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回忆怀念 著作文章 历史瞬间 题词手迹 纪念场馆 影音再现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人物纪念馆
 
关于《蔚蓝中一点黯澹》的批判*
(一九四○年八月十二日)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读了端木先生的文章,〔1〕更读了参与论战的喻培厚、夏英喆(见《大公报》七月廿二日及廿七、八日)、莫英、林枫(七月廿二日及廿九日《中央日报》附刊《妇女新运》)几位先生的论文,以及沈从文先生的《烛虚》——《战国策》第一期——以后,我们感觉得这些文章中,包含着一些极重要的问题。如(一)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理论的基础、方向、任务、内容、目的。(二)中国妇女运动解放史的发展与评价。(三)坚持持久抗战与反投降逆流的斗争。(四)女子教育与职业等诸问题。而这些问题,都非常需要弄清楚,得出正确的结论。虽然我们手头收集材料还不多,也还在从学习中实际斗争中求得更精的发挥和广大的发展,但是,我们深深感到有参加论战的必要;有深刻讨论并在各方面继续发展讨论的必要;更有给以严正批判的必要。

  因为限于篇幅,关于中国妇女解放史的发展与评价的问题,对于坚持持久抗战及反投降逆流斗争的问题、女子教育问题、职业问题以及贤妻良母主义等,将陆续的作专门问题的讨论,在本报发表,现在仅仅对《蔚蓝中的一点黯澹》作一般的批判。

  首先必需指出:在观察、估计、讨论中国妇女问题与妇女解放运动的时候,在确定与引导实际运动发展的方向和道路的时候,应该确定它是整个中国社会制度中问题的一部分,是民族革命与社会革命中相辅为用有机构成的一部分,是现阶段全民抗战民族独立解放现实生动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必需从现实的国家、社会制度出发,从历史的观点和现实的客观环境出发,从活生生的当前英勇的全民族抗战出发,而不能离开现存制度,脱离客观现实,且以唯心的观点和单从妇女主义观点出发。因为这样,必然使妇女问题与解放运动,和整个运动割离开来,可能发展成为男女两性间对立的斗争,陷于孤立的境地。同时,也将使大家现在的讨论,陷于极狭义的范畴,而不能掌握科学的方法,去求得问题解决的基本所在。

  依此,我们首先来研究端木先生的立场和论点:

  (一)她首先是在承认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现有制度前提之下,并且离开群众运动的原则,要求在现在这种社会制度没有改革以前,提出“一个女子为了她自身的幸福”,“似乎也有权利要求享受一个幸福的家庭”,“在小我的家庭中,安于治理一个家庭”。——见端木文章。同时满足与羡慕“正如一个男子做人与生活的地位”。这未免可笑亦复可怜了!事实告诉我们,今天全中国的人民,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度里,无论男女都是被压迫者。在倭骑狼烟血腥侵略的三年中,无论男女都要沦为奴隶牛马,过着悲惨非人的生活,何尝有独立的人格?何尝有幸福的家庭?更何尝谈得到真正“做人”?

  同样,在沈从文先生的《烛虚》中,尽管不满意现在的教育及女子教育的状况,并加以批评,但也始终未从现存的社会制度与教育制度的改革着眼,只好仍在现制度下,提出“修正的方法”,舍本求末,“用礼貌节制他们的胃部……用书本训练她们的脑筋”。——见沈文。殊不知社会发展的规律,人类思想意识的发展,是根据于客观的条件,和各个历史阶段的社会制度来决定的,决不是限制了胃部,用书本训练,可以改变今天妇女的思想,达到妇女的解放;也更不能改善今天的现存制度和现状的。

  同样,在夏英喆先生的文中,既认为今日的寄生虫,腐化享乐堕落类型的妇女,是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殖民地国家文化教育的结果;但同时在该文的另一地方,却又认为“对于那些恣欲享受,毫不工作的妇女,应当有国家社会的制度,使其无法产生,不容存在。这样并不需要十年二十年后,那些‘寄生虫’自然可以消灭”。——见夏文。这说明了夏先生既认为是现制度所造成,但又仍回到在现在的国家社会制度下,再加上制裁,用强迫的方法,使“寄生虫”就可以消灭。殊不知在现在社会中,所以发生“寄生虫”的根源,以及消灭“寄生虫”的办法,主要的基本问题,是在于生产关系与阶级关系决定的,只有从改造生产关系与阶级的关系,才能达到“寄生虫”的消灭。

