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大事年表著作选载评论研究回忆怀念纵论评弹历史瞬间影音再现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陈云纪念馆>>著作选载>>陈云文选第三卷
 
成千上万地提拔中青年干部
(一九八一年七月二日)
陈云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我们现在的干部,青黄不接的情况很严重。差不多每天都有老干部死亡的报告。北京的,外地的,开追悼会,要送花圈,往往一天几起。这是一种情况。另外一种情况,现在各部也好,下面机关也好,开会的时候,部长、副部长,正手、副手,坐了一大桌,但真正能做工作的,只有三几个人。这种状况再不能继续。
  要提拔年轻干部,这个问题提出来很久了。我念的这个文件〔229〕是这样形成的:五月八日,我在杭州休息的时候,想到这个问题实在是大,就写了培养中青年干部的意见,回来送了一份给胡耀邦〔230〕同志,一份给小平〔192〕同志。小平同志说,老干部方面的问题还没有处理得好。所以,接下来,六月八日,我和中央组织部、总政治部一共六七个同志,开了一次座谈会,写了那么个纪要〔231〕。
  现在,我讲一讲关于提拔中青年干部和做好老干部离休退休工作的问题。在这个文件里头意思都有了,再着重地讲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干部青黄不接的状况是客观存在。老干部带病工作的,或者病倒病死的,一天一天增加。在我们面前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是继续不清醒,拖下去,我看许多老干部都要拖死,这对党不利。老干部现在这个年龄,得了重病,说死就死,快得很。有许多同志讲,我身体很好,可以坚持八小时工作。说得好厉害,但是真正坚持八小时工作,坚持一个礼拜、两个礼拜、三个礼拜还可以,要再坚持下去就不行了。许多老同志面孔看起来蛮红,胖胖的,但身体里头的机构、零件老化了。我看,现在老干部对于提拔中青年干部还不是很清醒,不是感到很紧迫。如果到倒下来的时候,被迫地提拔一些不理想的人到领导工作岗位上来,这对我们党是很不利的。我们不应该做这种选择。我们要做另外一种选择,就是立即主动地提拔培养大批中青年干部。党必须这样做。有些老干部,他不讲完全不要中青年干部,但是脑子不那么清醒。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提拔中青年干部的问题,会有争论,会有怀疑。为什么说了那么久,提不上来?总有原因嘛。我看,提五十岁左右的人,现在可能争论少一些。我只说“可能争论少一些”,并不是说没有争论。我看了国务院部长的名单,电力工业部的部长叫李鹏〔232〕,在延安是个小孩子,李硕勋〔233〕的儿子,后来到苏联学习,是学电的,回来以后在小丰满〔234〕工作,我参观小丰满的时候还看见过一次。中央组织部第一次提出来的名单里头不是李鹏,到第二次,名单变了,是李鹏。这件事情刘澜波〔235〕同志是力争的,说一定要提李鹏。为什么呢?他年纪轻,而且搞电是内行。刘澜波同志还跟我打了招呼,要我注意一下。就像这样的人,五十二岁,专门学电的,解放以后在电力部门工作了二十几年,还有争论!所以,我说,提五十岁左右的人可能争论少些,但不是没有争论,会有争论。
  提四十岁左右的人,争论、怀疑会很多,说“太嫩”了。所谓“太嫩”,就是资格不老。现在我们提了四十岁左右当部长的,还只有郝建秀〔236〕一个。她是五十年代的劳动模范,今年四十五岁,专门进学校学了一下。但是,可惜,这样的干部还只提了一个。所以,你们看,提四十岁左右的人争论是会很多的。
  要提四十岁以下的人,那怀疑、争论会更多。为什么文件里头特别写提四十岁以下的人这么一句?因为他们年富力强。五中全会〔227〕产生书记处,美国的一个新闻记者叫罗德里克的说,这个领导班子力强,年还不富。因为离七十岁,离八十岁,时间很少了。我在《参考要闻》上看到,美国卡特〔237〕政府一个什么办公室的主任,只有三十二岁;里根〔238〕政府也是一个什么办公室主任,四十岁。外国人一定比我们聪明,我们中国人一定笨一点吗?并不是这样。所以,我这里写还要提四十岁以下的干部。而且从总数上来说,比如提一万人,其中大多数,百分之七十以上,应该是四十岁左右、四十岁以下的人。提四十岁以下中青年干部的理由:第一条,是年富力强。第二条,是有意识地培养。他们现在没有经验,我们可以慢慢地培养,经过三年、五年、十年,有意识地培养,选出好的人。第三条,四十岁以下的人中间有人才。我看到好几个材料,在跟外国人谈判中,驳外国人,说你的东西不行,哪个地方不对,大体上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干部。可见,我们有人才。第四条,只有四十岁以下的人,才了解“文化大革命”初期青年人当时的表现。现在问我们这些人,“文化大革命”初期江青讲的绝大多数“红卫兵小将”,张三、李四、王五、赵六,我们都不晓得,只知道聂元梓〔239〕,只知道蒯大富〔240〕,但是他们下面的第二把手、第三把手、第四把手,我们不知道。只有什么人知道呢?只有那个时候也是“红卫兵”的人知道。“保守派”、“逍遥派”也知道那些给我们老干部搞“喷气式”的人。现在提干部,摆到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就是“文化大革命”中间的一些年轻人,我们不了解。现在不要说三十岁以下、四十岁以下的人,就是四十五岁、五十多岁的人,我也不很清楚。我还当过组织部长,但是我知道的那些干部都是六十出头了。现在的第一把手,绝大部分的部长和省委第一书记,都是六十出头了。
