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史海回眸
《沙家浜》中“胡司令”的原型胡肇汉被捕记
郜合启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1950年11月28日上午,江苏省苏州地区举行了公审反革命分子胡肇汉大会。胡肇汉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沪剧《芦荡火种》和京剧《沙家浜》里那个人人皆知的“草包司令”胡传魁的原型。现实生活中的胡肇汉并不是糊里糊涂的草包,他阴险、狡猾、凶残,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据不完全统计,胡肇汉曾以各种残酷的手段,杀害我党军政人员53人、无辜平民156人。在人们愤怒的声讨声中,胡肇汉因罪大恶极,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阳澄湖上“草头王”

  胡肇汉生于1906年,原籍湖南省岳阳县。初中毕业后,他便去了岳阳警官训练班。抗战前夕,30刚出头的他就已经当上了江苏省青浦县(今属上海市)警察局警长。

  1938年初,胡肇汉因抗战形势所迫,到太湖国民党程万军部六支队谋了个副官的差事。胡肇汉琢磨着,在这乱世之秋,只要有枪有人,就能独霸一方,因此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抢夺实权。于是他拉拢从太湖一起来的曾文标、胡吉、李炳等人,同他们结拜为弟兄,以便在适当时机起事。

  胡肇汉到六支队不久,六支队很快就扩大为拥有200余人、十几挺机枪、100余条步枪的地方武装。1938年5月,胡肇汉联合曾文标、胡吉、李炳等人暗杀了六支队的队长。从此,胡肇汉在六支队大权在握,当上了阳澄湖一带的“草头王”。

  胡肇汉“草头王”是当上了,但也得罪了程万军,程万军扬言要收拾他。他明白,自己这点家底决不是程万军的对手。1938年6月,他为求自保,利用当时联合抗日的形势,接受了江南抗日义勇军叶飞老六团的改编,其人马被称为“江南抗日义勇军独立一支队”,他则被封为司令。

  1938年9月,中共中央命令江南抗日义勇军整编西进,赴苏北开辟抗日根据地。胡肇汉当然不愿抗日,便向叶飞请假,声称要回阳澄湖养病。回阳澄湖不久,在当地大地主陈正学等人的支持下,他又拉起一支四五十人的武装,在阳澄湖继续称王称霸。

  一年以后的1939年10月,新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军司令部宣告成立,由夏光(即《沙家浜》中郭建光的原型)任司令,为继续争取胡肇汉抗日,上级批准任命胡肇汉为副司令。胡肇汉表示愿意率部再次加入江抗东路军,其实这不过是表面文章而已。从1940年6月开始,胡肇汉便打出国民党忠义救国军的番号,公开倒向国民党顽固派,派兵在陆巷、肖泾一带活动。其间,胡肇汉制造了多起惨案,残酷杀害了我党许多军政人员和无辜群众,成了阳澄湖一带妇幼皆知的杀人魔王。

  1941年6月底7月初,日伪第一次“清乡”时,胡肇汉这支杂牌军根本无心抗敌,一触即溃。汪伪十师摸到胡肇汉的底细,从苏州派人找到他,要他向日军投降。胡肇汉为掩人耳目,糊弄部下,假惺惺地对汪伪十师代表说:“不可,不可,我一个堂堂的中国军人,岂有向日军投降之理?要投降,就向你们十师投降。”

  胡肇汉投靠汪伪后,日子并不好过。几经折腾,他成了地地道道的“光杆司令”,无奈,他跑到浙江西部煤山一带,过上了流浪生活。这种生活对胡肇汉来说,可谓度日如年。经过四处钻营,到了1944年春,他终于从国民党第二战区专员许宝光和常熟县县长安蔚南处,先后要到了数十条枪,从宜兴网罗了一帮人,又一次把队伍开进了阳澄湖地区。

  胡肇汉东山再起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手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洋沟娄惨案。

  1944年4月17日下午3时许,胡肇汉的走狗康金荣在阳澄湖莲花垛的树荫下,发现了由无锡河埒口渔民驾驶的12艘渔船,船舱里装满了白花花的大米。康金荣顿时眼红心痒起来,硬是逼着渔民们将船摇到了洋沟娄。胡肇汉听到康金荣的报告,心里好不欢喜。他明知这些渔民偷偷贩运大米纯粹是为了赚钱养家,却一口咬定说:“你们哪来这么多大米?分明是抢来的!你们是一帮土匪!”接着就派人在官泾小娘坟挖了个埋人坑,把33个渔民押到坑边,用枪托砸,刺刀捅,硬是把他们给活埋了。

  八年抗战期间,胡肇汉为自己写下了千人指、万人骂的汉奸、土匪历史,在阳澄湖地区已臭不可闻。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苏州警备司令部司令孙天放下令缴了胡肇汉和其手下所有人的枪,并把胡关了3天。胡肇汉眼看他这个杂牌武装吃不开了,不得不重返青浦县又担任了警察大队长。1946年11月,他一手破坏了青浦县我地下党组织,亲手杀害了我十几名地下党员。1947年4月,他因“剿共”有功,被委任为吴县阳澄区区长兼苏、昆、虞三县联防清剿指挥部办事处主任。重返阳澄湖的胡肇汉此时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镇压我地下党员和革命群众。