  正因为不从社会制度去看妇女解放问题,不从妇女运动史的发展去检讨妇女运动的成败及其原因,遂轻率的判定造成形式主义和表面平等;“皇后”、“花瓶”……以及被放纵的胃、眼,为满足的堕落妇女类型的原因和罪恶,是由于妇女解放运动形式主义的结果,没有把这些现象看成是现社会制度中的必然产物,是封建社会的传统玩弄妇女与以妇女为玩物的思想的反映,正如莫先生所说:“是受了数千年压迫和妇女所传统积习的封建意识和资本主义侵入,又受了资本主义社会有闲妇女纵欲享乐的影响”。即便是妇女解放在某些地方难免不落于形式主义,这也是由于现社会制度的关系。所以,“皇后”,“花瓶”的出现,堕落妇女类型的产生,绝不是“初期妇女运动幼稚的现象,畸形的现象”。——见夏文。决不能责难妇女解放运动的本身。何况在三年英勇抗战中,广大的男女青年,走上了杀敌的前线,奔走工作于广大的农村,民族思想意识进步,学校生活的艰苦苦闷,令她们早已不复有兴趣于“皇后”,也听不到“皇后”的出现了。更由于敌人进攻,大批女子失业,另一方面由于抗战中大批奋斗的新女性涌现,“花瓶”亦在逐渐的减少了。永远不停的前进着的时代车轮,正在踏碎着端木先生停留在过去历史阶段中的认识和观念!

  无论是女子教育问题,职业问题,妇女解放运动,以及社会一切问题的解决,我们必需从坚持抗战,力求进步,阻止敌进,实行反攻,将日本强盗统治和奸伪推翻,从半殖民地国家解放出来的任务联系起来,必需以实施宪政,建立三民主义民主共和国,从半封建社会制度解放出来的任务联系起来,才能使问题迎刃而解,得到彻底的解决。

  由此观之,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现阶段的任务,就决定了是: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解除封建社会的压迫,为民族的独立解放而斗争。恰恰不能如端木先生的愿望,使妇女解放走回一个小我的家庭,安于这样的一个家庭,作一个狭小的好母亲好主妇。

  (二)端木先生是以唯心出发,所以他主张“妇女谋取心灵上的知识上的解放,从智慧中获取更美丽更勇敢的人生观”。这是脱离了现实的民族空前危难,脱离了中国人民疾苦的生活。

  自从封建性的日本帝国主义大规模的武装进攻以来,我东北、华北、东南、西南大半河山,已陷入敌手。在野兽一般的血腥统治下,占全国人口三分之一以上的一万万五千多万的人民作了亡国奴隶。其他在战区和我后方的广大人民,在敌蹄伸进,敌机的狂炸下,都是家破流难,挣扎在逃亡、疾病、饥饿的线上,无家可归,父母、夫妻、子女的生离死别,随时都会到来,这样悲惨的生活中,层层的重压,使人窒息的吐不出气来,“心灵”从何能够得到解放,天才的“智慧”,也无法获得更美丽的人生呢。

  全中国广大人民,面对着这样的现实,不论男女,他们都很清楚的认识,只有抗战去获得民族的解放,才能求得本身的解放,才能享受“做人”的真正幸福。所以展开了三年的英勇抗战,他们出力,出钱,出知识,忍饥耐苦,很多的父母送儿打东洋,很多的妻子送郎上战场,献出他们的儿子丈夫,以至献出他们的头颅和生命,不计一切的牺牲。要从抗战中,杀出一条光明的大道,以期达到民族的解放。中国广大的热爱祖国的人民,正以无比的英勇、热血、生命,创造着可歌的生动感人的民族奋斗的伟大诗史;但是,端木先生或许是在“小我幸福的家庭中”深居简出,对于这些事实,不愿一举其青睐,同时,也就无怪乎端木先生始终是从内在的小小心灵中,热恋着与渴念着小我的美丽人生和自身的幸福家庭了。

  这些也正是个人自私主义和享乐主义最好的反映,且她还在五年以前,“鼓吹一般妇女,……怎样去享受一般人的乐趣”,“对于自然的华丽,要懂得去欣赏”。——见端木文。

  (三)没有历史的眼光,不从妇女运动史的发展给以适当的评价。她的思想,始终停留在几年以前的阶段,“新”的贤妻良母主义。因此,对于“五四”运动与妇女解放运动,作出片面的论断,认为“五四”运动得到的收获,就是男女同学和男女社交公开,抹杀“五四”运动反帝反封建性,抹杀了新文化思潮的启蒙作用,抹杀了妇女思想上的解放,抹杀了妇女开始冲破封建的锁链,很英勇地走上反帝的民族解放斗争。

