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史海回眸
滕代远的教子之道
○孟 红(山西)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老一辈革命家滕代远(1904—1974),曾因与彭德怀一起领导平江起义而闻名中外。新中国成立后,他曾担任过多年的铁道部部长,为新中国的铁路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滕代远有5个儿子,长子久翔、二子久光、三子久明、四子久耕、五子久昕,除长子外其他4个儿子先后参军。本文所介绍的,就是他鲜为人知、耐人寻味的教子之道。

  


  1950年秋的一天,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来到铁道部门口要进去找人,被门卫拦住了。门卫见他一身土里土气的山乡装束,就盘问道:“你是哪里来的?找谁?”年轻人被问得低下了头,怯怯地回答:“我找父亲。”“你父亲是谁?”“滕代远。”

  原来,这个大老远跑来的年轻人就是滕代远在老家务农的长子滕久翔,他听说父亲在北京当上了铁道部部长,就千里迢迢来到北京探望。几经周折,久翔终于见到日夜思念的父亲。久翔是滕代远离开家乡考入常德师范的前一年出生的。参加革命后,滕代远一直没有机会回老家看望亲人,如今见到阔别20余年、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心里自然是分外高兴。

  在儿子暂住北京半个月的日子里,滕代远在工作之余抽空陪伴儿子游览了北海、故宫、颐和园等名胜古迹,父子俩相处得十分愉快。浓浓的亲情、首都秀丽迷人的风光以及优美舒适的环境,使得久翔萌生了一个念头。

  一天,久翔央求向滕代远说:“爸,你现在是铁道部的部长,给我在北京找个工作吧?这样,咱父子俩也好经常见面。”

  滕代远沉思片刻后,亲切地对儿子说:“按父子情分,我应该在北京为你找个事做。但我们是共产党的干部,只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绝没有以职权谋私利的权力。再说,你在老家上有祖母,下又有爱人和孩子,你不能把这副担子交给当地政府和人民啊!你应该回去。”起初,遭到父亲婉言拒绝的久翔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转念一想,觉得父亲的一番话还是有深刻道理的。最后,他接受了父亲的意见,心满意足地准备回家去。

  临行前,滕代远还反复叮嘱儿子:“家里有什么困难,要自己想办法克服,不要打我的牌子给国家添麻烦。”久翔记住了父亲的教导,不住地点头允诺,铭记在心。

  


  1943年11月,滕代远的二儿子久光出生了。结婚多年喜得贵子,夫妇俩都格外兴奋。然而,当时正是抗日战争由战略相持转入战略反攻阶段,是战争最紧张最艰苦的时期,日本侵略军不断对根据地进行大肆“扫荡”和“蚕食”,残酷的斗争使他们无暇顾及自己的孩子,只好把久光寄养在老乡家里。

  新中国成立后,久光被接回北京,进了一所干部子弟学校。在学校里,久光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很少与外界接触,使得这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有点忘乎所以了。滕代远认为这样下去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于是就把孩子转到一所普通学校。但久光淘气贪玩、不好好学习的毛病仍没有改掉。为了更好地教育孩子,滕代远夫妇决定把久光送到秘书的老家,一个山区农村去锻炼。他对秘书说:“这孩子自从跟我们进了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像生活在蜜罐里,不知农民的辛劳,不了解庄稼是怎么样长出来的。这样下去,容易变成资产阶级的纨绔子弟,我看还是让他到老解放区,找个庄稼汉当老师,学学种地,吃点苦才好。”

  就这样,久光被送到河北唐县的一个山区农村。一下子离开了北京城,来到这么艰苦的农村,久光开始很不理解父母的一番苦心。滕代远就经常抽时间给孩子写信,鼓励他努力学习、参加劳动。后来由于上学不方便,滕代远又让久光带上户口到黑龙江省依兰县姥姥家,一边上学一边参加农业劳动。期间,滕代远仍然时常抽时间给儿子写信,关心儿子的学习劳动,以期健康成长。