  胡肇汉原以为有“后台老板”国民党作“后盾”,就可以高枕无忧,随心所欲。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人民解放军于4月23日解放南京,宣告了国民党22年统治的结束。

  惶惶不可终日的胡肇汉在上海隐蔽下来,但他不甘心大势已去,仍在做垂死挣扎。1949年秋,阳澄湖突遇水灾,群众情绪有所波动。胡肇汉见有机可乘,便蠢蠢欲动,和阳澄湖残余的匪徒经过一番密谋策划,决定利用群众对共产党和解放军不太了解,造谣惑众,制造了几起“有影响”的事件,妄图扰乱治安,干扰大军南下,阻碍经济恢复。胡肇汉的勤务兵唐斌制造了第一起血案,残忍地枪杀了阳澄区陈助理员。接着,匪徒们又恐吓群众,勒索商行,制造了一连串血案,其中影响较大的有苏州“鼎丰粮行”的“人头案”。

  吴县县委下决心,一定要捉拿胡肇汉这个恶魔,以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

  找到胡肇汉在上海的落脚点

  1950年初,吴县县委把主办胡肇汉案的任务交给了湘城公安分局。湘城公安分局当时只有六七个干警,分局长名叫包振家。包振家接受任务后,侦查苏、沪等地胡匪原联络点数十处,仍未查到胡肇汉潜藏地的线索。正当包振家感到无从下手时,原胡肇汉的第一大队长、干儿子史云泉前来密报:“胡肇汉有一个小老婆住在阳澄村。”

  包振家连夜行动,直插阳澄村。而胡肇汉的小老婆一口咬定,胡肇汉自10个月前将她送到这里藏身后,就再未来过。包振家问她胡肇汉都到过哪些地方,她讲她曾与胡肇汉一起去过上海浦东,那里有一个布店老板与胡肇汉非常熟悉。第二天,包振家便带着两名助手和胡肇汉的那个小老婆前往上海。

  胡肇汉的小老婆带着包振家他们来到了那家布店。老板姓王,湖南人。包局长反复做工作,王老板终于打消顾虑,供出了胡肇汉的行踪。包振家弄清了胡肇汉在上海的落脚点后,便返回吴县,专等王老板方面来信。

  1950年9月初,湘城公安分局接到了王老板挂来的长途电话,“客人要来了”。按照约定的暗语,包振家知道杀人魔王果真要自投罗网了,兴奋得再也呆不住了,于是立即带了两个助手,连夜雇船赶到苏州,上了半夜的火车,于拂晓时分赶到了上海浦东。

  到王家后,王老板急忙拿出胡肇汉从香港寄来的快信,只见信笺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几行字:“老王兄,我已平安到港,勿念。在沪承热情招待,兄弟十分感激,永记在心。现正在接生意,接到之后,一定返沪面谢。弟字。”

  包振家知道,“接生意”就是与国民党匪特“接关系”的暗语。根据无寄信地址及信封、信笺都是从商店购买的情况可以推知,此时胡肇汉尚未与香港匪特联络上。但胡肇汉素来诡计多端,或许他故意耍花招,说不定在最近一两天内突然返沪也未可知。包振家决定先留在浦东,来个“守株待兔”。

  正在这时候,因为胡肇汉一案影响太大,苏州公安处决定将此案连提两级,由苏州公安处直接来抓,具体承办人是苏州公安处一科科长江华,原来承办胡案的吴县公安局湘城分局原班人马配合行动。江华听说包振家他们已经在上海发现胡肇汉行踪,就连夜率领10多名侦察人员赶到了上海,同包振家他们兵合一处。

  江华一行赶到的第四天,王老板急急忙忙亲自跑过来报告说:“胡肇汉派人来了,对我说胡肇汉后天就到上海,要我做好准备。我是推说到市区进货,抄近道才过来的。我今后不能来了,有事只能靠递条子。”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王老板走后,江华立即召集大家开会,进行分工。

  天渐渐黑下来了。大家都焦急万分地等待王老板的信息。忽然,老板娘神色慌张地赶了来,一见到江华他们就结结巴巴地说:“他们来了……28个,都在……楼上开会,我推说……布店断货,要向小姐妹……借布,才准……我一人……出门!”

