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史海回眸>>人物长廊
陈毅与肖菊英爱情珍闻
文 · 庄春贤 陈安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肖菊英,1911年出生于江西省信丰县嘉定镇,1926年投身革命,1930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陈毅奉命在赣南组建红22军时创办了红军干部学校,并由此结识肖菊英。他俩由相知、相爱,到喜结良缘,在苏区烽火岁月里,风雨同舟,患难与共,谱写出一曲人世间最瑰丽的爱情乐章。

  一

  1930年夏,陈毅来到赣南组建红22军时,决定在信丰创办一所红军干部学校(以下简称“红校”),校址选在信丰县黄泥排。

  报名第一天,肖菊英和几位女同学挤在长长的队伍中格外显眼。经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审查,肖菊英等100多人成了红校第一批学员。8月的一天,红22军在黄家祠堂里举行开学典礼,陈毅做了重要讲话。陈毅的讲话非常精彩,祠堂里不时响起热烈的掌声。

  陈毅是红校校长,还兼任政治课教员。他的政治课上得很生动,深受学员们欢迎。陈毅还经常利用课余时间,教学员们唱革命歌曲,和学员们一起下棋。肖菊英多才多艺,写诗绘画,唱歌弹琴,样样都能来上两手,从而拉近了与陈毅之间的距离。茶余饭后,他俩经常在一起畅谈学习马列主义的心得体会,议论赣南、闽西革命斗争形势。他们越谈越投机,越谈越亲近,相互萌发了爱慕之情。

  二

  8月下旬,红校搬到了西牛镇真君庙。一天深夜,远处山岗上突然传来狗吠声。“叭!叭!叭!”哨兵三声报警的枪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原来是一支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队企图包围真君庙,偷袭红军干部学校。那时,红军武器少,除了教员,学员都没有发枪。陈毅、毛泽覃、彭加伦、张扬等人一边派人到县城军部请求增援,一边组织学员突围。

  “啥子时候,你还不快撤?”陈毅发觉肖菊英还站在自己身边,心里一阵焦急。黑暗中,那边枪声更加激烈了。

  “上课时你不是说过,危难时要奋勇向前,经受住考验吗?”肖菊英理直气壮地回答,“你不走,我也不走!”

  陈毅急了:“太危险了!你必须赶快离开,跟上队伍!”

  “正因为危险,我才不愿意离开你,”肖菊英含着眼泪请求,“要死,我愿意跟你死在一起!”

  陈毅一时无言以对,只是深情而感激地望着肖菊英。肖菊英立时脸颊绯红,她急转话题跺着脚说:“你是校长又是军长,责任重大,更要注意安全,我们的红军不能没有你!”

  敌人叫嚷着冲了上来。陈毅抬头一看,立即命令:“泽覃、加伦、张扬,你们带着人赶快撤退!”然后转身板起脸对肖菊英说:“你随他们立即转移,这是命令!懂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肖菊英听到这句话,只得强忍眼泪追赶队伍去了。

  陈毅端起一挺机关枪,跃到壕边一个小土堆后面,朝山下射出一梭子弹。

  毛泽覃在前面开路,彭加伦、张扬压后,带领学员很快消失在后山的丛林之中。

  敌人冲进校舍,见里面空荡荡的,于是直奔小松林而去。不一会儿,松林那边传来密集的枪声。敌人在那里碰上了从城里来增援的红22军大部队,吓得落荒而逃。

  天蒙蒙亮时,毛泽覃带着人马返回红校,肖菊英第一个冲进屋子。她见陈毅装扮成伙夫,已熬好一锅稀饭,顿时绽开了笑靥,随即要帮他换衣服,乐得像个孩子似的。

  三

  9月下旬,红校进行毕业考试。肖菊英考试成绩优秀,被分配到红22军政治部宣传科任宣传干事。培训班结束时,陈毅和肖菊英订下了婚事。

  红22军奉命离开信丰的前一天,陈毅骑着一匹白马,牵着一匹棕色的马前往肖菊英家。正在家中的肖菊英和母亲胡金兰闻讯出来迎接。陈毅赶紧下马,向胡金兰作揖打躬。

  陈毅的到来,让肖菊英的父母特别高兴。为了款待陈毅,他们特地做了炖豆腐、小炒鱼、红烧肉、蒸水蛋和萝卜骨头汤,还煮了一壶滚烫的甜米酒。

  席间,陈毅诚挚地对胡金兰说:“我今天来这里,一是拜访两位长辈,二是求婚。小英政治觉悟高,人又聪明能干,我很喜欢她,能得到她的陪伴,是我一生的幸福。”