  离开了父母,久光逐渐增强了独立性,并有了可喜的变化。北方的高粱米把他养得非常结实,劳动的汗水改变了他贪玩的恶习,学习成绩也渐渐好起来。

  3年之后,久光被父亲接回北京。1962年夏秋之间,台湾国民党当局叫嚣反攻大陆。久光激于保卫祖国的义愤,自愿放弃继续升学的机会,报名参军,成为一名光荣的海军战士。滕代远格外高兴,表示热情支持,他觉得自己几年来在久光身上倾注那么多的爱抚和教育没有白费,他语重心长地对久光说:“你这样做是对的,人民共和国需要你们捍卫。人民解放军是个大熔炉,希望你在熔炉里锻炼成才。”

  


  1964年夏,滕代远的三儿子久明高中毕业,正埋头苦读,准备参加高考。

  一天傍晚,滕代远夫妇谈论起家里的事,对久明学习肯用功、进步快的情况感到十分欣慰。秘书见状插话说:“久明对我谈过,他想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怕万一考不好,不被录取,想请您给学院刘院长(滕代远的老部下)写封信。”

  滕代远听后,断然回答说:“读书,上大学,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能靠父母的地位和私人关系。大学能考上更好,考不上也没有什么。为人民服务的工作多得很,做工、种田、当兵都可以。”滕代远又对妻子林一说:“要给孩子讲清不能写信的道理,靠私情,拉关系,不是我们党的作风。”

  后来,久明经过自己的刻苦努力,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在久明准备上大学的前几天,滕代远给儿子写了一封信,信中一再嘱咐:“这是我们对你的希望,你是咱家第一个进大学的,一定要好好学习。”他还抄录了陈毅1961年7月送儿子上大学时写的《示丹淮并告昊苏、小鲁、小姗》这首长诗中一些句子以勉励儿子,可谓用心良苦:“汝是党之子,革命是吾风。汝是无产者,勤俭是吾宗。汝要学马列,政治多用功。汝要学技术,专业应精通。勿学纨绔儿,变成白痴聋。少年当切戒,阿飞克里空。身体要健壮,品德重谦让。工作与学习,善始而善终。人民培养汝,报答主事功。祖国如有难,汝当作前锋。”

  久明没有辜负父亲的殷切期望,后来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当时,滕代远的病情已较为严重,可5个孩子都不在身边,好心的同志常劝他把孩子调回一个,久明也写信表示希望回到父亲身边,好照顾家里。但滕代远没有这样做。他给久明写信说:

  我身体不好,有组织上照顾就足够了,党和国家需要你们这些年轻人。你大学毕业后,哪里最需要,你就到哪里去工作,一切听从组织上的分配。

  后来,久明被分配到离北京千里之遥的一个部队工作。一次,久明利用出差机会回家看望。当他和父亲谈到部队生活时,滕代远问:“你现在在部队做什么工作?”“当参谋”,久明得意地回答。他自认为刚分到部队就调到机关工作,说明自己进步挺快,原以为父亲会为此高兴而表扬他。哪知滕代远却严肃地批评说:“你这个大学生,连兵都没当过,能当好参谋吗?我看你应当先到连队去当兵。”听了父亲的意见,久明回部队马上给组织上写了报告,申请到基层连队工作。此后,他不以大学生身份为骄,更不以高干子弟自居,虚心向同志们学习,刻苦锻炼,受到领导和战友们的好评。后来,他当上连长,在边境作战中还荣立了三等功。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全国上下正常的工作学习秩序都被打乱,学校停了课。滕代远的四儿子久耕在父亲的支持下,打起背包先后来到白洋淀和狼牙山,住进了农民家里,从事生产劳动,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直到1967年底他才回到北京,接着又报名参军。

