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有时路途遥远,个别年轻演员抱怨辛苦,杨洪基却安慰说:“你看这晚霞,北京见不到啊!”

杨洪基还常常提起早年慰问驻守边防的那些战士,由于条件艰苦,战士们自己理发,头发剃得像梯田一样。他回北京买了一套理发工具,再下部队就带上,走到哪儿都给战士们理发,一直理了20多年。

2008年,我国南方发生雨雪冰冻灾害,总政歌剧团组成小分队赴抗灾一线慰问官兵。杨洪基在冰雪路上不慎扭伤了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有人劝他不要参加后面的演出了。他却说:“我脚伤了,嗓子又没伤!”

唱歌的名气越来越大以后,有人开始来挖他。一次,杨洪基成功出演了歌剧《托斯卡》,演出结束后,一名外国朋友找到他。那人是澳大利亚一家知名文化公司的总裁,邀请他移民澳大利亚。

杨洪基听完就婉言谢绝了。那人锲而不舍地找了多次,每次都被杨洪基拒绝了。他说:“我的根在中国,我的事业在军队。”

后来,由于为兵演出导致商演违约老赔钱,杨洪基专门请教了法律界朋友。此后,他参加社会演出签约时,都会在合同后着重加上一条:如遇部队有任务,合同自动终止。这成了杨洪基合同的独特之处。

“争取唱到80岁”

和一些明星热衷于拍广告不一样,杨洪基从不拍广告。“有些广告词我说不出来。”他倔强地说。

有一次,一位外地朋友打电话告诉他,在当地电视台上看到了他做的减肥药广告,杨洪基很吃惊。他突然想起一次饭局上,有个做药品生意的老板录下过大家吃饭的镜头,席间还展示过一种减肥药。

他立即找到那个老板,要求马上停播广告。对方以为给点广告费就可了事,没想到杨洪基态度坚决,甚至要“告上法庭”,对方意识到问题严重,立马撤了广告。有一年,杨洪基在包头演出完碰上下大雪,回北京的航班取消了,他次日要参加全国政协的团拜会。有人劝他解释一下即可,但他还是找来一辆出租车,打车500多公里连夜赶回北京。他说:“要是因为我的原因给人家造成麻烦,心里会不安。”

虽然已是名人,但杨洪基几乎没什么派头。他没有助理,常常是“单枪匹马”。如今,他仍住在歌剧团家属院内,不穿名牌,开的车也很一般,而且上了路“逮谁让谁”。

2011年,有一次在机场摆渡车上,他给一位老人让座。攀谈之下得知杨洪基70多岁了,老人赶紧说:“我比您年轻多了,我得站起来。”他还是把老人摁在了座位上。

只有唱歌是他最“讲究”的事情。一栋楼上的同事经常可以听到杨洪基在家里练声,阎俊茹说:“唱歌天赋很重要,但到了70岁水平和状态仍然一流,那一定是坚持不懈练出来的。”

今年春节,杨洪基受邀登上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与其他两名歌唱家用美声唱法演唱流行歌曲《牛仔很忙》和《甩葱歌》,唱惯了《我和我的祖国》、《神枪手之歌》的嗓子演绎出的通俗歌曲别有韵味。

“新作品”广受欢迎后,有人问他还想唱多久,杨洪基笑道:“争取唱到80岁吧。”

(责编:常雪梅、程宏毅)


相关专题
· 人物事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