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刘伯承纪念馆>>著作文章

钜金鱼战役的经过和经验

(一九四七年一月)
2007年11月13日13:26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一月二十一日的报告

  我自元旦收复钜野、嘉祥,占领金乡四关后,即集中三、六纵队全力于四日夜强攻金乡城,以冀鲁豫军区独立旅结合分区武装在金乡、丰县间侦察并迟滞可能由鱼台北援之敌。因金乡城敌约有五千之众,其火力很强、工事坚固,而我炮弹、炸药均缺,致未攻克。七日获悉:方先觉及刘汝珍、张岚峰(1)等部分别由鱼台、定陶、菏泽援金,我即决定以一部围困金乡,以三、六纵主力及二十旅、独立旅等部,先歼方部于鱼台附近,然后西进打刘、张两部。六日令七纵主力从聊城附近以五日行程赶到张凤集、南鲁集,抑留张、刘,并截断其回城武、定陶之路。打方之战斗,从八日晚开始至九日夜,在大雪中以消灭敌人两个旅(整八十八师六十二旅、整七十师一四○旅)胜利结束,即布置向西打刘、张部。十日息:敌整七十五师将经董口开赴菏泽,乃令一、二纵队由阳谷附近向鄄城东之红船口地区急进,准备在菏泽、董口间歼灭该敌。十一日息:敌整七十五师改经汲县南运,乃令一、二两纵向南急进,协打刘、张。十一日,张部进至金乡以西大田集东南之孟家铺、刘家庙、杨家庄地区,刘部进到汶上集附近,我三、六纵主力先将张部包围,七纵则迂回刘部以西。十二日夜开始攻张,先歼其一个团,十三日张部突围逃窜,我追击至城武以东之王楼,又歼其一个团。十四日刘部亦行西窜,我一、二纵队到达南鲁集附近,即跟踪西追,将其包围于西台集(但刘汝珍、米文和已率数百人窜入定陶),经十五、十六两日战斗,将刘汝珍部三个团(欠一个营)全歼。三纵在追歼张部一个团后,即乘胜于十六日夜攻克城武。至此,战役结束。

  是役历时十六天(自一月一日至十六日),歼灭蒋正规军整八十八师六十二旅,整七十师一四○旅,刘汝珍部三个团,张岚峰部三个团等,及地方团七个。共计歼敌一万六千余人,其中生俘张岚峰以下一万零九百人,缴获武器装备甚多。

  一月三十日的报告

  本战役正值蒋介石放水使黄河归故(一月五日花园口放水,十四日水头到临濮集)的中间,是由黄河北岸转回鲁西南打的。从打钜野、嘉祥起,到攻克城武止,其始末已于一月二十一日电述,兹续谈战役经验。

  一、在宽大机动中大量歼灭敌人,乃能坚持主动权。我军在北岸欲歼王敬久集团未果,形成僵持,而蒋介石正欲以黄水隔我于北岸,故我毅然以三、六两纵及七纵一个旅南下,收复钜野、嘉祥、城武,进而收复鲁西南,求得主动,转变战略态势;再以七纵两个旅攻聊城,安定我后方交通;二纵除以一部牵制王敬久外,其主力与一纵在纵深待机。在战役进行中,六纵中途乘虚转袭金乡,因迟了两小时未下,乃改为三、六两纵围攻,引起方先觉、张岚峰、刘汝珍东西三路来援,我三、六纵则复依方、张、刘三援敌之次第进行消灭。七纵收复聊城后南下加入作战,一纵、二纵(欠一个旅)继之(原系截击由濮县南下之整七十五师,因其转赴平汉路未果,即就势南下),遂引我全军向心集中于城武西北地区,得歼三路援敌,乘胜再次收复城武。这次南下歼敌一万六千四百余人,不管敌人如何攻陷濮阳、范县、观城、大名、南乐,威胁我后方,佯渡黄河逼我回顾,终不能不转用其主力于陇海线,转成被动(2)。