  肖菊英的父母早已听女儿说过此事。胡金兰是县妇女解放协会常委,思想进步,当即欣然表态:“婚姻大事你们决定。只要她本人同意,我们完全赞成。”

  吃完饭,陈毅和肖菊英向父母告别。想到就要远离家乡,肖菊英依依不舍地说:“我们部队马上要出发了,这次走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面……”父母抓着爱女的手,都不禁泪流满面。

  “革命一定能够胜利,到时我和小英一定回来看望你们。”陈毅见状,上前安慰。

  “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就当作纪念吧。”胡金兰拿出一床红线毯披在肖菊英的坐骑上,“哪怕你们离我们千里万里,我们也会想念你们。”

  “爸爸,妈妈,请多保重!”肖菊英哽咽着说,“革命不成功我决不回来!”

  10月间,肖菊英在江西省泰和县与陈毅结婚,一对红军恋人终成眷属。

  四

  婚后,陈毅和肖菊英戎马倥偬,转战吉安、兴国、于都、宁都、赣县等地。1931年夏,中共赣南特委成立,中央苏区局任命陈毅为特委书记,肖菊英为特委机关秘书。此时,“左”倾错误已经在中央苏区贯彻执行,肃反严重扩大化,到处乱抓乱杀,人心惶惶。

  赣南特委驻在兴国县城的李家祠,陈毅和肖菊英就住这幢宅子里。在这宅子里有一口井,深不可测,井口只有木板盖着,没有井栏。

  一天,陈毅突然接到上级通知,叫他带一名警卫员去于都参加紧急会议。时值李韶九在于都肃反,陈毅担心李韶九会对自己下毒手,因此临行前,他心情沉重地对肖菊英说:“小英,我此行可能凶多吉少。你我都不是AB团,对革命向来都很坚定。万一我三天之内回不来,可能就是已不在人世了,你不要过分悲伤,要充满信心,投身到革命战争中去。”肖菊英默默无语,轻轻地整了整陈毅的军装,目送陈毅策马而去,热泪渐渐模糊了双眼。

  回屋后,肖菊英扑在床上失声大哭。她不敢想象陈毅此行的命运。过后她站在李家祠的最高处,翘首南望,期盼陈毅平安归来。

  陈毅到达于都后才知道是开地方工作会议,部署反“围剿”准备工作,其中有一项是要求各地立即停止肃反扩大化。真是虚惊一场!会议一天就结束了。本来他可以按时回到兴国与爱妻团聚,但得知李韶九要捕杀于都仁凤山区区委书记徐复祖,他便改变了主意。他知道徐复祖虽出身地主家庭,但对革命忠心耿耿,于是决定赶往于都徐复祖的驻地,向当地党组织传达立即停止肃反扩大化的精神。到第三天下午,他突然想起与肖菊英的约定,这才匆匆赶回兴国。谁知,在回兴国的途中,又突遭国民党靖卫团的袭击,因而回到兴国县城时已是第四天下午了。

  不料,推开李家祠大门,只见里头冷冷清清,白花篮摆在厅堂,肖菊英全身湿淋淋地躺在一块门板上。目睹这一切,犹如晴天霹雳,陈毅一下跪在地上,抚尸痛哭:“小英,小英,你醒醒,我是陈毅,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言辞凄婉,在场的许多人不禁动容落泪。陈毅后悔自己离家前跟肖菊英说了那一番生离死别的话,更怨恨自己没能按时赶回。