  1968年初,久耕离家那天,滕代远一遍遍地检查孩子的行装,还送给久耕一套《雷锋日记》和《毛泽东选集》四卷合订本,他语重心长地叮嘱儿子:“到了部队一定要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不要忘记革命前辈创业的艰难,向工农出身的战士学习,做雷锋式的好战士。”

  于是,久耕带着建设祖国边疆的激情与豪迈,带着对军旅生活的向往,高高兴兴地告别了父母,开始了新的生活。

  隆隆的列车向前奔驰,熟悉的北京城渐行渐远。车过内蒙古自治区,窗外的世界变得萧条单调起来,扑入眼帘的尽是一片无垠的沙漠。列车穿过河西走廊时,窗外更是荒无人烟。久耕的情绪逐渐低落下来。后来,他给家里写信汇报自己在部队工作学习的情况,在信中他表达了一肚子的埋怨。

  滕代远很快给久耕回了一封回信。从这封写给儿子的亲笔信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老革命家的殷殷父子情和拳拳报国心。

  耕儿:

  你的来信收到,我们很高兴。古人说,“金张掖,银酒泉”,形容它出产大米,很富足。我于一九五四年为修建兰新铁路事,路过张掖。想迄今铁路通车了,各种建设必定增多了,人民生活较前更好了。就是靠近沙漠地区,气候变化不定,棉衣不能离身,望注意,不要感冒、生病。当兵首先要服从命令,守纪律,兵爱兵,兵爱官,官爱兵,兵爱人民群众,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尤其要好好准备吃大苦,耐大劳,夜间演习,紧急集合,长途行军,(要有)马上参加战斗,同敌人拼刺刀,英勇的(地)杀敌人的思想(准备),养成战斗作风。向贫下中农出身的战士学习,交知心朋友。把我布衬领送你。二条。望你写一信给你那个同学,拿去小明的书(第四本)赶快退回我。愿你锻炼成钢,身体健康!

  
父字

  一九六八年三月二日


  新中国成立初期,滕代远被任命为铁道部长,亲自主持修建了兰新铁路,到过张掖等地进行实地考察。所以,十几年后,他想着铁路通车后西北人民的生活一定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信中“气候变化不定,棉衣不能离身”、“把我布衬领送你”等句,足见他对儿子的关爱细致、周到,殷殷父爱跃然纸上。他不仅在生活上对儿子关心备至,思想上对儿子的要求丝毫也没有放松,要求儿子“吃大苦,耐大劳,养成战斗作风”。他认为只有让儿子“锻炼成钢,身体健康”,才能更好地报效祖国,为人民服务。

  父亲的信像春风化雨,及时滋润了儿子的心田。久耕理解了父亲的心思,坚定了在部队勤奋工作的信心和决心。在分配岗位时,大部分战士分到技术部门,而他却主动要求到炊事班工作。无论酷暑还是寒冬,脏活累活他争着干,处处吃苦在前,戈壁滩上留下了他辛勤的汗水和坚实的脚印,群众都称他是“活雷锋”。

  滕代远时刻关注着儿子的成长,他把自己参加党代会的纪念册寄给久耕,在扉页上写上了对孩子的希望:“耕儿,愿你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

  在父亲的关怀与鼓励下,久耕进步很快。不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又提了干。滕代远又在家信中告诫他,提干是组织上给你更新的任务,你应该比以前做得更好,当好普通一兵。

  后来,久耕又被调到陕西某基地工作。1970年盛夏,久耕不幸脑颅骨严重损伤,昏迷不醒。知道消息后,因病卧床的滕代远很是着急。在妻子的建议下,他派警卫秘书到基地看望久耕。当警卫秘书要启程的时候,滕代远拄着拐杖送他到门口,并严肃地嘱咐:“你到了部队,一定要服从组织上的安排。我的意见是两条:一是如果孩子能抢救的话,要尽力抢救,因为孩子还年轻,还能为党和国家做工作;二是如果确实没有希望了,我们不能提出任何要求,一切按照部队上的规定办。”后来,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久耕幸运地脱险复苏,又经过一个时期的艰苦锻炼,逐渐恢复了记忆。