  二、各级首长在一个机动战役意图之下,必须预见情况的演变,因势利导,机断行事,努力达成歼敌任务。上述的战役情况如此演变,各级指挥员一般都能在总的意图下,独立自主地抓住战机,向胜利方面扩张战果,尤其在战役最后一段向胜利进展之际,各纵能从各方面向心集中作战,发挥有余不尽之力,故能获得如是之胜利。战斗时敌人屡战屡败,但其狡如兔,不易捕捉。这是要各级指挥员,在作战中不能单从自己方面打如意算盘,守株待兔,而应在注视战机进展中,以自己积极行动的因素去开展战局,走向歼敌,即如何创造敌人的弱点,如何诱敌前进,如何追求敌人,如何兜击敌人之类。这里就包括有适应战机的强行军不怕疲劳的一项,这是在战斗间隙中就要预先锻炼的。由于机动作战,必须发挥指挥员捕捉战机的灵敏性与责任感,而上级指挥员的指挥,宜以训令方式示之(示以任务而不示以手段),以便于下级机断行事。这次一、二纵队未能适应新情况,取捷径直向西台集作战,即是受指定路线限制之故。

  三、攻敌所必救,消灭其救者,攻敌所必退,消灭其退者(3),是求得打运动战歼敌的好办法。金乡、鱼台之蒋军嫡系方先觉部,他一被打,呼喊求救声特急而有效,因而整八十八师之主力,甚至从台湾新到徐州之没有作战经验的整七十师一四○旅及张岚峰、刘汝珍等残部都赶来增援,但都先后被我各个歼灭。而在打张、刘两部时,一迂回其首脑部,张、刘两人就先逃,部队也退,于是我亦易追歼(在其退路上设伏更好)。城武也是在追歼中攻克的。即使刘之部队退至西台集防守起来,也是较易攻克歼灭的。

  四、与华东战区密切协同和利用敌人徐州与郑州间的矛盾。

  由于一开始我们部队与华东野战军的攻势协同动作,使敌误认为我军系采取日寇当年钳击徐州的故技(1),而难于即时就现势抽兵增强某一方面,故很长时间都是就各点挺起挨打。此外徐、郑间的矛盾尚可被我们利用者:当金乡敌人向徐、郑双方求援时,徐州自难应付,郑州亦多敷衍,仅拚凑刘、张等部而不愿令邱(清泉)军驰援。于是,我得以抓紧这一弱点,先东打方,而后西打张、刘,以各个消灭之。方部遭打击后,郑州始再令张、刘分头继续东进,这是给我换过气来再打张、刘之良机。

  五、由于兵员及弹药供应量之不足(我火力太弱未能攻下金乡),曾影响到连续作战与解决战斗,战斗进展不够迅速与彻底。这是大军大踏步机动作战的极大苦事,当设法补救之。

  【注释】

  *这是以刘伯承、邓小平同志的名义发给中央军委的两份电报。这次战役前的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底,敌人集中十个旅的兵力,开始进攻濮阳、大名,企图迂回邯郸,向北打通平汉线。由于敌人兵力集中,难以分割歼灭,我乃采取敌进我进的战法,以主力挺进敌人空虚的鲁西南后方,攻城略地,歼灭了三路援敌,以后又出击陇海线,终于迫使敌整二十七军王敬久部放弃北犯计划,回援鲁西南。这次战役表现了很高的指挥艺术。

  (1)方先觉,蒋军整八十八师师长。刘汝珍,蒋军整六十八师师长。张岚峰部原为商邱伪军,日本投降后,被蒋介石收编为暂编河南保安第四纵队(相当于整编师),张任司令。

  (2)此次钜金鱼作战,敌以为我军迫近陇海,是与华东野战军(正在进行鲁南战役)配合钳击徐州。蒋介石、陈诚急令整二十七军放弃刚占领之濮县、范县、观城,回援陇海线。整二十七军军部及整七十五师于一月十六日经汲县乘火车南开,十九日抵商邱集结;敌第五军亦将配属之战车连、“人民工作队”移交给整八十五师,集结清丰,其先头四十五师(附交通警察第十六总队),于十九日开汤阴乘火车南运。平汉线之敌被迫由大名、濮阳撤退。

  (3)这是对中国古代兵法的运用。《孙子兵法·虚实篇》:“故我欲战,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

  (4)指一九三八年五月侵华日军,采取南北对进、钳形攻势的方法,夺取徐州之事。

  《刘伯承军事文选》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刘伯承纪念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