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简介大事年表著作选载评论研究回忆怀念纵论评弹历史瞬间影音再现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陈云纪念馆>>著作选载>>陈云文选第一卷
 
巩固党和加强群众工作
(一九三九年九月十八日)
陈云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巩固党的首先而且基本的工作是巩固党的内部,教育党员,清除坏人。因为只有健全的巩固的党,才能够领导群众去完成它的历史任务。
  但是,当着我们去巩固党的基层组织――支部的时候,除了去整理支部内部以外,同时应该加强支部在群众中的工作。推动党员到群众工作中去锻炼,加强党与群众之间的联系,都可以帮助党的组织的巩固。群众工作的好坏,是测量党组织的巩固程度的标准之一。苏维埃时期〔19〕江西兴国县的群众工作是模范,而这个县的党组织也是最健全的。过去,大城市中有些支部不巩固,时起时伏,大半也是那些脱离群众、不进行群众工作的支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在总结苏联共产党历史的基本教训时说:
  “当布尔什维克保持同广大人民群众的联系时,他们将是不可战胜的――这可以认为是一个规律。”“如果党在自己的党的狭隘圈子里闭关自守,如果它脱离群众,如果它蒙上了官僚主义的灰尘,那它就会遭到灭亡。”
  能不能说我们党没有领导群众或者与群众脱离呢?不能这样说。现在我们党领导着八路军、新四军,领导着广大人民参加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各种工作,党在人民中有着空前的政治威信。但这并不是说我们所有支部都已成为群众的核心。在战区内,在共产党领导的地区(如边区〔195〕等),能够掌握全村的党、政、军、民、学各方面工作的农村支部还不多。如果我们在巩固党的时期〔196〕内,把整理党的内部与加紧支部周围的群众工作联系起来,那末,不仅党的组织可以巩固,而且群众工作也会大大深入。两者相互配合的结果,会使整个工作向前推进。
  我想说一说战区党〔55〕尤其是我们领导着政权的地方的党,如何把巩固党的工作与开展群众工作联系起来?
  一般地说,那些地区群众工作由上而下建立工作的阶段已经完结,现在应该是由巩固下层来加强上层的阶段。这第二阶段在许多地区还没有开始,少数地区虽已开始但还没有完成。
  现在应该开始并完成第二阶段。从何着手呢?一切工作在于乡或者村。不管上级的各个机关有多少决议、命令,但是具体实现这些决议、命令,还是靠乡一级的组织,加强和改造它们的工作是目前重要的一环。
  面向乡级之后要进行些什么工作呢?
  一、要采取组织上的办法,使党和群众团体接近群众。实现这一点,过去和现在的经验都说明,要把区委及区一级团体所管的地区缩小些,人口稠密的乡也要划小。我们在江西苏区〔30〕和陕甘宁边区都曾经这样做。区、乡划小以后,由于工作范围缩小,就有可能去接近党的支部和接近民众。现在有些区委管的支部太多了,所以设立了中心支部,区委只去领导中心支部,中心支部成为一级。而且各级管的地区太广,直到县委,都有中心一级,区委则有类似副区委的组织。这样层次愈多,上下联系愈弱,工作推动愈慢,收效也就愈小。
  划小区乡,增加区委,岂不是与行政区域不相符合而工作不便吗?如果主张政权要接近民众的话,划小是应该的。但是,即使行政区不划小,党的组织也可以划小,在同一行政区内的几个党的组织,在共同的问题上可以共同协商。
  增加区委,就要增加干部。如何解决呢?可以从下面提拔。不要怕他们能力不够,过去中心支部管理乡村支部的能力决不会比新提拔的区委干部强些,而且在工作中也可以锻炼新干部的能力。
  二、支部要经常注意解决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支部的责任,不仅应该接受上级所给的任务,按照当地环境适当地完成,而且要经常了解群众的情绪,群众的呼声,帮助群众解决困难。群众的日常问题愈解决得好,支部及党员在群众中愈受拥护,则一切动员工作也就愈能顺利完成。