  从“五四”到现在,二十年来中国妇女运动,伴随着中国民族解放运动的几个阶段,生长、壮大、停滞、继续的发展,它的阵容无论是从参加的人数,组织的发展,地区的扩大,工作的成绩,奋斗的英勇和收获,是一次比一次发展、丰富、进步的。今天我们所以不能满足于现状,二十年来不断的,而且现在还正在、将来还需要我们持久艰苦的长期斗争,正是因为要在民族和社会的解放胜利中,才能求得妇女的胜利和解放。

  (四)端木先生正代表着资产阶级中的一部分悲观失望的没落反动情绪,同时从妇女问题上反映不彻底性和妥协性,因此,她仅仅看见资产阶级中上层最小一部分堕落女子而悲观失望而怨尤。事实上,中国堕落,腐化类型的人物,又岂仅仅只限于妇女。她完全是从狭义的接触去认识问题,只看见腐朽没落的一面,“不愿意认识这些新的事实,新的光辉”。——林枫的文章。仅仅只作五十个学生的试验,而做出整个问题的结论,没有看到今天广大的学生,英勇杀敌,把生命献给国家民族的举不胜举的事例。在今年夏天,高中毕业生将近二万人,其中有大量的女学生,但据闻统一招生委员会招生的结果,报名投考家事系的竟无一人,这充分的证明今天中国的女学生女青年,都非常的明白,当民族大难当头的时候,她们不应该准备走回家庭,安于做一个男人的母和妻,这又不免使得端木先生的理想,遭到失望的悲哀了!我们很可惜端木先生未能更多的收集一些进步的女学生中的材料,只看了某女学生的一个人的日记,就推论全体女学生是那样的。老实说,今天学生的日记,随时都会遭到提阅检查,并关连到其学籍的命运,她们又何尝敢记及其他事。看电影,“追求”讲恋爱的这些事,正被一部分人,在有目的地鼓励着,倘若端木先生愿意发驾,请试去测量延安中国女子大学的学生,或者是更多的进步的女学生,她们的回答,就决不会是要享受了。又如,去年有一位名人到新生活运动妇女工作指导委员会中的新运干部训练班讲演时,他的结论指出:“女子的天职是治家育子”。以后,引起全体四百四十多位的新女青年们的怀疑、反感抗议,而提向沈兹九〔2〕先生,要求讨论,“宁愿牺牲点睡眠的时间来讨论”,认为“大有影响于动员妇女参加战时工作”。——见《妇女生活》八卷十二期沈兹九先生关于女子的天职问题一文。且治家教子,在欲“治其国者”,“必先有其家”的古训之下,男子岂能无责。

  我们主张,无论男女,都应当在“献身大我国家”,“抗战”,“救国”的原则下,而“齐其家”。至于“限制胃部”,生活有秩,整理有条,善于管理自己的生活,这是每个人应遵守的卫生之道与新生活。

  根据端木先生的立场和论点,根据她的大文全部内容,再进而研究她的妇女解放运动观是什么?她在几年前,直到现在的主张,她在文中开首直到末尾的结论,一贯成为她文章的骨干内容,说明了她的妇女解放运动观,就是在承认现制度下,“新”的贤妻良母主义——新字引号是笔者加的——把妇女赶回家庭去,提倡妇女回家庭,“鼓励一般家庭妇女作一个好母亲,好主妇”,在“小我家庭中,安于治理一个家庭”,“经常供给……作为治家育儿知识与方法”,“将所受的教育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去”。——见端木原文。而是在“一旦”之时,致力献身于我国家中,这和为国家社会改革,而使妇女得解放成为一个独立的人的观点,完全相反的。这将妇女解放和国家社会的解放分离开来,在抗战的伟大时代中,幻想着“小我家庭”,个人主义的自私的“新”的贤妻良母,成为妇女解放的宝座,认为是妇女解放之路,以之去反对和阻碍妇女去做人,做一个社会独立的人,做一个新中国的主人。

  我们必须指出,新的贤妻良母主义,绝不是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直接主要方向和任务。在抗战以后,我们曾提出过“新的贤妻良母”及模范母亲、妻子、女儿的口号,但同时,我们加以史的发展中的新释义,并确定其内容。我们是以整个民族抗战利益出发的,是以从为求得妇女解放的基础出发,使妇女首先由小我的家庭走上大我的国家社会去,号召中国家庭妇女做抗日的先锋模范——做国家的良母,民族的贤妻,其目的是推进抗战的动员,加强抗战的力量,是求得达到妇女解放基本利益的一个步骤。因此,我们是坚决反对,从个人私有制度出发,从封建性的旧压迫,加重对妇女的束缚出发,要使妇女为小我家庭中,一个“夫”与“子”的观点上的“新”的贤妻良母主义。