  第三,台阶论还是对的。这是小平同志讲的,台阶,一级一级上来,这是必要的。一定要按级提拔。我写的一些办法也是按级提拔。但是,也可以越级提拔。越级提拔的,只能是少数。我看按台阶的办法上台的人,他的基础巩固扎实,本领全面。我听说,宋任穷〔241〕同志开了一个省市委书记的电话会议,有的地方采取这样的办法,把大学毕业生放到公社里头去做一个时期工作,慢慢地再抽回来,以后到县委,以后再到地委,以后再到省委,一级一级来。我看,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第四,闹派性的骨干分子,打砸抢的分子,一个也不能提到领导岗位上来。我说一个也不能。但是,可以给他一般的工作做。同志们,对于这些人,不要只看他们现在一时表现好。现在这些人大概表现是“蛮好”,他要爬上来,现在只能表现好,因为老家伙还在。但是,到了气候适宜的时候,党内有什么风浪的时候,这些人就会变成为能量很大的兴风作浪的分子。有一个,有两个,就可以串连,兴风作浪。他们说,没有把这些老家伙整倒、整死,现在还在台上,当时整死就好了。当时闹派性的、“造反”的人很多,许多是随大流的,但里头的骨干分子不能提到领导岗位上来,一个也不能提拔,手不能软了。因为时局变化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变成能量很大的兴风作浪的分子。什么时候气候适宜呢?我们这些人都见马克思去了,胡耀邦同志他们也见马克思去了,那个时候,在座的人大概追悼会开得差不多了。王洪文〔242〕讲什么?(邓小平同志插话:一九七五年他到上海、杭州,第一句话就说,十年后再看。这句话可触动了我们,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所以,对这种人,一个也不能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但是可以给他们一般的工作,给饭吃嘛。
  第五,培养执笔的、写文章的中青年,选择的时候要特别注意,要特别谨慎。一是必须培养能写文章的人,党内没有能写文章的人不行;二是必须培养既能写,又有德,德才兼备的人。至于说专业写作的人,他专门搞这一行的,那只占培养中青年干部中间很少的一个数量。我们党第一个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243〕是胡乔木〔244〕同志协助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起草的,第二个决议也是由他执笔的。找胡乔木这样的人不容易。拿笔杆子的人,能写文章的人,选择的时候要特别注意。
  第六,必须成千上万地提拔中青年干部。要成千上万,几千,一万,两万。这次在杭州我跟胡耀邦同志讲过,至少一万个。为什么要成千上万?一条理由,二十几个省区市,加上中央各部委,提一两百个人够用吗?不够用。成千上万,这是工作的需要。再一条理由,只有成千上万地提拔经过选择的好的中青年干部,才能使我们的干部交接班稳定地进行。还有一条理由,只有成千上万,才能使兴风作浪的分子搞不起大乱子。成千上万的好干部坐镇在那里,只有几个人在那里捣乱,搞不了大乱子。
  第七,组织部要专门设一个管理中青年干部的机构。这个机构十分重要。各级组织部门里,中央也好,省区市也好,地县也好,都要有管理中青年干部的机构。什么人带头呢?还要六十岁上下的人带头,工作人员必须是党性好的中青年干部,他们要熟悉四十岁以下的青年干部的经历和底细。现在把整死彭老总〔245〕的人查出来了,但是到他工作的那个机关一查,问这个人历史怎么样,那个机关答复不知道。所以,设立管理中青年干部的机构十分重要。
  第八,组织部门里头应该有专门管理科技干部的机构。这个机构怎么组织,怎么工作,必须专门研究以后再成立。要有科技干部的档案。
  第九,老干部离休、退休的工作必须做好。要使人心安定。准备在这方面花一点钱。有的地方可以搞干部休养所;有的地方,干部离休、退休以后,要有个文化娱乐的地方;有些老干部离休以后医药费困难,国家可以花一点钱。不管怎么样,这些钱我们花得起,一年几个亿就够了。中央组织部讲,老干部工资还是照拿,一个人一年还要多花二三百块钱,主要是医药费、交通费、书报费、娱乐费。再多花一点也可以,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办好。当然,不只是钱的问题,还要有思想工作。有许多是可以不花钱的,看戏坐头排,开会上主席台,并不要花钱。
  我这里主要讲的是提拔中青年干部问题,老干部离休、退休的问题只讲了一条。
  *这是陈云同志在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书记座谈会上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