  现在许多地方党组织很少问问下层和支部中的情况,很少引导支部去注意群众的呼声,很少把“经常解决群众的日常问题”作为指导支部工作的中心之一。一般是把工作布置下去,按级向下要这要那,而不大关心下级和群众的日常要求。如果改变了这种工作方式,则群众工作的活跃,支部的巩固,党的干部在群众运动中的锻炼,都会得到更大的成绩。
  我们要向着这样一个目标:支部掌握乡或村的全局,即掌握全乡或全村的党、政、军、民、学的工作。做到了这一点,支部才算得是群众的核心,党在群众中的堡垒。现在个别地区的党已经向着这个目标努力。
  满足群众的要求,岂不就要加紧经济斗争吗?我们的回答:共产党人是主张改善民生的,同时又认为,抗日时期群众运动的目的,主要的是为了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加强抗战力量。改善群众生活,并不是说抗战中一定要比抗战前好得怎样多,这是办不到的。我们应该向群众说明,要解除目前痛苦,只有驱除日寇。当然,我们不应该忽视群众的政治、经济、文化地位的任何细小的可能的改善。愈是多注意群众各方面生活之尽可能的改善,他们参加抗日的积极性就愈会提高。同时,经济上改善群众的生活,也不仅是要求解除过度的剥削和不合理的负担,还可以从其他许多积极方面增加群众收入,减少他们不必要的损失。
  三、要使群众工作活跃,不在于团体多,会议多。有些地方,一个老百姓在七八个团体名册上都有他的名字,而每个团体又规定五天或七天开一次小组会,十天或半月开一次大会。如果真有这样老实的老百姓,遵守纪律,每会必到,即使不种地,时间还不够分配。显然地,老百姓不能照各团体的章程办。
  各团体领导机关的人,少去召开那些开不成的会,多用些时间到民众夜校或类似这样的组织中去接近民众,这里可以自由谈天,不妨讲讲《三国演义》,吹吹“山海经”〔197〕,谈谈国家大事,说说家常琐事。如果谁愿意这样耐心做,群众会由少而多,甚至不请即来。那时候什么农民救国会、青年救国会的任何一个抗战动员,都可以顺利地在群众中得到解决。各团体的相同的动员工作,也可以彼此不重复而集中地去解决。这种方式行得通而且做得好,是被经验所证明了的。
  当然这种深入下层工作,不能了解为我们不要自上而下的活动,而是要使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两者配合起来。
  四、要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众组织于团体之内,主要问题是组织妇女的问题。现在虽然还有些男子未组织起来,或者还只是形式,但总算组织了。儿童一般地喜欢唱歌上操,所以也大体组织了。老年人除了少数以外,也组织在农民团体中了。那末,为什么我们计算各团体会员的数量总是不及这一地区总人口的一半呢?这很明显,是占人口一半的妇女还未组织起来。有些地方名义上“组织”了,但还未“起来”,实际没有组织。妇女是群众运动中巨大的力量,哪个地方妇女已经发动起来,这个地方的群众运动就深入了。过去中央苏区〔30〕的经验如此,现在有些战区也是如此。
  在共产党内,加紧妇女工作是中央的指令〔198〕,为什么妇女工作还是落后呢?我问了四个乡村支部书记,当他们抽象地说到“妇女工作重要”的时候,似乎也很认真,可是我问:“你的老婆参加了党没有?参加了妇救会没有?”他们虽然在不同地方不同的谈话中答复我,但答复的内容是半斤与八两〔199〕:“她懂什么事?有什么用?”原来还是那个争论的大问题:“妇女有用没有用?”共产党员不打破“女人无用”的观念,连自己老婆都看不起,说服教育不了,那还说什么领导民众、组织民众呢?
  如果我们在群众工作方面加一番努力,把它做得更好,可以使现在某些群众团体改变“官办”的性质,涌出许多群众领袖,变成群众自己的团体,不仅群众工作可以做得更好,而且也会帮助我们巩固党,鉴别谁是好的共产党员,谁是混进党来的坏人;还将使现在缺乏经验的党员和下级干部,在阶级意识上、工作经验上得到许多锻炼。
  群众工作的深入,将使敌后的抗日根据地更加巩固,抗日军队更易补充,抗日政权更能动员民众。所有这些,正是我们在敌后坚持长期抗战所迫切需要的。我们提出巩固党和加强群众工作,也正是为了粉碎敌人的“扫荡”,支持敌后长期抗战,争取最后胜利。
  *本文原载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办的党内刊物《共产党人》创刊号,题为《巩固党与战区的群众工作》。