  因为工作需要,久耕的工作换了好几个地方,但是,不管到哪里,他都牢记父亲的教诲,工作更加努力,先后被国防科工委党委和海军评为“雷锋式的好干部”。久耕从部队转业后,到广东粤海石化储运公司任职,并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小儿子久昕1952年生于北京。可是,当孩子刚满16岁的时候,滕代远就积极支持孩子到内蒙古草原插队落户。不久,学校发来登记表,久昕填完后请父亲审阅。滕代远戴上眼镜拿起毛笔在家长意见栏内写下“完全同意,坚决支持”八个字。他对妻子林一说:“孩子现在离开我们是早了点,但我们不能因为舍不得,永远把孩子拴在自己身边。孩子响应号召,去建设边疆,我们应该支持。当年我们离开家庭参加革命,也是这个年龄。”

  久昕临行前,滕代远拿出一条已经褪了色的军用毛毯,对儿子说:“这条军毯,我和你妈用了快30年,你这次离家,把它带上吧。”说着,滕代远亲自动手把毯子放到了久昕的行李里面。

  久昕被父亲的关爱感动了。他懂得这不仅是为了御寒,而是父亲在告诫自己不要忘记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

  久昕用平时积攒下的零花钱买了许多信封和邮票,用胶水先将邮票粘到信封上。当父亲提出疑问时,久昕不好意思地说:“头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条件又艰苦,要是想家了写信时方便些。”

  父亲听后爽朗地笑了,语重心长地嘱咐:“到了边疆要团结当地人民群众,多向少数民族同志学习。”

  久昕在边疆期间,滕代远夫妇经常去信,勉励久昕在草原上扎根,好好经受锻炼。滕代远在信中常常谆谆教育说:“要和工农子弟打成一片,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要在艰苦朴素上成为标兵。”久昕也经常给家里写信,汇报工作生活和思想状况,父母看后非常高兴。

  1970年,久昕光荣参军,成为一名铁道兵战士。一次,他回北京出差,一些在京工作的老同学听说久昕回来了,跑来叙旧,还在一块吃了顿饭。临返部队前,久昕也回请了他们。吃饭的开销比较大,久昕却认为事情办得很周到,有一次在信中无意中将此事告诉了父亲,滕代远知道后非常生气,马上提笔写信批评:

  干部子弟应养成艰苦朴素的作风、吃苦耐劳的习惯。这不是一般生活作风问题,而是思想觉悟问题、甚至是政治水平高低的问题。……

  不就是吃一顿饭嘛,何必这样!久昕的思想一时转不过弯来。父母除了写信帮助久昕提高认识外,还告诉几位哥哥,同时也写信告诉部队的领导,大家一起来帮助久昕认识讲排场、摆阔气的问题。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久昕认真反思自己的言行,对这件事有了初步认识,写了一份思想汇报寄给被疏散到外地的父母。父母看后都很高兴,母亲来信说:“……你爸爸阅后在信上批了一个很大的‘好’字,希望你以更大的进步迎接19岁的生日。”

  1973年6月,因北京修建地下铁道,久昕所在部队整编后,将久昕从湖北郧阳调回北京。部队首长知道滕代远身体不好,身边没有一个孩子,久昕又是他最小的儿子,特意给他几天假回家看看。滕代远见到久昕特别高兴,拉着手问长问短。久昕望着父亲清瘦的面庞、满头的白发,心情很不平静。滕代远问他什么时候去新单位报到?他说:“部队首长给了几天假,在家休息两天就去报到。”滕代远不同意,说:“可不能伸手向组织要照顾,也不要什么假,一天也不要,半天都不要!你要听我的话。”

  这年9月,久昕回到离北京市区约30公里的地方参加教导队的集训。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久昕请假回到家里看望父母。见到双亲后有说不完的话,时间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就到了星期日的下午,但他必须在晚上点名之前归队,否则就违犯了军纪。久昕心里非常着急,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瞒着父亲向秘书说明情况紧急,提出想用父亲的专用小车送他回去。