  这完全出乎江华他们的预料之外。胡肇汉的老规矩是出门带随从一般不超过3人,整个行动计划都是按这个估计做的,现在匪徒突然来了这么多,真有些让他们措手不及,大家真是又喜又棘手。喜的是可以端他的老窝,多抓些匪徒;棘手的是第一梯队的力量明显不足,但人多了上楼梯又必然惊动匪徒,在室内格斗也难以展开。大家反复讨论,分析利弊,最后决定仍按原方案行动,尖刀组仍由江华、包振家、吴同法3人组成。

  紧接着,研究接敌战术。包振家首先发言:“我想我们突入匪群后,应趁匪徒惊呆的当儿,火速抢占壁角,用双枪逼住群匪,喝令他们举手投降。或者我趁混乱之机钻到桌底下,使群匪无法展开火力,我在桌底下发枪,射敌人足部,以打乱敌阵,造成内外夹击之势。”大家听后齐称妙计。

  杀人魔王终于落网

  1950年9月15日傍晚,天逐渐黑下来了,只见3个人力车夫正急急忙忙地赶路,不多时间,就抵达一条弄口。这3人便是江华他们。

  他们停下车子抬头望去,只见一家布店楼房的窗户紧闭,窗帘低垂,一楼异常死寂,只有二楼窗内从窗帘缝隙处透出几丝灯光,气氛显得异常神秘。

  江华他们随老板娘走近大门,示意老板娘开锁。钥匙刚插入锁孔,还未转动,就听见门内传来一个很低的声音:

  “啥人?”

  “是我,提货回来了!”老板娘镇静地回答。

  大门刚开,3人即闪身进去,用枪逼住那哨兵,解下了他的武器。江华往周围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匪徒。室内光线很暗,只有楼梯上端的一只灯泡发着微弱的光。从下面往楼梯口上看,上面空荡荡的,也没有发现匪徒。

  江华正考虑如何上楼,忽然发现楼梯转角处有一只煤球炉子正吐着一圈蓝光,炉子上的钢精水壶盖子被水汽冲得“咣咣”直响。他灵机一动,右手提枪,左手提起那把水壶,轻声跨上了楼梯。

  “是谁在上楼?”匪徒好像听到了脚步声,低声问道。

  “是我。”老板娘在楼下镇静地应了一声,楼上便不响了。

  江华他们登上二楼,匪徒们竟毫无察觉。这时,王老板走过来用手指了指匪徒们开会的房间。江华他们迅速靠拢过去,侧耳一听,才知群匪死到临头,还在吵着争什么“官衔”。

  江华用枪筒向房门指了指。包振家会意,迅速接近房门,提起腿照准锁孔,用足全力,“嘣”地一声踢开了房门。

  房内灯火通明。只见匪徒们围坐在3张大方桌拼成的会议桌四周,黑压压的。原先突入匪群的方案很难做到。江华、包振家当机立断,趁匪徒们被这突然袭击震慑的一刹那,把短枪一起对准了群匪,喝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困兽犹斗。突然,一个亡命的悍匪猛地跨上桌面,向上一窜,用枪柄击碎了天花板上的灯泡,室内顿时一片漆黑。匪徒们显然想夺得垂死挣扎的机会。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道雪亮的光柱射了进来,原来是第二梯队及时赶到了。

  江华、包振家、吴同法齐声大喝:“谁动手就打死谁!”

  匪徒们眼见大势已去,一个个高举双手,鱼贯走出房门,被押下楼去,其中就有杀人魔王胡肇汉。

  为了一网打尽残余匪特,江华和包振家决定立即开审胡肇汉。

  阳澄湖一带流传着一句话,说“不怕胡肇汉跳,就怕胡肇汉笑”,说的是胡肇汉平日杀人不眨眼,视人命如草芥。但到了此时此刻,他却脸色苍白,浑身发抖,语不成声,“先生、先生”地叫个没完,恳求保全他的性命。

  据胡肇汉供认,上海解放后,他不得不逃往广州,后又转至香港、台湾。因人事不熟,他并未与匪特机关联络上。到了1950年3月,他再转至舟山,找到了国民党江苏省主席丁治磐,才取得联系,被委任为“江苏省第二行政公署反共自卫救国军第二纵队”副指挥官兼行政委员。起先,他企图带着他的助手王群和另外一帮匪徒从宁波沿海登陆,但因解放军戒备森严,未能得逞,只得仍从香港入境。本来,他准备先到上海,再潜回阳澄湖收集旧部,企图以淀山、阳澄、太湖为基地,进行反革命武装破坏活动,建立地下区、乡、镇伪政权,哪知脚跟还没有站稳,就钻进了我公安人员布下的口袋。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新玲)

更多关于 史海回眸 的新闻
· 萧华将军夫人王新兰:传奇而浪漫 红色恋歌
· “英勇善战、人民军队不可多得的虎将”王必成
· 井冈山斗争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黄埔军校生
· 日本发现佐证南京大屠杀活埋场面照片
· 滕代远的教子之道
· 从毛泽东提出“死缓”刑名说起
· 苏联领导人“特别航空队”内幕曝光
· 揭开方志敏狱中文稿传送之谜
· 蒋介石日记:二战压力大 两度想自杀 
· 感天动地生死情——著名学者吴晗的旷世之恋

相关专题
· 史海回眸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重大事件  
邓小平南巡讲话 八七会议
1989年政治风波 遵义会议
粉碎“四人帮” 瓦窑堡会议
秋收起义 庐山会议
百色起义 七千人大会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