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史海回眸
忆我在中宣部的领导于光远二三事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建国初期,于光远在宣传马克思主义方面很有名气,他是中宣部理论教育处的副处长,又是中宣部主办的《学习》杂志的总编辑。1950年的一天,他到清华大学来,找学生中的一些党员干部开座谈会,理学院支部是何祚庥、罗劲柏、胡则维、我和孙小礼等几位党员去参加了。何祚庥侃侃而谈,别的与会者也七嘴八舌,各抒己见。讨论中于光远忽然问道:“你们这里有谁看过《‘学习’初级版》吗?”

  全场哑然。《“学习”初级版》是附属于《学习》杂志的一个小型刊物,大学生们以为是给文化不高的工农干部或者初中学生读的,所以一般都不看。

  接着,于光远说了一段话:大学生要学习政治常识和经济建设常识,基本常识学好了,理论才能钻得深。当时《政治常识读本》正在《“学习”初级版》上连载(以后还刊载过《经济建设常识读本》)。于光远的这番话,我至今记忆犹新。这恐怕不能说是一种说教,而是他这位十几年前的大学生,又做了十几年理论宣传工作的老干部,根据自身的真切体会对当时的党员大学生的中肯赠言。

  于光远到清华来开座谈会,不单纯是为了解大学生的理论学习状况,可能还有为中宣部选兵的目的。当年何祚麻一毕业,就被调到中宣部理论宣传处,成为于光远的部下。第二年,我和罗劲柏也被调到中宣部。我想这与光远那次到清华去考察不无关系。

  于光远善于选兵,也善于练兵。对于科学处里的这批年轻人,他很理解、很关心、很开明,很注意对我们的训练和培养。那时有些大学生到机关好几年了还只是接电话,干杂事,当所谓行政干事,参加不到业务工作中来。于光远则不然。他放手让年轻人参加很重要的工作,尝试在重要的工作中让年轻人得到学习和提高。

  于光远从不以权威自居,做任何工作,都不是处长一拍板作了决定,干事们只是去执行。他经常和我们年轻人平等地讨论问题,甚至热烈争论,要每个人都充分发表意见。他也善于听取不同意见,有时经过讨论,他会改变或修正原来的决定。

  于光远勤奋过人,无日无夜地学习、思考和工作。他的床头总挂着铅笔和纸片,夜里想到什么就随手记下来。他常在晚上召集我们讨论问题,集思广益,有时一直讨论到深更半夜。

  在科学处,遇到批判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的事,于光远虽然不能不说些应景的话,但他是从来不感兴趣的。1954年,批判胡适派唯心主义,报刊上发表了很多文章,编选出了八个文集。当时我也想凑个热闹,写篇文章,去同于光远商量。他则不以为然,对我说:“你再写一篇,无非是给这八个集子再增加一篇。我们还是做一些研究工作吧!”于是,他就同我商讨起怎样编写《论科学提纲》,这件事虽然因为受到政治运动的干扰而没有做成,但是开了一个头,还保存下来一个底稿。

  1964年,全国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宣部组织了好几个工作组去经济研究所,对所长孙冶方的“资产阶级经济思想”进行批判,作为处长的于光远则置身事外,没有参与。

  于光远说,中宣部专设一个科学处,就要宣传两条,第一条是宣传科学重要,要反反复复地讲科学的重要性,因为党内还有很多人不懂得科学的重要;第二条就是要讲办事的科学性,也要反反复复地强调办事要讲科学。

  1956年,党的八大召开,这是建国以后召开的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得很隆重。毛泽东致开幕词、刘少奇作政治报告、周恩来作国民经济建设报告、邓小平作修改党章报告。有上百人作了大会发言和书面发言。于光远在大会上的发言主要是发挥了他认为要反复讲的那两条,还讲了党怎样领导科学工作,怎样贯彻双百方针,党的干部怎样由外行变成内行等等。通过这次发言,于光远就成为了人们公认的党联系科学界的代表人物。

  1958年“大跃进”,于光远曾写过文章帮着鼓吹小麦高产,他后来觉得这是一件丢脸的事。他还到毛主席那里汇报过一个省委报告下面把苹果嫁接到南瓜上长得多么多么大的事情,而事先没有核实,这也是一件丢脸的事。这两件事他反省自己作为科学处长不科学,只记得“相信群众相信党”,忘记了相信科学,而当了弄虚作假的传声筒。这些事他在科学处里讲过,后来还公开写过文章。他不但要自己记取教训,还要人们都记取教训。

  “文革”之初,我已经被点名批判,而且批判的来势很猛。一天,中宣部组织大家去沙石峪参观那里“千人万担一亩田”的造田成就,顺带参观东陵。我是被揪出来的批斗对象,于光远还是要我一起去,大概是想解除一下我的紧张情绪吧。

  在汽车里,于光远对我说:“你现在这个情况,再在中宣部工作很难了,到哲学所自然辩证法组去吧!”他不是抛弃我,而是安慰我、爱护我。然而不久,砸烂中宣部“阎王殿”,部长、副部长、处长、副处长,都被当作“阎王”、“判官”揪了出来,于光远自己也被揪出来了。记得于光远曾向人描述他第一次挨斗,形容他被戴上高帽子的状态怎样可笑。他是故作轻松,其实他的心情是不可能轻松的。

  于光远领导科学处不过12年,人员不过十来个,但他的部下,科学处的干事们,后来几乎个个都成了不同岗位的得力骨干。“强将手下无弱兵”,这是光远爱说的一句话。在科学处,他为干部的成长创造了良好的氛围和环境,提供了广阔的思维空间。他鼓励我们结合工作和专业进行研究和写作,支持我们开拓新的领域进行思考和探索。

  党的十五大期间,我遇到曾在科学处当过干事的明廷华,他笑眯眯地对我说:“你注意到没有,在十五大的与会者中,从我们科学处出来的人竟有五个!”他扳着指头数:大会代表有三人:郑必坚、明廷华、龚育之;特邀列席代表有两人:于光远、林涧青。郑必坚曾两任中央委员,林涧青曾任中央候补委员。曾在科学处工作过的何祚庥成了中科院自然科学方面的院士。侯德彭后来相继担任广西大学校长、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长等职。

  当然,这些人的发展,并不全是由于在科学处做过工作,但在科学处、在于光远的领导下受过思想、理论和政治训练,这对他们后来的发展和工作,却是不无益处的。

  编写:石戊《龚育之回忆“阎王殿”旧事》 龚育之 著 江西人民出版社
来源:《人民政协报》 (责任编辑:李彦增(实习))


相关专题
· 史海回眸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重大事件  
邓小平南巡讲话 八七会议
1989年政治风波 遵义会议
粉碎“四人帮” 瓦窑堡会议
秋收起义 庐山会议
百色起义 七千人大会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