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大事年表回忆怀念徐向前传历史瞬间著作文章党史频道

就山东抗战形势答记者问

(一九三九年九月十一日)
徐向前
【字号】【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记者问:目前国内有一部分人在酝酿和平妥协,其原因何在?

  徐答:我认为这个问题,首先要从中国社会的半殖民地的特性上去追溯它的根源。由于中国社会的半殖民地性质,中国便有一种没有民族气节的分子的存在,这种分子大部分已成为汉奸卖国贼,例如陈觉生、钱新之〔1〕、缪斌〔2〕、陈群〔3〕、汪精卫、周佛海〔4〕等等,均是这种分子的代表人物。有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是参加抗战的,但是,同时又不坚决,最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比如英、日在东京谈判时,中国有一部分人在酝酿和平妥协,即为明证。第二,国际顽固分子企图以牺牲中国的独立去取得对日寇的妥协。这一种活动,使得国内的投降妥协分子,便跃跃欲试,便企图破坏抗战,破坏统一战线,去投降日寇。第三,再加上日寇的千方百计的诱和,以及汪精卫、托派、汉奸大肆活动,挑拨离间,极力网罗那些投降妥协分子。最后,由于抗战快转入相持阶段,我们处境将更加困难。一些民族失败主义者及无政治远见的分子,在日益困难的环境中,手足失措,便跟着投降妥协分子大唱其再战必亡的滥调。我认为以上四点,就是目前国内酝酿妥协投降的主要原因。

  记者问:怎样才能克服目前危险,渡过难关,坚持抗战到底?

  徐答:第一,要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把统一战线更加巩固和扩大起来,反对任何分裂的企图。但在这里,首先要使国共两党,更加亲密的团结起来,因为国共合作是民族统一战线的骨干。所以日寇汉奸也集中力量,来破坏国共合作,造谣中伤,挑拨离间,无所不用其极。第二,要大量的清洗民族败类,以巩固抗日的阵营。最近国民党中政会决议开除了一批附敌的党员的党籍,并由国府下令通缉。这是很好的现象,我认为我们还得朝这一方面继续努力。第三,要广泛的深入的对全国上下,揭露日寇诱和的阴谋毒计,及汉奸亲日分子的罪恶,以提高全民族对于抗战必胜、建国必成的信心。我相信抗战到底,是全民族的要求,同时也是政府既定的国策,绝对不是一些投降妥协分子可以任意破坏的。最后,必须与国际上真诚援助我国抗战的国家,如苏联,取得更密切的联系与帮助,以打击国际顽固分子,充实抗战的力量。

  记者问:要支持山东游击战争及彻底粉碎日寇的“扫荡”,又应当从什么地方着手呢?

  徐答:首先,要说明山东的游击战争是长期的,在将来相持阶段中,游击战仍为主要的战争形式。为要坚持这种长期的战争,要求在山东抗战的各党派、各军队,加紧精诚团结,要团结得象一个人一样,不分畛域的一致应付日寇。其次,要各友党、各友军,手携手地巩固和创造共同的抗日根据地,因为没有抗日根据地,要支持敌后的长期的游击战争,是不可能的,当然也不能彻底粉碎日寇的“扫荡”。再其次,就是一方面要求山东最高军政当局,彻底的提倡民运,另一方面,又要求各友党、各友军共同担负起动员民众的责任来。我极不赞成那些包而不办,办而不力的现象。如能把山东大多数的民众动员起来参战,那就不难粉碎敌寇的连续“扫荡”,也只有这样才能支持山东的游击战争。因为只有民众,才是支持敌后游击战争的最可靠的堡垒。

  记者问:那么,怎样才能求得在山东抗战的各党派、各军队更加亲密的团结起来呢?

  徐答:照我看来,第一,彼此都要站在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立场上,去处理对友党友军有关的各方面问题。彼此都要有互助互让的精神,彼此都要了解共同发展是团结合作的最好道路,谁也不应抱唯我独尊的态度,更不应有唯恐对方不死的念头。破除成见,抛弃私利,没有哪种事会办不好的。第二,彼此都要认清当前唯一的敌人是日寇,民族内部除汉奸卖国贼以外都是友人,要彻底纠正目前反共反八路军的错误方针。第三,彼此都认清抗战是长期的,艰苦是长期的,这不是少数人的力量可以支持、可以完成的大业,用一句话说,须要大伙儿干。第四,各党派应有一个共同协商有关抗战的各种问题的组织,以便解决彼此有关的各种问题,从而减少彼此之间许多的误会与隔膜。第五,各抗日部队要在于总司令〔5〕统一领导之下,协同作战。在协同作战中,互相观摩,互相激励,以致于彼此互信不渝,这样便不会被日寇各个击破,也不会互相抵消抗战力量。第六,最高军政当局,对于破坏团结,制造摩擦,甚至残害抗日志士的顽固分子,应严厉惩办,以儆效尤。最后,各党派、各部队要加紧教育自己的干部。我认为能做到上述几点,在山东抗战的各党、各军,便可以更亲密的团结起来,共同坚持抗战到底。

  记者问:为什么还会有些人专门制造内部磨擦呢?

  徐答:基本的原因是由于彼辈抱有反对共产党反对八路军的成见。同时,对于抗战没有信心,在相持阶段快要到来之前,在日寇政治诱和的阴谋策动之下,彼辈不惜出卖民族国家,更以反共、反八路军作为对敌投降妥协的挚礼。其次,要指出来的就是:第一,彼辈纵非甘心附敌,最低限度亦是不愿意遵照蒋委员长〔6〕所昭示的精诚团结的方针一致对外。第二,彼辈个人利益高于一切。第三,彼辈是顽固分子的代表,甚至有好些人事实上已接受了日寇汉奸的指挥(如陈三坎〔7〕之类)。第四,山东方面的不幸,摩擦事件层见迭出,乃是全国抗战中的逆流之一个支流,这种逆流是与目前酝酿投降妥协配合着的。

  记者问:共产党、八路军对于这些磨擦事件,又采取什么态度呢?

  徐答:我们今天只知道抗战,只知道团结,坚持争取抗战胜利的方针,我们不愿有任何互相抵消抗战力量的行动。我们相信全国人民,全山东人民是主持正义的,那些罪恶行为将遭受到应有的制裁。当然,我们还希望那些顽固分子赶快觉悟。回头是岸,我们是不念旧恶的。但是,对那些怙恶不悛的分子,我们当然有采取自卫的必要的办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内部团结日益巩固,才能大踏步向必然胜利的道路上迈进。

  注 释

  这是徐向前与山东《大众日报》记者煤渣的一次谈话,原以《徐向前将军访问记》为题刊出。收入本书时文字上略有删节。

  〔1〕陈觉生、钱新之,均为抗日战争时期的汉奸。

  〔2〕缪斌,国民党候补中央委员,曾任江苏省民政厅厅长,后追随汪精卫投靠日寇。

  〔3〕陈群,在汪精卫组织的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内任内政部长。

  〔4〕周佛海,一九二一年七月曾出席过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一九二四年脱党,后追随汪精卫投敌。

  〔5〕于总司令,指国民党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

  〔6〕蒋委员长,即蒋介石。时任中华民国政府政治会议主席、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7〕陈三坎,抗日战争时期的汉奸。《徐向前军事文选》
来源:中国青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