  端木先生还在1935年的时候,那时正在九·一八到一二·九运动的期间,正是西欧法西斯国家号召妇女“回到家庭”,“回到厨房”,并强迫实行,在这种影响下,在中国曾引起共鸣的时候。正在其时,她提出“新”的贤妻良母的口号,自非偶然,事隔五年,正当抗战空前困难和投降危险的关头,又复旧调重弹,更非偶然的了。这正反映出对抗战悲观失望,无自信心,妥协投降的情绪,正是一年来复古倒退逆流在妇女问题上的反映。

  这是值得我们极大警觉和注意的。我国抗战坚持到底的国策,最近正经过国共两党和领袖的召示,再一次的更加坚定坚持下去的时候,抗战需要更紧、更深、更大动员的时候,每个中国好男儿,都应走上疆场去杀敌,每个中国好女儿,都应牺牲“小我的家庭幸福”,接替男子许多工作的岗位,而为国家民族服务的时候,正要发挥广大家庭妇女潜在力量,本国家兴亡、匹妇有责之义,鼓励她们尽可能的走出家庭,略尽国民之责,与夫争取“做人”之努力,以加强抗战阵容的时候,端木先生又恰当此时,发表大文,提倡并鼓励妇女回家庭,麻醉妇女的民族意识,要她们去做被玩弄被压迫的奴隶,以松懈抗战的动员,完全离开抗战的利益,违反“国家至上”,“民族至上”,“军事第一”,“胜利第一”的原则,客观上,亦正和敌奸玩弄奴役妇女的办法,起了应声。

  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任务,是和中国民族解放的任务息息相连的,因此,欲达到妇女解放的目的,谈何容易?我们必须依靠革命政党的领导与努力扶持,我们必须依靠着自觉的不懈怠、不落伍的踊跃的参加中国革命发展的各个阶段,必须依靠于千千万万中国觉醒的前进妇女,从事妇女解放运动者努力于革命理论的学习,掌握着客观事态的发展。要有决心,有勇气,坚韧不拔,持久苦斗,前仆后继,不屈不挠,不计个人成败,不计谤誉牺牲,坚定不移的奋斗下去,向数千年的旧制度作斗争,向日寇战下去,直至死而后已,直达胜而后止。从每一滴汗,每一滴血的积累,从每一个斗争中去积聚,以求逐渐增涨妇女运动的成绩和收获,增加解放的程度,直到完全的解放与胜利。所以,我们既不应满足于现状的多少的收获,更不应单纯狭隘的由于对某些局部的、表面的现状不满,而失望,而悲观,而诅咒,反而走上旧的助长封建势力压迫妇女的老道路。这正是懦弱者没落的悲哀,客观上,做了封建势力的帮凶与俘虏了!

  端木先生的思想与主张,引起各方面的批评,是必然和需要的。每一个爱国同胞,不仅女同胞,对于她的主张,都应加以注意,加以讨论,加以批评的。

  我们渴望着各方面开展讨论,我们期待着严正的共鸣,为了奠定妇女解放运动的理论基础而努力!

  * 这是邓颖超同志在1940年8月12日《新华日报》副刊《妇女之路》第七期上发表的文章。

  注释:

  〔1〕是指《蔚蓝中一点黯澹》 这篇文章是鼓吹“妇女应该回到厨房去”的代表性作品。在文章中作者鼓吹“一个女子为了她自身的幸福,似乎也有权利要求享受一个幸福的家庭吧,而这种家庭最主要的是必须她自己先做一个好主妇,好母亲……在小我的家庭中,安于治理一个家庭”,“妇女谋取心灵上的知识上的解放,从智慧中获取更美丽更勇敢的人生观。……去享受一般人的乐趣……对于自然的华丽,要懂得去欣赏。”作者在国破家亡,烽火连天的抗战时期,奇谈妇女的家庭乐趣。其实质是配合国民党顽固派削弱抗战力量,搞投降分裂活动。

  〔2〕沈兹九 1934年任《申报》星期日副刊《妇女园地》的主编。后任进步妇女杂志——《妇女生活》杂志主编。该刊从1935年7月创刊至1941年终刊止。建国后任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常委、宣教部长,《新中国妇女》杂志主编。历届全国人大代表。

  《蔡畅、邓颖超、康克清妇女解放问题文选》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