  实际上,出事那天,也就是陈毅约定的那个第三天,肖菊英还和兴国城市中心区委书记谢毓泉、城区苏维埃主席谢良谋在一起,部署发动妇女做军鞋的事情。当时她的言谈举止,根本没有自杀的迹象和绝望的神情。也有人说,她的死,纯属意外。那天晚上,月黑风高。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又传来狗叫声,可能肖菊英急忙前去开门,一脚踏空,落入了没有盖子的古井。

  痛失伴侣,陈毅心如刀绞,亲自为爱妻布置灵堂,并将爱妻安葬在了树木茂密的平川中学后背的山岗上。

  送葬归来,陈毅的心情十分悲痛。在收拾妻子的遗物时,他发现了一首七言律诗:“纤纤新月挂黄昏,人在幽闺欲断魂。革命为何容奸猾,肃反岂可诛忠臣?灯花占却烧心事,罗袖长供把泪痕。夜夜填词笔难放,须知恩爱是愁根。”字里行间,道出心事重重的肖菊英对陈毅的一片深情。看完诗稿,陈毅提笔一挥而就,写下了哀婉凄楚的诗句:

  忆 亡

  (1931年秋)

  余妻肖菊英,不幸牺牲,
  草草送葬,夜来为诗,哀哉。

  泉山渺渺汝何之?
  检点遗篇几首诗。
  芳影如生随处在,
  依稀门角见冰姿。


  检点遗篇几首诗,
  几回读罢几回痴。
  人间总比天堂好,
  宿愿能偿连理枝。


  依稀门角见冰姿,
  影去芳踪我不知。
  送葬归来凉月夜,
  泉山渺渺汝何之。


  革命生涯都说好,
  军前效力死还高。
  艰难困苦平常事,
  丧偶中年泪更滔。


  五

  斯人已去情难了。1932年7月,陈毅指挥红军进行南雄水口战役后,途经信丰,专程进城探望肖菊英的母亲胡金兰,并将肖菊英唯一的嫁妆——红线毯送还岳母。陈毅悲伤地说:“妈妈,我未能照顾好小英,你失去了一个好女儿,我失去了一个好妻子。是我没福气呀。”胡金兰也失声痛哭。

  陈毅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1937年10月,陈毅从油山赴湘赣边根据地,向谭余保率领的红军游击队传达国共合作抗日指示精神,并与国民党兴国县县长邹光亚交涉释放“政治犯”的问题。借此机会,他在兴国地下党同志的陪同下,特地赶到肖菊英的墓地凭吊。然而,国民党军队为构筑工事已把平川中学后背的山岗破坏得面目全非,连墓地的影子也找不到了。目睹萋萋荒草,残砖朽木,陈毅感慨万千,心情十分沉重。回到下榻处芳园客栈,他写下了题为《兴国旅舍》的七绝:

  兴城旅夜倍凄清,
  破纸窗前透月明。
  战斗艰难还剩我,
  阿蒙愧负故人情。


  全国解放后,出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依然没有忘记肖菊英,他致电赣南军管会主任杨尚奎,告诉他肖菊英应定为革命烈士,并邀肖菊英的母亲和兄弟等人来上海见面,以诉难以割舍的亲情。1952年,陈毅又给肖菊英的父母寄去近照,以示对亡妻的怀念和对老人的抚慰。陈毅对肖菊英的一往情深,眷眷怀念,充分体现了人世间爱情的真善美。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新玲)

更多关于 陈毅 的新闻
· 聚少离多曾不理解父亲 儿子眼中的陈毅元帅(下)
· 聚少离多曾不理解父亲 儿子眼中的陈毅元帅(上)
· 由陈毅的棋品想到了官员的官品
· 学一学陈毅教子
· 中国将帅(16):陈毅(下)
· 中国将帅(15):陈毅(上)
· 老房东六十载呵护陈毅旧居
· 纪念宿北大战胜利六十周年
· “花裙子可以穿,大礼帽也可以戴”——陈毅与外国领导人交往二三事

相关专题
· 史海回眸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重大事件  
邓小平南巡讲话 八七会议
1989年政治风波 遵义会议
粉碎“四人帮” 瓦窑堡会议
秋收起义 庐山会议
百色起义 七千人大会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