  滕代远发现自己的车不在车库,就问:“汽车去哪里了?”司机连忙说:“油不多了,去加点油。”由于这是因私事用车,久昕只好偷偷在大门外上车。

  谁知这件事情还是被滕代远知道了,他批评了身边的工作人员。后来,在久昕下一次回家时,滕代远把久昕单独叫到一边,口气相当严厉地说:“你胆子真不小,竟敢坐我的车!”又说,“干部子弟不允许有优越感,你把我的话全忘了吗?”久昕知道自己错了,紧张得手心直出冷汗,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躲一下才好,连忙向父亲承认了错误。“你给我听清楚,以后不许坐我的车!”父亲以这句话结束了批评。

  滕代远总是这样严格要求子女,以后几个孩子探亲回家,都是挤坐公共汽车,再没有因私事坐过父亲的小车。

  1974年9月,久昕回家探亲。吃早饭时,他兴致勃勃地坐到餐桌旁,想看看有什么好吃的。然而滕代远夹给他的却是一个小窝头,他感到有些扫兴。心想,在连队就经常吃窝头,好不容易回趟家,总该改善一下,怎么还吃窝头。他向父亲摇摇头,母亲也在一边劝他不要吃了。可是父亲不答应,坚持让他吃。没有办法,他只好勉强咽了下去。饭后,久昕陪父亲去公园散步,不一会儿就谈到早饭的事上。父亲意味深长地说:“现在的条件好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许多人的衣食住行都与从前大不一样了。但是,怎么能忘记过去呢?在抗日战争中,太行山根据地的军民连树皮都扒下来吃。你们是在红旗下长大的孩子,可不能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父亲的教导深深地印在久昕的脑海中。

  1974年11月30日下午,病重住院的滕代远在弥留之际,与前来看望他的一位老同志兴奋地谈了两个多小时,茶几上的白纸写满了铅笔字,有人名还有地名,久昕在一旁听着也入了神。晚上,林一来到医院。滕代远的情绪仍然很激动,可惜的是,家人却无法听懂他的意思。后来他拿起铅笔,在纸上反复写着什么,可究竟是什么字,家人也看不懂。林一安慰他不要着急,慢慢写。滕代远好像听懂了意思,不再着急了。铅笔下显出的字终于让家人看清楚了一些,原来是“服务”两个字。

  久昕一下子明白了:这正是父亲对家人的一贯要求和希望啊!久昕用双手捧起这张纸,虽然很轻,但上面的“服务”二字却重如千钧。父亲是在嘱咐家人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久昕凝视着这两个字,向父亲认真地点点头,轻声对他说:“我们会这样做的,你放心吧!”滕代远也点点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老人的眼眶湿润了,孩子的眼睛也被泪水挡住了。翌日9时15分,滕代远逝世,终年70岁。

  

《党史纵览》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新玲)

更多关于 滕代远  史海回眸 的新闻
· 从毛泽东提出“死缓”刑名说起
· 苏联领导人“特别航空队”内幕曝光
· 揭开方志敏狱中文稿传送之谜
· 蒋介石日记:二战压力大 两度想自杀 
· 感天动地生死情——著名学者吴晗的旷世之恋
· 俄罗斯妇女敢死队结局悲惨 头领曾是“女张飞”
· 传奇女拖拉机手开坦克 曾是“斯大林情妇”?
· 冷战交际花死在拿破仑的床上曾与法西斯头子交往
· 中共一大代表的学历与职称
· 巴伦支上空“开膛手” 苏-27“切割”挪威P-3B

相关专题
· 史海回眸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重大事件  
邓小平南巡讲话 八七会议
1989年政治风波 遵义会议
粉碎“四人帮” 瓦窑堡会议
秋收起义 庐山会议
百色起义 七千人大会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