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刘伯承纪念馆>>著作文章

鄄城战役的经过和经验

(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十日)
2007年11月13日13:23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一、我们在战役前,检讨了与王敬久集团(1)的正面僵持与持久胶着困难,创造与寻找敌人的弱点后,即决定除留几个小团接敌游击外,将主力于十月二十七日夜,以大踏步的转移,从菏泽钜野公路以北之安兴集、杜老虎、皇姑庵地区撤至董口、鄄城、箕山集、潘溪渡(郓城西北二十里)之线以北区域,休整待机。二十八日晨,部队刚到指定地,即探息刘汝明以一一九旅及二十九旅由菏泽经白衣集进占鄄城,并与整十一师协同占领。因此,判断邱胡两部(2)将由东面策应(以后证明属实)。当时蒋军得到救济总署美国人韩逊关于鄄城方面十分空虚的情报,并以为我军主力已沿菏钜路向濮阳、清丰北撤,鄄城辎重星夜撤退,故其部队行动大胆。此时我们即决心在白衣集至鄄城间消灭这个敌人。具体部署:

  (一)以二纵出鄄城由西及西南向东及东北兜击。

  (二)以三纵出鄄城由东及东南,向西及西北兜击。

  (三)以六纵为预备队,乘胜扩张战果。

  (四)以七纵出水堡集、红船口迄皇姑庵之线,牵制邱、胡两部。

  二、二十九日黄昏前,整六十八师一一九旅旅长刘广信率其三五五团、三五六团、二十九旅之八十六团及炮十团一个营、整六十八师炮兵营,进到鄄城以南之苏屯、石庄、崔庄、高魁庄、富春、北宁春、苗庄、刘家庄、任庄、蜂窝、迈庄等地,刘本人在刘家庄。当晚我乘夜间突然消灭其高庄之一个营,同时将其他村落之敌封锁起来。三十日,刘汝明以八十一旅之二四一团由小留集增援上来,被我阻止监视于白衣集以北之霍庄、李大常庄。同晚,我各纵分头同时攻击,遂克苏屯、迈庄、蜂窝、富春,歼灭了任庄之三五六团。三十一日午,石庄、崔庄之敌向刘家庄撤退,亦大部歼灭于野外。十七时,刘广信率残部突围,被我大部消灭,刘仅率官百余逃至白衣集附近,亦被解决。其在霍庄与李大常庄之一个团,则于刘突围之同时,先行逃窜,仅解决其一个连。至此战斗完满结束。而由东面策应的邱、胡两部,则仍被我阻于红船口迄皇姑庵线上,未能前进。

  三、鄄城战役之所以能够迅速、干脆、彻底消灭敌人,其经验如次;

  (一)撇开与强敌(王敬久集团七个旅)僵持局面,从纵深里实行了大踏步的宽大机动。一面分遣小支队,抑留强敌而迷惑之;另一面以主力秘密突然出现于战场,抓住较弱之敌(过早出现,弱敌必畏缩不敢急进),乘其立足不稳,出其不意,从各方面同时施行猛烈地攻击,故能获得奇效。

  (二)集中大于敌人四倍的优势兵力,故能在钳形攻势的战斗队形上,多开突破口,并能从各突破口贯穿突击,将敌之纵长队形割裂零碎,互不联系(两里内敌亦用无线电联络)。尤其先后以侧背兜击割裂起,所以能够在两日内干脆全部消灭,极少数逃脱的。且鄄城民众工作较好,村房建筑脆弱,无围子,地势干燥,有河堤拦住敌人退路。

  (三)我们重点在消灭刘广信所带之三个步兵团及特种兵,对东面两军南面一团等援军,都采用扼阻办法。而扼阻不应只在正面,必须派部队到敌人侧背,尤其是在补给线上活动,才易使敌人迟滞不前。但扼阻敌人不能分散主力的集中,如果骑兵团早点赶到,二十一旅也一齐来了,那南面援兵一个团即可一并消灭,不致逃脱。

  (四)利用蒋军嫡系与杂牌之矛盾。邱、胡两军在战斗开始时各距鄄城三十里,第二天一受阻击,只进二里,给了我大胆消灭刘部之余裕。且杂牌投机取巧,怕损实力,特别是刘汝明军,以前被我消灭过两个半旅,军心不固。反之,我信心极高,故易将其消灭。

  【注释】

  *这是以刘伯承、邓小平、张际春、李达四同志的名义给中央军委的报告。

  (1)王敬久是蒋军整编第二十七军军长,当时指挥第五军两个师,整十一师三个旅,整七十五师两个旅,整八十八师两个旅。其中以整八十八师在后方留守。王率七个旅由钜野北犯郓城。

  (2)邱即蒋军第五军军长邱清泉,胡即蒋军整十一师师长胡琏。

  《刘伯承军事文选》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刘伯承纪念馆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