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大事年表著作选载评论研究回忆怀念纵论评弹历史瞬间影音再现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陈云纪念馆>>著作选载>>陈云文选第三卷
 
对编写《辽沈决战》一书的意见
(一九八三年八月九日)
陈云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辽沈战役〔264〕是解放战争三大战役的第一个战役,它的胜利,加上当时人民解放军在其他各个战场上的胜利,从根本上改变了敌我双方力量的对比,为整个解放战争的顺利发展奠定了基础。因此,编一本回忆这个战役的书是必要的,这对于纪念那些牺牲了的同志,对于教育下一代,都很有意义。
  但是,编这样一本书,不仅应该使大家知道辽沈战役胜利的经过,而且应该使大家知道这个胜利是怎么来的。在抗日战争结束前,我们党在东北的力量与全国其他各个根据地相比最弱。然而不到三年,却在那里打响并且打胜了解放战争的第一个大战役。所以能够出现这么大的变化,绝不只是和战役的参加者,和战役的组织、指挥以及具体战斗有关,而是有着多方面原因的。
  首先,是由于苏联红军出兵东北,打败了日本关东军〔219〕。这为我们的大部队能抢在国民党前面迅速进入这个地区,为改善我们的装备,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那时,苏联党对我们的力量估计不足,并有雅尔塔协定〔265〕的约束,但他们还是尽力帮助我们还是尽力帮助我们的。东北背靠苏联,东邻朝鲜,这对于我们在和国民党作战中的后勤补给和伤病员的运送、安置也是十分有利的条件。
  其次,是由于全国各个根据地的支援。为了支援东北,先后调进去了山东军区的主力,新四军〔266〕的第三师,陕甘宁三五九旅、抗大〔267〕、炮校等部队的一部分,以及冀东、冀中、晋绥、冀鲁豫军区的大部分或一部分部队,共十多万人。另外,还派进去了一百个团架子的部队干部和二万左右的党政干部,其中包括二十个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这些力量再加上抗联〔268〕原有的力量,为我党我军在东北的发展奠定了十分雄厚的基础。为了迅速歼灭东北的敌人,东北局〔269〕曾向中央提出,希望关内能牵制更多的敌人兵力,不使他们再增援东北。那时,全国各个战场都打得很好,确实牵制了大部分敌人兵力,以至敌人大部队不仅没有再进来,有的还出去了。这也是全国对东北的巨大支援。可以说,如果没有全国各个根据地的支援,没有一野、二野、三野〔270〕和华北野战军的支援,就不可能有四野〔271〕,不可能有东北战场的胜利。
  第三,是由于我们动用正规部队进行了剿匪。东北的土匪实际上就是伪满〔272〕军警和地主武装,如果不把它们剿干净,农民就发动不起来,后方也不可能安稳。
  第四,是由于进行了土地改革〔273〕。贫苦农民翻了身,我们党才能在东北站住脚,扎下根,我们的部队才可能有那么充足的兵源、充足的粮草,来和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较量。
  第五,是由于建立了巩固的东北革命根据地。东北解放区原有的经济基础就比关内各解放区雄厚,它拥有不少比较好的产粮区,所谓“呼海巴拜,绥化在外”,“金复海盖,辽阳在外”〔274〕;还拥有沟通各地的铁路和一批大中小城市;再加上我们在解放区迅速建立了政权,抓紧恢复生产建设,发动翻身农民踊跃参军,充分动员各方面的人力、物力支援解放战争,这就使我军有了一个强大的后方,物资特别是粮食供应有保障,部队可以不断扩充,而且调动起来快,机动性强。
  第六,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由于党中央、毛主席为东北局制定了完全正确的工作方针,为辽沈战役制定了完全正确的作战方针。如果按照林彪的打法,主力围困长春不南下,以后占领了义县又不打锦州,而要回师长春,那就不会有辽沈战役,东北的胜利就不可能来得这么大,这么快。
  总之,战役参加者的作用,战役的组织、指挥,这些对于战役的胜利无疑都是十分重要的。林彪作为四野的司令员,在当时正确的地方,我们也不必否定。但是不能只看到这一方面的作用,还必须看到其他方面的作用。只有这样看待辽沈决战,才是全面的,符合历史唯物论的。
  因此,这本书在编法上要改变一下。可以考虑加进一些重要的历史文件、电报,比如中央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给东北局的指示〔275〕,东北局一九四六年的“七七决议”〔276〕。还可以加进一些在各方面有代表性的同志写的回忆文章,比如黄克诚、谭政、韩先楚、程世才、彭嘉庆、贺晋年、吕正操等部队干部,张秀山、王鹤寿、范式人、郭峰、赵德尊、张启龙、江华、王首道、李运昌、陈雷、王一知、钟子云等地方干部的文章。还可以请林月琴〔277〕同志写一篇回忆罗帅〔278〕的文章。这样,人们就不仅能够从这本书中看到辽沈决战胜利的经过,而且能够看到胜利的各种基本原因。
  为了把这本书改编好,可以请几位当时在东北工作的老同志,张秀山、王首道、马洪和韩先楚、刘震他们来主持编辑工作。还可以把这本书的编辑作为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的一个项目,由辽沈战役纪念馆和它合编。书编好后,要送中央军委、尚昆〔279〕同志把关。
  改编的工作也许要花一两年的时间,不过,只要能把这段历史立全面、立准确,多花些时间是值得的。
  *这是陈云同志的一次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